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清穿之我是康熙嫡长子 > 第五章 荣赫

第五章 荣赫


  官道上,一个车队缓缓而行。“福晋,真的要这样吗?”打头的马车中陈嬷嬷担忧的看着年轻妇人。“嬷嬷放心,赫儿病弱多在房间,这个孩子和赫儿年龄相仿,还有三分相像,没几个人能认出来。我不会让那个小贱人得意的”“那个大夫那边....”“福晋放心,大夫说,那针下去,绝对不记得之前的事情”“福晋,老爷在外这么多年,后宅都是陈佳氏在管,我们这次过去怕会吃亏吧。”
  “老爷让我在关外侍奉父母,不就是嫌弃我找的借口。也不想想要不是父亲提拔,他哪里来的前途。赫儿都这么大了,他看过几次,他是老爷的嫡子呀。这次要让他们都知道谁才是钮钴禄府正经福晋”老嬷嬷张张嘴想说什么。
  “嬷嬷放心,我已经通知额娘,让额娘相助。”
  两人没发现,旁边躺着的男孩满头大汗,嘴里想在呓语这什么。
  模模糊糊的人影,晃来晃去。程鹄不知道身在何处,只看有个黄色尤为亮眼。
  “皇帝,快看看,小阿哥长的多像你呀。和你小时候几乎一摸一样。”
  “看这里,阿玛在这........皇后怎么样了?”
  “回皇上的话.......”
  “皇帝,小阿哥取名字了吗?”
  “承祜.........”
  “皇儿,一会儿你阿玛来了要记得叫皇阿玛,皇阿玛会很喜欢承祜的...........”
  “啊...啊...”
  “那皇儿对皇上多笑笑知道吗。”
  “大阿哥,慢点跑,别摔了.....”
  “嬷嬷别急,奴婢去追”
  “噗........”
  “快来人呀,抓反贼。”
  “什么声音,不好,快抱阿哥往回跑。”
  “啊....阿哥快跑.....”“嬷嬷,嬷嬷你醒醒,害怕......”
  “小鞑子,去给爷拿酒去。”“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想不想吃饭了?”
  “啪......啪”“打死你个小鞑子,叫你偷吃。”
  “从这打洞下去就是陵寝,这次绝对有好东西”
  “你,从这钻进去探探路,要是敢耍滑头,小心你的小命”“赵兄弟,让他进去行吗?”“嘿嘿,他先走一遍,有什么不就都趟出来了吗。”“高,真高。哈哈哈”
  “快,跟上,小鞑子进去了”
  “啊、啊”“快,快撤,有机关”
  “噗......小鞑子,你..........”
  “啊.....”
  “少爷,少爷,没事了,没事的,做梦了。不怕不怕。”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笨拙的安慰着,眼里都是担忧和焦急。
  “你是谁?这是哪?”
  “..........”
  程鹄现在有了一个新身份叫荣赫,醒来后一直陪着福晋和陈嬷嬷演戏,按他们的剧本扮演失忆的乖巧听话的荣赫。不用说太多话,只需要平静迷茫的眼神,静静的看着,点点头、摇摇头。
  之前福晋找的那个庸医一针没让荣赫忘记所有,到把这身体的记忆扎回来了。之前那些零零碎碎的梦让荣赫有非常不好的预感。梦里的孩子和程鹄到是叫一个名字,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名字。里边的女人叫程鹄皇儿,让叫皇阿玛。虽然历史学的不好,但对清朝多少了解一些,现在是康熙十八年,那如果梦里要是真的,那原主就是康熙的儿子,只是不知是哪个儿子,康熙的数字军团有失踪八年之久的儿子吗?难道这个时空历史走向发生了变化?不过也怪,原主那么小就记事了吗?人的脑子真是个神奇的所在。
  算了,先不想了,按梦里发展,原主很小就被掳走了,既然这么多年没找到,那找回去的机会渺茫。先扮好荣赫吧。做少爷要比小野孩子容易多了。
  这几天福晋和陈嬷嬷不断灌输现在身份的事情,荣赫对现在的情况渐渐明晰。荣赫,也就是这位富察福晋的儿子,是他阿玛钮钴禄和班唯一的嫡子。和班是钮钴禄的旁支的旁支,受嫡支提携刚刚坐上了五品守备的位子。荣赫还有一个嫡亲姐姐,比荣赫大十岁,前几年选秀嫁入宗室做了正室。而荣赫一直和自己额娘生活在奉天,没见过和班几面。荣赫从出生就体弱多病,会吃饭了就开始吃药。在今年身子越来越差。福晋就撺掇婆婆到京城找儿子一起生活,享清福。谁知刚刚启程没多久,在客栈就病重,救治多日还是夭折了。福晋哭了一天,但没有宣扬出去连婆婆都没有告诉,将正好在客栈遇到的与荣赫有三分像的程鹄扮成荣赫,为了不出意外,还让大夫下手除掉程鹄的记忆,对外宣称因病失忆。并且当天启程离开小城。当然后边这点是通过言语连蒙带猜出来的。
  富察福晋对这个假儿子还算不错。衣食住行关照到位。“病”渐好,荣赫就要求自己一辆马车,富察福晋不放心把马车铺的厚厚的,还安排有两个小丫鬟伺候,其中一个就是安慰“做噩梦”荣赫的小丫头尔元。
  在宽敞的马车中打量着两个小丫头,尔元小脸圆润,肉嘟嘟的,让人想捏捏。另一个小瓜子脸,有点眼睛狭长,清澈又媚人。“你叫什么?”拿手指指瓜子脸。“回少爷的话,奴婢尔芸”点点头。
  荣赫已经快速融入少爷身份里游刃有余。“爷腿麻了,给爷揉揉”尔芸、尔元挨着荣赫的腿跪下,轻轻的按着,试探的加力度。嗯,小手软软的。
  荣赫向后一靠,闭上眼睛默默享受。渐渐陷入睡梦中,最后的意识就是萝莉有三好,身娇体软易推倒。
  “少爷,少爷醒醒。”
  荣赫一把抓住尔元摇晃手臂的小手,朦胧的看着尔元。尔元连忙抽回手,低着头,耳朵尖都红了。“少爷,该下车了,到驿站了。”双手捧住小胖脸,使劲揉揉,被圆圆的湿漉漉的大眼看的,赶紧放手,一边起身下车,一边道“好了,我们快走”
  看向驿站,前面老太太正从车上下来。疾走几步“玛玛,荣赫扶您”
  “好孩子,今天身体怎么样,有不舒服要及时和玛玛说.....”老人的颜色中满是慈爱,拉着荣赫的小手。老太太应该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已经让儿媳妇掉了包吧。
  “额娘,已经安排妥当了,您的屋子在后边,那边清净。”富察福晋从驿站迎到老太太身边,从荣赫手中接过老太太的手,不住向荣赫使眼色,“赫儿,身子弱赶紧去休息吧。”说着搀扶着老太太走向了后院。
  旁边的陈嬷嬷没有立即跟上,而是向荣赫微微福身道:“少爷,您的房间在前院,伍大他们都在附近,有什么事情吩咐他们就行,也可以让尔芸他们去禀告福晋。”
  “多谢妈妈费心”陈嬷嬷向后看一眼,走出一个漂亮小丫头。“少爷这边请”小丫头荣赫认识,她是富察福晋身边的大丫鬟,看着也就比尔芸尔元大个三四岁,却要稳住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