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全能大佬绝不瞎搞事 > 799.他们开始学做一个好人

799.他们开始学做一个好人


  “魂印?什么魂印”
连神机一怔,面露疑色。
见此,姜立微微蹙眉。
定定看连神机片刻,像是确定连神机的反应不是装出来的后,姜立眉头皱的更紧了,抬手捏了个决,凭空朝连神机一指。
一点金色流光在半空中划过,落进连神机眉心。
连神机没有察觉到敌意,便没避开。
几乎是同一时间,连神机感觉眉心稍稍发热。他抬手摸上去,摸到眉心间有一点凸起,像是什么图纹。
连神机顿时拧眉。
姜立却已诧异道:“这……是我自己留下的?”
连神机对上他的视线,面无表情道:“是。除了你,也不会有别人。”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何时被留下的。
姜立微眯起眼,眼底闪过一丝金光,视线直勾勾的落在连神机身上。
连神机立刻反应出,对方想以他的面相查探他的底子。
他就站在原地没动。
本来他就是姜立和连正坤合作送回来的,真看出什么,也不是他的事。
果然,几秒过后,姜立收回视线,平静淡然的脸色变了变。
“年轻人,你……”他顿住,似乎在找一个合适的说辞,“身隐道法自然……你不是此间的人,但这也是我留下的。你……你的到来,是我致使的?”
这话说完,姜立面上浮现出难得的困惑。
是他送来的,可他的记忆里并无眼前人。
连神机上前一步,开门见山的道:“我来自数余年后。在未来,我见过你,发生过很多事情。然后你同别人合作动用了一个法阵,把我送回到过去。现在我来找你,要一个真相。”
姜立耐心听完,那双墨如点漆的黑眸里掠过惊疑之色。
他足足反应了好几分钟。
连神机也没有再开口,就那么淡淡的看他,等他消化这个事实。
随即,姜立微拧眉,再次抬手结印,虚指点向连神机。
这次,连神机眉心间飞出一点金光。
连神机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引着离开了他的魂体。
那金光融入姜立眉间。
姜立闭上眼,像是在让自己接受陌生却熟悉的事物。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般漫长,连神机等的有些难掩躁意,抱臂沉沉的看着姜立。
良久,姜立终于动了动。
他睁开双眼,神色一瞬极厉,眼底也是锐利逼人的黑,同时带些怔愣。
“你发生过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他说。
连神机有点意外。
姜立不自觉的抬手,指腹落在眉心间,“这是以后的我留下的魂印,里面有以后的我经历过的所有的事。”
话落,他抬眼看向连神机,神色挺复杂。
“以后的我选择等你来唤醒我,看来,是天意。”
“什么意思?”
连神机没太明白。
姜立却是问道:“你能用无相道人的阳玉,是吗?”
连神机微怔,点点头。
“那便是了。阴阳古玉,只有被选定的无相道人能用。”姜立拢了笼偏长的衣袖,面色无悲无喜,仿佛永远都不会有一丝波动。
连神机皱眉:“可我不是无相门的人。”
姜立看连神机,缓缓道:“如今你的确不是。只是,千年前我逝世时,未免郑槐序心思不死,曾分离出我的一魄投入六道轮回。”
连神机眸光微紧:“你……我就是……你那一魄?”
姜立颔首,“我是无相道人,我的魂印,普通人根本承受不来。这足以说明。”
连神机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砸的有点懵,“所以,我……是你?”
“不,你是你自己。”姜立摇头,温和的看着连神机,“经过这千年的时间,你已经自己生全了三魂七魄,成为独立的魂体。你已不再是我,就只是你自己。”
连神机按着眉心,转过身去深吸一口气。
姜立也不催他,等着他消化接受这点。
连神机还是很懵,但极快的压下自己的情绪,转过身去问姜立最重要的:“郑槐序千年前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你要说是防他?”
姜立叹了一口气,神色依旧平静,眸色却复杂。
“这些,要从我和他刚认识的时候说起。”
“那时,天下方定,黎民仍需休养生息。但当朝圣人误信小人,痴迷长生大道,用无相门和百姓逼我寻长生之法。这过程里,我偶遇他,与他一见如故,很快成为朋友。后来我才知道,他识得并心悦我师姐。”
“你还有一个师姐?”连神机诧异。
姜立点点头,“我师姐与我不同,她涉世未深,心性纯良也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初遇郑槐序时,看到的是他光风霁月的一面,觉得他是个好人。但没多久,师姐发现郑槐序心狠手辣,视人命为草芥。行事理念不同,师姐结连撞见他杀人,自觉改不了郑槐序阴暗一面,便远离了他。”
连神机有点奇怪,打断他问:“那你呢?一开始,你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吗?”
姜立沉默片刻,缓缓点头:“我知道。”
连神机目露意外。
姜立倒是笑了,浅薄的笑意映着他眼底淡漠,显得更淡。
“怎么?觉得我是无相道人,该悲天悯人,不该与他那样的人做朋友吗?”
连神机摇头,没说话。
姜立似乎也并不需要他回答,半敛着漆黑眉眼,淡淡的说:“我与我师姐不同。她命好,虽是孤儿,却少经苦难,很早就被师父收下教导。而我在遇到她和师父之前,已经在人世底层摸爬打滚多年。我也不比槐序好多少,只是将所有不堪的一面,牢牢锁在心底。”
“而且,我如果看不过人命易逝,当初也不会上战场,挥手间数千生灵如过眼云烟。是以遇到槐序时,第一眼我便知道,他与我是同类人。”
连神机神色微凝,像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
而姜立下一刻神色却忽然温柔起来:“我后来会改变,是因为我遇到了筱筱。”
连神机看向他。
姜立似叹似无奈:“我捡到她时,她就是小小的一个,身子骨也弱,不知道能活多久。我已满手血腥,生死由命。但她不行,她该活的长长久久,百岁无忧。”
他怕他造下的孽业会影响到小姑娘。
所以他开始学着做一个真正的无相道人。
功德加身,才能以福祉庇佑他的小姑娘。
连神机无言的望着姜立,忽然想到了陆容。
他愿意好好的活下去时,也是因为陆容。
“那后来呢?”连神机问。
姜立神色微敛,道:“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郑槐序对师姐步步紧逼,日日黏着师姐。他为了留下师姐,像我一样学做个好人,师姐也确实信了。他们一起游历各地,去过很多地方,行善积德。甚至,为帮我解决掉蛊王,郑槐序付出很大心力,才助师姐习得一种蛊术。”
“蛊王解决掉后,师姐和他的感情越笃。我心念筱筱,也回了长生村。然而,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年,当朝圣人等不下去了,命我和他必须择日带回长生之法。”
“也是这时,槐序才同我坦白,他其实一直在寻求长生,也一直在用活人做某种实验。多番失败后,他想起来师姐的蛊术,想让师姐教给他。师姐对他极信任,本来是要教他的,却在这时阴差阳错的发现他在做的事情,惊怒之下愤而离去。”
连神机皱眉,想起秘密监狱的人体实验,问姜立。
姜立点头道:“就是那种。他一直想借此找到一种可以长生的组合。而他不肯放弃,师姐又接受不了,几次三番破坏他的事,两人就此决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