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后六亲不认 > 第一百三十章 宫中终安全

第一百三十章 宫中终安全


  大庆国的京城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疯狂。
就在上官清祈,苏毅和苏肖几人要联合着齐鸿雪一起行动时,却猝不及防的发现他们白日还觉得异常平常的京城街头,竟不知为什么突然的混乱了起来。
甚至……是以苏毅和苏肖他们两个人为中心混乱起来。
这种混乱和恐慌让他们所有人都陷入了癫狂。
让京城中刚刚还在平静生活的街头百姓,一个两个都混乱了起来。
他们纷纷逃窜的到了自己的家中,一个人都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动静的来源,却是因为他们二人。
等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因为慌乱掉队没能及时堕入房间中的百姓,打听清楚后,他们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哎哟!我的天呐!你们快别问了!快些回家逃命去吧!”被抓住的百姓十分的慌张,恨不得立马甩开他们的手回家中。
可是碍于他们抓着他的同时,还不忘在他的手中塞入了几百两的白银,他也就停了下来。
再怎么说,这银钱他是什么时候都缺的。
谁不想要钱啊!
苏肖看出百姓的慌张,连忙再次在他的手中塞入了一些银钱,把他拉入到了相对安全的角落,声音温和的询问:“你好。我们都没有恶意。
只是一时间刚刚出门才发现这外面的街边突然的混乱了起来,不摘抄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希望乡亲能够告知一二。”
“是啊是啊!”苏毅跟着点头,和善的疑惑着,“我们不过短短半日的功夫没有出门,这外面的街上怎么就乱成了这个样子?”
“哎!”百姓看出他们的的确确没有恶意,的确就是对眼下的状况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索性耐心的为他们讲解了起来。
毕竟他不仅看出来,面前的两个人不仅是一对和善的好人,还是一堆出手阔绰的公子哥。
说不定他再和他们仔仔细细的讲清楚了这件事,他们又会给他一些银钱也说不定。
百姓索性细细回忆了起来的把所有的一切都讲了个清楚:“这件事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就是有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当官人,和最近京城中沸沸扬扬的两个苏姓的富家少爷公子哥闹出了矛盾。
现如今京城中正在大力的搜捕抓捕这两个一个叫苏毅,一个叫苏肖的公子哥。
那场面,实在是血腥!
也不摘抄他们的嘴的官员到底是哪一路人,竟然不知道从哪儿请来了许多的手段厉害的杀手!
只要抓到人,就疯了一样的对他们开膛破肚的大肆虐杀!
那场面……实在是骇人!
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生怕被他们的这场在或殃及到,只能连忙回到自己的房间中躲起来。
在家中好好的度过这段时日。
这个京城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个官员竟然当街带着人杀人!
带的还是一群穷凶极恶,看起来就让人感到惧怕的杀手!
这还没完,宫中的人和路边的士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个要管的人都没有。
甚至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杀人——
有不少的百姓都说,宫中的皇后娘娘和陛下已经被不知名的带图给控制起来了!
大庆国……已经从内部乱了。
再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的保护我们这些人了……
说来也是奇怪。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叫苏毅和苏肖的富家少爷公子哥,竟然也像是长了飞毛腿一样,一会儿在这条街出现,一会儿又在另一条街出现。
哪里都有他们的影子。
怪就怪在,那个官员带去的杀手,分明已经把他们给杀了一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处都是苏毅和苏肖这两个公子哥的身影。
哪里都有他们。
听说……还有叫苏毅和苏肖的两个公子哥,差一点就从宫门口跑了出去。
是被驻扎在宫门口的士兵给杀了。
可怕的是……那些士兵杀了他们后竟然还一脸淡然的继续在哪而驻扎。
一点儿要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意思都没有。
你们说……这件事情怪不怪?”
百姓看向苏毅和苏肖。
苏毅和苏肖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明白了一件事。
这件事情……不是其他人,正是他们所拜托的那个有数所谓。
他们都彼此的眼神中充满了惊喜。
没有想到狱卒竟然会给他们带去这么大的惊喜。
会用他们的名义,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从哪里找来了人,直接一个两个三个的,把他们的名号彻底的打了出去。
而且……还是以一个完全不伤害他们,保护他们的方式。
这样一来,不止京城中的百姓会对大庆国如今的安危十分明晰,还会做出十万分防范的在自己的家中好好的带着,不会随意出来。
更重要的是……他们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那么的镇定自若,对一切都事不关己的高高挂起。
他们如今,是真真正正正的大庆国的百姓。
是真真正正的把自己的安危和大庆国的一切联系在一起的百姓。
他们大庆国,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完了。
也不会因为他们的一时疏忽就完了。
而是……会和他们一起,坚守这个大庆国。
就比如面前这个百姓。
虽然话里话外都说了疑惑和不解。
可是分明也在诉说自己对如今大庆国京城局势变动的紧张和在乎。
他对宫门口士兵的态度就可见一斑。
“好,多谢你!”苏肖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银钱都塞到了他的手中,“若不是你,我们今日只怕是要出危险了。”
“哪里哪里!”百姓也没有推辞,直接接下了苏肖递过来的钱袋。
如今这样的局势,他在装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人,那就实在是太装了!
拿过银钱袋,百姓连忙朝自己的家中跑。
苏毅和苏肖二人连忙从璟王府隐秘的小门入内,把外面的情况了和他们说了个一清二楚。
听完了一切的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置信的震惊着。
上官清祈更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这……那个狱卒兄弟,卷看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上官清祈也是认识狱卒的。
毕竟就是因为他,他才能和苏巧两个人一起去救苏毅和苏肖两个人。
“对。”苏肖点点头,眼神中对狱卒也充满了赞赏。
他也没有想到他们二人对他的拜托,他竟然会如此放在心上的相处了这么一个绝妙的方法。
甚至让他们毫发无损的就躲过了北原国人的折磨。
更重要的是……他的这一遭轰轰烈烈的举动,间接帮助了皇宫中的昭阳公主还有他们的爹娘。
以及……在所有人的监控中小心保命,保持清醒的皇后娘娘和陛下。
太好了。
这是所有人脑海中齐齐想起来的一个想法。
他们都知道,在宫中艰难度日的,或许被遗漏没有被发现他们并没有被洗脑的宫女太监侍卫们,都有了小心松口气的空隙和时间。
皇宫中。
昭阳公主紧张的攥紧了双手,她已经让苏父苏母二人尽到了房间中最为隐秘的空间躲避。
她并不能确定苏毅和苏肖二人在宫外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可是她也不会放弃以自己牺牲来保护苏父苏母的想法。
毕竟那些人想要找到的,就是她。
如果她没有出现,她没有能够保护他们,那她活下来,也是无用。
何不用她的生命来保护苏父苏母,也不空费了苏毅和苏肖他们两个人对大庆国的用心。
昭阳公主早已经在心中下好了坚决付出的心。
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年轻没有经过什么事情的姑娘。
她的双手还是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充分的暴露了她内心的恐惧。
“轰隆!”
一道震天动地的震动响起。
昭阳公主面色紧绷的看向了不远处上升的黑烟。
那里,又是一道爆炸的响动。
这已经是第七道了。
每一次爆炸,那声音就距离她的寝宫更进一步。
黑烟的位置也离她的寝宫更加靠近。
这一次,已经到了她寝宫那处最为隐秘的入口。
他们……就要发现她了。
昭阳公主攥紧手,深呼吸一口气的站起身,面色平静又淡然。
她……已经做好了为大庆国赴死的准备。
下一刻,果不其然。
一个角落的草丛里。
熙熙攘攘的晃动着。
昭阳公主冷锐的双眸直直的盯着草丛的抖动。
她从袖子中滑出用来防身的匕首,眼睛死死的盯着草丛的动向。
如果里面出来的,是北原国的人,她立马扑上去,和他们同归于尽。
让他们绝了进去搜寻的想法。
下一刻,一个人从里面跳出。
昭阳公主几乎一瞬间抓紧了自己手中的匕首朝前方刺去。
可是突然的,随着一声激动的“公主”,她手中的匕首停了下来。
宫女双眸眼眶发红的看着面前的昭阳公主,稚嫩秀气的面庞,只有激动。
“你是……”昭阳公主并不知道面前的宫女是谁。
她并不认识她,也从来没有见过她。
可是她认出来,面前的宫女身上穿着的,的的确确是宫中的宫女们的衣服。
而且长相看起来也并不像是北原国的人。
“公主,奴婢是阿碧的朋友!”宫女忙说着。
“什么?”昭阳公主有些吃惊。
阿碧,正是之前被临危受命给她送饭的宫女。
那个宫女是被她父皇母后精心挑选而来才成为她宫中的人。
毕竟这样的职责,只有一个绝对不会出卖她的人来担任。
否则……等着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这个宫女是阿碧的朋友,那……她也不是不可以值得信任。
昭阳公主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却没有彻底的信任她,而是冷冰冰的询问:“你是如何知道这条通往本公主寝宫的道路的?
又是如何知道本公主在这儿,知道阿碧是为本公主送饭的宫女的?”
宫女眼眶红红的,摘抄昭阳公主不信任她,可是比起昭阳公主的信任,她更加伤心的,却是她最好挚友的死亡。
她勉强控制着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公主殿下,这条路和阿碧对公主所作的一切,奴婢……都是从阿碧那里听来的。
阿碧一直都没有被那些人发现她没有被洗脑,更没有失去自己的意志。
奴婢没有能耐,早在那些人对奴婢动手的时候,奴婢就已经失去了所有自己的意识。
他们让奴婢做什么,奴婢就一直做什么。
是阿碧出现,给了奴婢一个香囊,让奴婢清醒了过来。
奴婢和阿碧相依为命的互相扶持伪装着,在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度日。
可是没有想到,阿碧被他们发现了。
阿碧被他们当着奴婢和其他宫女太监,侍卫们的面疯狂的折磨。
奴婢几次都想要去救,但是阿碧都用眼神阻拦了奴婢。
后来才知道,阿碧一直在为公主殿下送饭。
奴婢还以为阿碧终于可以活下来,可以不用再遭受他们的折磨了。
可是没有想到,他们对阿碧折磨的更加凶猛。
甚至为了让阿碧说出公主殿下寝宫的位置,让奴婢这些被洗脑的下人上前去折磨她。
奴婢借着被他们使唤操纵着折磨阿碧的时候,从阿碧的口中得知了一切。
也知道了通往公主殿下寝宫的道路。
阿碧让奴婢接任她的职责,不想自己经受的折磨全部成为了无用的白费之功。
所以,奴婢用尽全力的去扮演一个被洗脑的样子,终于在刚才找到了空隙能够来这里找公主殿下您。
公主殿下,从今以后,奴婢来为您送饭。”
昭阳公主心中大撼。
没有想到大庆国不仅有苏家这样的仗义之士,还有像阿碧这样惨遭折磨也要护住这最后一刻安全地点的宫女。
比起他们……她这样遇到危险,就想要用死来解决一切的堂堂的一国公主,实在是……丢人至极!
昭阳公主深深的闭了闭眼,随后才睁开眼来:“谢谢。”
宫女连忙摇头:“能够为公主殿下效力,是奴婢的职责。”
而且,这是阿碧的心愿。
她不管师生是死,都要完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