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闻仙之旅 > 第十八章、离去

第十八章、离去


“老头,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古树之外,秃头黑鸦狼狈地趴在地上,龇牙,黑色的羽毛零散,隐约之间有着一条条鞭痕。

“再往我的身上蹭,非扒你了不可。”古树恨恨地道,而后嘀咕,“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能力。”

“唉,可恨鸟爷,真是鸟落老树被老头欺啊。”鸟爷一脸哀叹,不甘。

“自从你诞生的那一天,老子一天也不得安宁。”古树散发出强大的气势,然而灰蒙蒙的雾霭自虚空降临,古树气息猛然收缩,非常忌惮这些灰雾。

“老头,你还是省省力气。”秃毛黑鸦贼笑,有恃无恐。

“轰隆”一道光门出现,连接着虚无道境之中。

“出来了,出来了……”黑鸦一脸兴奋,翅膀张开,急促向着光门冲出。

“唉,这个本性怎么可能能改。”古树慨叹,语气却是幸灾乐祸。

“哐”巨大的响声,黑鸦自认英伦无双的脸被挤成扁状,虚空中仿佛有着虚无的东西阻挡着。

“这么丑的东西是什么?”走出来的王月也是一愣,下意识地说了一句。

“你小子死定了,快把里面拿到的东西拿出来,鸟爷不与你计较。”黑鸦用翅膀摸了摸自己的脸,气急败坏地道。

“还有,快把你身上的东西拿出来,咳,衣服之类的。”黑鸦俨然化身强盗模样。

“嗯……”王月好像看白痴的模样看着这黑鸦的秃顶。

“小子,若是不拿给鸟爷,你也就别想出去。”见此,黑鸦也不怒,反而一脸奸笑的样子。

“但是我怕,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王月满脸猜疑,黑鸦的话却是让他意动,不过怎么看这丫都是奸商的感觉。

“你能出去?”王月满脸狐疑之色,这个混蛋太不靠谱了,整天都谋划着自己身上的东西。

“当然,若是有了你的法宝的话。”黑鸦满脸放光,哈喇子不断地流下来,“还有那个死狗怎么能与伟大的开天第一鸟爷相比呢。”

“你确定?”他满脸正色,这关乎生死,对于一个凡人来说,要生存在这里根本不可能。即便是大能也不能久留。这里灵气枯竭,荒芜之地,能生存下来也就只有某些异兽和古树。

“嘿,鸟爷做事当然靠谱。”黑鸦摩挲着两双翅膀。

“就是你做事,老子才觉得不靠谱。”王月嘀咕,一手抚颜。

“也不看看是谁,天下第一神鸟,走跟鸟爷来。”说着眼珠子咕碌碌地转动着,“如果鸟爷猜的没错的话,这是个虚空道台的神纹。”

“在这里,也就只有道祖刻下的道纹才能发挥作用,但是并不是绝对,当然若是拿给鸟爷看看,说不定一下子就能出去了。”

“这里天地无法感应,也只有特定道祖的大道或大帝的大道能贯穿此处。打破空间禁锢。不过,你衣服上的道纹可能不足以接引更多的大道法则。”

“如果还有仙料的话,鸟爷的把握就更加大了。”黑鸦口若悬河,侃侃而谈。丝毫没发觉王月额头上一条条黑线冒出来。

“嗯,而且这个仙料呢,鸟爷也没太大要求,像你手中那块就行了。”

“若不是恰逢鸟爷也要出去,不然你就算是给我也不要你的。”说完一脸大义凛然,视天材地宝为垃圾,好像在说不是我非要你,而是你要给我。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王月咬牙,那丫的眼光还是绿着呢!

“怎么能这么说话,鸟爷是个很好的鸟。”黑鸦神情庄重。

“你要是个好鸟,天地都扭转了。”不屑地声音从古树中传出,“偷坑拐骗无所不用极。”

“您知道怎么出去。”靠这只贼鸟根本不靠谱,王月只好问古树。这一棵存在古老的神树。

“怎么进来,就怎么出去。”古树沉寂,柳枝摇摆,道韵盎然,缕缕神光洒下,亘古真意流转在古老的枝干之上。

“嘿,这老鬼知道出去的方法才是怪了,它也就一辈子只能呆在这。”黑鸦冷笑,“除非有人携带至道圣兵打入秘境深处,不然它可不能出去。”

“你知道得太多了。”古树声音苍老,带有着不满的语气。“你要出去也是不容易。”而后古树冷冷地回了一句。

“这样……”王月脸色有些凝重。若是无法出去,他只能老死在这里,更何况这里生机全无,估计不用几天也会力竭而死。

“嗡”“嗡”在王月手中的光轮闪烁着光芒,皎洁的银光照耀大地,一缕缕的帝威散发而出,一股镇压诸天万界,无敌于世间的气势勃然而发,如同一尊大帝亲临,浩瀚的气息覆盖整个世界。

“至兵自动苏醒?”黑鸦不由得多看了王月一眼,“不对,徒有其形而已。”黑鸦眼光独具,一下就看出真相。

“帝道符文隐现,甚至被无上的法则给磨灭,世上能造成这样的伤害,也就只有禁忌之战,真是个令人兴奋的时代。”黑鸦隐隐有着兴奋之色。

“老头,你活的长久,应该知道谁的至兵。”黑鸦歪着头,眼中闪烁着光芒。

“嘿,那位才华艳溢的大帝,当年似乎曾经携带至道圣兵打入这个不祥之地。”古树冷然,“也不知道要布什么大局。”

“大帝?”王月震惊,大帝代表着大道的极致,每一位大帝都是震撼古今的无敌强者。在证就道祖之境时,有些才华横溢的存在直接横推道祖之境,一步抵达道祖巅峰,如同帝王一般君临大道根源之境,称之为大帝,其证道时所铸造的至兵称之为帝兵,有望超脱于道祖之境。

“那么久远?”黑鸦眼睛睁得老大,“估计再过几天不祥就会出现。”

“小子,现在只有最后一个机会,不然你永远出不去,可能死在这个不祥之地。”黑鸦脸色变得凝重和严肃。

“这是真的吗?”王月不由转向古树,这位来历古老的神树,既然能在这活这么久,应该知道一些秘闻。

“不错,不祥也即将爆发,小老儿也只能仅守这半亩之地,无法顾及到你们。”古树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凝重。

“这件神物也不行?”王月指了指散发帝威的光轮,银白的光芒照耀在他的身上有着说不出的舒适之感。

“不行,这里不祥,即便强如大帝道祖也是有所忌惮。”古树凛然,“而且送你进来的人也明显知道这个情况。”

“那个印记?”王月摸了摸衣袍,感觉不可思议。

“如果说是你背上的,应该是。不过可以肯定,衣服祝福和脚印不是同一个人。”古树认真地道。

“别唧唧歪歪了,到底走不走。”黑鸦显得不耐烦,“你手上的光轮让我们出去的几率增大,要不当不祥来临之时,你就成了一片枯骨。”

“现在给你机会走还是不走,虽然错过这次机会,要等很久。但是鸟爷也没办法。”说着便咧着嘴。

“它说得不错,即便强如帝兵祖器,也终究腐朽。虽然小老儿不赞同它,但是也就只有这个办法。”

“都怪你这老头说那么多。”黑鸦说着便瞪着古树,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也就只有如此了……”王月沉吟而后点点头,露出无奈之色,不过眼神总是警惕地盯着黑鸦。

“难得你会那么较劲。”古树低语,“按照时间,应该赶得及。”

“走吧,希望这次能出去。”黑鸦展开冰冷的翅膀,在一瞬间展开数丈,“迟早一天鸟爷肯定回来征服这里。”

黑鸦背负着王月扶摇直上青天,如同鲲鹏一样一遁九千万里,向着西方直奔而去。浩浩荡荡的气势划过苍天。

“终于走了,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仅是它,你也会回来这里,征服这里吧。”古树沉寂,化成星光,宛若流星一般一闪而逝,消散在地面,从东面的遥远之处,黑气升腾,血色盖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