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重回反派师尊灭世前 > 第20章 震怒

第20章 震怒


赫连修这回只离开了半日就按时回来,期间寒落落未曾离开客栈,也没再遇到什么意外。

师徒二人在海霞城又停留了两日,夜晚各自修炼,白日里出去看了不少当地有名的景致。

离开海霞城后,两人的行程也走得很慢,所过之处若有上好的景致,大都会停留个一日半日。

山河秀丽,总是教人愉悦的,寒落落亦觉心底渐渐快活起来。

赫连修见此方才稍微加快了行程。

寒落落注意到途径的景致逐渐变化甚大,且越来越有眼熟的感觉。

“师尊,我们不回宗门吗?”

“先去天机阁。”赫连修回答。

“天机阁?我们去……”寒落落话说出小半,隐约猜到了什么。

“怎了?”

她拽了拽他的袖子:“……师尊,在月灵秘境里,我身体……您为什么不问我?”

“你明知我已知晓此事却还不提,那么或者是你认为自己能够解决,或者是认为连我也不能解决,总归是有你的原因。”赫连修回答得平静,“落儿你并非逞强的人,若愿意说自然会告诉为师。你若是不愿意告知,我又何必逼迫你?”

“那我们这次去天机阁?”

“让天机子给你算算,看看你是否真能自己解决。”

如果她真的能自己解决,自然是很好。如果她解决不了,他再行与她商量也好。

寒落落沉默下来,看着山川河流从脚下掠过,拢了拢随风飘散的衣袖。

直到入了天机山脉,她忽然说想去林间走走。

午后的松林里阳光斑驳,脚下的松针铺成柔软的地垫,寒落落紧闭的心门到底是开了半角。

“师尊,此事并非我想要瞒你,只是牵涉甚大,我每每想要坦白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又恐牵连甚广……”

“不急,你可慢慢思量。”

他自幼不喜被人逼迫。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便也不会轻易去强迫她。

无论是何原因,总归先寻法子解决她身体的无端疼痛。

重生回来之初,她的确是有将此事完全瞒在心中,绝不会轻易说出的打算。

但她也无法料到,会接连几次违背剧情的反噬都被师尊撞见。

这几日又解除了许多误解……师尊的人脉非她所能相比,适当地透露些许,也许会有更好的帮助呢?

“事情牵涉很大,我有自己想要隐瞒的缘由,但我也不想完全瞒着师尊。”寒落落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我会将自己觉得能说的告知您,您若不信便当我说了个笑话,你若信我……可否不要多问?”

这个决定做出来,心底突然就轻松了些许。

她知道他会答应的。

果然,赫连修看着她认真的模样,轻轻地嗯了声:“你说罢,我不多问。”

“它让我随它的心意去做事,若成了将福泽万民,但我会死得很惨,我所亲近的、在乎的人也将无一善终。

我自然是不肯答应的,我可以积德行善,却不能尚未出手便交托了自己的性命,更不愿因此牵连我所在乎之人。

所以当我违背它心意的时候,就会遭到反噬,也可以说是后续的威胁,因为这是件长期的事情……疼痛自三魂七魄深处而出,除非我顺从它,或者我魂飞魄散,否则无药可解。”

赫连修还在疑惑“它”是谁,就看见寒落落抬手,轻轻地指了指天空。

那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时,他下意识的反应是震惊与难以置信。

然而不过是瞬息间,他就彻底相信了她。

天道。

是的,这三界内,能够如此胁迫他的徒儿,让他查不出来源的,除了天道又能有谁?

剑尊等人实力未必比他弱,但大家都在同境界,就算这些人来威胁,落儿又岂会顾虑至此?

逼她去做不愿做的事,用她的惨死换福泽万民……只是想到这样的可能,赫连修便觉有压抑不住的怒气从心底滋生。

更想起她疼痛发作时的惶然惊惧,以及识海里的混乱阴暗,赫连修捏紧了拳头,抬头看天时带了冷笑,周身亦有威压溢出。

那威压唯独绕开了寒落落,而后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片刻间山林起了狂风,鸟类惊慌飞起,走兽狂奔逃离。

天空中白云破碎,惊雷突然咋起,漆黑的乌云片刻间遮蔽了日光。

眼看着大雨即将倾盆。

赫连修招了自己的本命剑出来,甩袖就要飞身而起。

然后寒落落死死拽住了他的胳膊。

“师尊!你做什么去!”

“本尊找它聊聊!”

以他的实力,想在位面壁垒上开个口子轻而易举,有的是办法让位面意识现身。

“可是……”

“落儿放心,它不敢杀我,也杀不了我。”赫连修低头看向自己徒儿,锐利的眼神才又柔和了许多。

天道又如何?!

他不论它有什么谋划,总之用她去换绝不可以!

然而寒落落并没放手,反而改抓为抱,把他的胳膊抱进怀里死死不放,摇头否定他的决定。

位面意识当然轻易杀不得师尊,且不说它没有实体。单说它若有那个本事,前世又怎么会任由师尊闹得腥风血雨?

但杀不了不代表伤不了,师尊再是实力强大,也还是此间位面的修士,若对天道出手必然会遭受反噬。

“师尊,事情尚不至此,还有转圜的余地。”

“目前我尚可应付……”

“还没到出手的时候!”

她本来也不是巧舌如簧的人,情急起来实在是想不到该怎么劝说才好。

最初决定隐瞒重生的事,很大原因就是担心师尊他会去找魔尊打架受伤。

而今可好,她只是透露了些边角,只说答应了位面意识后会怎样……师尊他就要去找位面意识打架?!

受伤了怎么办?影响了将来晋升怎么办?

他是千年来三界离飞升最近的人,是修仙界公认的至强道尊,若不是有她影响,他的仙路本该是顺畅的,她怎么能让他在这时候冲动?

眼看赫连修不为所动,寒落落咬牙,只能说了自己并不想说的狠话。

“您若与它对峙受了伤,那谁来护着我?!我前几日还得罪了魔尊,若是他要来杀我怎么办?若是它将我弄去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您受了伤还能救我吗?您想想我……”

她不想将自己的安危压在他身上。

但她也清楚,他有多在乎她的安危。

果然听了她的话后,赫连修身上的威压缓慢收敛,目光不善了看了眼天空后,到底是把自己的本命剑收了起来。

“放手,袖子都快被你扯破了。”他轻声道。

确认他放弃了去打架的心思,寒落落乖乖放开,还识趣的退后了两步。

赫连修理了理衣袖,周身气势终于是收敛起来。

天上的乌云与雷电也终于消散,又恢复了晴朗。

阳光再次洒落,穿过层叠的松针落在两人身上。

光暗相间,更衬托得他的面容棱角分明。

如天神下凡,连唇角微动也是勾人心魄。

寒落落觉得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听使唤,落在赫连修脸上就是挪不开。

她的师尊,可真好看啊。

劝他不要冲动,是因她顾虑重重。

可是只因她受了伤害胁迫,他就可不计后果为她去战……面对这样的人,谁又能做到心如止水呢?

“看什么?”

“看师尊……长得好看。”

“……胡闹。”他轻骂了声,语气并无责备,只目光复杂地看了她片刻,“距离下次,还有多久?”

寒落落知道他问的,是距离下次违背剧情的反噬。

“五月有余。”她老老实实回答,“按照它的要求,我本该带队去猎杀冥蝶,意外碰上吞天紫蟒,队伍中死了人,我得受罚去罡风崖思过半年。”

所以过了这半年才会有新的剧情,进而才会有新的反噬。

赫连修却皱了皱眉。

此番带队猎杀冥蝶的是荆云。

所以她是怕荆云受罚,才冒险将吞天紫蟒一起推入月灵秘境的?

……他们倒是师兄妹情深,连自己安危都不顾了。

赫连修心中很是有些不悦,然而想到她不高兴了又要闹脾气,他到底是没忍心语气太重。

“下次不许再如此妄为。”

寒落落以为他是怪她独自面对危险,想也没想的点头:“师尊放心,我不敢了。”

分明她都拒绝了与谢青雪组队,又隔了好几日才去,谁知道位面意识这么烦人呢?

她又不傻,早知道吞天紫蟒还会出现,她怎么也不会掺和进去。

赫连修面色依旧冷淡淡的,却也没再多说什么,带着寒落落从松林中离开,朝着天机阁的方向而去。

天机山脉方圆数百里都是天机阁的地盘,然而天机阁所在却是在山脉深处,山门所在不过小小几个山头。

这也与天机阁的门派结构有关。

天机阁不分什么内门、外门,入门弟子皆是传承衣钵的亲传弟子,因此极少收徒且标准极严,又要讲天资还得看缘分。

然天机阁弟子只要不中途陨落英年早亡的,最差也能成为元婴真君。

所以天机阁在修仙界是个很神秘又特别的门派,门中弟子数量虽不过百余人,却稳居十大仙门之列千年不曾变化。

赫连修带着寒落落前来,还未靠近天机阁山门,已有人在山边悬崖上等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