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伪装绿茶后成了万人迷 > 第4章 公主抱

第4章 公主抱


“奥奥,好,那我轻点搬。”

似是很少与女孩子说话,少年略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栗色短发,而后便立马推着左边的行李箱往楼梯口走,许软软则推着另一个装衣服比较轻的小行李箱跟在后面。

到底是知道在摄像头下,许软软目光有所收敛,但还是用余光留意着顾肆的方向。

顾肆翘着二郎腿,好以整暇的看着宁轻颜小学鸡式的搭讪方式,狭长妖治的凤眼里印出少年绯红脖子的影子,他舔了舔干涩的唇,莫名心痒,低声嗤笑:

“笨死了。”

绿茶系统:“顾肆好感度+1。”

这痞坏的嗤笑带着本就妖孽至极的脸愈发勾魂摄魄起来,一直留意顾肆,又是超级颜控的许软软没忍住,脸红心跳起来。

以至于没注意前面已经到了楼梯口,行李撞在楼梯阶上,她也跟着向前跌去,惊慌失措的她,下意识的就拉住提着巨重行李箱,刚爬了三阶楼层的宁轻颜的衣角。

全部体力都用来提大型行李箱的宁轻颜被她这么一拽,整个人直接向后仰,而许软软站稳身体后,看着带着巨大行李箱向她砸下来的宁轻颜,下意识便闪身躲过到了一边。

事发突然,离的较远的顾肆瞳孔微缩,下一秒人已经踹开桌子,冲过去了。

然而餐桌离楼梯有段距离,顾肆速度在快第一时间也不可能赶上。

宁轻颜冷静极了,尽可能的调动着全身的力气聚在手上去抓住一侧的扶梯,然而巨重的行李箱砸到了她的脚上,剧大的疼痛令她刚聚起的力气骤然全失,整个人向后跌去,她咬着牙齿忍住剧痛,连忙调整身姿,争取不能让后脑勺朝下。

就在她整个人快要跌在地上时,一个泛着肥皂清香与阳光暖气的怀抱接住了她,但人的重力惯性过大,温时瑾单手护住宁轻颜的后脑勺,而后带着她向右侧倒去,远离跟着向下跌来的巨型行李箱。

砰的两声响,行李箱跌砸滚到了左侧地上,温时瑾抱着宁轻颜滚在了右侧。

洗完碗从厨房出来的温时瑾,只一眼便精密计算出箱子落点,人体承受冲撞惯性不受伤的侧身角度,以及落地距离,顶多会被宁轻颜压疼了些,但少年身体纤细柔软,预想中的疼痛度并没有达到成年男子骨骼重力惯性。

宁轻颜忍着脚背上的剧痛,连忙从温时瑾怀里爬了起来,单膝跪在温时瑾的腿间,紧张的问道:

“没压到你吧?怎么样,疼不疼,要不要去医院?”

看着宁轻颜紧张的眼神,温时瑾压下心底疑惑,摇了摇头,感受到大腿内侧紧贴着少年纤细的小腿时,那双一向清浅温润的凤眼眼尾微微泛红,他从未与人如此亲密接触过,也没被人这么般紧张过。

绿茶系统:“温时瑾好感度+1。”

见他摇头,宁清颜松了口气般,眉毛却蹙了起来,淡色的唇紧抿着,来自右脚密密麻麻的痛让她有些跪立不稳,额间也涌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吓死我了,还好你们都没事,我刚刚不知道怎么了头晕了下就往前跌了。”

许软软松了口气,连忙小跑了过来看向温时瑾软声道:

“宁轻颜看着虽然瘦但好歹也那么大个人,你没被压坏吧,小哥哥。”

温时瑾凤眸微敛,没理会她,起身的同时揽住宁轻颜纤细的腰肢,将她半抱着带的站了起来,少年的腰肢软的不像话,温时瑾耳朵微红,弯腰用手握住宁轻颜的右小腿,将其半抬起来。

温热的大手一圈便能包裹住纤细的小腿,宁轻颜小腿微痒,刚想动,便被温时瑾牢牢的给圈住了。

“抬高患肢,有利于促进血液,淋巴回流,肿胀消退。”

温时瑾声音温沉,边解释边用另一只手轻轻揽住宁轻颜的腰肢,“你别乱动,我抱你上楼。”

腰肢上的大手温热异常,宁轻颜疼到根本没办法作出害羞的样子回应他,她深呼吸了口气,害怕疼的说话都打颤时,便被跑过来的顾肆打断了。

“你还是处理自己手背上的伤去吧,他交给我便好了。”

顾肆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看了眼温时瑾手背上的擦伤意有所指。

经顾肆这么一说,宁轻颜这才发现温时瑾右手背上有明显的皮肉擦伤,她连忙伸手抓住顾肆的肩膀站稳,边脱离温时瑾的怀抱边咬牙道:

“你手都擦伤了,算了吧,我自己可以的。”

顾肆顺势将宁轻颜揽到自己怀里,而后敲了下她的脑袋,嗤笑道:

“你自己可以?一只脚跳着上楼吗?嘴硬。”

这话说完,他便弯身用另一只手抬起宁轻颜的腿腕,轻轻松松的将人公主抱了起来,抬腿便往楼上走。

少年骤然脱离了自己的怀抱,让温时瑾突生无端空落感,他指尖微攥,点了点头,声音温沉:

“小腿抬高点,别撞到楼梯扶手。”

“我知道。”伴随着霸道低沉的声音,顾肆高大的背影很快便在宁轻颜的指挥下消失在她卧室的门口。

被众人忽视的许软软有些尴尬,她不好意思的看着温时瑾那双温润的凤眼说道:

“啊,宁轻颜小腿受伤了吗?我刚刚没看出来。你的手没事吧,节目组应该会在卧室里备医疗箱,要不我帮你包……”

许软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明明眼前的人依旧温润如玉,但与那双清浅的凤眼对视时,却给她一种极深的距离感,她后半段的话硬生生卡住了,没说下去。

“不用麻烦。”

温时瑾声音依旧温沉,把顾肆刚刚踢歪的桌子摆正后,方才转身上了楼。

楼下顿时只余许软软一人,她眼尾泛红,可怜巴巴的去把歪倒的行李箱扶起来,努力的想自己拎上楼,但拎了半天一个台阶都没上去。

直播间实时弹幕:

“以前还挺喜欢娇气小作精软软的,今天一看瞬间劝退。”

“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宁轻颜真惨,白瞎了好心帮她解围搬行李。”

“楼上的别太过分好吗?宁轻颜看着也没受什么伤啊,不就是小腿可能被砸了下?软软也已经很抱歉了啊。”

“就是啊,一个男的被扯了下衣服就倒了,也太弱不禁风了,还要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孤零零的拎那么大行李,温时瑾看着温润有礼,怎么也不帮一下。”

“楼上脑残粉恶心到我了,人家温时瑾右手背擦伤,皮肉模糊都渗血了,怎么帮你拎?拜许软软的脑残粉所赐,对她路转黑了。”

“虽然我也很心疼颜颜,但颜颜单膝跪在温时瑾腿间,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幕,我直接心跳加速。”

“哈哈,宁轻颜团宠实锤了。”

“那么大的行李箱装砸在脚上不得疼死?要不是温时瑾及时接住,我都感觉颜颜,得被行李箱再砸一次。”

“就是啊,许软软第一时间关心的居然不是宁轻颜而是温时瑾,就离谱,正常人都应该先关心被自己连累受伤的人吧?”

……

顾肆抱着宁轻颜进了卧室,少年的身体又香又软,抱在怀里一动不动,乖巧的不像话,他舔了舔干涩的唇,压抑不住心底无端生起的逗弄之意,声音轻佻痞坏:

“男孩子身体这么香,你说你娘不娘啊,将来找的到女朋友吗?”

说话间,他已经动作轻柔的将人抱到了床上,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垂眸看她,见她似是疼得厉害,声音低了下来:

“伤到哪里了,我帮你上药。”

宁轻颜自然不可能让他帮忙上药,她忍着痛,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医疗箱在客厅柜子上,你去拿来,在倒杯水来。”

顾肆不疑有他,“那你忍忍,我马上回来。”

等顾肆走了后,宁轻颜这才边疼的“嘶”了几声,从床头柜子里拿出医疗箱,她轻巧的脱掉鞋子,剥开渗着血已经粘连在肉上的袜子。

脚背以及中间的脚趾被砸破了皮,现在已经肿的老高。

她极其娴熟的打开医疗箱,咬着牙开始处理伤口,一旁被血渗透染红了一小半的白袜子触目惊心,顾肆提着客厅拿来的医疗箱,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看着她刚刚一声不吭,他不在了,才知道“嘶嘶”的疼的少年,顾肆破天荒生出一股心疼的意味来,他一向轻佻痞坏的眼神都淡了,大步走到宁轻颜身旁坐下,捡起一旁的绷带,轻柔的给她包扎起来。

绿茶系统:“顾肆好感度+1。”

听着系统的提示音,宁轻颜唇角微勾,垂眸掩去眼底情绪,但很快被疼痛给扯没了嘴角的弧度,嘶,是真的疼呀。

顾肆手下认真,声音不满:“你欺骗我,还想不想跟我学怎么撩妹了?还想不想拥有女朋友了?”

宁轻颜乖乖认错:“对不起,师傅。”(下次还敢)

顾肆得寸进尺,逗她:“对不起可没用,得要多加学费。”

宁轻颜眨了眨眼,开始转移话题:“我渴了。”

顾肆唇角微勾,抬眸瞧着她这小机灵鬼的模样,嗤笑道:

“你的脚还在我的手里呢,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说话。”

宁轻颜:“……”

顾肆看着她那张愁眉苦脸的小脸蛋,笑的张扬,单手拿起桌上的水杯递给了他,没在逗他了。

……

另一边,楼上发生这么大动静,霍祁自然也听到了,他敲在键盘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快速舞动起来,摆成一排的笔记本屏幕上红绿黄色的曲线图不断的变换着,敲出一键后,霍祁便冷静利落的把屏幕合上,出了卧室。

自二楼往下俯视,客厅却只看到一个女生坐在楼梯口一层,旁边摆着两个行李箱。

似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许软软抬眸向二楼看去,刚刚还赌气委屈的坐在楼梯上的她,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而后便连忙从楼梯上起了身。

“你好,我是女嘉宾许软软,他们都回屋了,我一个人拎不动行李,有点重,可以帮帮我嘛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