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闻仙之旅 > 第十三章、战终

第十三章、战终


乾龙居于圣崖之上,苍龙与圣崖相合,万流奔腾,紫中带红的峭壁散发出森寒的波动,这曾经饮过禁忌之血的至道圣兵竟然发出空明之声,凶煞之气冲霄而上,无量神水冲刷着虚空。

“先镇压这一道虚假的大道!”一位禁忌化身冷冷地道,无穷的气势冲霄而起,对付濒死的道祖,拖住即可,真正可怕的是那位可能降临,一旦降临就可能面临清洗,即使拥有众多的后手,也有可能身死道消。

“咻”一道星光闪过,光轮划过星空,击穿了一位禁忌大能的身躯,飞跃到金色的珠子之上,逐渐的与那道身影上的光轮重合。

“该死,这是什么?”那位被击中的禁忌大能身体虚化,一股时空之力欲要吞噬他的躯体。这位禁忌果断地将躯体打散,重组,那道时空之力才消失。

“曾经映照时间长河的昊天镜,呵昔日被打碎的你能有多少威能。”另外的禁忌大能看出光轮的来历。

然而光轮归位之后,那道身影逐渐显化,胸怀囊括整片星空,唯我无敌!对于现实的影响也越加恐怖,几乎扭曲了法则,一切法则都向着那一条大道变换,欲要创造出利于那位无上存在有利的领域。

在那一个人面前,他们始终保持警惕。因为他的实力太强大了,曾经就面对着几位道祖拥有实力都能游刃有余,甚至灭杀。

有禁忌大能曾怀疑,他拥有不朽至境的实力!可惜自大道诞生之后,无一者能达到那个境界。

“天地囚笼!”水光遮天,一条条流动的川流滚动,莹莹的蓝光映射整个星空。水龙飘舞,一滴水皆可腐蚀一界。万水滚动,欲要将三位禁忌道祖禁锢其中。

“开!”神威无限,浓厚的大道之力喷涌而发,道祖的金色神链出现,演化一条条大道,很快就脱困而出。

两尊至道大能再次降临到王月的面前,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波动,却不敢轻举妄动,谁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后手。

“曾经踏足那个境界的人,又有谁没有后手。”虚空之中,乾龙压着一位禁忌大能交战,并且对着两尊圣兵神祇出手,相当于一同对付三尊禁忌的存在。虽然无碍,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巅峰的战力开始衰退,他的面容也开始衰老。

仙光漫灭,大道法则肆虐,天地秩序几乎被打破,星辰陨落,鲜血染红了半边星空。他们无所忌惮,任由着游离的力量破坏天地。

“这是道祖大战,禁忌之劫又要开启了吗?天要亡我们这些蝼蚁之命吗?”万界修士悲苦,遥望着天地洒落血雨。

“最有望成就至境人物,也要出手吗?不过你真能降临吗?”一位禁忌道祖冷漠道,双眸如火直视着王月的躯体,通晓他的还未复苏,想要真正降临需要时间,而且真要降临付出的代价也非常之大

“在他所依附身上,好像有不朽玄机。”另一位禁忌道祖沉默了一下,突然道。 “他是想借助那具身体从而降临现世吗?”

“不能留余地。”禁忌道祖冷酷,“在那具肉身上可能有不朽的气机,出手吧,不然凭借这一丝不朽气机能将那个人真正接引下来。”

“轰隆”两位禁忌的存在一同出手,大道轰鸣,道韵迸发,他们在用独属他们干扰即将形成的领域,延缓那位存在的降临。

“这人究竟是谁,竟然引动一位道祖为他夺天造化和让三位道祖追杀还有至上强者圣兵出手!”诸天无不震撼,一切的源头皆在那年轻的背影上。

金色珠子立于王月的头顶,道韵缭绕,混沌气息与王月心脏中的气息相呼应,慢慢地,金色珠子表面,那道身影睁开双眼,时空在那一刻凝固,所有的法则都被禁锢住,整个宇宙都为此暂停运转,无穷尽的法则向着那位的方向扭曲,逐渐交织出一个令人生畏的领域,三位禁忌的存在和至道圣兵的神祇为之一顿,同时虚空当中雷光闪烁,紫色的雷芒若隐若现,仿佛有着更为无上不可侵犯的存在在苏醒。

“那珠子……”禁忌道祖一惊,在金色的珠子之上,他们感受到属于他的道,那是横跨过去与未来的无上大道。

“难道他要显现在当世?”乾龙被惊动,他在里面可是呆与那位有过交谈,若他要以全盛时期降临下来,付出的代价足够埋葬一个时代。若是那个他依然存在,那么他的实力又有多强。

金色珠子上的人影宛若要复苏,瑞气升腾,仙光缭绕,秩序与法则在重组,一股压抑的气息蔓延。

“难道他没有消亡,而是蛰伏起来。”两尊禁忌道祖又惊又怒,大道法则之力被调动,欲要趁着他复苏之时,将危机扼杀在摇篮当中。

“轰!”一道宏伟的身影已然凝实在金色珠子之上,他漆黑的双眸如电,神情冷漠,直视着两尊禁忌道祖,如瀑布如墨的黑发飘扬,白袍猎猎,身后有一条长河伴随着他,脚踏道图,威震八荒,九天十地唯我独尊,虚空当中,大道齐鸣,隐约之间有一条贯穿亘古的大道出现,诸多大道在其面前匍匐,同时也引动大道之海恐怖的存在。祂不允许那位的大道重临现世,一旦他现世,会发生恐怖的事情,倒果为因,颠倒乾坤,大道崩溃。

一双晶莹白玉之手从混沌海探出,混沌气息弥漫,神威似海,打向那道背影,现世当中,他有大敌,不容他出现在现世当中,否则现在布置的后手让他倒果为因,直接显露出来,对于长生的机会就变得少之又少。

“走!他已经苏醒了。”禁忌道祖凛然,身形急剧后退,远遁星空,他的实力太逆天了,谁也不想和他单独在一起。

“咔嚓”金色珠子裂痕遍布,光华极为暗淡,他刻下的至上印记崩裂,现世中的大敌出手,真身无法真正在的降临到现世,致使所召唤的容器受损。

“是本源印记。”乾龙落在金色珠子前,露出明悟之色。然后一点光束在他指尖出现,射在王月的额头上。

“这次不在欠你因果了。”乾龙喃喃,目光停留在光轮之上,曾几何时,自己也凭借着这一件残缺的帝器崛起。只是后来却成为要自己命的东西,而今又再次出现在眼前。

“快进入吧……”他的声音说不出的衰弱,白发飞扬,腐朽的气息缭绕,额间黑气出现,气血衰败。虽然没有引出自己的大敌,但是他也无悔。

乾龙演化大法金桥变得稳固,造化之门也变得清晰可见,他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也只有曾经进过去的才知道。接着,乾龙闭目,静静地等待。

“谢谢……”王月艰难地吐出两个字,他的躯体早已破损,要使本尊真正的降临于现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仅有一股意志支撑着他前进。“踏踏”伴随着步伐声,王月的身影缓慢地走向造化之门。

“结束了吗,真是太可怕了,弹指间星辰破灭,道祖的实力不可想象!”

“好险,若是大战蔓延,不知多少星辰陨落。”诸天皆松了口气,意想中的禁忌大劫没有发生,这是件十分幸运的事。

“希望不会横生变故。”乾龙眉头皱起,眼皮微动,心中涌现不安,到了这种境界,诸天之中若有人念其名,他们都能感应。而此时乾龙竟然生出不安的感觉,着实诡异。

“到了,快到了……”王月意识朦胧,造化天门就离他只有一步之遥,法则气息触手可得,只差一步,他就能进入这神秘的造化天门。

突然,星空之中卷起一朵黑云,雷鸣轰动,一块黝黑如墨的古老石碑出现,混沌气息弥漫,无数的大道符文被刻入其中,带有着荒古时代的气味。这又是一尊古老至道圣兵,甚至远古世家都不能道出其名。

石碑飞起,要将造化天门碾灭,阻王月进入。诸天大能的神经再次触动,气息一凝,一个个皆凝重地注视着星空之中。

“尔敢!”乾龙震怒,有他这位无缺的道祖坐镇,竟然还有人出手。而且这出手的气息极为熟悉,圣崖发出紫色的光芒,神泉涌动,白色匹练横穿星空,要阻止石碑前进。

然而此时黑云中,一个巨大的掌印打出,拍在神泉之中,几乎将神泉之水打散,圣崖竟然出现裂痕。乾龙的身影在万里星空出现,仙袍染红了禁忌之血,半边身子被打碎。好可怕的一掌,竟然将乾龙如此站立巅峰的强者打伤。

虽然这也是乾龙衰老的缘故,气血不再如海如洋,能动用的力量也就衰弱了许多,但是他依然是道祖强者,却被神秘人击飞。

乾龙的半边身子伤口缓慢地愈合,气血衰弱对他的影响太大了。让他无法立刻将道体修复。

“咝,咝。”诸天大能皆吸了口凉气,“无上的道祖被人轰退了!”

“在黑云的那一边又是一位无缺的道祖,而且气血滔天,能轻易轰退气血衰弱的道祖。”有大能猜测。

“看来还有禁忌大能蛰伏。”大能们皆是留心,谁也不知何时何地会出现一位至强者。

石碑降临,无上威压瞬息而至,几乎将虚空碾压成饼块,浩瀚的力量威震八方。

“杀!”乾龙怒吼,一条苍老与他相合,金色神链交织,他的大道已经展现了,他这是要用最后的手段,仇敌就在眼前,尽管这位仇敌十分强大。

大道伟力被他打出,苍龙咆哮星空,道祖威能再次展现出来,虚空震动,星辰被这伟力碾压成碎片,泯灭星海之中。

然而,古老的石碑闪动,好像勾动某处,无穷的大道之力自虚空中被接引下来,大道符文复苏,如泰山般的巨力镇压整片星空。

“噗”乾龙道体破损,一股无上的意志在伤口出盘绕,让他无法将道体修复,此消彼长,乾龙落于下风。而后将乾龙打入一座星球之中,这是一尊能与他比肩的无上道祖,仅凭一尊至道圣兵就可与道祖相交战。

乾龙道祖之间划破虚空,欲要与背后之人决战。万道齐鸣,乾龙道祖将他的道演绎到极致,牺牲一切,都不惜将仇敌拉入归墟。

石碑飞动,不惧乾龙道祖,很快就降临到王月身前。恐怖的意志几乎覆盖整个星空。一双紫瞳在石碑上冒出。

妖异的紫瞳死死地盯着金色珠子,似乎要看出什么来,而后,石碑升起,符文如蝌蚪般游动,大道之力凝聚,直直地向着王月头顶镇压而下。

“看来终究无法逆天改命,可怜一代无上的存在无法出世。”诸天大能感叹,一颗悬挂的心终于落下来。

“轰隆”星空突然忽明忽暗,圣崖之上,水光之中。

“老不死的,那里都有你的份!”虚空中传来咒骂的声音,一双蓝莹莹的手从水光中凝聚,一掌将石碑落下的方向拍偏。凌空的一脚,踢向在王月,金色珠子上伟岸的存在在这一脚下直接消散。

金色珠子和光轮收拢在王月的眉心,就被踢了进去。

接着王月感觉到背部一阵疼痛,马上失去意识,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飞,连爬带滚的,不经意地冲入造化天门之中,而背部上一个很大的乌黑鞋印。

诸天再次被震动。

石碑上的紫瞳盯着虚空许久,似乎思量着要不要动手,最后,石碑退却,紧接着乾龙道祖破空而去和黑云一同消散在星空之中,一场禁忌之变再次落幕。

一个神秘的空间中。

“呱呱,鸟爷终于开荤了,整天吃这些鸟果子,鸟爷的金口都快淡出水来了。”一只乌鸦飞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