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相亲对象是神明之女 > 第十七章 我看到魔道圣子

第十七章 我看到魔道圣子


  在知道情况后,白枫跟姜丘内心震惊。

  带来的所有灵宠全军覆没了?

  灵宠虽然不强,但杀起来可没有那么容易。

  这才多久的时间,居然就这样全没了?

  “怎么会呢?这不可能的啊。”姜丘还是无法置信。

  “不可能?”通讯的那边,白锦笑了,笑的有些冷:

  “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

  等死吧你们。

  等他找到你们,再跟他说不可能吧。”

  白锦话音落下,直接结束了通讯。

  光芒消失。

  这一刻,白枫跟姜丘慌了。

  他们互相望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中的慌张无措。

  白锦之前就警告他们,不要靠近青城,尤其是灵宠。

  他们自是不信,想要立功。

  可…

  谁能想到惹上了杀身之祸。

  逃。

  未曾言语,开始全力逃离青城。

  对方还未发现他们,现在逃离还有希望。

  只要不被找到,就不会死在这里。

  一瞬间,他们感觉自己在跟时间竞赛。

  一旦失败,那么迎接他们的,或许是可怕的事。

  看着他们有些慌乱的逃离,寒酥跟明南楚都有些诧异,刚刚的通讯他们是能够听到的。

  对方是公开通讯。

  “所有的黑鼠跟毒蛇都死了?”寒酥有些震惊。

  而且从对方的口气中可以得出,有人插手了这里的事。

  非常不好惹的那种。

  “糟了。”明南楚回头看向来时的方向。

  寒酥也想起来了。

  他们把苏诗留下对付黑鼠跟毒蛇了。

  现在黑鼠跟毒蛇被他人击杀,那么苏诗…

  凶多吉少。

  “走。”

  明南楚第一时间往回赶。

  寒酥也是跟上。

  他们呼了些许时间,就闻到了血腥味。

  接着入目的是黑鼠尸体。

  明月当空,原先遮住明月的白云已经散去。

  此时明南楚看的很清楚,所有死去的黑鼠毒蛇均不是被利器所杀。

  似屠手厮杀。

  有些残暴。

  “在前面。”寒酥指了指前方。

  明南楚速度更快,他直接往前方而去。

  不过几个呼吸,他就看到了一个站在斜坡前的身影。

  确实是苏诗,身上未见有伤势,生命气息正常。

  让他意外的是,此时的苏诗双手驻剑而立,望着前方,剑下有一只黑鼠。

  仿佛是杀光了所有黑鼠的落寞。

  这不正常。

  很快他来到苏诗身边,声音不算突兀:

  “你在干嘛?”

  此时,苏诗才转头看向身边的明南楚,她眼眶湿润,身体带着颤抖。

  接着无力瘫坐在地上。

  可是感觉不太安全,她就抱着明南楚的大腿哭了起来:

  “呜呜,明南楚,我刚刚差点死了。

  吓死我了。”

  “先放开我的腿。”明南楚一脸的嫌弃。

  “不要,太危险了,我感觉到了他要杀我。”苏诗抱着明南楚的大腿可怜兮兮的。

  “谁要杀你了?看你这样子是杀了黑鼠吧?”此时寒酥落在了苏诗边上。

  “我也不想杀啊,但是他说我想杀,我也不敢不杀。

  我不杀黑鼠他就要杀我。”苏诗立即换了个大腿,抱在了寒酥腿上:

  “我看到他了,青城太危险了。”

  “你看到什么了?而且你说的他是谁?”明南楚问道。

  苏诗说的没头没尾,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

  附近没有任何人。

  至少他们没有发现。

  “魔道圣子,传闻是错的,他何止嗜血如狂,杀人如麻,简直残暴至极,凶狠恐怖。

  一个眼神就把我吓到了。

  杀黑鼠不用任何手段,直接用手撕。

  哪有修真者是这样的。”苏诗抱着寒酥的大腿说道。

  被吓的很严重。

  “你看到他容貌了?”明南楚问。

  “没有,他满脸的血迹,而且天又黑。”苏诗摇头。

  “有感觉到他的修为吗?”

  “没有啊,什么都感觉不到。”

  “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特征吗?”

  “也没有啊,那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死定了。”

  “你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我本来就没用,你又不是不知道。”

  “没用你跑到尸体中间干嘛?送死吗?”

  “那不是担心有什么会威胁到你们的东西吗?我想弄清楚然后告诉你们,谁知道就直接看到了魔道圣子,差点遇害。”

  “……”

  寒酥把苏诗扶了起来道:

  “下次看到这种情况直接逃远一点,然后通知我们小心一点就可以了。

  你这样跑进来,最后想通知都通知不了。

  白死了。

  魔道圣子应该不会被你容貌吸引,再者,现在是晚上,好看的脸不一定能够看清。”

  苏诗:“……”

  “先回去吧。”明南楚四处看了看道:

  “看来十二净堂的人也可能遇见了那位圣子,而且吃了不小的亏。

  不过…”

  他四处看了看,这里尸体太多了,难免会出现问题。

  所以需要清理一下。

  这就是大工程了。

  …

  …

  周序找了条河,大致清了下血迹,然后买了便宜的球服,顺便开了个便宜的钟点房,洗了个澡换了个衣服,最后才回去。

  衣服被他丢了。

  这种操作他很经常做,以前也不是没沾染过血迹。

  为了防止回去遇到爸妈回来。

  他都要花几十块清理一下。

  清野兽,过程产生的费用还得自理,也不太容易。

  十一点半左右。

  他回到了小区。

  对于刚刚在郊外的事,他没怎么在意。

  倒是那个苏诗,感觉确实有些菜。

  清个老鼠,都愣在原地。

  一看就没什么经验,那时候野兽还挣扎了几下。

  颇为残忍。

  他都是一击毙命,不虐待。

  咔嚓。

  门打开的时候,周序发现灯是开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可爱精致的小女孩。

  眼神不太友善。

  “你不是五点半下班吗?”周凝月质问。

  “加班。”周序把钥匙放在一边,然后把东西从手环拿了出来。

  回来的时候,还是顺便带了臭豆腐。

  “要不要吃?”他把臭豆腐递给周凝月。

  “你就不能买点正常的东西吗?

  口味这么重,爹娘也不这样啊。”周凝月接过臭豆腐查看了下,捂着鼻子说道。

  周序本不想理会月姐,但是他看到月姐开口感觉不太对。

  “月姐,你张嘴我看看。”

  他刚刚好像看到了洞。

  “你是指这个?”周凝月龇牙,指着边上空荡荡的一个位置道:

  “八岁你不换牙吗?”

  周序:“……”

  八岁倒是换,二十八岁再换就不正常了。

  不过月姐到底二十几岁他还不知道,反正二十二往上,三十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