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闻仙之旅 > 第三章、仪式开始

第三章、仪式开始


“月哥儿,我也是好奇,要知道这样的机会难得。”小胖腆着脸,“以月哥儿的本领,就算是有事也能轻而易举的解决。看看也没啥毛病的。”

“想都不要想,做这些事情,最忌讳有无关的人在一旁。”王月严肃地回答。“万一真要出了事,无论大小事都对人的寿元有所影响。”

“所以说,人呐,有时候好奇心不要太重。”王月苦口婆心的劝说,“不然害了性命,神仙难救啊!”

“切,你也说说万一,有月哥儿在,万事都能解决。”小胖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况且,我也就想证实一下,那东西是不是存在呐!”

“你若是认为存在就存在,若认为不存在就不存在,没必要去证实。”王月依旧在劝说,这样的事情尤为避讳生人,若非怕委托人误会自己干白活,就连委托人都不想让他停留。

“看一眼,就看一眼。”小胖连忙赔笑,“看一眼就走!”

“不行!真出了事,我怎么向叔叔阿姨交代。”王月声音徒然变大,意图喝退小胖的想法。

“别怕,真要出事了,就说是我撺掇的,而且你家师父也是挺神乎的,肯定不会出事的。”小胖念头不减,反而听说危险更增添几分兴趣。

“而且以我对月哥儿的了解,只要你不当场飚烂话,一副傻逼的模样,这事十有八九就能成功。”小胖拍了拍胸脯,表示对王月十分的了解。

“……我这秘密,你不会到处说出去了吧。”王月先是无语,然后瞥了小胖一眼,眼睛变得有些危险。也知不知道为什么,王月一遇到危险的情况,自己就不由自主的作出一些傻帽行为,尤其是遇到一些自己无法掌控的行为。这好像是想缓解内心的焦虑所表现出的行为。

“没……当然没!”小胖矢口否认,“我发誓,如果我说出去了,我的秘密也会被公之于众!”

“行,行,行啦,就你这个破秘密,是同学都知道,不就是暗恋隔壁小村的咏琪妹子六年多吗?就你这个怂蛋,连她交流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就有勇气去看鬼怪呢?”王月扶额,对他的发誓一点也不相信。就算自己逗比的秘密被发现,只要不是社死当场就不会存在的好吧!

“去去,你懂个锤子懂,她就如同天仙下凡,一举一动都带着仙花的韵香,和她说一句话都仿佛是对她的亵渎。这样的女神,只可远观,不然就会玷污我心中的纯洁。”小胖一脸花痴的模样。

王月:(≖`‸´≖;)事实是以你这个短小的身材和横肉满面的样貌,觉得根本配不上人家的大长腿和皎白的面容,自己心中有些自卑,不敢和人家搭话。什么天仙下凡,都是你自己瞎想出来的。

当然王月可不会将这些话说出去,非常照顾好友的心情,只能用表情回复。

“鬼怪不同,为了证实世界的真实性,我凌鸣义不容辞!”小胖大义凛然地道,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

“省省吧,老子是不会带你去的。”王月摆了摆手。

“哼哼,就算你不带我去,我也知道在那里。”凌鸣可不管那么多,难道有机会近距离了解灵异事件,这当然不容错过。

“唔……你知道?”王月眼神一眯,觉得这次来蹭饭草率了。

“当然知道,不就隔几条街那户人家吗?早都传疯了,据说是邪祟作怪,附身在他家公之上,把一个大肚婆给弄死了,鲜血染红了全身,腹中的胎儿更是被掏出,死相及其惨烈。而且啊,他家里人死得死,疯的疯。”凌鸣一副很神秘的样子,叙述着所听到的事情。

“世间上那有那么多邪祟作怪,多半是人为的吧。”王月不信,法事自己跟着老道做了那么多年,自己也做个几年,什么事情没见过。

“你可别不信,据说就曾经请过一位大法师驱邪,不过好像没什么用,连她的家婆都被逼疯了。现在请你过去,大概眼不见心不烦,让她好安息。毕竟附近就你家下葬的服务最为正宗而且还便宜。”小胖一脸煞有其事地说。

“小声的告诉你一下,据说死去的大肚婆由于死前全身都是血,几乎将整个身体染成红色,这样死去的人都怀有很大的怨气,再加上母子同死,怨气更加大了,所以月哥儿要小心点。”接着就悄咪咪地走到王月耳边说,意图渲染恐怖的氛围。

“行了,行了。再让你说下去,不是鬼吓人,而是人吓人了。”王月翻了翻白眼,表示不信。就算是有鬼,有煌煌正道的压制,根本就不可能形成怨魂。

“走吧……再这么说下可就不带你去了。”王月无奈的摆手,知道自己不能阻止这个死胖子作死,以王月对他的了解,肯定会偷偷摸摸地找个地方观看,这样铁定会得罪亡灵的,为了防止这货出现意外,还是让他呆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你,肯带我去了?”凌鸣眼睛变得通亮。

“不然?让你悄咪咪的去?”王月反问。

“嘿嘿,还是月哥儿懂我。”小胖讪笑。然后两人一同动身,朝着委托人的地址走去。

“听着,到了之后,别乱说话,不然的话……”在半路之上,王月先给了凌鸣一个危险的眼神,而后将自己的背包交到凌鸣手上,“现在你就是我的助手,工具人,最后什么话都别说,懂?”

“懂的!懂的!”凌鸣如小鸡逐米般点头。

然而王月却不以为意,知道这货的尿性,一定要好好防范才行,刚才根本就不是提醒他,而是提醒自己。

十五分钟之后,两人终于来到委托人的家门前,面前都贴着白色的挽联,以及白灯笼,就等主事人的到来。

“去,敲门!”王月一推凌鸣上前。

“咚”“咚”凌鸣一一照做。

“来了……”急促的声音从门内传来,打开门,映入两人眼内的是一位憔悴的中年男子,一脸的倦意模样再加上黑眼圈下垂,明显没有睡上好几天的觉。

“小道长来了呐,请进,请进。”中年男子强打精神,对着王月与凌鸣招手,示意他们俩进来,然后走在前头,引着两人进屋。

“嘶,这阴风阵阵的,恐怕有大冤情呐。”突然凌鸣凑在王月的耳边,小声的嘀咕。

“这是冷气低了一点,那里来的阴风阵阵!”王月瞪了凌鸣一眼,“尸体本身就难以储藏,必然要将温度降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棺木本身也是个小型的冰箱。”

“到了,你们现在大厅等一下,我还有事要处理一下。”忽然,主人家一个转头将凌鸣吓得半死,还以为之前自己的话被人家给听见了。

“你先忙吧,反正也不急一时。”王月回应,一边拉着凌鸣找位置坐。

中年男子先是点了点头,先是给二人接了一杯水,然后快速得朝一个房间奔去。

在大厅的中央,摆放着一个合金般的棺材,前端摆着一个神台,神台上都摆起了白色蜡烛,中间放着一张黑白年轻女子的照片,赫然是事主的模样。

“月哥儿,还真没猜错,这真是一个冰箱。”凌鸣待主人家走了以后,先是蹑手蹑脚地走到棺材周围,发现源源不断地冷气从棺材处传来,接着看了一眼就往回跑。

“这不废话吗?人都死了几天了,不用冰柜雪藏,早就臭了。要不是这边习俗要有送人的仪式,估计早就烧成灰烬了。”王月一脸你没见识的样子。

“你说,为什么这边会有这样的习俗呀,非要在家里搞个灵堂,送走逝去的人。”凌鸣不懂就问。

“好像是想家人能在头七的时候,认得回家的路,这是老头子说的,我也不太清楚。”王月摸了摸下巴,“不过也靠着这些法事,我和老头子才能活到现在。”

“喔,那你们就没遇见那些东西吗?”凌鸣比划比划,“就是那种……”

“信则有,不信则无。”王月淡淡地回答,“还有,那些东西呢,还是别乱说出口。说不定晚上就有一只过来陪你睡觉。”

“啧,月哥儿就会开玩笑,我才不信。”凌鸣一脸不信的样子,然后抿了一口水,仿佛在压压惊。

“别喝那么多水,不然等下要叫我一起去厕所,我可管不了你的。”王月瞥了一眼。

“外面都说凌兴腾走了狗屎运能找到这么好的媳妇,肯定是接盘侠,好像他们发现之后,一怒之下把她和胎儿一同砍死,然后推到精神病身上,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凌鸣在王月身边低声的说。

“刚才不是还说邪祟作怪吗?”王月又是瞪了他一眼,这货就没说过真话,前一阵子还说邪祟作怪,现在又说精神病。

“嘿嘿,那都是外面传的,反正一个涉嫌杀人被关在牢里,一个还疯在家里,好好的一个家庭就这么……”凌鸣努努嘴,“不过关在牢里的那个好像也不正常,天天叫嚷着鬼怪什么的。据说精神病院已经查过了,确实是存在精神问题。过一阵子,大概率会被释放吧。”

“这些又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事,来这里只是为了做好送葬的法事,其他什么的别管那么多。”王月一边穿好黄色的道袍,一边回话。

“哟,月哥儿穿上这套衣服,真像个得道高功呐!”凌鸣点评。

“待会可是很无聊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走还来的及!不然仪式一开始,你可就别想着乱跑了!”王月可不管那么多,先把准备的工作做好。

“放心,我手机都充满电了,而且还带了插头,别说一晚上了,就算通宵还是可以的。”凌鸣拍了拍胸脯保证。

“行,你最好就是在一旁玩手机,别到处乱摸乱撞的。”王月也点点头,要不是知道这货的性格,早撵出去了,不然以他那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性格,铁定会冲撞仪式。

“对了,我先去厕所一趟,免得到时候仪式中途的时候就尿急。”对着凌鸣吩咐一声,王月一个人独自寻找厕所。

“去吧,去吧……”凌鸣无所谓,待到王月离开大厅之后,赫然发现就剩下自己一个人,立马汗毛战栗。

“月哥儿……”凌鸣小声的呼喊着,一个人紧挨着墙角。

突然,门窗外传来窸窣的声音,好像有东西在外面走动的。

“月哥儿,别玩了,这一点都不好玩。”凌鸣声音有些颤抖,“我知道你在外面,快回来……”

半分钟之后,外面都没有回应,直道中央的合金棺材发出一阵声音。凌鸣一个激灵,整个人跳了起来。

……

半刻钟之后,王月才从现身在大厅之中,此时凌鸣已经蜷缩成一团,待在角落里,双眼一边瞪着中央的棺材一边又想用手遮住眼睛。

“哟,怎么啦?怕就快回去吧。”王月见到都蜷缩成狗模样的凌鸣劝说。

“不行,好不容易害怕完了,可不能回去。”见到王月现身,凌鸣仿佛找到主心骨,顿时就不怕了。“而且,现在回去更加恐怖好不好!”

“还有,刚才你干嘛在外面吓我!”凌鸣质问。

“外面,什么外面,我都没有去过外面。”王月的神色莫名,抿了抿嘴唇,似乎在想些什么。

“嘶……不会吧!”凌鸣惧恐,躲在王月的背后,“还有刚才那个棺木发出了声响,滴答,滴答的,好像是滴血的声音。”

“抱歉,抱歉,家里有些事,耽搁了。”就在凌鸣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委托人凌兴腾终于从房间走了出来,“王小道长,可以开始了吗?”

“嗯,可以的。”王月点头,也不管后面凌鸣一脸惊恐的面容。

“小鸣,过来搭把手!”王月喝道,凌鸣一个激灵,马上与王月站着一起,为王月准备仪器用具。事到如今,不行也得行,现在可没有机会再让他给跑了。

“月哥儿,老实跟我说,不会真有那些东西啊。”凌鸣悄悄地在王月耳边询问。

“信则有不信则无,保持自己的信念,诸魔不侵!万法不落!”王月依旧是那个回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