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闻仙之旅 > 第十二章、禁忌下场

第十二章、禁忌下场


星空忽明忽暗,浩荡的神威震惊诸天万界,绚烂的彩霞自虚空显化,恐怖的大道威压从其中散发而出。

“咳,既然你要与我们为敌,就要有死的觉悟!”禁忌大能化身身上缭绕的光华暗淡了许多,禁忌之血洒落凡尘。

“你已经被重创了,还要来吗?”乾龙神情冷漠,他现在是无上道祖,是无敌的存在,即使面对同级别对手依然冷然。

“你以为只有本尊一个人吗?”禁忌大能化身冷笑。两股气息升腾,大道气息浓郁,这又是两尊禁忌大能化身。

“只要你交出那一滴精血,本尊保你不死”这位禁忌大能突然劝说。那两尊禁忌大能瞬息而至,皆笼罩着光华。

“哦,你这是要我的老命呀!”乾龙震怒,仅凭一滴精血,就能让垂暮的巅峰强者回归全盛时期,他现在的实力几乎维系在那一滴鲜血之上,以这些老古董的手段或许能保他不死,但是付出的代价更为可怕得多。

大道震动,苍老居于大道之上,鳞片张开,仰天咆哮。山河滚动,空间崩裂,恐怖的气息席卷天地之间。

四道身影交战在一起,星光冲天,神光无限,乾龙的实力完全镇压着三尊禁忌大能化身,但是却无法将其打散。

乾龙漫步虚空,如同太古仙王临世,行走于凡尘,苍龙盘聚在背后,神光无量,法则信手拈来,镇压着三尊禁忌化身。

三尊禁忌化身怒吼,除了百年前之外,从来没有人可以如此这么做,大道气息猛然增加,大道轰鸣,而后他们爆发出强烈的气息。

“欲要以道的形式存在,换取短暂的道祖实力吗?”乾龙精芒一闪,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这意味着他将要对战三尊至强道祖。

四道可怕的气息震撼寰宇,虚空快要破损,天地禁锢随着他们的出手也变得松动,对于现世的影响尤为巨大。

突然绝仙谷数里外,一缕紫气升腾而起,浩瀚的波动自虚空中传来。苍穹仿若被撕裂,天地威压骤然而至。灵气涌动,天地符文再现,化作四大神兽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屹立在虚空,一道巨大的门出现,混沌气息弥漫。

“这是什么?竟然有如此的威力。”古老的存在被惊动,一道剑光冲霄而上。小秘境外的城镇,诸多修士被这异象给震动,一道道虹光飞出。

直到离异象数里之外,众多修士降落,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这是造化之门,有人欲要逆天,夺天之造化。”一位古老世家中年老修士震惊地仰望着巨门,道出隐秘,“上古曾经有人以大神通演化造化之门,夺得天地造化,成就盖世强者。”

“造化之门似乎与禁忌有关。”各圣地的老怪物动容。然而二十年前的禁制太过强大,尽管受到现在的余波,禁锢松动,但是禁忌大能的战斗沾着必死,一个个都龟缩在自家圣地当中。

一时间,七彩光华散发,光华连绵万里之长,法则凸显,四大神兽齐鸣,震慑穹宇。无数光华射出,光彩绚烂。至上道纹几乎遍布整个星空,造化之门震动,仙气氤氲,仙音袅袅,造化之门被打开一角,里面人间仙境映射出来。

无数的灵药在造化之门的另一边摇曳,沁人心脾,通灵法器遍布,堆积成山,最原始的符文在显化,大道共鸣,仙灵之气,不朽神药,一一出现,还有石壁沟通天地大势,无数道韵回转,仙音渺渺。仿佛上古修士再现人间,讲道于虚空,梵音缕缕,诸多佛陀在颂经文。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虚空之中。好像有位老道在讲道。

“这是道德天尊的道经!”有人认出道音所言。

“我若证得无上菩提,成正觉已,所居佛刹,具足无量不可思议功德庄严……”一棵菩提树下,无数佛子在吟唱。

“这是阿弥陀佛道祖的大宏愿道经……”一个修士佛陀喃喃。

“虚空无极,道化无始……”有道幻影演化秘术。

“这是空境无极道祖的秘术。”诸多消散的古经再现环宇。

无上道经囊括了至强者的大道,为最神秘,是至上宝典,条条直通大道。

“这是神药?还有秘术,无上道经!”修士们震动,这都是无上机缘,得到其一修得大能不成问题。然而可怕的天地力量已经让他们寸步难行,身体不自觉的后退,只能空望着在。因为那处地方道痕被刻下,沟通宇宙大势,这是禁忌大能的无上手段。

“轰隆”有几处圣地和世家发出震响,有人欲要出世,进入造化之门之中,夺取造化延长寿命,天空之中,虚无的力量被勾动,神秘的力量降临他们身上。让得至道圣兵不由自主觉醒,抵抗着这股力量。

骤然,天空中黑云盖天,虚空之中仿佛有什么被触动,发出强烈的愤怒。电芒闪动,雷蛇轻舞,银色的闪电明灭,至上的穹宇之上,一条条大道横跨而来。天雷轰响,炸裂的声音从阴云中不断传出。

造化之门下,王月脸色苍白,眼光灼灼地看着巨门,身体已经被无数的金色链条洞穿,鲜血泪泪,一颗金色的珠子从眉心处涌现,顶在头顶,洒落光辉,让他不至于倒下。心脏之中,奇异力量如河流一般涌到他的百脉之中。曾经的那个地方,布下了诸多禁制,即便他现在要重新打开,也要遭到恐怖的反噬。

“诸多大道未曾与之共鸣,这只是法则显化。”王月突然感叹,“这可是与诸多禁忌大能为敌。”

古老世家的修士突然道:“是了,夺天造化是对天地的亵渎,天地必将降下神罚。度过了则真正的夺天造化,逆天成道。”

“不,这不止是神罚,还有道罚!”古老世家的修士惊骇。竟然有人一同触动神罚和道罚,这这其中涉及禁忌存在。

诸多大道化作金龙冲入云海之中,与雷龙共舞。毁灭气息凝聚,浩荡力量几乎将虚空泯灭,黑云转动,扭曲,一个天然的黑洞显化,诸天神龙龙目灼灼,在黑洞之中忽明忽现。

“开!”金色珠子晃动,金光铺道,一条光华自王月脚下出现射入黑洞之中,一双白玉之手凭空出现,跨越金光,探入黑洞之中。天仿若被撕裂,巨大的裂痕自黑洞中心溃散,大道神龙被打碎,浩瀚威能向着四周飞散。

“这是无上禁忌大能手段。能将天地扭曲,好恐怖的实力。”

“有禁忌大能未曾沉睡,欲夺天造化吗?”有人猜测。

“不对,你们看,是为后辈弟子夺天造化。”有人一指踏空的而行的王月。

“嗷”大道神龙身躯重组,向着王月俯冲而来。而王月的躯体早已破损,金色珠子镇压己身,让他坚持下来。

突然两尊至道圣兵从无尽虚空跨空而至,神祗被唤醒,欲要诛杀王月。

“是有禁忌大能出手,想要阻止那位夺天造化吗?”万界莫不震动,这是禁忌大能的斗争,旁人无法插手。

两尊至道圣兵无上威能被唤醒,正散发出恐怖的气息。一尊至道圣兵是铃铛模样,混沌气息弥漫,至道圣兵之上,一条条纹理如龙被铭刻,最上有一条金龙盘绕,炯炯龙目摄人心魂,金色的光华闪动。

另一尊是古老绿鼎,一尊强大的太古凶兽被铭刻在上,太古凶兽容貌狰狞,四脚踏云,仰天长啸,符文交织。大道符文复苏,铭刻在绿鼎之上。

“这是镇魂铃,还有万世兽鼎!”两尊古老的至道圣兵再现尘世。这两尊至道圣兵曾经在过去的时代威压一世,留下无尽传说,而今竟然一同出世。

“这又是要发生禁忌大战吗?”诸天修士惊恐,这可是在宇宙之中,失去天河的隔绝,禁忌大能战斗便是毁天灭地,星辰陨落。

“杀!”两尊至道圣兵幻化成两道人影,落于王月面前。这是两尊可怕的存在,即使不为禁忌大能,也拥有毁天灭地的实力。

“吼!”王月怒吼,在两尊神祗面前,打出可怕的道法,带着恐怖的威势将两尊圣兵神祇打退。一道可怕的

“苍龙乾坤!”一声怒吼,一道伟岸的身影自金色珠子幻化而出,黑发如瀑布,双眸迸射出神光仿若透视虚空诸多大道,其面容与乾龙十分相似,仿若其亲临。

一条苍天巨龙在虚影面前演化,虚空之中仿佛有一条大道与之相呼应,无尽神威散发,虚影冲霄而上,与巨龙并肩。

“轰隆”诸天震动,至道圣兵发出震响,同时在虚空的深远之处,有几股强大的气息在复苏,是圣兵的主人察觉到至道圣兵无法镇杀敌人,要从沉睡中苏醒。

“八倍战力,合!”虚影与苍龙融合,“杀!”

虚空中的大道神龙化为一道道光影。冷漠地望着虚影,就连至道圣兵的都被虚空法则演化出来,虚影与光影交战一起,发出剧烈的震响。浩荡波动蔓延整个宇宙。

至上级别的秘术被虚影施出,虚空一片消融,时空漫灭,光影被磨灭,而后再次被重组。

“俯视了几个世纪的你,怎么可能不出手?看来是我现在太弱了,让你看不出端倪。”金色珠子回转,一条条可以证道天命的大道浮现,仿佛仙王下凡,氤氲之气环绕,普通人得此一道皆可成为巅峰的存在。

纵然有力量护体,但是异种力量依然侵蚀着他的内腑。突然他体内奇异力量光芒大盛,虚空无极,一股属于时空的力量降临。

遥远的宇宙边境之中,禁忌大能一念通晓亿万里虚空,纵然沉睡,意志依然存在,一道沉重的声音响起:“是他,果然已经得到永恒之躯,还想借他人之手逆天夺造化踏出关键一步?妄想!”

虚影将两尊至道圣兵打落,然后落于王月的头上,无上威势包裹着王月。他双眼凝视着虚空,仿佛注视着什么,空间仿佛凝固一般。所有的修士的目光,皆集中于此。

金色珠子上,纹理变化,一道人影盘坐于此,头顶一条神龙环绕。

遥远的天河之中,一块暗淡破碎的光轮发出混沌的亮光,天河的水都无法遮盖其光芒。光轮震动,天河被卷起滔天巨浪。而后,破碎的光轮突破巨浪,将巨浪劈开,冲入无尽虚空之中。

光轮如彗星一般,在漆黑的宇宙中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所过之处虚空泯灭,时空竟然错乱。以致于,有人跨越时空,见证了许多神秘的存在。

虚空一片宁静,落叶之声皆可闻之,造化之门前的黑洞再次形成,诸多大道神龙再次重组。两处战场,无穷尽的大道之力笼罩在周围,大道轰鸣,一举一动都携带着可怕的威压,即便真正至尊境的人参与进来都要饮恨,甚至虚空都被打崩,混沌的气息降落,被恐怖的大道之力划分阴阳。

王月头顶金色珠子,一股时空之力被唤醒,周身萦绕着一层混沌气息。头顶上的珠子,纹理再次变化形成一位朦胧的身影,一条虚幻的光轮在其头顶盘绕,那光轮烨烨生辉,映照着时间长河,层层浪潮从背后掀起,一尊尊已经证道天命的身影在浪潮中浮现,仿佛下一刻就会降临于此,灭杀眼前的大敌。

“演变他人的大道,获得无上的战力吗?”一尊至道圣兵化作人形,神情冷漠,眼神紧紧地盯着金色珠子上的人影。

“道化亘古”金色珠子震响,朦胧的身影逐渐凝实,在金色珠子光芒的照耀之下,威严的面孔逐渐显化,曾经镇压一个时代的人物,更为可怕的是,在其后烙印在身后的大道,一个个都是代表无敌的大道,在其伟力之下几乎真正显现出来。

两尊无上禁忌存在瞳孔皆是一缩,“这手段,可是有些熟悉,在时空之道走得那么远也就只有他了。”

“一旦他的大道降临,恐怕这里是无人是他的对手。”曾经活跃几个纪元的禁忌大能如此说道,即使这位有着众多的敌人,但是此时能镇压这位的,基本都处于沉睡当中。

“不过,如此逆天的大道降临,第一个出现的恐怕只会是祂。”另外一个禁忌大能淡淡地道。

另一边,凭借着强横的实力乾龙将一位禁忌大能打得肉体崩溃,尽管不断在重组,但是在大道之力的伟力之下,这位禁忌大能肉身几乎崩裂,另外的两道化身也被打灭。仅仅凭借现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将一位完整的巅峰人物对抗,除非同样恢复巅峰状态,但是却会加速他老死。

“看来你们有点看不起本尊,还是活得太久了,不懂得死亡的概念”乾龙道祖森然道,抬手一道仙光出现,法则之力笼罩,将两道至道圣兵与两位禁忌大能拉入战场。

“一道虚幻的大道,一个气血衰败的道祖而已,又何以与我等相争锋。”镇魂铃化作圣兵,发出恐怖的声音,其上的纹理飞出,宛若一条条金色小蛇,至道圣兵威能全开,发出的震响让空间崩溃。

虽然他们不屑联手,但是在乾龙道祖的压力之下,都祭他们的通天手段回防。根本不用与这位巅峰的祖境强者硬碰硬,他们看出这是快要老死的祖境。

万世兽鼎上的太古凶兽复苏,最古老的道纹交织,编织成一个巨兽模样,它这是要以天地法则形式再现人间,太古凶兽如狮似虎,仰天长啸,威震苍穹,庞大的身躯遮盖整片星空。

一时间,山河崩裂,滔天海浪被卷起,沧海桑田,移山倒海,洪水喷涌,天空之中,电闪雷鸣。大陆崩溃,一条条裂痕爆发。

“啊!”镇魂铃的声音几乎蔓延整个道星,道心不稳的人皆被这声音震碎真灵,肉身腐朽。道星之上,数道光束冲霄而起,这是至道圣兵觉醒。以莫大威能阻挡那两尊至道圣兵的攻击。

与此同时,道星之上,道祖的道纹再现,化作一条条之上链条,成就一个巨大的阵势,勾通本源,无上禁制发动,让快要破碎的道星恢复如初。

“传说有数位道祖曾经在道星上布下无上道纹,守护这片天地。没想到是真的!”古老世家通晓秘闻。

“你等也是我们创造出来,又何以与我相斗!”乾龙如风中残烛,但是诸多大法却无法临近他的半尺。

“镇压!”乾龙眼皮微抬,眼中精芒一闪,手势一握。虚空中的镇魂铃被一股力量束缚,而后巨大的玉手出现,将镇魂铃拍入大地。一条深深的痕迹延绵数里之长。

“你还有多少时间,一炷香?”太古凶兽声若大钟。巨大的眼珠转动。“归于寂灭吧!”

“除非你们的创造者全面复苏再现。将尔等镇杀不过尔尔。”乾龙摇了摇头,另一手微抬,“下去!”

虚空大手再次出现,欲要将万世兽鼎打落凡尘。神鼎发出亮光,一幅群兽奔腾图自鼎壁射出,突然间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仿若万兽齐鸣,要将虚空大手震碎。

“当”镇魂铃自下而起,音波漫漫,群龙并起,撞向虚空大手。“苟延残喘的你,安敢辱我!”镇魂铃神祗震怒。自创造者成道之后,没有人可以让它蒙受这样的侮辱。

“至道圣兵不在手,真麻烦。”乾龙喃喃,手中结印。玄奥的波动散发,一圈圈的符文飘散。仿佛在呼唤什么。道星之上,发出不断地震响,最后一道紫光冲霄,才停止下来。

“这是翩跹圣地的圣崖,竟然被禁忌大能召唤而出!”大能震动,他们的目光皆投向虚空之中。

“这是远古秘术,为远古时代一位天尊所创,万物皆为己所用。没想到连至道圣兵都能摄取。”有大能震惊地发现。

虚空之中,乾龙站立于圣崖之上,白色匹练自他脚下奔流,悬崖是紫色,被刻下无数的道纹,飞流直下三千尺,虹光乍现,白雾蒙蒙,仙光飞霞,恐怖的“势”在流动。

“怎么会是这个?”乾龙哑然,意识一动,“没想到,那里曾经镇压过一位强者,神祗遭到重创,怪不得能让本尊这么快召唤出来。”乾龙一念通晓过去,这就是禁忌大能的手段。

“看来你已经快死了。”万世兽鼎如此说道,太古凶兽向着乾龙冲来,獠牙深寒,面容狰狞。

“无量神水!”圣崖被放大,无量的天河之水洒落,将整个空间淹没。形成一道圆形水幕。

“该死,这是天河之水,能腐蚀至道圣兵。”镇魂铃恼怒,对它们来说这就是毒药,一旦道纹被侵蚀,神祗就会沉睡,在天河之水中,能将至道圣兵化凡。

“当”万龙缠绕,金光环绕着镇魂铃转动,万世兽鼎立于水幕之中,威震八方,太古凶兽咆哮,欲冲破屏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