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372章 此人,深不可测!(一更)

第372章 此人,深不可测!(一更)


  湾州,有不少酒馆。

  往常的时候,酒馆的生意只能算一般。

  可现在却不一样。

  几乎所有的酒馆,都已经爆满,生意好得不得了。

  酒馆老板都乐开花了。

  这一切,都要感谢陈羽。

  陈羽的宴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惊天动地。

  所有人都被震惊了。

  所以很多人选择汇聚在酒馆,讨论这一件事情。

  甚至,有的酒馆之中,还有说书先生出现,绘声绘色描绘现场景象。

  “诸位看官,且听我一言。要说明镜司主陈羽的宴会,那真是惊天动地,不可错过啊。”

  一间酒馆里,嘈杂的很。

  每一张桌子都坐满了人。

  他们吃着菜,喝着酒,热闹的闲聊着。

  在最前方,一个说书先生,正在唾沫横飞,向众人描述陈羽宴请四郡的事情。

  “且说那四把铡刀一放,四郡豪雄脸色全都变了。”

  “有人不信邪,硬是要往上凑一凑,看看是自己的脖子硬,还是那刀口硬。”

  “最后,什么牛鬼蛇神,都死在了铡刀之下,便是那光明宗的仙师,也难逃一死啊。”

  “七仙门更是吓得不敢出现,陈先生的威风,真是一时无二。”

  整个酒馆一片哗然,脸色变了又变。

  “我的天,这是真的吗?内陆的人那么凶?不是都说内陆的人软的很么?”

  “就是啊,这该不会是假的吧?内陆人有这么厉害?”

  “你们真是没见识。我朋友就去参加那场宴会了,现场的状况,比这说书人说的恐怖多了!”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那些人吃饭的时候,脚旁边就有滚过来的人头,直勾勾盯着他!”

  现场,有人怀疑,认为这些关于陈羽的事情都是夸大其词,但立刻就被人反驳了。

  “也许,我们原来对大秦的认识,都错了?”

  “岂止错了,简直错的离谱,大秦根本不是我们认为的那样弱啊。”

  “是啊,先前那些权贵煽动我们与内陆对立,现在他们反倒是第一个跪下来的。”

  “妈的,我们本就是大秦人,应该为了有陈先生这等为百姓出头的官员自豪才对啊。”

  “就是,那些权贵把我们欺负的还不够惨么?大秦的官来帮我们,他们还让我们与大秦对着干?”

  “我现在就可以说,我就是大秦人!”

  “没错,我也是!”

  “还有我!”

  。。。。。。

  酒馆之中,一片热烈气氛。

  不论在哪里,在什么地方,只要能为了天下百姓去考虑,都会得到百姓的拥护。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这样的一幕,在湾州各地上演着。

  陈羽的这一场宴会,效果之好,连陈羽自己都未曾想到。

  万傲郡,邵家。

  啪!

  清脆的响声,远远传开。

  下人跪在地上,身子发抖。

  在他身旁,是一个被砸得粉碎的花瓶。

  这个花瓶价值连城,如今却在邵云天的暴怒中走向了终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陈羽没死,为什么啊!”

  邵云天怒吼连连,眼珠子都红了。

  此刻在大堂里,邵家其他人也在,都脸色阴沉至极。

  陈羽宴请四郡权贵名流的消息,他们也是知道的。

  最一开始的时候,他们都把这事情当成一个笑话。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一个内陆官员到这里,还妄想压服他们湾州的权贵?

  别的不说,光明宗的长老、七仙门的强者,随便出点人也能够弄死陈羽了。

  这一场宴会,本应该是陈羽的丢人之宴!

  可,事实完全相反。

  “父亲,现在因为宴会的事情,民间反响很大。”

  邵应雄皱眉开口。

  “我们原本给百姓洗脑,让众人都以为内陆很弱。而且官员昏庸无道,残害百姓,本来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可现在。。。”

  叹了一声,邵应雄摇了摇头。

  “民间怎么说?”

  邵云天沉声询问。

  “民间都说,大秦强盛,官员以天下苍生为重,湾州应该回归大秦的怀抱。”

  “搞什么独立之类的,都是死路一条。”

  邵应雄颇有些无力感。

  控制人的思想,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一旦成功了,那收到的效果也是巨大的。

  先前他们不知用了多少方法,才渲染了大秦的无能。

  而且他们很自信,不论大秦用什么办法,想要扭转百姓的认识,都是极难的。

  毕竟,人的固有观点很难改变。

  可现在呢?

  陈羽只是靠一顿宴会,就改变了一切!

  强势镇杀权贵名流,让所有百姓都认识到了,大秦的脾气与强势。

  办理不公案件,直接将人心拉了过来。

  这些事情,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简单,是因为做了就会有效果。

  而难,是因为有谁敢这样做?又有谁有能力这样做?

  “厉害啊,这个陈羽真是厉害啊。”

  “我布局这么多年,自以为对湾州的掌控无人可及。”

  “没想到这小子一来,就给我弄得一团糟。”

  “此人的心机,真是深不可测啊。恐怕他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邵云天显然也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点,忍不住感慨。

  虽然生气,但依然很佩服。

  这让邵云天很郁闷。

  邵应雄心神一颤。

  早就计划好了?

  天,这个陈羽到底是什么妖孽,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心思?

  “父亲,现在怎么办?陈羽他会不会对付我们啊。”

  邵应雄一句话,在场的邵家人立刻都慌了。

  他们窃窃私语,满面惊恐。

  “完了完了,那我的好日子不是到头了?我以后不能随便玩别人老婆了?”

  一个邵家后辈,又是惊恐又是不甘。

  “是啊,我还想天天去逛街呢,是不是也不行了?”

  “这个陈羽怎么这样啊,不就是些百姓么,至于为了他们,弄得这么紧张嘛。”

  一个女子很是不满,蹙着眉头,显得很不理解。

  “够了!”

  邵云天一声呵斥,众人安静下来。

  眯起眼睛,邵云天面色凶厉。

  “哼,心机再深又如何、想吃了我邵家?那也要看他陈羽的牙口硬不硬!”

  “我邵家雄踞湾州那么多年,又有光明宗作为后盾,他大秦想收了我们?没门!”

  说完,邵云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由眉头一皱。

  “对了,这一次,安和郡的人都没有去参加宴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