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 546【大顺文官们】

546【大顺文官们】


  西安府尹叫洪道源,虽然不喜欢那些骄兵悍将,却还是麻溜的从城楼下来迎接。

  可带兵将领根本不理他,一直朝着城中飞驰而去。

  当然,也分出上百骑兵,快速占领西安城门,并将大顺军的门卒驱离。

  门卒们完全没有反抗,还一边走一边赔笑,互相之间交流看法:

  “这却稀奇,骑兵居然不穿铠甲。”

  “人手一把火铳呢。”

  “火铳还没火绳,也不晓得怎样点火。”

  “啥料子的衣服?全是对襟扣子,看起来恁精神。。”

  “怕不是太子(李过)的队伍,太子前几个月还路过咱西安呢。”

  “……”

  守城的门卒老远站着,对大同龙骑兵指指点点。

  洪道源快步跑来,陪着笑脸说:“敢问是哪位将军当面?”

  负责夺取城门的军官叫王恩民,转身反问:“你是哪个?”

  洪道源惊喜道:“听将军的口音,竟是湖广人?在下祖籍襄阳,不知将军籍贯何处?”

  王恩民没好气道:“问你是啥官?”

  洪道源回答:“在下洪道源,忝为西安府尹。”

  “西安知府就西安知府,还什么府尹,你以为这是金陵啊?”王恩民呵斥道,“这是个伪顺大官,快抓起来!”

  洪道源的脑子有点懵,咋说着说着就动手了?

  伪顺?

  文官脑子转得就是快啊,那些门卒还在看热闹,洪道源已然明白过来。他被龙骑兵按住的时候,竟然顺势跪下:“罪臣洪道源,恭迎大同天兵,大同皇帝陛下万岁!”

  王恩民哭笑不得:“你咋不给伪顺皇帝尽忠?”

  洪道源回答说:“什么伪顺皇帝?那就是闯贼!小臣举人出身,也是有功名的,却被伪顺贼将呼来喝去。好端端的知府,这也不能管,那也不能管,啥事都武夫说了算。小臣虽祖籍襄阳,可迁来长安县已有四代,先辈勠力创下些基业,在长安县置地数千亩……”

  “被分田了?”王恩民问。

  “倒是没有被分田,但有几百亩好田,被带兵的强行霸占,”洪道源哭丧着脸说,“霸占上田就不说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可咱家的佃户,一些被召去给武将种地。剩下一些佃户,都去种无主之田,官府说开荒三年,粮赋只交一半,佃户不就全都跑了吗?”

  王恩民哈哈大笑:“活该!”

  洪道源仿佛没有听到嘲笑,说道:“佃户跑了还罢,欠的租子和银子,竟也被伪顺朝廷一并抹除。佃户不还积欠的钱粮,又不给地主耕地,地主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如今天兵来了西安,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那该死的闯贼必败无疑!”

  王恩民越听越离谱,问道:“你难道不知道,咱们大同朝廷,也会抹除佃户积欠的钱粮?而且,还会分走地主的土地?”

  “那些都是谣言,”洪道源以为在考验自己,笑着说,“大同朝廷乃天下正统,怎会如贼寇一般行事?”

  王恩民顿时无语,这伪顺朝廷的文官,消息也太闭塞了吧?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文官都不喜欢李自成,他们被武将压得不能出头。因此,曹变蛟、陈坦公带着骑兵,跑到哪里都是望风而降,文官纷纷带着守城士卒跪迎天兵。

  不仅是武将欺压,李自成本人,对待文官也非常苛刻。

  他要求文官必须勤政,抓到贪污将严厉查处。同时俸禄又给得低,远远不如大同朝廷,如果只拿工资养家,也就勉强能吃饱的样子。

  ……

  州牧衙门。

  “将军,已经控制全城,伪朝官吏和士卒皆被抓获!”

  “好生维持治安,莫让城中生乱。让刘耀他们回去报信,告之西安已然攻克。还有,就地募兵,只招在城里有家眷的良民,谨防敌将率领大军来攻西安……”

  安排完事情,曹变蛟才看向王则尧,笑着说:“州牧老爷,整个陕西,究竟哪些地方有大军?”

  王则尧摇头:“不知道。”

  “看来州牧老爷,是要以死为李自成尽忠啊?”曹变蛟出言威胁。

  王则尧急道:“真不知道。在下虽为州牧,但文官不得过问兵事。非但不能管,连问都不能问,否则就是擅自打探军情。”

  曹变蛟又问:“那西安府有多少兵?”

  王则尧回答:“应该没什么兵,都是些守城士卒和衙役。各州县的守城士卒,少则数十,多则数百,绝对不可能上千。且都是些孱兵,没怎么打过仗,能打仗的都被带走了。”

  曹变蛟疑惑道:“别处没兵还算正常,这西安是陕西首府,怎才四五百孱兵守城?”

  王则尧叹息:“此乃关中之地,何为关中?四面皆雄关也。就算有兵,也是去守雄关,哪里会守西安?”说着,王则尧又非常好奇,“将军是从哪里来西安的?”

  曹变蛟笑着报出沿途所经城池:“蒲州、临晋、荣河、河津、韩城、郃阳、澄城、白水、蒲城、富平、三原、泾阳、咸阳。一路行来,加上西安,连克十四城。途中,竟只一个朝邑县,有伪官带兵抵抗。”

  王则尧嘀咕道:“渭南有驻军,为西安之门户,被你们绕过去了。”

  “什么?你这厮怎不早说!”曹变蛟大怒。

  王则尧说道:“那里仅三千驻军,将军实在不必惊慌。”

  曹变蛟问道:“到底哪些地方有兵?”

  王则尧也懒得隐瞒了:“陕西之兵,有两部在榆林、宁夏防备蒙古人。一部在甘肃,驻守嘉峪关。一部在汉中,防备四川的大同军。一部在潼关,防备河南的大同军。渭南那三千守军,是用来镇守粮草的,关中粮食先运至渭南,再从渭南运到潼关。”

  曹变蛟瞬间掌握整体情况,毕竟他是边将出身,对陕西的地理非常了解。

  李自成要防守的地方太多,北面和西面都有蒙古人,若不留足守军,必被蒙古部落趁机劫掠。

  河套地区的鄂尔多斯部,原本隶属于察哈尔部,跟随察哈尔部一起降清。

  但察哈尔部都想造反了,更远的鄂尔多斯部,早就不听满清的命令。一直到现在,满清都没在鄂尔多斯设旗,也就是连羁縻统治都不算。

  他们才不管李自成是否与满清联手,找到机会就要南下抢粮食。

  前几年,李自成休养生息,只保留十万军队,剩下的部队全部去屯田。这些屯田部队,要么是降卒,要么是流民,根本就没啥战斗力,奉命屯田之后就更不操练了。

  所以,李自成其实非常缺兵,除了十万常备军,今年又临时编练好几万,驻守潼关的大部分属于新军。

  由于嘉靖时期关中大地震,导致黄河改道,大庆关失去扼守咽喉的作用。潼关只能堵住大同军西进之路,只要大同军顺利渡河,就能迅速北上席卷西河之地。

  现在,对于大顺朝廷而言,陕西战局已经彻底烂掉。

  主要原因除了兵少,还有就是各地文官投降太快。这些文官,对大顺朝廷没有归属感,早就做好了随时投降的准备。但凡他们做做样子守城,曹变蛟也不可能连克十四城,而且攻城速度快过消息传播速度。

  曹变蛟再问:“在渭南看守军粮的是谁?”

  “刘三虎。”王则尧说。

  “刘三虎?”曹变蛟没听过这名字。

  王则尧解释说:“就是刘体纯的三弟。刘体纯是刘二虎,他兄长刘洪是大虎,还有三虎、四虎乃至七虎,如今刘家死得只剩三头老虎了。”

  李自成麾下将领,大部分都是苦出身。

  就说刘家七虎,纯粹是被逼反的。家里欠地主的租子1石5斗,又欠利滚利的高利贷20两银子。大虎和二虎被捆绑殴打,地主逼他们交租子,三虎、五虎怒而打死地主的两个家奴。

  地主报官,刘家七虎聚众起义,杀死地主开仓放粮。

  刘家七虎投奔李自成时,他们这股起义军已经发展到上万人。也算带资进组的股东,并非寻常贼将,李自成对其颇为器重。

  贺珍、党孟安等人倒戈,居然遇到刘二虎(刘体纯)。

  这头老虎也莽得很,在部队溃散之际,不去跟大同军拼杀,而是冒死追进黄河,硬是把叛徒贺珍砍了再逃命。

  “可否劝降刘三虎?”曹变蛟问。

  王则尧摇头:“不可能。”

  历史上,李自成最喜欢的义子张鼐都降清了,刘二虎却是选择全家上吊自尽。

  曹变蛟还是想试试,在巩固城防之后,派人前往渭南劝降。

  刘三虎的回复是:“西安先给你,我稍后就拿回来!”

  田见秀、刘二虎、刘三虎等人,正在疯狂的扩军,发给民夫武器装备,转眼间扩兵至五万人,分别在潼关、朝邑、渭南操练士卒。

  等李过带兵从汉中回来,曹变蛟这支孤军必然被包围。

  除非,曹变蛟带着骑兵,提前跳出去,继续在关中各地奔袭。

  接下来的大战,极有可能还是在潼关附近。不拔掉潼关,大同军很难真正占据关中,在河西之地的大同军,反而极有可能被包饺子,因为山西大顺军也在赶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