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倚天观沧海 > 第六回铁枪横行散虎豹【三】

第六回铁枪横行散虎豹【三】




  江湖上用剑名家有很多,不过真正接近剑道的人寥若晨星。

  返璞归真道法自然是剑道,手上无剑心中无剑是剑道,天人合一无剑无我更是至高无上的剑道。

  反观那些汲汲于修炼剑气的人,其实背离了大道无形的剑道。

  慕容公子面对的这个蒙面剑客似乎就是一个执着于修炼剑气的人。

  当年慕容公子以自己能够将剑气收发自如为傲,却令师尊大为光火,继而大加斥责,命他闭关面壁十八天。

  “剑以道为尊,非以气为主。天下武功,莫不如此。”师尊在他面壁出关之后,对他这么说。

  蒙面剑客依旧回避着慕容公子的目光,似乎他很害怕自己被慕容公子犹如沧海的目光吞没。

  慕容公子将铁枪插在地上,道:“那两个蒙面人的武功极为精湛,身法极为灵变,慕容之前虽然未曾目睹过他们施展武功,却熟稔他们的身法,也能猜透他们的武功修为。所以慕容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哦了一声,蒙面剑客似乎生出了兴趣。

  慕容公子接着道:“至于那四个骑手,慕容从他们的身手之间便能看破他们是什么人,不仅慕容之前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而且慕容对他们的根底也甚为知悉。”

  又哦了一声,蒙面剑客瞧着自己手中的长剑。

  慕容公子也将目光投向了那柄长剑,这柄剑剑身细长,锋芒毕露。

  慕容公子道:“也许慕容曾经观摩过阁下一剑毙人命的绝招,虽然慕容还未领教阁下的剑术,却熟悉了阁下以剑气为主的绝技。”

  眉心一点浅浅的伤痕,无疑说明一剑刺出,剑气已经将人击毙。

  慕容公子的眼睛凝出两点比剑气还要犀利的寒芒,道:“阁下是否有个朋友,那个朋友也用阁下这样细长的剑?”

  这次,哦的一声变成了比岩石还要硬的沉默。

  沉默,要么是无话可说,要么是无言以对。

  蒙面剑客又似乎两者兼而有之。

  慕容公子道:“阁下可以出手了。”

  蒙面剑客缓缓将剑举起,剑尖正对着慕容公子,却陡然发觉慕容公子不知何时在手中捏着一块玉牌,这正是镇南王府的信物。

  剑尖似乎微有些撼动,慕容公子探手已经将铁枪横在胸前,道:“阁下今夜已经输了,慕容为阁下计,阁下还是带着这些人走吧。”

  月色洒在剑身上,漫起了重重砭人骨髓的寒气。

  月影映在枪头上,枪头似乎变成了远在重霄却近在身前的月光。

  蒙面剑客面上遮着的黑巾瑟瑟而动,仿佛被无处不在的月光惊起。

  慕容公子的雪衣纹丝不动,似乎本就是无处不在的月光。

  一群惊鸟从树林上飞过,蒙面剑客的剑似乎动了动,而慕容公子手中的铁枪稳如泰山。

  蒙面剑客的眼睛终于投向慕容公子的目光,迅即如同萤火投进了月光,细雨敛进了沧海,浮光隐进了天空,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长剑坠地,蒙面剑客放弃了这已经早早就一败涂地的一战。

  慕容公子手一扬,铁枪钉在那柄坠地的长剑剑身上,竟然硬生生将剑身穿破。

  那块玉牌在铁枪枪杆上,似乎在幽幽摇曳,如同发自九地之下的唏嘘。

  六

  蒙面剑客走了,却没有带走已经被慕容公子拍伤的六个人,甚至那个蒙面枪客还怔怔地站在杨家三兄弟怒目而视中,如同失魂落魄的行尸走肉。

  慕容公子很欣赏铁骨铮铮忠肝义胆的男子汉,所以他对扬威镖局的镖师礼敬有加。

  镖师们已经点起了气死风灯,遥遥地与那片集镇的灯火互为呼应。

  人间灯火,既是照亮自己的灵物,又是照亮别人的信物。可以给路人以方向,也可以给旅人以希望。

  慕容公子没有撤掉那两个与自己甚是熟稔的蒙面人的面巾,悠悠道:“南海吉祥双丐常氏昆仲,不见了几日,居然干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莫非强讨恶化填不饱肚子了,对么?”

  又瞧着那四个蒙面骑手,接着道:“狂风堂的四位高手,不仅横行无忌,而且前来劫镖。以四位的身手,似乎无论做什么都劳而无功。”

  常氏昆仲勉强坐起来,唏嘘不已。

  在他们的唏嘘声里,慕容公子飞身上马,引着护镖人马向着集镇灯火正繁处行去。

  扬威镖局的颜面虽然未曾扫地,却经此一事而伤了元气,坠了威风。杨家龙虎豹三兄弟眼看着江湖上有慕容公子这样的人物,心底早已经生出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之想,心灰意懒之意过早地将他们困住。

  “走完这趟镖,咱们还是对父亲说金盆洗手算了,这个江湖,咱们兄弟太过微不足道,绝非咱们兄弟争雄之地。”杨龙飞意志消沉地对两个兄弟说道。

  此时他们已经住进了客栈,虽然镖师们吃上了大碗肉,他们兄弟却是水米未进,聚在房间里暗自望洋兴叹。

  “江湖不易行走,世道也不易过活,却不知咱们兄弟不做镖局这一行,还能干些什么?”杨虎威瞪着那盏灯火,委实踌躇难决。

  门外似乎有人,杨豹变的长鞭飞了出去,却无功而返。

  杨豹变出门查看的时候,却见一条身影从客栈院子里飞掠上对面的房顶,他正要追过去。

  慕容公子的手按在他的肩头,他竟然丝毫也未察觉慕容公子何时到了他的身后。

  慕容公子的手很温暖,虽然隔着衣裳,他也能感觉到慕容公子掌心透出来的温暖。

  “不要去追,那个人看到慕容在这里,知道难有作为,所以飞身走了。依慕容看来,这个人绝不会再惊扰你们了。”

  “公子可知道那个人是谁?”

  慕容公子知道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竟然是无思谷四位大隐中的姑苏回龙涧的银笛先生。

  慕容公子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目光变得冷厉而且深邃,他正在猜测无思谷的谷云龙为何也要打扬威镖局这趟镖的主意。

  银笛先生飞离客栈就投进了那片树林。

  树林里居然点着灯火,那点灯火如同一只眼睛。

  那是一种隐藏在人心之中却不为人所知的怪兽的眼睛。

  名利岂不就是隐藏在人心中的怪兽?

  既然有灯火,那么就一定有人。

  灯火照在那个人的脸上,赫然正是白眉公子。

  “慕容公子在客栈,”银笛先生一见到白眉公子,就直奔主题,说道,“有他在,这趟镖咱们劫不了。”

  白眉公子沉吟着,良久才开口道:“据星主所言,这趟镖共有白银八百万两,如果咱们能劫下这趟镖,自然是立了一件天大的功劳,星主定然会向上头举荐咱们,那时就能离开无思谷,省得看混账无比的谷云龙的脸色。”

  银笛先生瞧着那点灯火,灯火悠然抖动,犹如一点飞蝇。

  “不过仅凭你我之力,绝难对付得了慕容公子,即便是星主也得对慕容公子敬而远之。那个自以为是的谷云龙不就是生生折在慕容公子的手上么。”

  灯火蓦地飞蝇一样飘起来,两个居心叵测的大隐大惊失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