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穿书女主不好当 > 7.此仇不报非君子

7.此仇不报非君子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孟笙笙觉得死亡如此逼近,也是在此刻她才有了身在异世界的真实感。
  死亡的味道令人心颤。
  看着眼前强装镇定的女子,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少女的下颔,好久没有遇到过这样有意思的人了。
  冰冷的触感,如同蛇蝎一般,让人浑身麻木。
  危险。
  孟笙笙抓着地面的手指开始颤抖,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逃脱。
  “你似乎有话想说?”
  那冰冷的手指点上喉咙时,孟笙笙差点以为自己会窒息而死,可那恐惧感在一瞬之间又消失了。
  这个时候孟笙笙发现她可以说话了。
  这是个机会。
  一个可以脱离绝境唯一的机会,如何利用这个机会,孟笙笙的脑子里瞬间闪过数十种方案。
  喊人救命毫无可能。
  荒郊野岭,想要从男人这等高手的手里逃脱,唯有说服他。
  孟笙笙轻咳了两声,努力让自己不再发抖,强迫自己直视男人,然后喊了一声:“饶命!”
  “嗤”的一声,男人冷笑出声,似乎觉得有些无趣了,“我还以为你能说出什么话来求饶呢,也不过如此。”
  低沉的声音如同大提琴弹奏一般,若非男人此刻正要取她性命,孟笙笙也得夸上一句。
  “不是的,我还有话要说。”眼看男人即将失去兴趣,孟笙笙仓惶出声保命,“我与你并无大仇,公子为何非要取我性命?”
  “并无大仇?”男人轻声念出,随即又是一声轻笑,“确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仇,不过是让我藏身莫家庄一事败露而已。”
  孟笙笙心里的石头没敢落地,反而又高高抬起。
  果然,他又道:“不过我这人平生最是记仇,不论是什么仇什么怨,我都得双倍返还。”他说得随意,却句句让孟笙笙心尖一颤。
  下颔被男人捏得发疼,孟笙笙也不敢反抗,强行忍着,“公子可知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公子应当也能看出我身份不凡,我若是出事,会引发后续一系列的麻烦,即便如此公子也不怕吗?”
  男人先是沉默了片刻,就在孟笙笙以为自己的警告起了效果时,男人突然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把匕首。
  孟笙笙的心彻底提了起来:“……公,公子,冷静一点,有什么事好商量。”
  一向自诩身心强大如孟笙笙,也结巴了起来,也是真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是如此惧怕死亡。
  匕首泛着冷光,在男人那白皙修长的手指间竟然有点好看,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一颗小痣藏得很深。
  孟笙笙默念自己白痴,都什么时候了还能想到这方面。
  男人松开了她的下颔,用匕首轻轻的拍了两下她的脸,就吓得孟笙笙魂飞魄散,小脸煞白。
  孟笙笙闭了闭眼,终于认输,“公子,饶命啊!”
  骄傲如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落得如此境地,即便刚刚身穿到书中世界时,她也没有如此落魄过。
  狗屁的骄傲,先活下来才有骄傲的前提,死了就什么都没了,面子,自尊什么都算不上。
  “你不是第一个威胁我的人,但现在还活着的却是唯一的一个。”
  意思是以前威胁过你的人都死了呗。
  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孟笙笙觉得自己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她以为凭借着自己对原著的了解,即便身穿书中世界,也能过得风生水起,可谁能告诉她,眼前的这人到底是谁???
  一个变/态的疯子,书中有这种角色吗?
  就在孟笙笙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只听得“当啷”一声,随即就听那男人道:“罢了,今日暂且放你一马,不过下次若是再碰到就说不准我会不会改主意了。”
  最后看了一眼孟笙笙吓得苍白的小脸,男人满意的勾了勾唇角,飞身离开,转瞬之间已经没了踪影。
  确定男人确实离开了,孟笙笙松了口气,浑身发软,瘫倒在地上喘着气。
  今日羞辱,本姑娘记住了,此仇不报非君子!
  红杉是两个时辰之后追来的,彼时孟笙笙正用着男人丢下的匕首在河里插了一条鱼烤着吃。
  抬眸看着红杉红着的眼眶,却是一句责怪的话也说不出来。
  面具男人的武功太高,甚至要比孟笙笙见过的影一和莫怀玉之流都要可怕,红杉连影一的踪迹都发现不了,更别说这个男人了。
  “殿下,红杉……”红杉愧疚自责的要死,殿下被掳走她竟然没有发现,若是在这段时间殿下当真出了什么事,她万死难辞其咎。
  “不用自责,这不怪你,是我太过得意做事不够谨慎。”
  明明知道将莫家庄花匠有问题的事告诉莫怀玉一定会引火烧身她还是不计后果的做了,说到底还是太过自信。
  “殿下,那人他……”
  孟笙笙挥手制止红杉继续追问,“不必再提,今日之仇我一定会报!”紧紧攥住手中的匕首,今日的耻辱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主仆二人收拾好情绪继续赶路,终于在两个月后赶到了大梁的国都荣城。
  到达荣城的孟笙笙并没有带着红杉直接回皇宫,而是去了一趟原身的母族,文渊王府。
  十六年的光景,当年盛极一时的文渊王府早已不复从前的辉煌。
  掉漆的大门,摇摇欲坠的牌匾,门内的破败无一不在说明这府邸中世家大族的没落。
  红杉上前敲门,等了许久方才有人从里面打开大门,一个瘦小的孩童从里面探出身来,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两位姑娘。
  毕竟,文渊王府已经名存实亡,许久没有客人登门拜访过了。
  “你们是?”
  那孩童也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只是明显营养不良,所以看上去很是瘦弱。
  “我找文渊王爷,凡请通报一声。”
  “文渊王爷?哦哦哦您说的是我家老太爷吧?”
  孟笙笙点了点头。
  “那您稍等一下,我进去问问,老太爷年纪大了,不知道会不会见你。”
  “你就说不孝外孙笙儿回来看他老人家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