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倚天观沧海 > 第六回铁枪横行散虎豹【二】

第六回铁枪横行散虎豹【二】




  一杆铁枪横在路上,簌簌扑落的夜色又被铁枪枪头的寒光惊得簌簌而飞。

  这杆铁枪正攥在一个身高过丈却瘦成一杆枪的蒙面人手中,这人的眼睛似乎也敷着青纱,除了枪头闪动的寒影,尽是一片黑暗。

  杨龙飞看到一枪一人就知道有不开眼的道上朋友拎着脑袋找上门来,这么多年扬威镖局从未有过失手,这一次也绝不会例外。

  一条长鞭从他身后甩出,犹如一声呐喊爆出,仿佛一剪清影吹向那个蒙面人。

  杨龙飞知道老三出手了。老三的脾气一直很爆,即便是他这个做大哥的,也轻易不会招惹老三烈马一般的脾气。

  脾气虽然好像烈马,手中的长鞭却轻灵飘逸,甚至还有些阴柔。

  这是杨豹变苦心修炼的离魂鞭法,这种鞭法的精髓就是以柔克刚。

  长鞭即将击到面门,蒙面人微一侧头,手中铁枪长蛇一般刺出,夜色在枪影中破碎,枪尖已然钉住了长鞭,随之瘦长的身影飘起,借着长鞭回撤之力,蒙面人便飞身到了杨豹变所在的镖车上。

  镖师们见蒙面人形同鬼魅,哗然生变,饶是杨虎威的心思细腻,阵法精熟,也瞬间成为乱棋。

  杨豹变一击失利,不敢懈怠,陡然腾身掠起,在空中再度将长鞭打出,一阵疾风射穿夜色,径自向蒙面人飞去。

  蒙面人傲然立在镖车上,待鞭影将至,手中铁枪望空刺出,点在杨豹变的手臂。

  长鞭落地,如同死蛇。杨豹变随着自己的长鞭也跌落在地,那条挥鞭的手臂已经废了。

  杨龙飞从马上飞出,手中的双刀疾风骤雨般连绵劈出,只在刹那之间,已经使出九招。

  杨龙飞的刀法果然非同凡响,在江湖上也算得上独树一帜。不过今夜他遇到的不是寻常的毛贼草寇,而是枪法精妙的一流高手。

  连着九招使出,十八道刀影悉数被蒙面人从容化掉。杨龙飞便已经知道这次扬威镖局定然会颜面尽失,也许杨家三兄弟还会命染黄泉。

  一条槊影挂着风声刺来,蒙面人身形闪展,就从杨家两兄弟的前后夹击中逸出。

  扬威镖局的镖师都是铁打的汉子,身上流着的血都是滚烫的热血,虽然经过了变生突然的惊慌,眼见着三公子重伤,大公子和二公子联手也招呼不动蒙面的强人,刚毅之气陡生,铁血之性奋起,挥动着刀枪重重围住了蒙面人。

  新月从树林上空飞起,一群惊鸟随着明如霜雪的月光直飞而去。

  一只鸟发出惨厉的啼鸣,竟然从空中落了下来,落到了杨豹变的手臂上。

  那只鸟已经无头,它的头似乎被明如霜雪的月光化去。

  两个同样蒙面的人似乎从月宫飘然下来,身上敷着新月的清辉。

  杨龙飞仰面瞧见了这两个蒙面人,心中的恐惧和悲愤越发深重,手中的双刀似乎重逾千钧。

  蒙面枪客在重围中沉声喝了一声,手中枪挥洒如同大江大河,一片片枪影和寒光如同雪浪。

  镖师的铁骨在折断,热血在流淌,杨虎威嘶声大叫了一声,冲向那两个刚来的蒙面人,一腔刚勇之气竟然催得那条铁槊虎虎生威。

  那两个蒙面人似乎懒得与他大动干戈,一人疏忽在前,又疏忽在后,仿佛一缕清风绕着杨虎威飘飞。

  杨虎威在顷刻之间已经使出了十几招,却丝毫沾不到那个蒙面人的衣袂。

  遥远的马蹄声敲碎夜色,电光石火间,四匹健马飞腾而至,马上人也都蒙着脸面。

  四

  马蹄声,又有马蹄声。

  不过这次,马蹄声从树林中飞出。

  月色下,那匹玉兔马也如同腾云驾雾般飞了过来。

  听到马蹄声,那两个犹在戏弄杨家二兄弟的蒙面人竟然收住了身法,慢慢向林中退去。

  临敌退却绝不是英雄好汉的行径,不过却是装神弄鬼的人惯用伎俩。

  玉兔马人立而起,似乎那轮新月就在发出嘶鸣的马嘴中吞吐。

  一抹染着月色的身影从马背上飘来,似乎是天外的飞仙,又似乎是云宫的使者。

  那两个蒙面人已经退到树林中,却无路可退了。

  如果没有人卓立在他们身后,他们绝不会无路可退。

  他们似乎认识立在他们身后的人,当他们转过身看到身后所立的人,身子微微一颤。

  是慕容公子。

  慕容公子站在他们面前,比夜空还要深邃的眼神罩着他们,让他们避无可避,逃无处逃。

  慕容公子虽然没有佩剑,不过江湖上的朋友都知道慕容公子的掌法并不比他的剑法差。

  孚日岛的月色似乎是天上人间最好的月色,每当月色很好的时候,慕容公子都会和小师弟布衣江郎一起在海浪中练习掌法。

  月色好的时候,海浪虽然不烈,却很沉。他们每拍出一掌,都要用比陆地上多十倍的气力。终于,有一个月色清冽的夜晚,他们能够在海浪里将一整套沧浪神掌练完,那一夜他们每拍出一掌,都会将海浪击碎,都能将击碎的海浪送出三丈高。

  沧海神掌其实是他们自己悟出来的,也是他们自己取的名字。

  沧海的声音隐隐地从慕容公子轻轻挥出的一掌中透出来,那一掌似乎漫不经心地就拍出来了,然而那两个蒙面人却看到了漫天的掌影,看到了无处不在的巨浪。

  两个蒙面人惶惶向后退去,无论他们怎样退,漫天的掌影依旧笼着他们。

  他们已经退出了树林,退到了那四个正与镖师们打斗的蒙面骑手身边。

  联翩的身影从漫天的掌影中斜飞而出,似乎是不约而同的落荒而逃。

  然而绝非落荒而逃,他们是被慕容公子的一掌送出去的。

  两个蒙面人摔倒在地上,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就奇怪为何又有四个人追随他们扑倒在地。

  慕容公子身影一晃,已经掠到蒙面枪客的铁枪枪头,脚下一沉,那杆铁枪就从蒙面枪客的手中飞出,飞到翩若惊鸿而落的慕容公子手中。

  玉兔马又发出一声嘶鸣。

  慕容公子身形犹如月影,飞进了树林中,照进了一个手握长剑的蒙面人眼睛里。

  惊鸟又飞起,飞向了清辉如梦的夜月。

  慕容公子捻着铁枪,枪头凝着月色,凝着蒙面剑客双眼中的寒意。

  “阁下的剑很利,在月光中尤其利。能够击杀飞鸟的剑气,正是从阁下的剑上发出的。”慕容公子道。

  蒙面剑客回避着慕容公子的目光。

  回避别人目光的人,通常不是因为心怀鬼胎而心虚,就是因为技不如人而气馁。

  蒙面剑客似乎两者兼而有之。

  蒙面剑客道:“阁下似乎老早就隐身窥测这里的情形。”

  慕容公子道:“所以慕容所看到的的一些事情让慕容清楚了另一些事情。”

  蒙面剑客问道:“阁下看到了些什么事情,又清楚了一些什么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