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手撕对照组,四岁奶包带爸妈逆袭 > 第246章 要是我把你女儿杀了

第246章 要是我把你女儿杀了


自打柚柚开始上学,她一天天的振作起来,这药她已经许久没吃了。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现在是大白天,这边治安一向很好,季晚晚没太在意,只当是姜柏岩和柚柚出门忘带钥匙了,揉着额头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送外卖的女人。

季晚晚刚要开口询问,一抬头瞧清楚对方的脸,脸色刷的白了,身子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

女人动作利落的进屋,随手关上门,摘掉帽子,露出一张偏英气的脸,一步步走向季晚晚,盯着她身上明显不便宜的真丝睡袍,眸底满是厌恶。

“哟,看来你出狱了过得不错嘛,这是勾搭上了哪个老男人!”

说话间,人已逼到近前,抬脚就朝季晚晚胸口踹去,

季晚晚侧身避过,可因为对面前人本能的恐惧,动作明显凝滞,手扶着玄关才险险没有摔倒。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何凤洁,是…陆浩辰找你来的”

何凤洁拿起玄关上的一个装小金鱼的玻璃瓶,从里面倒出一尾活蹦乱跳的小金鱼,两根手指轻轻一捻,小金鱼便翻着肚皮没了气息。

她嫌弃的往地上一摔,身子半靠在墙上,“是又怎么样!”

季晚晚咬着牙上前,就要去夺她手里的罐子:

“现在不是在监狱,只要我喊一声,楼上对面的邻居就能听到,你……”

何凤洁轻松甩开季晚晚的手,指甲在她的手背上抠出长长的血口子:“你觉得我会怕!”

季晚晚死死抿住唇,是了,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

自打十四岁那年遇到歹徒后,她就去学了散打搏击,多年下来,身手不说如何厉害,但打倒六七个壮汉绝对没问题。

按理说她有这样的身手,即便是在监狱,也吃不了什么亏。可她遇到了何凤洁。

何凤洁父亲叔伯都是武术教练,她更是从小就开始习武,拿过不少奖项,能轻松以一敌十。后来因为在感情上受了挫,男友劈腿漂亮的富家小姐,导致她性格变得扭曲偏执,失手闹出了人命入狱。监狱里太多的恃强凌弱,让她内心变得更加极端扭曲。

季晚晚因为长得漂亮等原因,一来就成了她欺辱的重点对象。

何凤洁劈手就去扯季晚晚的衣服,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季晚晚反手挡开,两人在客厅里交起手来。

奈何季晚晚本就不是何凤洁的对手,再加之昨天爬山,双腿酸软无力,没几招便落了下风。

何凤洁脚踩在季晚晚的小腿上,用力碾了碾,口中又是一阵污言秽语:

“…妈的日子过得挺滋润啊!这房子值不少钱吧!”

她披手扯下季晚晚脖子上的一根项链塞进口袋里,又抢过她口袋里的手机,往地上重重摔了十几下,盯着客厅里的摆设,眼中满是嫉妒。

她拿起摆在客厅上的一只相框,那是昨天在泰山时他们一家三口拍的照片,柚柚挑了最好看的一张,今天一大早就拿去马路对面的照相馆给洗了出来。

<div class="contentadv"> 照片上,柚柚和季晚晚坐在一起分吃冰淇淋,柚柚挖了一大勺强行塞进妈妈嘴里,季晚晚口中责备,嘴角笑容却温暖明快。身后的姜柏岩一双眸子温柔的锁着两人,似乎再看不到其他。配着西斜的日光,让谁看了都觉得照片里的一家三口是那样的静谧温馨。

何凤洁死盯着照片上姜柏岩那张年轻好看的脸,以及柚柚,

啪地一下将相框砸烂,当着季晚晚的面把照片取出来一点点撕碎。

“哦,你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啊!要是我把她杀了,或是把她的脸划花……”

“你敢!”季晚晚像负伤的母兽,恶狠狠的瞪着她。

何凤洁松开脚,手撑在茶几上,眼神轻蔑:“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最了解我,我可是个疯子啊!从来不怕死的。”

她弯腰捏住季晚晚的下巴,声音像是阴冷的毒蛇,“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对上季晚晚几欲喷火的眼眸,她心里却不以为然。

或者说她还没从在监狱里的弱肉强食状态切换过来,认为只要把人打怕了,季晚晚就只能对她唯命是从。

何凤洁盯着房间里的摆设,目光贪婪,听说季晚晚女儿可以当明星,那她手里应该有不少钱吧?

出狱后的穷困,让她一天比一天烦躁。

现在好了,只要牢牢抓住季晚晚这根线,把她吓唬怕了,那季晚晚拥有的一切就全是她的!包括金钱,也包括男人!

这一招她在学校霸凌同学时,从小一直用到大,几乎从没失手过。

然而季晚晚并不知道她的这些想法,她只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她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以至于当她听到何凤洁用轻慢的语气说要杀了柚柚时,她浑身的血液直往头上涌,

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了阴暗的服刑室里,回到了那个她无论使出多少力气都挣不脱的牢笼……

骨子里对这个人的恐惧被愤怒绝望取代,在何凤洁放松警惕之际,她猛的站起来,冲到厨房拿过挂在架子上的斩骨刀就朝何凤洁不要命的砍去。

她此时眼前一片模糊的猩红,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了,唯一的想法是,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不能让他伤了柚柚,大不了同归于尽就是!

望着直直砍过来的斩骨刀,何凤洁吓懵了,直到手臂传来剧痛,反应过来季晚晚是来真的,她尖叫一声往后退,眸中满是惊恐!

……

后天幼儿园就要开学了,姜柏岩正好有空,便陪着柚柚到马路对面的商场去采购东西。

当季晚晚的手机被摔碎时,姜柏岩刚停下车,打开后备箱准备提东西。

季晚晚手机和糖糖做了绑定,所以柚柚第一时间听到了“连接断开……”的语音播报声。

她一开始没太在意,以为妈妈或许是不小心把手机扔水里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糖糖调出了家里的监控。

小家伙手一抖,“爸爸……快,快上楼,妈妈出事了——”

姜柏岩抱着柚柚,以平生最快速度,穿过小楼前面的空地,冲上三楼,手指颤抖的拿出钥匙,试了好几次才插进去。

打开门,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看清眼前场景,父女两具都瞳孔一颤。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