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三国:从落凤坡开始 > 第一百三十章 加冠礼

第一百三十章 加冠礼


  此言一出。

  郡府之间,除却事先已经通过信的法正,黄权二人以外,其余诸文武群臣,甚至是魏延本人都不由震惊不已。

  “怎么无缘无故我就亲自镇守汉中了?”

  “怎么会是魏延,不应该是张飞吗?”

  一番的震惊之色下来。

  片刻后。

  刘备亦是瞬息间面上流露着严肃之色,眼神飘过,沉声道:“文长,汉中乃我巴蜀门户,孤留守万余精锐与你。”

  “不知你能否守住汉中的安危否?”

  一语而落。

  刘备也浮现出了数分担忧。

  他之所以选择魏延作为汉中主将,而并非张飞,并不是觉得以其能力无法胜任。

  概因,现在他们这一辈年纪上已然不在年轻。

  当务之急下!

  便是要培养起后起之秀。

  魏延先前是牙门将。

  时刻跟随于刘备身边征战,并未有过独当一面的记录。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

  刘备也慧眼识珠,此人有大将之才!

  可堪大用。

  且年纪上相比自己的左膀右臂关、张也年轻了许多,可为后起之秀。

  也正是思索了种种的考虑后。

  刘备此次方才会破格提拔魏延。

  直接从牙门将擢升至镇远将军。

  一下子连升了数级。

  并成为坐镇一方的主将。

  这能令文武诸臣纷纷侧目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毕竟,目前军中另一为总督一方军政的也唯有与刘备本人关系亲密无间的关云长了。

  现在魏延有此殊荣!

  也一瞬间成为了众人羡慕的对象。

  听闻着刘备对自己能力的猜疑,魏延也生怕到手的位置丢了,遂连忙面露坚毅之色,并拱手高声道:

  “但请大王放心!”

  “末将必定守住汉中不失。”

  此话一落。

  魏延稍微是沉吟一阵,遂也极其自信的狂言着:“若是曹氏差一大将遣军来相争汉中,延将为大王兼并之!”

  “若曹贼亲自携主力来袭,则末将为大王守之!”

  一番番的话语落罢。

  此刻的魏延,面上风光一时无二。

  一记记的豪言夸下海口。

  倒也是令刘备稍是放心下来。

  紧随着。

  刘备倒也没有当真将汉中军政尽数委托于魏延一人之手的意思。

  除了令魏延为汉中都督,执掌诸军事以外。

  还特别任命了汉中的本地人士,也就是原汉中太守张鲁的功曹阎圃为行军主薄。

  主管汉中内政等一应事务。

  以及为驻军于此的各部负责筹集军需物资与参谋军事。

  一番番的任命下来。

  倒也是各司其职!

  诸文武大臣一应解散。

  退至府外时。

  赵云特意走至刚升任二郡都督的霍峻身旁,不由笑着说道:“仲邈,此番主公差遣你驻军郡治下辩执掌二地军政等事务。”

  “云犬子统还有劳仲邈你多多照看了。”

  闻言,霍峻侧首,遂笑意满满的道:“子龙,你此是何意,以你我之交情,即便你不提,我也肯定会对阿统多加照看的。”

  “但话又说回来了,阿统先前独当一面从平南中至荆南粉碎了江东孙氏欲袭我荆州的阴谋,又宛若闪电一般奇袭东三郡。”

  “一举将汉中与荆襄相接了起来。”

  “我以为,恐怕以阿统之能,想来也无需我多帮助什么呢。”

  此语一落。

  霍峻也的确算是发自肺腑与赵云攀谈着。

  眼神间似是还流露出数分羡意。

  对方之子刚不过及冠的年纪,便得到了主上的青睐。

  现在又是得与之重点培养,历练。

  反观他之子,却还不知何时才能走上仕途呢。

  “哈哈!”

  听罢,赵云洒脱一笑,遂回应着:“犬子毕竟年幼,可能遇事并非那么冷静,还是得仲邈从旁提点一二才是。”

  “啊哈哈,子龙呀,我觉得此事你就不必太过担忧了,阿统既然能独立执掌万余大军,还接二连三的连战连捷。”

  “你不必太过担忧!”

  “阿统肯定也深得你沉稳的风采,哈哈。”

  二人一边行进着,一边交谈着。

  倒也是因交情关系的缘故。

  一路有说有笑,倒也颇为投机。

  而在分别时。

  赵云也随之邀请了霍峻,予以两日过后会在府间为赵统举报加冠仪式。

  虽然他早已满二十余岁。

  但由于从去岁初春至现今间,赵统也一直在军旅间征战。

  此事也就只能如此拖延了下来。

  现在也是到了该举办的时候。

  鉴于上任也并不急。

  霍峻自是痛快应诺了下来。

  两日之后。

  位于汉中的临时府衙。

  庄门的正上方牌匾上,写着龙飞色舞,极其威武的两个大字——赵府。

  这一日间。

  府内亦是无比喧嚣,宾客齐聚。

  虽然赵云一向有自身的一套政治理念。

  但他的处事方面极为得体,干练。

  倒也是在军旅、士人之间有着极为亲和的人脉。

  今日,但凡是居于汉中的文武诸臣,凡是所受到邀请的,无不是纷纷前来捧场。

  只见霍峻,魏延,黄忠等武将,以及黄权,法正等谋臣亦是悉数到来。

  甚至,就连此事汉中王刘备听闻过后,都亲自抵足。

  概因此番赵统的军旅表现着实是惊艳到他了。

  若能将之历练起来,则下一辈的军中领军人物亦将后继有人矣!

  不管出于各方面的考虑,他都觉得应该前来。

  “云拜见主公!”

  瞧着陈到随时跟随至刘备身旁,一齐到来,正于府门处接待的赵云、赵统父子也一齐拱手拜见着。

  “子龙,阿统免礼!”

  刘备身着正式戎装,以示庄重,遂挥手微微说着。

  二人稍作交流,刘备也徐徐入了府。

  此时,陈到作为亲卫统领,则尽职尽责的安排白耳精兵驻防庄园四周,以防不测。

  待将一切都安排完毕过后。

  陈到方才走来,与赵云父子二人交谈着。

  “阿统,恭贺你呀!”

  “今日加冠及表过后,也将正式预示你为成年人了。”

  “多谢陈叔。”

  闻言,赵统自然知晓礼节,快速拱手拜谢着。

  接待了良久。

  诸人方才齐聚至大堂间,站立一团。

  而随着刘备的到来。

  自然是由汉中王刘备居于首位。

  以作为君长。

  而赵云作为长辈,则侯立于侧坐。

  赵统居于大堂正中间,面对着君长与双亲。

  但自己的兄弟姐妹以及母亲此刻都尚在成都,也自然就么办法出席此次加冠仪式。

  “晚辈统参见大王,拜见父亲。”

  “从今过后,晚辈必定会严守成人之礼,绝不做有为良俗,伤天害理之事……”

  一记记的言语宣誓之下。

  约莫花费了大半响的功夫方才落罢。

  紧随着。

  此时,赵云方才徐徐起身,从侧翼的两位丫鬟手捧着的头冠手拾起来。

  并亲自走到赵统面前,轻轻给其带上。

  待加冠仪式完成后。

  赵云自然也是做出了一番番的宣誓及承诺。

  随后,才进入了加冠礼最为重要的环节。

  取表字。

  取表乃是汉代此时代最为重要的程序之一。

  概因凡是取表后,以后但凡是亲近之人,几乎都将会以表字所相称。

  所以,这也是绝不可马虎的一点。

  而在这个时代,一般取表字者一般是直系亲属,或者不然就是聘请德高望重之人取表。

  而赵云为将其子赵统的加冠礼办得极其隆重,周到。

  而早在他出兵以前。

  赵云便已经提前向太傅许靖请求取表。

  随即,赵云向主上刘备先行了一番礼,遂清了清嗓子,面对着诸人说道:“诸位,现吾长子统既已行加冠之礼,今后便不再是稚子,而是敢作敢为的成人。”

  “现云恭请诸位做一个见证。”

  “云在出征以前,曾请太傅许先生为子取了一表字,为肃宇。”

  “寓意为辅助主公中兴大汉,肃清汉贼党羽,以一统天下。”

  “好!”

  “赵将军一门对主公,对大汉忠心耿耿。”

  “吾等佩服!”

  一瞬之间。

  随着关于赵云将赵统的表字予以和盘托出。

  其言语间亦是无比的掷地有声。

  也顿时令周遭诸人无不是热血沸腾起来。

  下一秒。

  在黄忠,陈到等将的号召之下。

  整个大堂里都热闹非凡而起。

  正于主位之上静静居于此处的刘备面上也不自觉间浮现出数分笑意。

  有如此忠臣良将。

  夫复何求乎?

  “孩儿多谢父亲拜请许太傅先生赐字。”

  “也感谢大王能来参与晚辈的加冠之礼。”

  将各项繁杂的程序进行到最后。

  他亦是徐徐拱手道谢着。

  加冠礼仪式随着各项程序告一段落。

  汉中王刘备遂是起身先行离去。

  陈到作为亲卫将,本也欲与之时刻形影不离的!

  但刘备似乎也是考虑到陈到与赵云二人之间的关系。

  遂也挥手将之留了下来。

  算作是给了假期。

  而在当天夜里。

  赵云于府中设下宴席。

  受邀前来参与加冠礼仪式的宾客也齐聚一堂。

  饱餐一顿!

  热闹喧嚣的一日就此过去。

  从次日开始。

  赵统字肃宇,也将成为了他作为成年人后的崭新一日。

  而随着汉中一副欣欣向荣之色时。

  关中。

  首府长安城,丞相府。

  此刻的府间,两侧文武诸臣尽数身着正规的赤、黑朝服。

  丞相曹操则是身着正宗的魏公服饰。

  他此刻面上早已是愁云满面。

  须臾间,脸色也是无比的变幻无常。

  恼怒异常。

  许久之后,他方才愤怒的高吼一句道:“此等织席贩履的小儿,焉有何德何能,竟敢于汉中之地擅自称王。”

  “当真是气煞我也!”

  “传令三军,本相将再提大军入境,征伐汉中,消灭此贼子。”

  随着派遣往许都前去上表的刘备军使者出秦岭,径直往关中大道一路东行,往许都奔去!

  可尚且才经过长安的地界上时。

  就被曹军所截获了。

  从使者的汇报以及所上表的表文中所述。

  曹操亦是很清晰的就知晓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他便满腔的怒火无从发泄。

  心下亦是陷入了极度的不平衡。

  刘备此人有何德何能,能够居于王位?

  想他自己,于危难之间救助了东归的落难天子,给予衣食穿住,又接连在数十载的征讨下,剿灭了北方各个诸侯。

  又相继出塞剿灭乌桓等各部胡人部族。

  以肃清各地,统一了北方。

  自己尚且还没有得到此王爵的殊荣。

  不过一织席贩履的小儿就轻易称王。

  他的心绪又岂能平衡乎?

  一语而落。

  文武诸人也亦是感受到了来自于曹操神情上的愤怒感。

  若是一个控制不好,恐其当真会轻易携部前去再度南征。

  听闻此事过后。

  作为现今间正值谋臣的刘晔立即拱手劝诫着:“丞相,此事万万不可!”

  “还望您能谨慎考虑。”

  “现今之间,我军新败,正是刘备军全军士气军威正值鼎盛之际。”

  “若是我军再度南征,恐会正中敌军下怀。”

  “还望丞相暂熄雷霆之怒,待我军各部先行休养生息一段时日,养精蓄锐后,再度南征,必将能够马到功成。”

  “一举踏平两川之地,活捉刘备。”

  一番番的劝进之语徐徐落罢。

  麾下其余文武之臣亦不由一齐面露着郑重之色,附议着刘晔之语。

  瞧着诸人一齐反对着。

  此言本就是曹操正值愤怒时所发。

  现在经过文武诸臣一番提醒,他亦是瞬息间反应了过来。

  现在的确不是再度南征汉中的大好良机。

  渐渐地……

  他的内心便冷静下来。

  “诸位皆所言有理!”

  “可此织席小儿却胆敢妄图称王,不尊天数,我等该处之!”

  “不知诸位可否有何良策否?”

  此言方落。

  两侧诸臣间一时便略微有些沉默,寂静下来。

  半响功夫后。

  似乎是一向沉默不语的贾诩却是再度拱手出列。

  进言道:“丞相,诩有一策,或许可令刘备自顾不暇!”

  “并可使之接下来的时日里都将无暇觊觎关、凉二州。”

  “我军也将会有充足的休养时日。”

  “哦?文和有何良策,还请速速道来!”

  听闻着贾诩之语。

  曹操顿时间便激动起来。

  他知晓,此人一向是沉默寡言,不会轻易献策。

  但现在既然又有良策,想来必定是能够再度给刘备制造大麻烦的。

  遂快速相问着。

  “丞相,诩以为,丞相可立即修书一封送至许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