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全能大佬绝不瞎搞事 > 797.躺在这里的人,是我

797.躺在这里的人,是我


  这话说完,房间里陷入一阵微妙的寂静。
郑江靖定定看着连神机,眼底神色几经变化。
到最后,他重重咳嗽了几声,虚弱的说:“你觉得我这样,能怎么对你不利呢?先祖不想让外人知道他的秘密,是以除了他亲自安排的人,平时其他人根本不会踏入第五层。就算我临阵倒戈,想叫人来抓你,又能叫来谁呢?”
连神机若有所思。
郑江靖又说道:“你们有一夜的时间。明早七点半,先祖安排的人就会过来给我送早餐和药。只要你们在那之前离开,我不说,便没人会发现你们来过。”
说完,郑江靖就闭上嘴,安静的看着连神机,等他的选择。
易商一言难尽的问:“连神机,你不会真的信那老贼的话吧??”
在他印象里,反正暗盟没几个好的。
既然明早才会有人来,易商觉得还不如先把人给干掉,赶紧进禁地,再抓紧时间离开暗盟。
到时间,谁能奈何得了他们?
连神机察觉到易商的心思,凉飕飕的道:“没了郑江靖,一进入禁地,郑槐序就会发现。”
易商:“……”
合着就是不能杀那老贼呗?!
易商不死心的又道:“那我们出来后,再把他干掉!”
连神机:“……”
就是说,易商是真的很执着弄死郑江靖。
哪怕郑江靖当时阴易商,是被郑槐序控制的。
“那就等出来了再说。”连神机道。
易商闻言满意了,总算没有继续在连神机耳边叨叨不停。
连神机抬眼看向郑江靖,“希望你说到做到。”
郑江靖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把那尊司母铜鼎往后转三圈即可,入口就会出现了。”
连神机转身走到书柜前,找到郑江靖所说的司母铜鼎,手摸上去。
“快点啊!你磨蹭什么?”
易商见连神机没动,不由催促道。
连神机直觉不太对,最后回头看眼床上的郑江靖。
对方就那么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身形瘦削又佝偻,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纪。
有那么一瞬间,连神机似乎在他眼底瞧到些异样的光。
但下一刻,郑江靖出声问:“怎么了?”
看着没什么不正常的。
连神机微眯起眼,没说话,'只回过头来转动了司母铜鼎。
三圈过后,咔哒一声,书柜出现震动。
连神机退后一步,看到书柜自中间缓缓打开,露出后面的墙,墙面中间是个中空的小门,有条石梯向下蜿蜒进深处黑暗里。
郑江靖适时道:“床头柜里有手电筒。”
连神机过去找出来。
进去前,他问:“你真的没有进去过禁地?”
“进去过。”郑江靖淡淡道,“但那时候,先祖已经在我体内了。每次进去,我的意识都是处于昏迷状态。”
连神机颠了颠手里的手电筒,转身走进石梯。
他进去后,书柜又再次合上。
床上的郑江靖盯着书柜。
好半晌,他扯了扯嘴角,冷笑一声。
他怎么可能会愿意让别人用他的身体,然后把自己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只能苟且偷生呢?
先祖可以借别人身体维持长生,他为什么不可以?
与其让他儿子的身体被先祖所用,还不如给他用。
但在那之前,先祖必须先死!
正好,他有机会借刀杀人了。
……
进去石梯后,连神机打着手电筒往前下走。
面前只有一条路,没出现什么岔路,除了空间逼仄又闷,也没其他异常。
易商忽然道:“你不会真相信那老贼了吧?”
连神机一边往下快步走,一边淡淡的回:“你跟他年纪差不多,老贼叫的是你还是他?”
“我跟他能一样??”易商不满的说,“你什么眼神?老子可比他年轻又貌美,是他求都求不来的。”
连神机嘴角抽搐:“……”
自信且自恋。
“别打岔。你小心点,这路肯定不简单,万一有什么机关呢。”易商说。
连神机冷静否认:“不会。”
易商问:“你怎么知道不会?”
连神机道:“这是暗盟之主房间里的暗道。某种程度上说,也是郑槐序自己'住的地方。自己的地盘,为什么要搞的险象环生?有病吗?”
易商:“……有道理。”
“而且,”连神机微微蹙眉,“我觉得郑槐序想复活的,不太像是姜立。”
“为什么?”
“目前摆在郑槐序面前的,能达到某种程度上的长生的路,已经有两条了。第一是他本身,利用某种禁术和嫡系后代,靠蚕食其生机维持自己魂体的稳定存活;第二,就是你。被做成蛊人,固然痛苦,但蛊虫不死,你也不会死,只会一点点虚弱,这未尝不是长生。”
已经有了这两条路,郑槐序为何不在这千年间准备载体,让姜立重新醒过来呢?
他没有,就只能说明,他想复活的人不是姜立。
而且,要知道魂体离体,是会渐渐虚弱,直至全部消散的。
姜立却没有,应该是郑槐序为姜立养魂,那么……
“郑槐序真正想复活的人,一定同姜立有关系。或者说,姜立会影响到他计划的实施。不然,他不会费尽心思的为姜立养魂。”
易商听着他的话,脸色变了又变。
他黑着脸道:“长生到底有什么好的?这些千年老妖怪,一个比一个执着。”
就如连神机所言,这暗道并无什么危险。越往下,暗道的空间也越大。
连神机速度快,没多久就看到了尽头。
他过去,回易商道:“个人追求不同,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尽头是扇石门,上面没落锁,
连神机用了点力推。
随着吱呀一声,石门缓缓打开,入目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地下空间。
连神机走进去,往前看去。
就如他记忆中的一般,前面有个巨大广场,广场中央和和长生村祭台一模一样的祭台,有六根粗壮无比的石柱成六角形围绕着祭台。
再往前,约有百十阶,石阶之上,是那座肃穆壮观的庙宇,令见者油然而生出敬意,不敢亵渎。
连神机道:“来对了,这就是暗盟禁地。”
易商是第一次见,嘶了声,有些目瞪口呆。
“暗盟的地下居然……有这么个地方。”
连神机嗯了声,往里走去,熟门熟路的穿过广场,走上石阶,拾级而上。
易商看出来了:“你怎么好像挺熟??你来过?”
“我同你说过,我是后世的人。那时意外到过这禁地。”
连神机走着,已经走了上去,再走到庙宇正门前,伸手推开。
已经来过一次,连神机好不意外的就要抬脚进去。
然而,连神机往里一看时,忽然猛地顿住脚步。
易商也往里看去。
里面同无相道人墓是一样的,半空中还是悬着那具巨大的红木棺椁。
但庙内四周墙壁上都立着一个一人高的真像,真像双手里托着油灯,光芒明灭间,就衬得半空中的猩红红棺更加触目惊心,喜气诡异。
这叫易商看的有点起鸡皮疙瘩。
“什么邪性的地方?比我蛊人冢还邪性。”他注意到连神机异常沉默,就问:“你怎么了?”
连神机缓缓抬手,怔然指向那红馆之下的地面。
只见那里,赫然躺着一个男人。
易商扫了眼,就道:“嗐,都有棺材了,下面有个男尸,有什么奇怪的?”
顿了顿,他纳闷起来:“不对啊,把人放棺材下面做什么?那个郑什么槐序,就不怕棺材掉下来,把人砸的稀巴烂吗?你不要告诉我,那就是你要找的姜立。”
“不是。”
连神机缓步上前,来到男人面前。
只见这男人十分年轻,眉眼俊美,容色惊人。
连易商都惊叹了一声。
可下一刻,易商听见连神机缓缓说出一句十分惊悚的话:“躺在这里的人,是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