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太子宠婢日常 > 第179章 阿黎【写点自己想写的】

第179章 阿黎【写点自己想写的】


皇家有在皇子们成婚前封王的习惯。阿黎就被封了曲南王。江南一地曾经被称为曲南。这个封号出来, 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阿锁最高兴,她之前就听阿黎说过他们将来要去江南之地定居的事情,如今有了这封号, 心里便更加放心。

只是陛下和皇后娘娘都在京都, 他不想念他们吗?

要是让他离开父母和阿爷, 她会很想念的。

阿黎却怔了怔, 然后道:“但是阿爹希望我们三个孩子顶天立地,不用常在父母身侧, 只要我们过的好便行。”

阿锁便道:“陛下是有大义的人。”

她也很佩服皇后娘娘,成了婚,阿黎要回江南任职的时候道:“等阿爹和阿娘老了,我们再接他们过去养老。”

阿锁点头,“我肯定好好孝顺他们。”

这回回去,也算是衣锦还乡。

阿锁一家子人都住进了曲南王府。

山长却觉得出入不方便,又带着儿子儿媳住回了山上,还对阿黎道:“也不远, 几天便到了。”

阿黎挽留, 山长却道:“不了, 阿黎, 陛下让你对天下有了使命, 让你一生有了价值, 我这老头子, 却也想跟陛下想的一般, 老了老了, 也还是要做出一番事情来的。”

阿黎便不好挽留。阿锁一边叹气一边送走三人, 郁郁不欢了好几次。

其实直到这时候, 她才觉得自己真的嫁人了, 之前一直跟爹娘阿爷没有分开,根本不觉得,如今自己一个人守在王府里面,没了家人陪伴,她心里有点慌。

阿黎便问她,“你想要做什么啊?”

阿锁也不知道啊。

没人教过她这些事情。阿黎想了想,便道:“那你帮我做事情?”

阿锁点头,“我觉得可以,我也是读书的人。”

阿黎觉得这话极对,他小声的跟阿锁道:“阿娘有时候也抱怨,这辈子就围着阿爹转了,根本没有过自己想做的事情——她也是读过书的。”

阿锁还是第一回听说这种事情!她以为皇后娘娘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应当不抱一点遗憾。

阿黎就笑着道:“人生在世,怎么可能没有抱怨呢。只不过幸福更多罢了。”

他道:“所以,我就想让你的抱怨少一些,再少一些。阿爹是这般对阿娘的,我也像这般对你。”

这话说的甜,阿锁点头,然后问,“那皇后娘娘想要做什么啊?”

阿黎摇头,“不知道啊,跟你一般。”

当时阿爹就对他道:“国之政事,不能让你阿娘插手,不然她的活路就没了。”

“后宫诸多事情,太过繁琐,又怕她劳神。”

阿锁:“那皇后娘娘最后怎么做的?”

阿黎:“阿爹让阿娘帮着筹银子。”

筹到的银子都给那些穷苦人家,阿娘做了几回,心都开阔多了。

阿黎对阿锁道:“所以,你也可以帮我做一些事情。阿娘说,她跟着阿爹其实也算是享受过了富贵,但是享受一日富贵,还心存感激,享受两日富贵,就已经习惯了,当十年如一日的享受富贵之后,便想着要追求些不同的东西。”

“只是当你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好像有些晚了,又好像不晚。你去做,也来得及,不做,也无所谓。”

“我阿娘在这种状况之前,因各种事情都没有权利和时间去选择,所以,我希望你可以。”

阿锁听得懵懵的,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阿黎却摸了摸她的头,道:“傻媳妇,阿爹和阿娘给你探出来的道,你只管去做就好,准没有错的。”

阿锁就去做了。阿黎主外大事,她就跟着做一些小事情,后来,她想着,自己好像可以脱离阿黎去做一些事情了。

她道:“我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了。”

“我要跟阿爷一般,也开一座书院,教书育人。”

阿黎:“你想清楚了?”

阿锁:“嗯嗯。”

阿黎替她梳了头,笑着道:“看来,我们的孩子有一个山长阿娘了。”

阿锁很感动阿黎对她的支持,坚定的道:“你放心吧,我定然能做出一番事情来。”

她就回去开书院了。

这时候,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阿锁爹娘都劝她留在家里不要折腾。

“你已经是王妃了,阿黎只有你一个人,敬你重你,又常在江南之地,没人敢欺负你,日子高高兴兴,你做什么要做什么书院?”

还是怀孕的时候。这时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谁担当的起?

阿锁后面跟着两个婆子,她指了指她们,道:“阿黎给了我人,我自己也会注意的。”

阿锁娘哀叹不已,“你别恃宠而骄啊。”

阿锁:“才不是!这根本不是骄。”

她自己在这时候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她知晓,自己这般去做就没错。

阿黎也时常过来看她,等到孩子出生之后,阿锁的书院已经初建成了。

阿黎很是高兴,这已经是双喜临门。他抱着女儿,问:“叫什么名字好呢?”

阿锁:“大名你们取,我想取个小名。”

小名叫了阿蛮。

阿黎低头,“阿蛮,阿蛮——好名字。”

写了信回去,请阿爹取名字。阿锁满心期待,“你说,陛下和娘娘会给阿蛮取个什么名字呢?”

阿黎:“不知晓,但是阿爹和阿娘肯定很喜欢,阿兄生的都是儿子,只咱们是姑娘,估计都乐的不行,阿爹那脾气,定然要求着阿娘让他取,他啊,说不定正在翻书呢。”

阿锁一听就笑了,她感慨道:“不知怎么的,阿黎,嫁给你之前,我总觉得天家一家子人是顶顶尊贵的,不可近人,可是相处下来,便觉得你们家跟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区别。”

她甚至没有听阿黎唤齐殿卿一声父皇,没有叫皇后娘娘一句母后。他都是在叫阿爹和阿娘。

他们家真的很好。

阿锁看着女儿,也希望她跟孩子像天家一般。

可是阿娘却说:“你……你生了个姑娘,怕是不行,还得尽快要生个儿子才好。”

阿锁很是无奈,她知道阿娘是关心她的才说出这种话,但她还是不高兴,阿娘也只生了她一个姑娘,难道后悔了吗?

阿爹也只有她一个人。

阿锁娘苦笑不得,只无奈叹气,“这话我也不想说,可是你想,你阿爹是什么人,阿黎是什么人。”

阿锁很不高兴,她现在还不想尽快生孩子,书院那么多事情,要是有了孩子,那便很多事情不能做。

阿锁娘想来想去,亲自去跟阿黎说,她话里话外,也是维护女儿的,道:“她如今着魔了,你别跟她计较,且让她一回,等过几年,我亲自劝她。”

阿黎听闻了此事,笑起来,“我阿姐如今难道比男儿郎差么?我又不是皇帝,要跟那些朝臣们争斗,我只是个王爷,儿子还是姑娘,随意。”

阿锁见他如此说,高兴坏了。她便没有了后顾之忧,全心投入了书院的事情里面去。

后来过了几年,她觉得也可以再生一个时,却一直没怀上。阿黎劝解道:“孩子随缘就好,咱们都有阿蛮了,都还没时间照顾她,再来一个,更难照顾了。”

阿黎抱着阿锁,“你想啊,难道一个两个还有区别么?”

都是养。生一个养一个,生两个养两个,反正他觉得无所谓。阿锁发现,阿黎好像真的从来不在意这些。

阿黎见她没有倔,十分欣慰,道:“你想啊,难道咱们老了,还守在孩子身边?我才不想,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就像我阿爹和阿娘那般,建个院子,然后一辈子相守在一起。”

阿锁感动得稀里哗啦,哭的不行,阿锁娘知道了,回去就感慨:“你说咱们家这孩子,走了什么运道?要不是阿黎是王爷,咱们家什么都没有,我都觉得阿黎肯定是图了咱们家什么。”

日子过到如今,她都虚的慌。又开始有那种偷了人家日子的感觉了。

阿锁爹就想了想,道:“咱们家这就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阿锁娘瞬间心领神会,笑道:“正是,正是。”

陛下和皇后娘娘栽的树,她们倒是乘凉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阿锁的书院慢慢的大了,来的人也很多,她慢慢的松了一口气,悄声对阿黎道:“自小,我阿爷便羡慕别人家的书院,我就想,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办书院,肯定比别人办的好。”

此时,阿爷也已经很老了,也在不久后逝世。他这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听闻他病逝,很多人赶回来拜祭,阿锁却觉得没有意思。

“怕不是为了我阿爷来的,而是为了曲南王府。”

阿黎宽慰,“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来了,阿爷定然喜欢。”

阿锁便点头,“我也没赶他们。”

她这个脾气啊,依旧厉害的很。年轻的时候自己敢骂师兄弟,如今更敢骂人了。

过了很多年,她也依旧没有改。后来,太上皇陛下和太后娘娘来了江南,住进了阿黎替他们修建的园子里面,还曾经拉着她的手夸道:“你是个好丫头,这书院,很好。”

太后娘娘道:“你比我聪慧多了。”

阿锁高兴的很,“多谢你,阿娘。”

她这一生,也跟着阿黎,从未叫过太后一句母后,而是叫了一辈子的阿娘。

再后来,她早于阿黎逝去,阿黎执意将她编进了史册。将她一生的事迹细细叙说,让后人知道,有这么个传奇的女子。

青史留名。

——野史中记载,曲南王妃去世之时,曲南王哭得像个三岁孩子,抱着棺材不放手,可见情深意切。,反正他觉得无所谓。阿锁发现,阿黎好像真的从来不在意这些。

阿黎见她没有倔,十分欣慰,道:“你想啊,难道咱们老了,还守在孩子身边?我才不想,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就像我阿爹和阿娘那般,建个院子,然后一辈子相守在一起。”

阿锁感动得稀里哗啦,哭的不行,阿锁娘知道了,回去就感慨:“你说咱们家这孩子,走了什么运道?要不是阿黎是王爷,咱们家什么都没有,我都觉得阿黎肯定是图了咱们家什么。”

日子过到如今,她都虚的慌。又开始有那种偷了人家日子的感觉了。

阿锁爹就想了想,道:“咱们家这就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阿锁娘瞬间心领神会,笑道:“正是,正是。”

陛下和皇后娘娘栽的树,她们倒是乘凉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阿锁的书院慢慢的大了,来的人也很多,她慢慢的松了一口气,悄声对阿黎道:“自小,我阿爷便羡慕别人家的书院,我就想,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办书院,肯定比别人办的好。”

此时,阿爷也已经很老了,也在不久后逝世。他这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听闻他病逝,很多人赶回来拜祭,阿锁却觉得没有意思。

“怕不是为了我阿爷来的,而是为了曲南王府。”

阿黎宽慰,“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来了,阿爷定然喜欢。”

阿锁便点头,“我也没赶他们。”

她这个脾气啊,依旧厉害的很。年轻的时候自己敢骂师兄弟,如今更敢骂人了。

过了很多年,她也依旧没有改。后来,太上皇陛下和太后娘娘来了江南,住进了阿黎替他们修建的园子里面,还曾经拉着她的手夸道:“你是个好丫头,这书院,很好。”

太后娘娘道:“你比我聪慧多了。”

阿锁高兴的很,“多谢你,阿娘。”

她这一生,也跟着阿黎,从未叫过太后一句母后,而是叫了一辈子的阿娘。

再后来,她早于阿黎逝去,阿黎执意将她编进了史册。将她一生的事迹细细叙说,让后人知道,有这么个传奇的女子。

青史留名。

——野史中记载,曲南王妃去世之时,曲南王哭得像个三岁孩子,抱着棺材不放手,可见情深意切。,反正他觉得无所谓。阿锁发现,阿黎好像真的从来不在意这些。

阿黎见她没有倔,十分欣慰,道:“你想啊,难道咱们老了,还守在孩子身边?我才不想,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就像我阿爹和阿娘那般,建个院子,然后一辈子相守在一起。”

阿锁感动得稀里哗啦,哭的不行,阿锁娘知道了,回去就感慨:“你说咱们家这孩子,走了什么运道?要不是阿黎是王爷,咱们家什么都没有,我都觉得阿黎肯定是图了咱们家什么。”

日子过到如今,她都虚的慌。又开始有那种偷了人家日子的感觉了。

阿锁爹就想了想,道:“咱们家这就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阿锁娘瞬间心领神会,笑道:“正是,正是。”

陛下和皇后娘娘栽的树,她们倒是乘凉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阿锁的书院慢慢的大了,来的人也很多,她慢慢的松了一口气,悄声对阿黎道:“自小,我阿爷便羡慕别人家的书院,我就想,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办书院,肯定比别人办的好。”

此时,阿爷也已经很老了,也在不久后逝世。他这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听闻他病逝,很多人赶回来拜祭,阿锁却觉得没有意思。

“怕不是为了我阿爷来的,而是为了曲南王府。”

阿黎宽慰,“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来了,阿爷定然喜欢。”

阿锁便点头,“我也没赶他们。”

她这个脾气啊,依旧厉害的很。年轻的时候自己敢骂师兄弟,如今更敢骂人了。

过了很多年,她也依旧没有改。后来,太上皇陛下和太后娘娘来了江南,住进了阿黎替他们修建的园子里面,还曾经拉着她的手夸道:“你是个好丫头,这书院,很好。”

太后娘娘道:“你比我聪慧多了。”

阿锁高兴的很,“多谢你,阿娘。”

她这一生,也跟着阿黎,从未叫过太后一句母后,而是叫了一辈子的阿娘。

再后来,她早于阿黎逝去,阿黎执意将她编进了史册。将她一生的事迹细细叙说,让后人知道,有这么个传奇的女子。

青史留名。

——野史中记载,曲南王妃去世之时,曲南王哭得像个三岁孩子,抱着棺材不放手,可见情深意切。,反正他觉得无所谓。阿锁发现,阿黎好像真的从来不在意这些。

阿黎见她没有倔,十分欣慰,道:“你想啊,难道咱们老了,还守在孩子身边?我才不想,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就像我阿爹和阿娘那般,建个院子,然后一辈子相守在一起。”

阿锁感动得稀里哗啦,哭的不行,阿锁娘知道了,回去就感慨:“你说咱们家这孩子,走了什么运道?要不是阿黎是王爷,咱们家什么都没有,我都觉得阿黎肯定是图了咱们家什么。”

日子过到如今,她都虚的慌。又开始有那种偷了人家日子的感觉了。

阿锁爹就想了想,道:“咱们家这就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阿锁娘瞬间心领神会,笑道:“正是,正是。”

陛下和皇后娘娘栽的树,她们倒是乘凉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阿锁的书院慢慢的大了,来的人也很多,她慢慢的松了一口气,悄声对阿黎道:“自小,我阿爷便羡慕别人家的书院,我就想,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办书院,肯定比别人办的好。”

此时,阿爷也已经很老了,也在不久后逝世。他这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听闻他病逝,很多人赶回来拜祭,阿锁却觉得没有意思。

“怕不是为了我阿爷来的,而是为了曲南王府。”

阿黎宽慰,“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来了,阿爷定然喜欢。”

阿锁便点头,“我也没赶他们。”

她这个脾气啊,依旧厉害的很。年轻的时候自己敢骂师兄弟,如今更敢骂人了。

过了很多年,她也依旧没有改。后来,太上皇陛下和太后娘娘来了江南,住进了阿黎替他们修建的园子里面,还曾经拉着她的手夸道:“你是个好丫头,这书院,很好。”

太后娘娘道:“你比我聪慧多了。”

阿锁高兴的很,“多谢你,阿娘。”

她这一生,也跟着阿黎,从未叫过太后一句母后,而是叫了一辈子的阿娘。

再后来,她早于阿黎逝去,阿黎执意将她编进了史册。将她一生的事迹细细叙说,让后人知道,有这么个传奇的女子。

青史留名。

——野史中记载,曲南王妃去世之时,曲南王哭得像个三岁孩子,抱着棺材不放手,可见情深意切。,反正他觉得无所谓。阿锁发现,阿黎好像真的从来不在意这些。

阿黎见她没有倔,十分欣慰,道:“你想啊,难道咱们老了,还守在孩子身边?我才不想,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就像我阿爹和阿娘那般,建个院子,然后一辈子相守在一起。”

阿锁感动得稀里哗啦,哭的不行,阿锁娘知道了,回去就感慨:“你说咱们家这孩子,走了什么运道?要不是阿黎是王爷,咱们家什么都没有,我都觉得阿黎肯定是图了咱们家什么。”

日子过到如今,她都虚的慌。又开始有那种偷了人家日子的感觉了。

阿锁爹就想了想,道:“咱们家这就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阿锁娘瞬间心领神会,笑道:“正是,正是。”

陛下和皇后娘娘栽的树,她们倒是乘凉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阿锁的书院慢慢的大了,来的人也很多,她慢慢的松了一口气,悄声对阿黎道:“自小,我阿爷便羡慕别人家的书院,我就想,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办书院,肯定比别人办的好。”

此时,阿爷也已经很老了,也在不久后逝世。他这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听闻他病逝,很多人赶回来拜祭,阿锁却觉得没有意思。

“怕不是为了我阿爷来的,而是为了曲南王府。”

阿黎宽慰,“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来了,阿爷定然喜欢。”

阿锁便点头,“我也没赶他们。”

她这个脾气啊,依旧厉害的很。年轻的时候自己敢骂师兄弟,如今更敢骂人了。

过了很多年,她也依旧没有改。后来,太上皇陛下和太后娘娘来了江南,住进了阿黎替他们修建的园子里面,还曾经拉着她的手夸道:“你是个好丫头,这书院,很好。”

太后娘娘道:“你比我聪慧多了。”

阿锁高兴的很,“多谢你,阿娘。”

她这一生,也跟着阿黎,从未叫过太后一句母后,而是叫了一辈子的阿娘。

再后来,她早于阿黎逝去,阿黎执意将她编进了史册。将她一生的事迹细细叙说,让后人知道,有这么个传奇的女子。

青史留名。

——野史中记载,曲南王妃去世之时,曲南王哭得像个三岁孩子,抱着棺材不放手,可见情深意切。,反正他觉得无所谓。阿锁发现,阿黎好像真的从来不在意这些。

阿黎见她没有倔,十分欣慰,道:“你想啊,难道咱们老了,还守在孩子身边?我才不想,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就像我阿爹和阿娘那般,建个院子,然后一辈子相守在一起。”

阿锁感动得稀里哗啦,哭的不行,阿锁娘知道了,回去就感慨:“你说咱们家这孩子,走了什么运道?要不是阿黎是王爷,咱们家什么都没有,我都觉得阿黎肯定是图了咱们家什么。”

日子过到如今,她都虚的慌。又开始有那种偷了人家日子的感觉了。

阿锁爹就想了想,道:“咱们家这就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阿锁娘瞬间心领神会,笑道:“正是,正是。”

陛下和皇后娘娘栽的树,她们倒是乘凉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阿锁的书院慢慢的大了,来的人也很多,她慢慢的松了一口气,悄声对阿黎道:“自小,我阿爷便羡慕别人家的书院,我就想,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办书院,肯定比别人办的好。”

此时,阿爷也已经很老了,也在不久后逝世。他这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听闻他病逝,很多人赶回来拜祭,阿锁却觉得没有意思。

“怕不是为了我阿爷来的,而是为了曲南王府。”

阿黎宽慰,“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来了,阿爷定然喜欢。”

阿锁便点头,“我也没赶他们。”

她这个脾气啊,依旧厉害的很。年轻的时候自己敢骂师兄弟,如今更敢骂人了。

过了很多年,她也依旧没有改。后来,太上皇陛下和太后娘娘来了江南,住进了阿黎替他们修建的园子里面,还曾经拉着她的手夸道:“你是个好丫头,这书院,很好。”

太后娘娘道:“你比我聪慧多了。”

阿锁高兴的很,“多谢你,阿娘。”

她这一生,也跟着阿黎,从未叫过太后一句母后,而是叫了一辈子的阿娘。

再后来,她早于阿黎逝去,阿黎执意将她编进了史册。将她一生的事迹细细叙说,让后人知道,有这么个传奇的女子。

青史留名。

——野史中记载,曲南王妃去世之时,曲南王哭得像个三岁孩子,抱着棺材不放手,可见情深意切。,反正他觉得无所谓。阿锁发现,阿黎好像真的从来不在意这些。

阿黎见她没有倔,十分欣慰,道:“你想啊,难道咱们老了,还守在孩子身边?我才不想,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就像我阿爹和阿娘那般,建个院子,然后一辈子相守在一起。”

阿锁感动得稀里哗啦,哭的不行,阿锁娘知道了,回去就感慨:“你说咱们家这孩子,走了什么运道?要不是阿黎是王爷,咱们家什么都没有,我都觉得阿黎肯定是图了咱们家什么。”

日子过到如今,她都虚的慌。又开始有那种偷了人家日子的感觉了。

阿锁爹就想了想,道:“咱们家这就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阿锁娘瞬间心领神会,笑道:“正是,正是。”

陛下和皇后娘娘栽的树,她们倒是乘凉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阿锁的书院慢慢的大了,来的人也很多,她慢慢的松了一口气,悄声对阿黎道:“自小,我阿爷便羡慕别人家的书院,我就想,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办书院,肯定比别人办的好。”

此时,阿爷也已经很老了,也在不久后逝世。他这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听闻他病逝,很多人赶回来拜祭,阿锁却觉得没有意思。

“怕不是为了我阿爷来的,而是为了曲南王府。”

阿黎宽慰,“无论是哪一种,只要来了,阿爷定然喜欢。”

阿锁便点头,“我也没赶他们。”

她这个脾气啊,依旧厉害的很。年轻的时候自己敢骂师兄弟,如今更敢骂人了。

过了很多年,她也依旧没有改。后来,太上皇陛下和太后娘娘来了江南,住进了阿黎替他们修建的园子里面,还曾经拉着她的手夸道:“你是个好丫头,这书院,很好。”

太后娘娘道:“你比我聪慧多了。”

阿锁高兴的很,“多谢你,阿娘。”

她这一生,也跟着阿黎,从未叫过太后一句母后,而是叫了一辈子的阿娘。

再后来,她早于阿黎逝去,阿黎执意将她编进了史册。将她一生的事迹细细叙说,让后人知道,有这么个传奇的女子。

青史留名。

——野史中记载,曲南王妃去世之时,曲南王哭得像个三岁孩子,抱着棺材不放手,可见情深意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