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相亲对象是神明之女 > 第二百零七章 黑夜之神苏醒

第二百零七章 黑夜之神苏醒


  “我说的可对,魔道圣子。”

  李景山话音落下,震惊四座。

  刑午与满天红难以置信,一开始他们就感觉到了怪异。

  师父说周序修有顶级体术之法《破天魔体》,可他们毫无察觉。

  紧接着又说是至臻破天魔体,他们身为体修,对这个了如指掌。

  《破天魔体》属于魔道最凶狠,最强大的功法之一,强大的功法意味着难以修炼。

  每一个修炼《破天魔体》的人,都会为自己带来极大的副作用,其中最为严重的便是性格的扭曲。

  有人修到上三品,可不管对方如何压制,身上都会有魔气呈现。

  嗜杀,残忍,狰狞,几乎是无法甩下的标签。

  无数年来,不见第二个人将魔体修到至臻,可哪怕至臻也会受功法影响。

  身上气息不可名状,扭曲空间。

  凶残,嗜血,恐怖,甚至无法当做代名词,着实普通。

  可周序...

  “不可能的,我仔细检查过了,别说破天魔体,一丝一毫的魔气都未曾察觉。”刑午心神震荡。

  他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不可能看错。

  可当他师父道出对方名字时,一时间又不再自信。

  魔道圣子...

  当世能够匹配这个称号的只有一人,那便是魔道巨擘新出的儿子。

  而周序正是此人。

  “难怪,难怪机缘如此深厚。”

  刑午跟满江红一时间释然。

  可又感觉不真实,毕竟周序修的真的是《周天经》,而他的性格没有问题,怎么会是修《破天魔体》的人。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疑惑。

  可并未开口,只是安静的等待。

  苏诗未在意,只是偷偷瞥了一眼周序,魔道圣子人格不出来她都不怕。

  与苏诗不同的是,周序内心掀起波澜,直呼完了。

  “卧底被发现了?迎来了正道人士降妖除魔?”周序心下紧张。

  李景山,他见过的人中特效最夸张的一位。

  是满级进入新手村,他完全不是对手。

  现在魔道身份被发现,岂不是要回去继承老爸饭馆?

  “偏偏还冒充过他们宗门,新仇旧恨不好办。”周序冷汗直流,心思急转。

  不过眨眼间,他便算出得失。

  此次不仅没能打通任督二脉,还要被正道清理,没了工作,没了自由,只能回家继承家产。

  “不说话,是默认了?”李景山笑着问道。

  周序依然保持沉默,不知如何开口。

  李景山也不在意,戏谑的道:

  “假扮我观霞峰弟子,入七天塔,破开第八层放出七天塔灵,你知道天云道宗损失多么严重吗?”

  完了,还要赔偿。周序内心痛苦。

  边上刑午跟满江红面面相觑,七天塔破了?七天塔灵又跑了?

  他们越听越是心惊,周序真的干了这么多事?

  如何做到的?

  “前辈,这个我觉得是我二叔的错。”周序思考片刻,指了指苏诗道:

  “你找苏诗赔吧。”

  “啊?”苏诗一愣,差点吓傻,连忙道:

  “明明是你弄坏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一个月才那么点工资,哪里赔得起?”

  “你可以分期。”周序看着三老板,好心道:

  “一天还一百,还三五百年就还完了。”

  苏诗当场石化,魔道圣子好恐怖。

  刑午:“......”

  满江红:“......”

  他们已经确定了,周序真的是魔道圣子。

  可传闻多少听过一些,并不像。

  实力也不太一样。

  李景山失笑,他盯着周序问道:

  “你好像想学新的体术?是什么样的体术?”

  “可以打通...咳咳。”原先兴奋的周序,突然犹豫片刻,斟酌着道:

  “我想学真正的体术,可以将一切融会贯通,打破极限,大道归一的最强体术。”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李景山新奇的望着周序,道:

  “我可以教你,而且你自己都自称观霞峰弟子。

  那么我给你一个机会。”

  见周序好奇,他又继续道:

  “跪下,磕九个响头,拜我为师。”

  “师父?”刑午跟满江红大惊失色,魔道圣子不能收。

  李景山冷眼瞥了两位弟子一眼,让他们闭嘴。

  他自然不会收周序,魔道巨擘的儿子会跪他?

  他就是想借此羞辱一下姓周的,至于周序,他会教。

  咚!

  突然的声响传来,李景山看向前方面部肌肉抽动了两下。

  此时周序毫不犹豫的跪下,他自幼习武,虽无师自通,可终究无法融会贯通,如今机会近在眼前,他怎能放弃?

  “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言毕,周序便要磕头。

  只是周边突然多出了什么,让他无法磕头。

  怎么回事?周序心惊不已。

  李景山黑着脸盯着周序,道:

  “你这么给人下跪,你父亲知道吗?”

  “不知道啊。”周序回答道。

  “你...”李景山眉头紧皱,难以置信道:

  “你真的是他儿子吗?你父亲虽然为人不行,但一生无人可让他下跪。

  哪怕他独自一人面对天下万敌,也无人可以弯曲他的双膝。”

  “拜师不跪,还能叫拜师吗?”周序反问。

  寻常人他自然不会跪,拜师他也不会随意拜。

  眼前这个人会教苏诗,跟二叔熟悉,特效又强。

  自然可以拜师。

  李景山有些头疼,这魔道圣子,总感觉不太对劲。

  最后他叹息一声道:

  “起来吧,我不会收你为徒,但是我会教你,你能不能学会就看你自己。”

  无奈之下,周序只能起身。

  不拜师总感觉得不到真传。

  “苏诗也一起吧。”李景山转头对着苏诗说道。

  在苏诗点头后,刑午开口道:

  “换个地方吧,这里施展不开。”

  啪!

  一声响指。

  周围空间出现变化,周序感觉有一股力量将他们所有人覆盖,开始穿越距离。

  不过呼吸间,他就看到了熟悉的山林。

  是他经常打坏的郊外。

  明南楚等人依然盘膝在地,并未受到打扰。

  好厉害,周序转头看向刑午不由得羡慕,这不是特效,可远超特效,全靠魔种了,希望它早日回归岗位。

  “来。”李景山来到一棵树前,对着周序与苏诗道:

  “体术之法,你们都不用教了,蕴养肉身跟调动全身血气,等后面一起教。

  现在我教你们如何融会贯通。”

  周序认真的听着。

  苏诗乖巧的点头,严阵以待。

  “你们学的东西很多,而不管是什么,都可以从有到无。

谷</span>  找一门最核心的功法运转,然后一点点加入所学的一切术法,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将灵气重新汇聚,形成新的灵气。

  当一切成为整体,所有的一切都将是你们的出发点。

  万千术法,将以全新的力量释放。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术法需要成为一个旋涡一个点,这个点便是一切。

  之后释放。”

  这时李景山伸出一指,点向大树。

  他手臂上有血气翻滚,血气变化不同,最后连为一体,紧接着一切在手指汇聚,化作一个点。

  这个点轻轻触碰到了树皮。

  轰!

  整棵树轰然瓦解粉碎,烟消云散。

  轻描淡写释放强大力量。

  这一阳指我会,可绝对无法做到这种地步,周序心里慷慨,震惊。

  哪怕他读完剩下的两本《荒古经世书》也达不到这种地步,因为他动作很大,声响也不小。

  这就是武夫跟宗师的差别。

  在别人那他是宗师,可在李景山面前,他就是一介武夫。

  “师父,教我。”周序连忙道。

  “不要叫我师父。”李景山盯着周序提醒道,旋即继续开口:

  “把一切都看做整体,所有术法在体内运转,随后从有到无开始汇聚连接。

  最后形成水池,等达到这一步,你们会心有所感,可以操控一切。

  此时卷起力量,汇聚身体任何一点,可以是术法可以是拳意,然后出手。

  并不难。”

  刑午跟满江红翻白眼,最后不难,是不难。

  可将术法在体内施展,融合成纯粹力量体,难于上青天。

  “不急,慢慢练,先学会术法出现,然后逆转,一点点加就好。

  没有必要一下子达到所有。”刑午提醒道。

  等学了一些运转脉络基础,周序便安心坐下,开始打通任督二脉。

  他内观丹田,开始模拟十八般武艺。

  降龙十八掌。

  伏虎罗汉拳。

  如来神掌。

  风神腿。

  拈花指。

  掌间生死。

  ...

  所有武术技能,都在他体内呈现,最后一一化作千年功力。

  成为整体的...千年功力。

  感知了下,周序发现与一开始并未有任何不同。

  疑惑中他陷入深思,许久后他突然明悟。

  千年功力或许就是天生的整体。

  “心有所感,可操控一切功力,如同水一样,可多可少,在身上任何一处汇聚,一模一样。”

  思绪到此,周序笑了。

  随后用刚刚学会的功法技巧,开始以拳为点,周边脉络出现,千年功力卷起了旋涡。

  “可以。”

  周序心里大喜。

  ...

  “今天他们不上班吗?咳咳。”满江红看着盘膝而坐的六人问刑午。

  “关门休息一天,他们本就没有生意。”刑午随意道,旋即把目光放在周序身上,一脸疑惑:

  “他真的是魔道圣子吗?我感觉一点不像。”

  满江红轻声开口:“哪里不像?”

  “你觉得哪里像了?”刑午问道。

  满江红摇摇头,不再开口。

  李景山转头看向远处的树林,眉头微皱。

  “师父,那边是什么?”刑午也望了过去:

  “我感觉到了关于神明的力量。”

  “嗯,我也有点感觉,很模糊。”满江红跟着道。

  “一座城。”李景山收回目光道:

  “具体无人知晓,也与我们无关。”

  刑午与满江红不再多问。

  此时满江红看向周序跟苏诗:

  “不知道能否有初步进展。”

  刑午摇头:

  “这可不容易,开头太难,我们离开前他们能有进展就不错了。

  想要完全学会,需要很长时间。”

  李景山只是多看了周序一眼,不知在想什么。

  ...

  ...

  无尽大山。

  原本艳阳高照,可在一处黑色树林中,却感觉不到任何光亮。

  黑暗才是树林永恒基调。

  于此同时,树林中出现了扭曲。

  一只光手从虚空中探出,漆黑的果核被丢到了树林中,紧接着卷起风暴。

  黑暗以果核为中心开始汇聚。

  其中蕴藏着刀意,而随着黑暗卷入,刀意被一点点压制,直至淹没。

  此时一道身影缓缓呈现。

  身影出现,黑夜在他周边延伸,脚踩的大地逐渐被黑暗吞噬,成为深渊。

  他所在之地,便是黑夜,所行之路,便是深渊。

  黑夜下,深渊中,他就是主宰。

  虽然气息不稳,可依然执掌一切。

  片刻后,黑暗中的身影睁开眼眸,略微有些疑惑。

  但很快他的目光落在光手上,一脸阴沉。

  “恭喜苏醒,执掌深渊的主宰,为世界带来黑夜的神明。”光手笑着说道。

  深渊主宰低眉看着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胸口的位置。

  那里有一道刀意,给他带来了无尽痛苦。

  “这是谁的刀?”他问道。

  “人类的刀,铸刀以及挥刀的人全都已经身死,这柄刀不知下落。

  所以您只能先放下仇恨,同时我找到了那最为重要的黑夜权柄。”光手提醒道:

  “您的复苏自然是某些存在所为,而我们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想利用你夺取黑夜权柄时,得到一些想要的好处。

  再过不久,权柄就可能被他人吸收,怎么做当然看您自己。”

  “你是谁的从神?”深渊主宰盯着光手道:

  “我从未见过你。”

  “这个就与您无...”光手话音未弱,黑暗就将他包裹,将其搅碎。

  砰的一声,光手瓦解。

  虚空传来庆幸声:

  “哪怕虚弱状态,深渊主宰也是深渊主宰。

  看来您也能冥冥之中察觉到黑夜权柄的存在,那么祝您好运。”

  光手消失,深渊主宰抬头看向高空。

  他眉头皱起:

  “没有察觉到其他神明的气息,为什么?一个都没有。”

  片刻后他收敛一切权柄气息,开始行走在大山中。

  他的力量在四周扩散,开始从黑暗中寻找代行者。

  不管如何,他也要去回收那导致他陨落的权柄,也要弄清楚为什么没有其他神明气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