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穿书女主不好当 > 88.登基为帝

88.登基为帝


  一场大雪给整个荣城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衣,寒冷的气温下却有一道金色的身影在宫道上飞奔。
  一路穿过御花园,又至御书房,未曾受到一点阻拦,大殿之外的宫女太监们跪了一地,皆苍白着脸,低着头不敢抬起。
  孟笙儿一路奔至内殿时气喘不已,一向清澈的眸子此刻却红肿不堪。
  内殿静悄悄,龙榻下的御医们颤巍巍的跪着,提心吊胆着。
  龙榻上的中年男子仿若突然又老了十岁,一场病竟虚弱的气若游丝。
  孟熠听见动静睁开了那双浑浊的眼睛,看向来人时其中方才添了几分暖意,“笙儿……”
  孟笙儿几步冲过去跪在他面前,双手紧紧握住了梁帝的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浅色的嘴唇被她用力咬住,泪水不断的无声滑落。
  “笙儿……不怕……”梁帝的眼里看向孟笙儿时是那般的和善,“人,总会……有这一天的。”
  什么天子,什么万岁,不过都是嘴里念念的,皇帝也是人,也终归会成为一捧黄土。
  从张贵妃和小公主孟敏儿那件事之后,梁帝孟熠的身体就大不如前,太医院一直都在用补药养着,可是药三分毒,病入膏肓时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药可治。
  孟笙儿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脑子里一片混乱,一直在哭着摇头。
  眼前的男人是她两辈子的第一个父亲,他们两人虽然也有过不愉快,可终究孟熠也给过她从未体会过的父爱,在她的心里,早就将孟熠视作生父,如今梁帝病体至此,她又如何能控制住心中的悲伤。
  “父皇!”孟笙儿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梁帝温和的看着她,使劲全力将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抚摸,“父皇知道……对不住你,先前你受了委屈……原谅父皇可好?”
  少女不断的点头,泪珠大颗大颗的掉落,“不怪,女儿不怪父皇的,父皇……”
  似乎终于了却一番心愿,梁帝孟熠唇边轻轻弯了起来,缓缓闭上了眼睛,竟是再也没有醒来。
  梁武帝三十八年冬,梁帝驾崩,皇太女孟笙儿继位,成为大梁开国以来第二位女皇,史称梁惠女帝。
  ……
  梁惠帝二年春,女帝开渠引水灌溉田地,修运河运送物资,鼓励农耕与商业并重发展经济,减少苛捐杂税,制定刑法,大梁越发繁盛,呈欣欣向荣之势。
  初春时节,小雨刚下,柳树的枝丫就已经悄悄出头,青绿色的小芽格外可爱。
  身穿便服的少女脱下了厚重的凤袍,只着了一身青绿色的广袖流仙裙,比之上朝时的威严肃穆,此刻从远处望去竟是那般温婉。
  新晋的丞相宋毓文此刻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宋毓文今年二十有五,年纪轻轻就被提拔至丞相之位足以证明他的能力。
  上一个丞相是谢晋,孟笙儿一继位就让他告老还乡了,天知道谢晋看到圣旨时那苍白的脸色有多么难看。
  不过五十几岁的年纪竟然就要逼着告老还乡,可悲可叹。
  可如今的大梁是女帝做主,女帝的话就是圣旨,即便满腔怨恨,谢晋也只能灰头土脸的咽下这口恶气。
  一旁的小太监见此暗暗摇了摇头,宋丞相倾慕陛下这件事并不是个秘密,朝中所有人都心如明镜,奈何陛下继位两年也没有往后宫添过人,不是没有大臣上奏过,事实上,陛下刚继位,就有臣子上奏让陛下选男妃,奈何却被陛下以初继位事务繁忙,无暇顾及为由拒绝了。
  让小太监来说,宋丞相年轻有为,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若是能和陛下在一起也是一桩美谈,可偏偏陛下并不这么觉得。
  真不知陛下心里,到底多么优秀的男子才能入眼。
  思绪转回,小太监把人带到,履行自己的职责,提醒女帝,“陛下,宋丞相到了。”
  孟笙儿这才转过头来,看见宋毓文时脸上又成了一片肃穆,让人瞧不出情绪来。
  可已经看见过先前的美景,此刻宋毓文心里又多了几分苦涩之意。
  恭敬的行礼跪拜,“陛下圣安。”
  孟笙儿挥手,道:“起来吧。”
  由宫女引着坐在了女帝的对面,宋毓文看着面前极近的面容,手心微微出汗。
  孟笙儿却并不知他在想什么,只道:“沧州的徐县令贪污之事结果如何?”
  宋毓文收了心思,神色有些严肃,回道:“回陛下,徐县令贪污确有此事,官兵在徐县令家中书房搜出了数十年里徐县令贪污的银两,远超上千万两黄金,其中古玩字画也是数不胜数,地契商铺也不下上百间……”说到最后,宋毓文也不由得吸了一口气,如此贪污之数,也不知这十年的时间究竟如何的鱼肉百姓。
  孟笙儿听见这数目神色也阴沉下来,冷声道:“传朕旨意,将徐县令凌迟处死,三族流放边疆,家产充公,以儆效尤!”
  宋毓文闻言有些意外,依大梁刑法,徐县令此番重罪本该祸及九族,并且应当九族被斩杀,却不想陛下仅仅只是处罚了三族流放。
  孟笙儿看宋毓文的神色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道:“三族之外血缘关系本就淡薄,若是连九族一同处置,必然会多了许多的无辜之人,对于他们而言,无异于无妄之灾,不必如此。”
  宋毓文抬手恭敬道:“陛下仁慈。”
  孟笙儿“嗯”了一声,随即摆摆手道:“朕乏了,你回去吧。”
  宋毓文闻言却是没有动,他的脸上闪过纠结之意,终归还是跪下道:“陛下,臣还有一事想要启奏。”
  “哦?”孟笙儿看着他,“什么事?”
  宋毓文咬了咬牙,道:“陛下,如今朝政已经稳定,四海皆平,陛下是否也应当为皇室开枝散叶广纳妃嫔入宫?”
  孟笙儿刚拿起的茶杯还未贴近唇边就停住了,她的目光看向宋毓文时也多了几分冷意,“哦?我竟不知宋丞相竟也学会来管朕的私事了?”
  宋毓文赶忙拜倒在地,“臣不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