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穿书女主不好当 > 80.罗刹女妖(上)

80.罗刹女妖(上)


  而此时,流云城客栈的一家天字房里,刚将属下训斥一番后打算出门一趟的俊美男人无端的一连打了三个喷嚏。
  青羽吓了一跳,以为自家主上受了风寒,连忙寻了一件披风给人披上。
  谢予安也没拒绝,“幽州如今情况如何了?”
  青羽闻言忙道:“幽州那边传来消息,司护法处理的很好,如今教中一切顺利,属下想,在您的警告之下那些魑魅魍魉近期也不敢张狂了。”
  “呵。”谢予安嘲讽的勾起了嘴角,声音里带了冷意,“不敢?若是真不敢就不会有上次的事了。”
  青羽低下头不敢应声。
  半年没有回幽州,竟让那些贪婪的家伙有了别的心思,若非主上及时从荣城赶回了幽州,此刻的圣教也不知又是怎样一番情形。
  “罢了,如今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暂且先让他们逍遥一段日子。”谢予安背着身对青羽吩咐道:“给司檀回个信,先稳住他们,待我回幽州后再说。”
  青羽应声:“是”。
  出门前,谢予安的脚步一顿,沉默了一瞬又问,“先前让你调查的事怎么样了?”难得的是,说出这句话时男人的声音里竟带了一丝显而易见的紧张。
  青羽倒是没有发觉,只道:“宫里密探传信过来,张贵妃淫乱后宫被私下处死了,小公主孟敏儿也失踪了,有传言说……”
  “说什么?”谢予安急忙转过身来。
  青羽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家主子,“说张贵妃的死是长公主殿下亲自动的手,咱们的人远远看了一眼,殿下和红杉出了梧桐殿身上都带了血。”
  这件事就是整个皇宫里都没几个人知晓,负责看守审问张贵妃的是梁帝的心腹影卫,影卫的嘴没有一个不严,再者,张贵妃身边伺候的太监宫女们也都被影卫悄悄处死封口了,探到这消息属实不容易。
  说起这事时,青羽都有些难以置信,在他的印象里,长公主殿下端庄典雅,美丽善良,就连红杉姑娘也是活泼娇俏,怎么也想象不出两人动手杀人的模样。
  谢予安袖下的手几不可见的轻颤了一下,男人闭了闭眼,低声呢喃了一句,“这样啊。”
  ……
  窗外的弯月明亮至极,高高的悬挂在漆黑的夜空中。
  寂静的府邸没有一丝声响,孟笙儿站在窗前抬眸看着夜空,神色莫名。
  “殿下,天凉,还是披上披风吧。”说着,红杉就已经将厚实的披风披到了她的身上。
  孟笙儿没有动,突然开口道:“红杉,今日的夜空这样美,有没有闲情逸致陪你家殿下喝两杯?”
  不知为何,明明自家殿下在笑着和她说话,可红杉还是觉得殿下不开心,甚至是难过的。
  红杉应道:“好啊!”
  和厨房说了一声,很快就有侍女将酒端了进来,还专门配备了小火炉。
  红杉眉目弯弯:“如今天凉,殿下,我们不如来个煮酒论英雄?”
  孟笙儿被她的搞怪弄得心情好了不少,挑眉看她,“论英雄?小丫头你才多大,能知道几个英雄?”
  红杉噘了噘嘴,似乎有些不服气,“殿下总是这样,您明明就比我大了一岁嘛!”
  孟笙儿一顿,这才想起自己如今的这具身体确实也才十七岁,早就不是现代世界那个已经二十四岁的知名博主了。
  见自家殿下不说话了,红杉又道:“好嘛,那就不论英雄了,论江湖?”
  孟笙儿笑了,“看来你很有自信啊?”
  红杉露齿一笑,很是开怀,“自认为比殿下要清楚一些。”这可不是自大狂妄,她家殿下没怎么接触过江湖,而她虽然也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却听过不少江湖的故事。
  咕噜咕噜的梅子酒香气扑鼻,红杉替自家殿下斟满一杯,又给自己倒上,“红杉没有别的本事,讲故事还不错,今日不如就给殿下讲一个故事吧。”
  孟笙儿抿了一口热乎乎的梅子酒,“愿闻其详。”
  “话说有这么一个女子,她也曾是官宦家的小姐,后来家道中落辗转下成了江湖世家的丫鬟……”
  女子相貌出色,从小就伺候着府里的少爷,少爷见她喜欢武功,准许她跟着学习,不成想少女竟然很有武学天赋,不过几年的光景身手就已经越发利落。
  及笄之后,少女出落的越发貌美,渐渐的少爷竟有了其他的心思。
  面对少爷想要纳她为妾的想法,少女心中是拒绝的,虽然她很感激少爷的恩德,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要用余生去偿还。
  所以,少女逃了。
  虽说身无分文,还是个女孩子,但有一身武艺,江湖途中也倒是闯荡下来。
  因为劫富济贫,很快,少女在江湖上小有名气,被江湖中人称为罗刹女妖。
  罗刹女妖身手不凡,独来独往,在十九岁那年行侠仗义救下了一位被强盗盯上上京赶考的温润公子。
  红衣女侠英姿飒爽,寒门公子也是生的俊朗不凡。
  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
  罗刹女妖第一次动心,万劫不复。
  寒门公子名为秦品书,初初动心的两人坠入爱河,并在一处破庙里结为了夫妻。
  两人恩爱至极,生活平淡却也不觉厌烦,罗刹女妖觉得她的人生再没有比那一刻更为幸福的时候了,在秦品书进士及第后,她怀孕了。
  本以为丈夫会和自己一样开心,却不想在听到她怀孕的消息后,秦品书的脸色却沉了下来。
  她全身心爱着的丈夫告诉她,朝堂世家的一位千金看上了他,想要嫁给他,丈夫答应了,因为这位千金的家世背景能让他的仕途更上一层楼。
  她有些颤抖的问他什么意思。
  丈夫却说,世家千金身份尊贵,自然不能做妾室,而他们两人本就是无媒苟/合,她也并不算明媒正娶,甚至都没有三书六聘,以后就还是做个妾室为好。
  这一番话让她如坠深渊。
  本以为这就是地狱了,却不想丈夫下一秒所说的话让她彻底绝望。
  他说,妾室不可以在正式进门前生下庶长子,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最好还是打掉吧。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她恍然发觉原来她所谓的幸福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