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SM故事

  • 我用力咬他的嘴唇,直到嘴里再次充满熟悉的咸腥味道

    我用力咬他的嘴唇,直到嘴里再次充满熟悉的咸腥味道

    2003年劳动节,我父亲突然从外地赶回来,花两天时间办理了离婚手续。父亲来去都很急,只留了半天时间和母亲商讨细节。那个下午,刚上初二的我被母亲关在房间里写作业,他们在客厅里细声说话。当时我对离婚全然不知,只是幻想着父亲好不容易回家,晚上会带我去吃KFC,还有去买商场里惦记很久的芭比娃娃。我在作业本的左上角画了一个父亲的大头,画的太丑,忍不住笑起来。突然母亲撞开门冲进来,我吓了一跳,赶紧合上作业本。母亲推开我,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铁剪刀,在左手手腕上深深地滑了一道。我紧紧地抓住母亲的右手,不让她再划第二道,眼看抓不住...

  • 长我20岁,来去11年,三座城市间,我和他的那些年

    长我20岁,来去11年,三座城市间,我和他的那些年

    初三暑假的时候,家里看我玩的太疯,帮我报了一个练字班。当时练字班分为楷书班和行书班,那时候流行行书,所以报名的时候,行书班的门口排着长队,楷书班却门可罗雀。我妈在行书班排队交钱,我隔着窗户看到旁边楷书班的老师正在讲课,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并没有掖到裤子里,只是随意地拢在外面,袖子挽到手肘以上,拿着白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不时用手掌端部推正自己的细金边眼镜,生怕手指上的粉笔灰碰到脸上,这姿势看上去有点滑稽,其实他皮肤很好很白,粉笔灰蹭上去估计都看不出来。他不小心瞥到窗户外露着半个头的我,便给了我一个温暖礼貌的微笑。那时...

    绳艺小说 2018-03-19 1637 0 BDSMBDSM故事
  • BDSM真实故事:我差一点成为“陈世峰”

    BDSM真实故事:我差一点成为“陈世峰”

    和第一个m分开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我异常喜欢她,时常找机会问她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如果在TJ中,她总是满口答应,眼波迷离;但若是在平时,她却又转移话题,若即若离。我曾想到我们之间最坏的结果,大概就是做不成情侣,但保持着这微妙的s&m关系。但我从未想过,那个凛冬初至的下午,前一秒我们还在拥抱,把她送上归校的公交,甚至她对我的微笑还依稀带着夕阳的温度,后一秒她就从我的世界里永远消失了。仅仅留下了一条短信,告诉我对不起,自己有了男朋友,所以要结束这段关系。我前半生最强烈的三次心跳,分别发生在十岁下楼一...

1
微信/QQ 469649885 开通VIP会员,下载海量电影!

看视频  tyingart.cn (←复制在浏览器中打开)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