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闻仙之旅 > 第四章、鬼影现

第四章、鬼影现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王月口念救苦往生神咒,左手拨弄着道珠,右手敲动着一个小铜锣,清脆的声音响遍整个客厅。

喃喃的声音伴随着铜锣的清响,不仅让人心情宁静下来,而是觉得有股安稳的感觉,就连凌鸣也安静下来,不在干扰王月。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除了王月外,凌鸣与委托人凌兴腾竟然在喃喃的道音中睡着了,使得整座大厅仿佛沉浸在寂静的环境当中。

“呼呼”忽然狂风忽起,将神台上的蜡烛吹灭并且将其吹在落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凌鸣第一时间被惊醒,眼神飘忽,手不由自地抓向王月的衣袍。

王月放下左手念珠,拍了拍凌鸣的手背,以示其镇静。然后口中依然念着渡亡魂的经文,丝毫没有为之感到惊慌。

“呼呼!”又是几股疾风,将周围的蜡烛吹灭,整个大厅只余留丁点的光芒,凌鸣也往自己身体掏东西,想拿出手机用以照亮,然而还未伸进去,就被王月给打掉了。

“月……哥儿……”凌鸣的声音有些颤抖,手也颤巍巍地指向外面,“窗边……快看……”

王月未曾理会,依旧不紧不慢地诵念经文,喃喃的声音与清脆的铜锣之声交替响起,然而即使这样也无法让凌鸣镇静下来,反而更为恐惧。

屋外红光闪烁,狂风呼啸,隐约之间还有些悲鸣的声音响起,零星的灯光更是映射出一道诡异的身影。

“你好狠的心……好狠……”

“我儿,我儿啊……我苦命的儿……还未出生就被人剖开……”

“我要你偿命……偿命!”

恐怖的声音从四周响起,伴随而来还有几声婴啼的声音,血色光芒从门口细缝中涌现,将昏暗的大厅点缀出一丝恐怖的气氛。

“嘭”一声巨响从屋内传出,屋内的一道门被踢开,一道披头散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处。

“月哥儿……那……东西……来了!”凌鸣一脸惊恐的模样。

只见那个披头散发的身影在怒吼手中也在挥舞着东西:“是我杀你的又如何,你个不贞不洁的女人,怀了个野种找我家腾儿接盘,还来我家作威作福,来呀,老娘能杀你一遍,就能杀你第二遍!”

同时睡着客厅的凌兴腾也被惊醒,先是冲出外面,一阵声响过后,他抓了一个人影回来,而后径直的跑向披头散发的人影,二话不说地制止她的行为,同时也打开了灯。

接着凌兴腾手持利刃从房屋中走了出来,对着王月和凌鸣二人面露凶光。

“所以说,可怕的不是鬼,是人心。”王月停止诵念经文,毫无惧色地与之对望。

“月哥儿,我们好像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凌鸣身体颤抖,与刚刚相比,人比鬼可怕得多了。

“你觉得,只要杀了我们两个就没人知道吗?”王月淡定地询问,神情笃定,“找我来办这事,除了必要的习俗,免得让人怀疑外,更多的是欺我年少,就算出了事也容易摆平吧。”

“怎么,你觉得你们能逃得掉吗?”凌兴腾面色森然,“我故意选择晚上办事,也是因为为了引这个八婆出来,奶奶的,搞神搞鬼,还以为老子不知道。而且晚上这里也没人敢应,鬼怪的事情可让那些人会忌莫深。”

凌兴腾一脚踢向脚边的人影,如今灯光一亮,赫然是一位妙龄女子,不过身上披着一层血衣,脸上也化着恐怖的妆容。

“本来你打你的法事,我把这个贱人抓出来,根本就不相干的事情,可惜你们知道得太多了。”凌兴腾气汹汹地道。

“月哥儿,我这算不算无妄之灾。”凌鸣吐槽,试图缓解一下内心的恐惧。

“贱女人,吓唬我母亲是吧!三五两天就过来扮鬼吓唬我母亲是吧。”说着凌兴腾对着女子拳打脚踢。

“呸,杀了人还想蒙骗过关?”女子被打得满口是血。

“我母亲又不是故意的,都是她,她故意气我母亲,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凌兴腾大吼,“自从来到我家后,对我母亲吆喝,还各种嫌弃我父亲,就算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都不介意!”

“只是我母亲也是气不过,一时冲动才做出这样的事情!”凌兴腾竭斯底里,“既然她已经死了,那就不要再追了!可你呢,非要把我母亲逼疯!你真是罪该万死!”所爱的人逝去,母亲却成为杀人凶手,这是让他非常的崩溃。

“月哥儿……这就是传说中的舔狗?”凌鸣小声地在王月耳边嘀咕。

“别说话,看戏!”王月好整无暇,根本就不担心等下回发生危险的事情。

“一时冲动?一时冲动会把人的肚皮剖开吗?”女人冷笑,“根本就是你母亲想她死很久了!不仅连她要杀,还当着她的面把她的儿子也杀了!”

“你放屁!我母亲才不这样的人!”凌兴腾更加暴怒,猛的几脚直接将女子踢晕过去。

“是她自己撞过来的!她死了,我非常痛心,但是又能怎么办!为了不让她牵连到我母亲,只好让我有精神病的父亲顶下罪,反正精神病患者杀人不用偿命!”凌兴腾神情狰狞,眼神当中带有这痛苦,开始自言自语,这些话好像憋了很久。

“月哥儿怎么办,到我们了!”凌鸣紧张的询问,只要月哥儿不在线飚烂话,凌鸣就知道月哥儿心里有所把握。

“怎么办!凉拌呗!”王月眼睛一瞪。

“月哥儿一定是跟老道学了几招把式,不怕那个家伙对吧!”凌鸣都快缩进王月的胸膛,声音都带了些哭腔。

“狗屁,没听说过: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淡定,事情肯定有转机。”王月低声在凌鸣的耳边回话。

“三!”

“哥儿,来了,来了!”

“二!”

“刀都快胸口了,你还数!”

“一!”

“完了,月哥儿疯了!”

“嘭”一声巨响从门外传来,门被踹开,“警察,放下你的武器!别动!”一声暴喝接着传来。

凌兴腾充耳不闻,更是加快了脚步,想要挟持他们两人。然而还未等他想要挟持,王月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先手一动,反向擒拿,反将他放倒在地上。

“我这么多年也不是白练的。”王月将他按倒在地上,“就知道你有问题,幸好道爷在上厕所的时候,听到你的鬼话!”

“月哥儿,威武!”凌鸣看得目瞪口呆,也想不到月哥儿那么快就将人制服。

“小伙子,不错呐,有两下的!”进来的是中年民警眉头一挑,对着王月赞叹。

“那当然,我月哥儿师承武当绝学,区区小毛贼还不手到擒来!”凌鸣大吹法螺。

“警官还是把这里的事办了再说吧。”王月摇了摇头,对凌鸣的话不是很赞同,“手机中的视频语音应该能将他定罪吧。”接着王月掏出一个手机,其模样与凌鸣的一模一样。

“是你!你什么时候报的警!”凌兴腾醒悟过来,千穿万穿,尽然没想到给小道士给揭穿了。

“不是,只是恰逢其会!”说着就将手机扔回给凌鸣,怪不得刚才不让凌鸣打手电筒,原来凌鸣的手机就这王月的身上。

“月哥儿,你什么时候拿了我的手机的。”凌鸣有些迷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手机会落在王月手上。

“睡得跟头死猪那样,把你卖了也不知道,何况一部手机!”王月翻了翻白眼。

“起来吧!就算不用小哥的帮忙,我们早就怀疑你有问题了!”中年警官将凌兴腾套上银色手镯,“就你这伎俩,我们都见过几回了。”

“小秦,进来一下,顺便去把里面的那位也带上!”中年警官对着门外招呼。

“明白!”一声朝气勃勃的声音回应。

而后两位民警将两母子压上警车之上,并且将那个女人也送进救护车。

“小秦,你现在这里守一下,待明天局里都上班了,会有人来接替的,还有保护好环境!”中年民警对着年轻的民警道。

“等一下!”凌兴腾突然道。

“你要干什么!”中年民警暴喝。

“小道长,求你一定要把我妻子的法事做好,我不想她下去做牛做马,希望她能投胎一个好人家!”凌兴腾乞求。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继续做下去,法事一旦开始,必须有始有终!”王月认真地回复。

“呼,那就行……”凌兴腾松了一口气。

“那行,就让你把法事做完再走!”本来想赶王月的中年警官见此突然改口,毕竟“咸鱼”还摆在客厅,以那小秦的胆子,说不定会吓死,还是找个人陪一下。

“月哥儿……还要做啊?”凌鸣一脸苦色。

“你可以先走,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万一……”王月回头走进屋内。

“好咧哥,做就做嘛。我还是等得起的!”凌鸣屁颠屁颠地跟随进去。

“小秦,你可要看好这里,明天过来取证,还要看着点,别让他们俩乱跑!”中年警官吩咐一句就扬长而去。

“好的,一定会看好!”年轻警官神色认真。

……

“月哥儿,接下来应该不会发生奇异的事情吧。”凌鸣询问。

“一般而言,都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次是例外。”王月安抚道,同时手再次拿起小铜锣,口中念念有词。

“这位警官,我们到那边睡会吧,反正这小子没有几个小时是完成不了的。”凌鸣一边拉着警官往大厅的沙发上坐,一边瞟着王月那边,实际上感觉在王月身边瘆得慌,赶紧想拉皇气镇压一下不安。

“这位小同志,我姓秦,名勇,可以叫我秦警官,我长官交代的任务时让我看住你们俩,免得你们破坏现场,你们就按照先前的位置吧,我站着就行!”秦勇拉住凌鸣,把他按回到王月的身边。

“月哥儿……”凌鸣哭丧着脸。

一个小时之后,凌鸣眼神闪躲,整个人都瑟瑟发抖的躲在王月的背后,之前还能睡得下,现在被惊醒了那里有睡意,尤其看向棺材处总觉得一丝阴森恐怖。

“实在不行,你找点东西做吧!”王月被抖得无奈,对着凌鸣说。“赶紧转移一下注意力,都说叫你别来,就偏要来。”

“月哥儿,不用念经了?“凌鸣还以为快要结束了,“是要结束了吗?

“不是,还有一套仪式,送入幽冥的仪式。”王月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袍,然后从背包里里掏出一把弹簧伸缩剑。

“我去,月哥儿这剑也太简陋了吧。说好的桃木剑呢?”凌鸣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方便携带,内核有一小根的桃木芯,足够了!”王月瞥了他一眼。

“太上敕令,超汝生魂……”王月开始跳大神起来,挥舞着道剑,口中念念有词。

忽然,一阵阴风吹入,客厅上的灯光骤然熄灭,灵堂之上一道耀眼的红光出现,紧接着,灯光再次亮起来,不过这是的灯光颜色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灵堂上美丽动人的照片变得扭曲,一行血泪从女子的眼角中滴落。

“月哥儿……这不会是你搞的东西吧!”凌鸣身体一僵。

“我去看看电源!”身旁的秦勇眉头紧皱,起身就要去电源处,“看那个混蛋还在装神弄鬼!”

“别去!”王月暴喝,将道剑横立在胸前,“恐怕真的遇到十年难遇的灵异事件了!”

“你……有没有……看见过我的宝宝……”低沉阴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宝宝,你在哪啊!”

门外,一个血红的身影出现,腹部中心处更是拉着一条绳子般的东西,脚下尽是血迹,每走一步都留下一个血色的痕迹。

“是你们把我的宝宝,抱走了吗?”血色身影抬头,其模样赫然与照片中的女人一模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