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HP]关于我的魔法觉醒系统不太好用这回事 > 第42章 洛哈特的下场

第42章 洛哈特的下场


玛德琳冲进礼堂时,差点撞到了珀莉。

“玛德琳?”珀莉惊讶地看着她,“你这么久都没出现,我还想去找你呢——天哪,你还好吗?”

玛德琳的两只眼睛都红肿肿的,脸上还有泪痕,双手各举着一根魔杖,头发也因为奔跑而乱得要命。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珀莉,然后猛地扑过来:“珀、珀莉!”

“发生什么事了?”珀莉赶紧接住她,“别哭——唉,算了,我回头给你熬消肿药水吧,发生什么事了?”

“珀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玛德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要勉强自己说话,“洛哈特是个骗子、大骗子、混蛋!我还为了他和你吵架!你当时就不该和我道歉呜呜呜……”

珀莉呆住:“你怎么——”

“我得告诉教授们!”玛德琳哽咽着说,“所有人都该看清他的真面目!”

她匆忙地用袍袖擦了擦脸,然后抓住珀莉的手往主宾席的方向跑——学生们都好奇地看着——她们一路跑到邓布利多校长的面前,然后玛德琳大声说:“邓布利多教授!洛哈特刚刚试图袭击我!”

“什么!”斯普劳特教授震惊地叫了一声,弗立维教授的餐叉在他的盘子上发出尖锐的哀鸣,而麦格教授瞪着她:“纳尔森小姐,这可是一句很严重的指控。”

赫奇帕奇的不少学生都站了起来。伊芙琳和亚莉克希亚惊慌失措地跑了过来,杜鲁门、瑟琳娜和塞德里克也跟着往这儿来了。

“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这会儿全礼堂都能听到玛德琳的声音,“他说自己的书其实都是骗人的,他从别人那儿偷窃了那些经历写的书,还给他们施遗忘咒!派翠西亚昨晚就是问他太多的问题了,所以他袭击了她……然后他今天还想袭击我——”

“你没事吧!”伊芙琳尖叫了一声。

“我、我给了他一个缴械咒……”玛德琳一想到之前的事情,又难过地开始掉眼泪,她举起手上属于洛哈特的那根魔杖,“他这会儿应该还在办公室……”

礼堂里迅速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

“我就说洛哈特是个草包!”

“天哪,这是真的吗?”

“他骗过了那么多人!”

“我们一直都没发现!”

“怪不得他在课堂上整天说书上的那些……”

“他还吹嘘自己的各种事迹,其实那都是别人做的!”

“怪不得他的书这么精彩,本人却连斯内普教授的咒语都接不下来……”

“想想看吧,他连康沃尔郡小精灵都对付不了……”

“梅林啊,我们竟然跟着一个骗子上了一年的课!”

麦格教授严肃地看着玛德琳:“好吧,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会立刻证实这些——”

“——我想,纳尔森小姐,你可以一起跟我们去。”邓布利多放下了他手里的那块松饼,愉快地说,“这样可以防止洛哈特教授继续对我们说谎。”

他看起来并不震惊,也不意外。

“噢,好、好的……”玛德琳不知所措地应了一声,然后下意识地又抓了抓珀莉的袖子。

“没事,玛德琳。”珀莉拍拍她,“邓布利多教授在呢,你们先去揭穿那个骗子的真面目。我们下午没有课,我在寝室里等你?”

玛德琳的鼻子发酸。

她点了点头,然后跟着邓布利多他们走出了礼堂。

“我还不明白。”伊芙琳晃着脑袋,有些晕乎乎地说,“洛哈特教授是个骗子。”

“很显然,他不像自己吹嘘的那样厉害。”珀莉冷静地说,“而且还在洛克特和玛德琳面前露馅了。”

“你是对的!”亚莉克希亚用力地拍着珀莉的手臂,“他居然袭击学生!他真的比斯内普讨厌多了!”

“说到斯内普教授。”瑟琳娜的眼神飘忽了一下,“现在是四月了,距离学期末只有两个月,邓布利多教授还能来得及找个新的代课教授吗?”

“听起来来不及——”塞德里克小小地抽了一口气,“接下来两个月又会是斯内普教授代课吗?”

伊芙琳瞬间清醒了。她一脸惊恐地看向教师们离开的那扇门:“不,千万不要,那太恐怖了,我会因为压力过大而进校医院的,我不是开玩笑。”

珀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应该不至于。”她说,“那样斯内普教授的排课也太满了,邓布利多教授不会这么做的。”

“那就好。”亚莉克希亚真情实感地拍了拍胸口,“唉,我现在还是没什么真实感。洛哈特教授竟然是个骗子。我是说,我现在也不崇拜他了,但我没想到他是个骗子!”

“他连邓布利多教授都骗过了。”杜鲁门头痛地说,“我们这一年啊。”

“也没太糟糕。”塞德里克咳嗽了一声,“听玛德琳的说法,洛哈特书里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那些应对女鬼和食尸鬼的做法还是可以学习的。”

“这倒是。”瑟琳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真想知道实际上做到这些的都是谁,他们可真厉害……”

玛德琳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回到公共休息室。

这会儿赫奇帕奇的四年级都在,玛德琳从洞口爬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盯住了她。

玛德琳吓了一跳。

“洛哈特的事儿是真的吗?”霍普金斯迫不及待地问。

“当然是真的!”亚莉克希亚瞪了他一眼,“你难道觉得玛德琳会说谎吗?”

霍普金斯干咳了一声:“我就是问问……问问而已……”

“邓布利多教授把魔法部的人请过来了,”玛德琳缓了一下之后说,“他说这会儿洛哈特教授的事情有实证了,他应该会被起诉。”

“哇,”珀莉小小地惊叹了一下,“他们说不定还会请你去作证呢,你也是相关人士。”

“肯定会。”二年级的苏珊·伯恩斯热切地凑过来,“我姑姑在魔法法律执行司工作,我一定要向她打听后续的事情!”

“所以洛哈特真的是个骗子啊!”霍普金斯一脸震撼,“我们还买了那么多他的书!不过也不奇怪,他都没给我们上过实践课。”

“你这会儿倒是不奇怪起来了。”玛德琳不客气地看他,“之前你还坚定地认为是珀莉有问题呢。”

霍普金斯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你那时候也这样!”

“我道歉了!”玛德琳大声说,“我那时候就是个傻瓜!”

珀莉“噗”地笑出声来:“好了,玛德琳,也不止你一个被骗。只能说洛哈特做的准备还挺充分的。”

“是啊。”玛德琳坐下来,把她上午在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办公室里和洛哈特的对话重复了一遍。

学生们听得不停地惊叹,亚莉克希亚“哈”了一声:“我就说窥镜是有用的!我妈妈还总说它骗人!”

“哦,对。”玛德琳把窥镜从口袋里掏出来递还给亚莉克希亚,“我之前都忘了它,还好邓布利多教授提醒我可以把它带回来。我下次去霍格莫德也要买一个。”

“这是德维斯-班斯买的吗?”塞德里克很感兴趣地看着那个窥镜,“听起来真不错。”

“对,多亏了窥镜。”玛德琳感慨,“不然我说不定也会中一发遗忘咒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还好你最后用出了无声缴械咒!”伊芙琳惊叹,“真厉害,你练了好久吧?”

“是啊,我当时还是为了洛哈特练的呢。”玛德琳的表情迅速阴沉下来,“一直没成功,直到我发现他有多可恶!”

“啊,对了,”她迅速想起来自己还要做什么,“珀莉,能把格尔曼借我用一下吗?我要写信给《预言家日报》,我要全英国的巫师都看清他的嘴脸!”

珀莉高兴地说:“当然没问题。格尔曼认识你们,请随意!我可太乐意看洛哈特倒霉了。”

“所以你最开始就发现洛哈特是个草包了。”斯特宾斯惊叹了一声,“对不起,珀莉,我还以为你……呃,我还说你坏话呢。”

玛德琳倏地扭头,露出一个甜蜜而吓人的微笑:“你说珀莉什么坏话?”

斯特宾斯哆嗦了一下:“玛德琳,你这样就有些吓人了。”

珀莉忍不住笑了一声:“没事,他现在也道歉了嘛。而且教授们都不知道他做的事情呢。”

“但你一直讨厌他。”伊芙琳撅起嘴,“你该直白地告诉我们的。”

“你们那时候都很喜欢他嘛,”珀莉托着腮看玛德琳写信,“我也不想惹你们生气的。”

“是哦。”伊芙琳叹了口气,“谁让他长那么帅呢?”

“长得越帅的人越有可能是骗子!”玛德琳“哼”了一声,“洛哈特还说什么大家都不会喜欢看那些厉害的故事发生在不那么好看的巫师身上呢!哼!”

亚莉克希亚大笑起来。

“玛德琳,你的男朋友难道也是骗子吗?”

“路易斯当然不一样——”

“玛德琳你有男朋友了?”

珀莉震惊地站了起来。

玛德琳、伊芙琳和亚莉克希亚面面相觑。

“玛德琳/我没告诉过你吗?”

“没有!”

“呃,好吧,玛德琳暑假去德国的时候认识了个叫路易斯的男生,德姆斯特朗的,他们俩一直在写信呢。玛德琳说那男生和洛哈特一样帅。”

“咳,路易斯不一样。他从来不说花言巧语。”玛德琳正色道,“性格也很沉稳。”

“听起来倒是不错。你们暑假还会见面吗?”珀莉好奇地问。

“不知道。”玛德琳有些泄气,“我没告诉爸爸妈妈,所以今年暑假不会去德国玩了。不过路易斯可能想来英国,我要是能偷偷溜出门——”

“就说你要去对角巷?”

“妈妈不会放心我一个人出门的。”玛德琳哀叹一声,“别忘了,我们暑假里不能用魔法,而外头还有个食死徒在逃呢。”

她们沉默了一会儿,玛德琳很快写好了信。

“你们觉得我寄给斯基特女士怎么样?丽塔·斯基特?”她兴致勃勃地说,“虽然她有段时间没有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了,但是她一向最擅长挖掘这些隐私……”

珀莉设想了一下让丽塔·斯基特来调查吉德罗·洛哈特,深觉这是个好主意——可惜,丽塔·斯基特当时虽然给调查的傲罗们留下了讯息,但她目前还没逃脱小巴蒂·克劳奇的魔爪呢。

她遗憾地说:“你可以考虑直接给《预言家日报》寄。这是个大新闻,他们会选择最合适的记者调查的。”

“也对。”玛德琳点了点头,但却没有急着去猫头鹰棚屋,而是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好友,“珀莉,对不起……我之前一直像个傻瓜一样,自以为是地觉得你想的不对,但是其实是我自己傻乎乎的被骗了,还总是去找洛哈特……对不起,我应该想到的。你这么聪明,你讨厌他总是有理由的。”

她看起来有些不安,也有些低落。

珀莉心都要化了。

她挤到玛德琳的那张短沙发上,温柔地搂住身边这个14岁的小女巫:“好啦,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当时也做得不对,我知道的。而且谁说我就不会犯错了?”

她想到老巴蒂·克劳奇,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我也会犯错的。”

“谁不会犯错呢。”伊芙琳从她们后面凑上来,张开双臂揽住她们两个,快乐地说,“犯了错改正就好啦!别担心,大不了从斯内普教授那儿拿到一些扣分!”

亚莉克希亚笑得直捶桌子:“梅林啊,斯内普教授的扣分确实是最可怕的后果之一了。但是我真的没有魔药学的天赋哈哈哈……”

“哦,说到扣分……”玛德琳说,“邓布利多教授说,为了奖励我查清真相,他给赫奇帕奇加了一百分。”

公共休息室里的学生们陆续开始抽气,塞德里克难以置信地重复:“一百分?”

“一百分。”玛德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当时说这其实是珀莉的功劳,是她提醒我带上窥镜的,所以……呃,邓布利多教授说额外再给珀莉加二十分。”

“一百二十分!”斯特宾斯尖叫,“天哪,等等,我们之前的分数是多少来着?”

“三百多分吧。”珀莉按了按自己的额头,“排第二,格兰芬多最近因为双胞胎扣了不少分,他们垫底来着。”

“第三是斯莱特林。”塞德里克喃喃道,“好像是因为弗林特和二年级的三个学生惹的祸,扣了不少分。第一是拉文克劳,但他们也没和我们差太多……现在四月,我们年底是不是能拿到学院杯?”

他的眼睛亮起来了,其他的赫奇帕奇们眼睛也亮起来了!

“天啊,玛德琳,我要爱死你了!”伊芙琳尖叫一声,“还有珀莉!梅林啊!我从没见过学院杯!”

“必须保持优势。”珀莉在心底对格兰芬多的铁三角忏悔了一会儿(毕竟他们没机会因为蛇怪而拿到大笔的加分了),而后严肃地说,“等瑟琳娜和杜鲁门回来之后就和他们说这个,努力一把,斯普劳特教授一定会很开心的!”

“是啊,去年格兰芬多,之前都是斯莱特林……我们说不定真的可以!”亚莉克希亚快乐地说,“赫奇帕奇已经多少年没拿到学院杯了?”

公共休息室里的气氛热烈起来,玛德琳挨着珀莉,小声说:“其实这该是你的功劳,珀莉,你早就……猜到了,对吧?”

“不,这是你做到的。”珀莉笑着说,“我可真的只是帮你问亚莉克希亚借了窥镜。”

《预言家日报》的动作永远迅速。

第二天一早,吉德罗·洛哈特被逮捕的照片就上了头版,照片里的男巫看起来枯瘦憔悴,金色的卷发乱糟糟地搭在脑袋上,虚弱而可怜。

但几乎没什么人同情他。猫头鹰给出版社带去了许多愤怒的吼叫信和羽毛、粪便,巫师们都要求魔法部把这个可恶的骗子关进阿兹卡班。

“洛哈特交代了所有的事情。”苏珊·伯恩斯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大家,“包括那些被他施了遗忘咒的巫师,还有麻瓜——”

“他还对麻瓜下手了?”

“据说是为了万全准备。”苏珊说,“他不想让任何人发觉他的行为。当然啦,这倒是让他逃过了《国际保密法》的罪责,毕竟没有麻瓜记得他做了什么事儿。”

“真可恶。”玛德琳说,“不过他是不是也说了那些书里的经历都是谁的?”

“是的。”苏珊肯定地点头,“不知道魔法部会怎么做……”

“事实上,福吉显然很乐意让真正做出这些事迹的巫师们得到他们应有的表彰——毕竟,授奖的过程会有《预言家日报》的采访。”邓布利多告诉珀莉。

“那您的朋友……”

“噢,他们还是记不起自己做了什么。”邓布利多叹息了一声,“强行破除遗忘咒很可能会诱发糟糕的后果,所以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他们之后会有一天想起一些事情。不过据我所知,我的那两位老朋友对荣誉和名气都不怎么看重,他们只喜欢过平静的生活。”

“他们收回了洛哈特的那些勋章和荣誉会员身份,”邓布利多说,“他要在阿兹卡班待上六个月。”

这时间听起来倒是不长,但阿兹卡班到处都是摄魂怪呢。

“听起来倒是很适合他。”珀莉说,“玛德琳会高兴的。她现在大概是全校最讨厌洛哈特的人了。”

“啊,纳尔森小姐。”邓布利多愉快地说,“她非常勇敢。为了朋友去探查真相,还及时保护了自己——我该好好感谢她的。”

珀莉笑了一声:“最近学校里有许多感谢她的人。乔治和弗雷德甚至把他们的产品打包了一份送给她,因为韦斯莱夫人终于把《吉德罗·洛哈特教你清除家庭害虫》丢掉了。”

“而且我们还拿到了一百二十分。”珀莉说到这儿,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我其实不该拿那二十分的。”

“但你交给纳尔森小姐的窥镜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邓布利多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倒是想给你加更多的分数(珀莉注意到墙上肖像画里的校长们都在纷纷点头),但你可能不太乐意——”

“噢,”珀莉小声说,“您知道,我只是看到了——实际找出真相的人并不是我。我没资格领受这些荣誉的。”

邓布利多无奈地摇摇头,换了一个话题:“我已经向莱姆斯发起了下个学期的邀约。他还有些犹豫,我可能需要把你的那些预言告知他——”

“没问题,”珀莉立刻说,“对我来说,owls年有莱姆斯真是最好的事情!”

“至于你们最后两个月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程——我想你已经见过唐克斯了?”

尼法朵拉·唐克斯,她和小天狼星是亲戚关系,在之前哈利的生日宴会上出现过。珀莉点了点头。

“她还没当上傲罗。”邓布利多说,“不过阿拉斯托向我推荐了她——只是两个月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大概?”珀莉想了想,觉得易容马格斯的能力说不定会让唐克斯成为最受欢迎的教授之一,“不是斯内普教授就好。大家都担心坏了——毕竟他今天——”

“——代课了一天。”邓布利多教授显然很了解西弗勒斯·斯内普在学生们中的威名,他笑了一声,“唐克斯明天就能来这儿。”

“太棒了。”珀莉也笑起来,“我们明天就有黑魔法防御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