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穿成真千金后改拿爽文剧本 > 第48章 第 48 章

第48章 第 48 章


骨科医生再次看到白果林的时候, 脸上的表情简直精彩至极,但是他已经不想说话了。

就觉得,挺离谱的。

面无表情的给白果林接骨之后, 他转头看着一边的护士, “给他上夹板, 把两只手都吊起来。”

护士不解道:“有这个必要吗?”

骨科医生皮笑肉不笑:“本来是没有必要的, 但现在却非常有必要了, 这绷带帮着有利于他更快的恢复, 而且吧,还能顺便提醒一下他:作为一个半残疾, 就该有点自知之明, 不要整天活蹦乱跳。”

白果林:……

护士忍不住笑,过去帮白果林固定手臂,然后再三叮嘱他需要注意的事项,那模样完全是将他当成几岁的小朋友了。

出了医院之后,白果林整个人都心神不宁, 他欲言又止的看了白助理好几次, 最后还是忍不住问:“爸,我们真的要回老家吗?”

白助理担心他再来个大幅度运动,手臂又脱臼一次, 便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 而是问:“你先和我说说, 为什么要针对江蓠小姐?”

白果林脑袋低垂,选择保持沉默。

白助理冷笑一声:“你不说我也知道, 不就是为了江箬……”

“不是!”白果林神色慌张, “不关箬箬小姐的事。”

看见儿子这幅模样, 白助理就知道他现在根本就听不进去道理, 这就更加坚定了他带着儿子离开闽江市的决心。

只是白助理也知道,想要让儿子自愿跟着自己离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思索几秒钟之后,他决定换一种思维劝儿子,白助理看着白果林,语重心长道:“既然你说不是因为江箬,那我就相信你。”

白果林:……

他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骗了?

白助理无视他心虚的眼神,继续道:“你是我的儿子,我相信你不会骗我,可是江蓠小姐不会相信,封家的人也不会相信。”

白果林梗着脖子道:“他们爱信不信,就算封家家大业大又怎么样?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们总不能找人将我打死。”

白助理:……

他现在就特别想将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给打死!

不过,白助理很快就平复了心情,还继续语重心长道:“他们当然不会把你打死,但只要他们认为你是为了江箬去针对江蓠的,就一定会想办法去针对江箬,你明白吗?”

白果林呼吸变得急促,眼神中露出惊恐之色,“这不关箬箬小姐的事情,是我自己……”

“可封家的人不会信,他们只会认为你是听从江箬的指使,才会去针对江蓠小姐的,你也知道江箬和封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他们替江蓠小姐报仇,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白助理说。

“可是……可是……”

白果林可是半天,却可是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白助理继续道:“江箬是娱乐圈里的人,娱乐圈里向来是鱼龙混杂,以前有江总护着她,自然是没问题的,现在江家又一日不如一日,若是封家人授意别人打压欺负她,她又有多少反抗之力呢?”

白果林完全被镇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白助理再下一剂猛药:“你和江箬从小一起长大,应该是不想连累她的吧?”

白果林立即点头,神色慌张的问:“可……可我已经得罪江蓠了,现在该怎么办?”

白助理叹了口气,“她卸掉你的一双胳膊,便算是给过你教训了,你以后不去招惹她,她自然也不会子再针对你。”

“真的吗?”白果林不相信江蓠会那么大度。

白助理点头,“江蓠小姐亲口和我说的,应该不会有假,但是封家的人向来护短,肯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

“那怎么办?”白果林现在已经完全没了主意,只能被自家老爹牵着鼻子走。

白助理也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咱们离开闽江市,回县城老家,这几年都不要回来,事情自然也就过去了。”

回老家这件事,白果林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可我还要念书,我……”

“我会把你的学籍转回老家,你的成绩在一中不算拔尖,一中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但回到老家之后,你就是尖子生,你可以去最好的班级,学校的老师也会格外关注你,这对你来说是好事。”白助理循循善诱。

白助理会劝说白果林回县城上学,也是因为他们所处的县城位置并不偏僻,县城高中的教学质量也还不错,耽误不了白果林的学业。

白果林却还是不愿意,对于他来说,随便去哪所学校念书都是一样的,可如果回了县城老家,他以后想见箬箬小姐一面,就难上加难了。

白助理知道他的心结,便继续在这上面下功夫,“你现在留在闽江市,只会给江箬带来灾难,等到某天你变得强大起来,自然可以再去找她。”

白果林沉默许久,才终于点头道:“我可以和你回老家,可是……可是我想和箬箬小姐道个别。”

白助理立即摇头,对上儿子疑问的眼神,他轻咳一声,语速缓慢道:“你去和她道别,不是徒增伤感吗?倒不如突然消失,也许还能给她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真的吗?”白果林表情忐忑。

白助理忙不迭点头,“当然是我真的,我给人当了这么多年的助理,揣摩人的心思自有一套,从来不会出错的。”

白果林已经被他说得晕头转向,下意识的点头道:“那……那好吧!”

见儿子成功被自己忽悠住,白助理不想夜长梦多,当即就将儿子带回家,然后连夜买了动车票,让妻子带着儿子回老家了。

至于给儿子办理转学手续,以及自己的辞职问题,倒是不用那么急,可以慢慢来。

秦征骑着共享单车前往闽江外国语学校,在他沿着熟悉的街道骑行时,很多有关他和江箬的记忆,都慢慢涌上了心头。

他还记得以前箬箬以前想要学单车,自己便手把手的教她,还帮她扶着车子,只是箬箬胆子太小了,学了好几天也没学会。

可没过多久,他却发现箬箬能够熟练的骑单车了,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她哥哥江洲教会她的。

那时候,他只觉得江洲和箬箬兄妹两人的感情很好,可后来知道他们不是亲兄妹,自己的心态却渐渐变了。

秦征甚至忍不住想:箬箬拉黑自己,究竟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江洲让她这么做的?

考虑着箬箬现在还没下课,他到了闽江外国语学校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学校,而是在附近晃悠了一会儿,然后卡着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的时间点过去的。

将单车停放好之后,他开始思考怎么去找江箬,踌躇了许久,他才慢悠悠的踱步走到了校门口。

门卫就一眼认出了秦征,诧异道:“秦征?你怎么回来了?”

他在这里干了好些年门卫,自然认识学校里的那些风云人物的,像秦征这种稳坐年级第一好几年的,他更是印象深刻了。

秦征笑着点头,打招呼道:“大叔您好。”

“你突然回学校,是想去看之前老师和同学吧,在来访记录这里签下你的名字就行了,剩余的我帮你填上去。”门卫将来访记录本递给他。

秦征接过本子和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犹豫片刻之后,他才开口道:“大叔,我能借用一下您的手机吗?”

门卫以为他手机没电了,立即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解锁,“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拿去用吧!”

秦征又犹豫了一小会儿,才开始拨打江箬的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手机里立即传来江箬温柔独特的声音,“喂?请问你是哪位?”

秦征:……

太长的时间没有见面,突然之间听到箬箬的声音,他竟然觉得有些陌生,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秦征正在运酝酿着怎么开口,电话里却突然传来了江洲低沉的声音。

“你今天去一中了,是不是?”

“哥哥你怎么知道?”江箬惊讶。

“自然是因为有人在一中的校门外看见了你。”江洲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压抑。

秦征心跳的速度不由自主加快。

箬箬今天竟然去了一中?她是去找自己的吗?

电话里,很快传来了江箬的声音。

“对啊,我是去一中了,我……”

“你明明答应过我,不再搭理秦征的,你撒谎了,箬箬。”

“我不是去找秦征的,我是去看白果林,他因为我和江蓠起冲突,我听说他受了伤,才想过去看看的。”江箬急急忙忙的解释。

江洲愣了一下,问:“白果林什么时候受的伤?”

“就是今天啊,之前班里的很多同学都去一中上学了,他们在之前的群里讨论这件事情,我就……”

“今天刚刚发生的事情,你那么快就知道了,这就证明你随时都在关注群消息,你就那么想知道一中发生的事情吗?”江洲声音急促。

江箬无奈道:“哥哥,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我又没有屏蔽群消息,他们聊天,我当然能看到。”

江洲固执道:“你就是想通过群里那些人的聊天,去了解秦征的近况。”

“我明明早就没和秦征联系了,你却突然跑过来和我说他,你……你不讲理!”江箬明显是生气了。

江洲立即轻声哄道:“好,我不说你,我只是担心……在你的心目中,秦征比我还重要,别生气了好不好?”

江箬惊讶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在我心目中,秦征就是一个曾经关系比较好的小伙伴而已,现在我们都没联系了,关系只会越来越淡。”

“好好好,我信你,快别生气了,怎么眼睛都急红了,我……”

“不要拿你打过篮球的手碰我的眼睛,脏死了。”

“好好好,我不碰,我给你吹一吹,怎么样?”

“别闹了,哥哥你讨厌死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江箬和江洲欢快的声音,秦征拿手机的那只手不由自主握紧,手上的青筋一下就显露了出来。

他挂断电话,将手机还给门卫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学校。

可走出几步之后,秦征又突然停下来,闭上眼睛之后,他用力将手上那条链子猛地扯下来,扔在了地上。

刚刚江洲说江箬今天去了一中,他竟然会心存幻想,觉得江箬是去找他的。

可到头来,他不过是江箬口中那个:曾经关系比较好,以后会越来越淡的小伙伴。

秦征的的脚从那条链子上面踩过,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闽江外国语学校。

另一边,江箬安抚好了江洲,才记起自己刚刚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她皱眉拿起手机,才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

江箬猜测对方可能是打错了电话,便不再去管这件事情。

可当天晚上回到宿舍,一个室友竟然递给她一条变了形的手链,问:“这条手链是你的吗?我之前好像见你戴过。”

江箬一愣,伸手将手链拿过来,皱眉道:“这条手链,怎么会在你这里?”

她确实有一条这样的手链,秦征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后来决定忘记秦征,她就没再戴过那条手链了。

“校门口捡到的啊,不过已经被人踩变形了,估计以后也不能戴了。”

江箬:……

过了好一会儿,江箬突然拿起手机冲到阳台上,找出之前给她打电话的那个陌生号码,拨打了回去。

“哪位?”

因为心中早就有了猜想,江箬自然听得出这是门卫的声音。

所以……秦征今天来过。

可是他听到了自己和哥哥的对话,又选择离开。

还扔掉了这条自己亲手编织的手链。

江箬回宿舍里,拉开书桌下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铁皮盒子,将手链放了进去。

看着铁皮盒子里的两条手链,一新一旧,对比格外鲜明。

沉默许久之后,她才盖上铁皮盒的盖子,将其扔进抽屉里,并关上了抽屉。

早就已经决定好的事情,没什么好后悔的。

她只是有些伤感,有些伤感而已。

秦征回到学校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找了数学组的教研组长黄老师,提出自己想参加学校的竞赛班。

教研组长诧异道:“你之前不是还说,暂时还不想去参加?”

秦征解释:“之前是因为有事情分心,所以暂时不想参加,现在我已经处理好了。”

教研组长笑着点头,“想参加就去参加吧,反正你们高一年级的学生都是去打酱油的,跟着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们凑热闹,涨点经验也挺好的。”

教研组长将报名表递给秦征,又从桌子上拿起一支笔,“把报名表填了给我就行。”

秦征点头,开始填写报名表,等他填写好了之后交上去,又问:“我能多要两份报名表吗?”

教研组长挑眉:“给谁?”

“江蓠和汪思敏。”秦征如实道。

教研组长抽出两张报名表递给他,“汪思敏倒是不错,可江蓠……我记得她之前并没有参加竞赛的经验?”

“江蓠很聪明。”秦征答非所问。

他初中的时候就想挑战江蓠,可是江蓠并不应战,说是暂时不想接触竞赛,现在上了高中,她或许会有兴趣也说不定。

教研组长下意识的点头,江蓠是中考状元,自然不可能不聪明,只是这孩子究竟有没有做参加竞赛的天赋,就要检测之后才能确定了。

秦征拿着两张报名表回到班里,发现汪思敏不在,便将其中一份报名表给了江蓠,然后说:“黄老师让我给你们的。”

江蓠不疑有他,看了一眼报名表之后,就开始认真填写起来。

秦征轻咳一声,问:“你之前不是不想参加竞赛吗?”

江蓠边填写报名表,边回答他的话,“我那个时候缺钱,就想把心思放在中考上,因为这样才可能拿到最高份额的奖学金,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进入高一之后,学习任务没那么繁重了,学医的事情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她确实应该去参加竞赛,拓展一下思维了。

江蓠填写好报名表之后,发现秦征手里还有一份空白表格,便以为是他自己的,便将自己那张表递过去,“可以顺带帮我交一下吗?”

秦征点头,将那张表接过来。

江蓠又问:“我们去参加竞赛,如果能够拿奖,奖金是不是也挺丰厚的?”

秦征诧异道:“你现在还缺钱?”

江蓠用更诧异的眼神看回去,“你会嫌钱多吗?”

秦征:……

那确实不会。

一周的课程很快结束,学生们也迎来了星期天的假期。

宿舍里的几个女生相约一起去逛街,江蓠因为要回家,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让她意外的是,这一次来接她回家的竟然不是爷爷派过来的司机,而是小舅舅亲自过来的。

江蓠想到自己昨天才给小舅舅惹了麻烦,便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乖乖的叫了一句:“小舅舅。”

封岂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提醒:“系好安全带。”

江蓠立即点头,并迅速系上了安全带。

见她这幅规规矩矩的模样,封岂莫名想想,驱动车子之后,他才开口问:“我看起来很严肃?”

江蓠立即摇头,“没有,小舅舅特别和蔼可亲,是天底下最好的舅舅了。”

封岂心情愉悦的扬起嘴角,“嗯,你再说一遍。”

“为什么?”江蓠不解。

封岂优哉游哉的回:“我录个音,等回去放给你大舅舅和二舅舅听。”

江蓠:……

这么幼稚的小舅舅,如果被师兄和方彤姐看见,他们应该会惊掉下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