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首富从以旧换新开始 > 第八十六章:那我走?(有月票活动,求一波月票!)

第八十六章:那我走?(有月票活动,求一波月票!)


  陈燃求生欲极强,生怕老人家护犊子,直接让人一枪把自己毙了。

  赶紧撇清了自己跟洛璃的关系,“我跟她也是昨晚才认识。”

  老人家按了一下耳朵,没想到助听器传来的声音这么清晰。

  抬头看向陈燃,笑着说道:“小子别紧张,那丫头什么性子我很清楚,一般人她看不上。”

  陈燃嘿嘿一笑。

  老人家或许是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妥,补充道:“你在金陵,赵家那个小崽子你应该认识吧,我说的一般人就是他那样的,不是刻意针对你。”

  呃,您为什么要解释这么一句呢,赵家那个崽子是指赵辉吗,那我连赵辉都不如啊。

  陈燃眼角抽搐了一下,总感觉这个老头有点凡尔赛。

  或许是助听器修好了,老人家心情不错。

  看了一眼天色,主动说道:“你应该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吧,眼下时间还早,介不介意跟老头子我聊会儿天?”

  陈燃哪里敢介意啊,急忙点头说道:“您说,我知无不言。”

  “你说你是金陵来的。”

  “对。”

  “那你认识苏家的人吗,笑笑你认识吗?”

  陈燃愣了愣,试探道:“您说的该不会是苏笑姐吗?”

  老人家眼前一亮,点头应道:“对,你认识啊,这丫头的事情,你能跟老头子我唠唠吗?”

  陈燃一直关注着老人家的神情变化,说到苏笑的时候,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亏欠和关切。

  可是,听着老头的意思,他似乎不是苏家的长辈,那他会是谁?

  苏笑的姥爷?

  陈燃突然蹦出了这么一个猜测,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其实,对于苏笑,陈燃也是知之甚少。

  不过,那几次接触之后,陈燃特意关注了一些苏笑的消息,此时也不至于无话可说。

  只是陈燃不知道的是,他每每说起苏笑来,眼神都会有一丝躁动浮现,就这么一个微表情,落在老人家眼里,就很有意思了……

  “哈哈哈,原来你们是这么认识的啊……是吗,笑笑这丫头还挺有商业头脑的……那个雷鸣今年多大……笑笑过完年就33了啊,唉……”

  老人家时不时的会接一句两句的,始终把话题中心引导到苏笑的身上。

  听说她生意做得不错,眼里会有欣慰之色闪过,听说有人喜欢她,追求她,就会关心的询问那人的来历,偶尔还会感叹一句时光流逝,眼里尽是落寞和孤寂。

  陈燃知道的并不多,但也足以让老人家对苏笑的近况多一番了解。

  又聊了十多分钟,空气中一股麦香弥漫过来。

  洛璃那丫头端着一个托盘从屋里小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厨师打扮的中年人。

  “老头,陈燃,快,趁热吃,可香了。”

  洛璃哒啦啦跑过来,直接往陈燃嘴里塞了一块金丝饼。

  又香又脆,浓浓的谷物油香气充溢鼻腔,陈燃忍不住咬了一口,味蕾又是另一重享受。

  他也不是没吃过金丝饼,但却是第一次发现金丝饼竟然可以这么好吃。

  洛璃也给老人家喂了一块。

  身后的中年厨师急忙说道:“丫头,老首长不能吃多,半块金丝饼,半块冬瓜烙就行,不然对身体不好。”

  洛璃一听,撕拉一下,将半块金丝饼送进自己嘴里,然后举着另一半凑到老人家嘴边。

  老人家见状,也不嫌弃,张嘴就把半块金丝饼含进嘴里,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

  “怎么样,好吃吧!”

  “嗯,好吃。”

  “香。”

  陈燃和老人家异口同声,说完,相视一眼,又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小伙子,老头子我无福消受,剩下的你多吃点。”

  老人家说着,示意中年厨师把一旁的茶具端来,亲自给两个小家伙泡茶解腻。

  洛璃来了之后,他就没再问苏笑的事情了,陈燃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人家不问,自己也没必要主动提起来。

  不多一会儿,一整碟金丝饼和冬瓜烙被陈燃跟洛璃解决得一干二净。

  洛璃这丫头连一颗油渣子都不放过,乐得一旁的中年厨师高兴不已。

  对于一个厨师来说,没有什么比光盘更能让他感到欣慰。

  连带着对陈燃也有了一丝好感,要知道,那一碟点心有七成都进了这个小伙子的胃里。

  “首长,那边让过去拍个合影。”

  这时,门廊的警卫走了过来,瞥了一眼陈燃,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

  老人家眉心微蹙,有点不想去的意思。

  可是,抬眼看到陈燃,突然咧嘴含笑道:“那就去一趟吧,小伙子过来推我一把。”

  警卫员神色一动,看向一脸懵逼的陈燃,转身从屋里推了一辆造型简约的轮椅来。

  陈燃这才发现,原来老人家的双腿已经动不了了,需要人抱着坐上轮椅。

  坐上轮椅后,老人家朝洛璃沉声道:“你也跟上,别乱跑,今天是你洪爷爷跟江爷爷家里的大喜日子,可别再惹出什么乱子来。”

  洛璃撇了撇嘴,一脸不情不愿的模样,可见到陈燃默不作声的推着老头,她也只好跟了上去。

  ···

  洪家所在的别院。

  今年已经70高寿的老爷子和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老当益壮的洪老爷子亲自在门口迎接宾客,都是他的部下和老伙计,随便一个身份都不简单。

  赵辉也在人群中,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个腰背略显佝偻的中山装老者。

  这位老者过去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尽管已经退休了,但对于80后90后来说,他的面孔并不陌生,只是几年没见,苍老了许多。

  一些小辈见到他,纷纷让出了通道来,眼里满是敬畏。

  洪老爷子今天一身戎装,胸口的各种徽章满满当当的,远点看还以为穿了一件绚丽的盔甲。

  见到赵老爷子,眼里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呦,老家伙不是没空嘛。”洪老爷子有点阴阳怪气。

  但在场的人都见怪不怪了,这两位当初一文一武,在国家整体实力腾飞之初,一个主抓民生,一个严把军工,两个口子都是消钱大户,明争暗斗不可避免。

  赵老爷子可不惯着他,当场就冷冰冰的应道:“那我走?”

  洪老爷子浓眉狂跳,正要开口回怼,就感觉腰肚子一股剧痛传来。

  老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朝赵老爷子也喝道:“走什么走,多大人了你们俩,这么多晚辈看着呢,就不知道收敛一点?”

  赵老爷子见到她,清冷的表情立刻变得谄媚,“呃,文华妹子,你今天这身打扮可太漂亮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