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412 你和哈塔斯的气运相同

412 你和哈塔斯的气运相同


  K国王室和洲际联盟签订合约的消息在整个洲际传开,合约规定将北地重新纳入国土范围之内。
  为了表示诚意,K国则会移交手中所有有关一百年前洲际联盟战争的所有资料历史,并且派出军队加入洲际联盟总军团。
  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得到的资料,肯定都是十分珍贵的。
  果不其然,连夜翻阅了所有资料之后,权宴凌和傅禹修搜寻到了其中的关键点。
  这些记录清晰明了,百年前的战争的确是在北地率先打响。
  并且书籍之中明确的书写了这个异界和洲际的连接点,也在K国境内。
  如果不是天时地利人和,连接的大门便无法打开,那边的人当然也就不可能过的来。
  所以如今战争还没的打响,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些人还没有能来到。
  “记得那个男人脑中所想吗,赶在八月十五之前打开一个突破口。”权宴凌提醒了一句。
  房间里坐着的人除了权宴凌和傅禹修夫妇之外,便是上次被他们派过来保护温黎安全的顾柠溪了。
  温黎看着正在埋头痛吃的小丫头,不由得感叹,她还真是喜欢零食啊。
  小丫头在王城逛了这些天,原本她吩咐了夏宸陪着的,奈何这小丫头性子太过活泼,又有那样通天的本事。
  能够来去无影踪,眨眼间就不见了,也没人能抓得住她,温黎便放弃了。
  这次如果不是权宴凌威胁她,这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潇洒呢。
  “那人是追踪我的气息,却找到了阿修。”温黎蹙眉看向傅禹修。
  只有一个解释,她或许是那个突破口。
  “其实已经结了婚的两人身上的气息会变得相同,因为你们的气运连接融合起来了,不过这在普通人眼中是看不出来的,所以那个红毛是想找温黎姐姐,最后找到了禹修哥哥这里。”顾柠溪一边咬着手里的虾饼一边开口。
  温黎看着坐在自己身边,被一堆零食围住的顾柠溪。
  看到她吃的满嘴油渍的样子,权宴凌扶额,“你还记得你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吗?”
  这小丫头估计只记得顾霁渊说的让她自由的话了,这一副来旅行的样子算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啊,所以我不是在她身上设结界了吗。”顾柠溪说着轻轻的抬手一挥。
  温黎身上浅浅的冒出银白色的光芒,随着她收手就散去了。
  “看到没,我可是十分尽责的。”顾柠溪回了句。
  “温黎,哈塔斯找过我问过你丈夫的情况,如今我们能查到的便是那些人将目标放在了你的身上,所以你和K国王室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权宴凌看着温黎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K国王室宗亲。”
  一团黑气忽然出现在房间内,烟雾逐渐散开,站在中间的少年面容俊朗,和风霁月。
  看上去和顾柠溪年龄相仿,并且容貌也带几分相似,明明是俊美清朗的样子,却穿了身黑衣。
  将身上那股唯一的稚气压了下去。
  “哥哥!”
  还坐在椅子上的小姑娘抓着薯片猛地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少年。
  温黎挑眉,知道了面前这少年的身份,这就是顾柠溪口中时时刻刻念着的哥哥。
  “手这么脏,赶紧去洗干净。”顾霁渊将妹妹从身上扯下来,控制着她的手指。
  顾柠溪哼了声,将薯片屑悄无声息的擦在哥哥衣服上之后走进了浴室洗手。
  “怎么样?”权宴凌看着骤然出现的少年问道。
  顾霁渊是和他们一起到的K国,不过抽空去北地探查了一番,如今还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北地异动,估计这几天就要出现问题,我刚从被王宫来,查到了王宫之下有被封印的能量。”
  这一切的一切,都直接指向了K国王室。
  “你刚才说温黎是王室的人?”权宴凌接着他的话继续问。
  顾霁渊往后落座,“自古以来都有王者气运这么一说,K国王室能够绵延数百年不曾断代,这和王室浓厚的气运有关,因为有这样福泽的庇佑,因此相对应的王室成员身上自然也会有这样的气运。”
  这些人的一生和普通人是不同的,假设是权宴凌和傅禹修这样的人,身上也都有无以伦比的天之骄子的气运。
  “你的意思是,那些人是看中了我身上的气运?”温黎反问道。
  顾霁渊摇头否定,“你应该还有其他的用处,起码是能够帮助他们的打开结界的作用,否则的话人不可能盯着你。”
  那个红毛是想打通连接两个世界的门,迎接那些人的到来。
  如今温黎和傅禹修同气连枝,夫妻之间关系越好的,气运越发浓郁深厚,才会让红毛找错了人。
  “K国王室之间隐藏了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果按照那人的说法的话,你应该就是突破口。”
  温黎和傅禹修对视一眼,这些说法都太过玄幻,放在普通人眼中这和天方夜谭差不多。
  只可惜,这世界上有异能者的出现,便注定了很多东西都只能归于玄学。
  “我见过哈塔斯,他既然是生在王座上的人,当然周身强大的气运和普通的王室成员都不同浓郁浑厚,但是他的孩子,无论是尹飒或是珈彤,哪怕是唯一的血脉颖然都没有那么强大的气运,可是你不同,你的气运几乎能哈塔斯持平。”
  温黎身上有如此浓郁的福运气势,这才是吸引了那些人来的缘故。
  “我明白了。”温黎点头。
  K国王室极其注重血脉,非嫡非长想要继承王位的可能性很低,所以嫡长子或者是嫡长女身上的气运自然也不同。
  她母亲是乐珈公主,是哈塔斯的长女,身上的气运自然是不同的。
  况且按照那些人的说法,乐珈公主极其优秀,越是优秀的人,气运就越是强悍。
  “按照这些书籍的记载,异能者会越过K国连接的大门而来,昼伏夜出,这些人的能力会有一定的减弱。”权宴凌将书籍翻开。
  “这些人在白天的时候,能力会减弱一半,甚至更多,这也说明了洲际大陆并不适合他们的体质。”
  而这些人也并非都是刀枪不入的,虽然能够操控水火,让万物生长,却也和他们一样的是肉体凡胎,他们手中的枪也一样的能够击杀。
  只不过需要杀伤力更加强大的武器。
  “这书籍上记载了,当初洲际战争的时候,用于击败异能者的武器,这子弹是一种特殊的矿石所做,只有用它才能够阻止他们的肌肉再生。”
  异能者虽然也是肉体凡胎,他们也会受伤,可是这些人的肌肉恢复速度迅猛,便是战史当中记载的几秒钟愈合伤口。
  “这种矿石的产地,在K国,但是早就已经停产。”顾霁渊开口道。
  权宴凌继续说,“复产不就行了,既然哈塔斯签订了合约与我们合作,同他提要求就是了。”
  “最难的就是这个,百年前的战争据说用光了这里所有的矿石,那矿山早就枯竭再无法产出矿石,也因此荒废了百年。”顾霁渊开口道。
  据说这百年间K国王室都曾经付出过努力想要复苏那座矿山,奈何已经是回天乏术。
  傅禹修往前一步,将两人中间放着的文件取过来,视线迅速的扫过上面的内容。
  用一个北地换来的文件果然多了些其他国家找不到的记载,几乎是机密。
  “这矿山停了百年,已经没有矿石可采,不过你们看看地理位置。”温黎招呼几人过来。
  她手中的地图是被绘制在一副缝合的羊皮上的,地图上标注出来了原产矿石的矿山的位置。
  北地和K国的交界地带,实属K国的管控区域。
  “我去过那矿山,那里被人设下了结界。”顾霁渊开口道。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才提前从矿山返回,从王宫探测一番出来之后,他才确定了一点。
  “K国王室,肯定还有秘密隐瞒其中,可不光光只是这矿石。”顾霁渊手指轻轻在地图上圈起来的点当中敲了敲。
  话音落地,几人同时看向了温黎。
  “温黎,你如果和王室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么这件事情肯定就会牵扯到你。”权宴凌看着温黎开口。
  他们都是聪明人,从哈塔斯对温黎的态度大概也能够知道她和王室有关系。
  再者,她身上几乎和哈塔斯等同的气运,有如此相同的运势,肯定是有血缘关系的。
  “你说的王宫里有封印的地方在什么位置?”温黎忽然看着顾霁渊开口。
  浴室门打开又合上,顾柠溪刚好听到了这句话。
  “就在上次我带你去偷看祭祀的哪个地方,好像是王室专管祭祀的地方。”
  她那时候还觉得很好奇,现在倒是觉得不奇怪了。
  “能陪我走一趟吗?”温黎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顾柠溪眨眨眼睛,长卷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紧跟着看向了自己哥哥。
  “你要现在回去?”傅禹修抓着她的手没松开,男人眉头微皱,“那地方现在乱得很,不许去。”
  早上签署合约之后,南宫野和len以及沈轻一都已经离开K国。
  傍晚的时候原本气氛紧张的王城里忽然涌入了不少身着便装却膀大腰圆的人。
  这些人都以不同的身份进入王城,一来二去的如今已经遍布整个王城甚至将整个王宫围起来了。
  他们这些局外人都感觉到了王宫今晚上会有情况,这趟浑水说白了是他们王族自己的事情,和旁人无关。
  “越是混乱的局面,对我们就越有利。”温黎只说了这么一句。
  昨晚上听过了她的计划,傅禹修明白她想做什么,知道劝不住,便只能哄着她。
  “那我陪你一起去。”
  王宫之内乱起来,太多的人无暇顾及更多,这个时候是潜入各宫最重要的时机。
  “不用了。”温黎拒绝。
  男人轻轻揉着她的脑袋,一副对小朋友的口吻,“我陪你,要不然便不能过去。”
  一旁的顾柠溪看着傅禹修依依不舍的样子,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凑过去。
  “禹修哥哥你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保护温黎姐姐的,可是你们让我过来保护温黎姐姐的,这种时候还想抢了我保镖的工作吗?”
  听着小姑娘不满的语气,温黎也抓住这话顺着说下去。
  “你们还是马上启程返回边境吧,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你还是先回去。”
  傅禹修明白她的意思,轻笑着打趣,“才陪了我两天,就这么不情愿的而赶我走了?人家不都说新婚燕尔,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怎么我老婆好像随时随地都想赶我走?”
  温黎看着他凑过来的脸,无语的伸手扯了扯他的耳尖,“别胡说。”
  这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
  斐然几人倒是习惯了两人素来若无旁人的秀恩爱,已经是见怪不怪。
  倒是顾柠溪一脸好奇的看着正在亲昵磨蹭鼻尖的两人。
  “过来。”顾霁渊默不作声的将妹妹拉过来。
  顾柠溪眨眨眼,抓着哥哥的袖子,“禹修哥哥他们的夫妻感情好好啊,好像爸爸和妈妈。”
  权宴凌挂断电话走过来,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们,“边境遭到袭击,我们损失惨重,必须迅速返回。”
  现在当务之急是需要迅速调度军队集结守住边境。
  “矿石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权宴凌说着拿起了旁边的军帽看向顾霁渊。
  “派出勘测队去找一找,既然这里有矿石,和这里地质结构自然环境相似的地方肯定也能找到。”温黎对着夏宸吩咐道。
  听到她的话,权宴凌轻笑,温黎拥有如今整个洲际最为先进的技术手段。
  她名下的研究所和勘测队用的设备也是最先进的,让她的人去找,的确是最迅速的。
  “当家?”斐然叫了句。
  既然权元帅要回去加紧布防,他们是不是也得返回去。
  “让原苍带着人赶过去,小心一些。”男人吩咐道。
  现在的情况,他自然是不放心把这小东西一个人放在K国的。
  他倒是想不管不顾的把人从这个是非之地带走,只可惜,她倔强起来谁都劝不住。
  “是。”斐然转身出去。
  “既然温黎和K国王室有关系,或许你来调查这件事情要比我们很多人都方便。”权宴凌开口道。
  “权大哥,我跟你一起去边境。”顾霁渊说着将身边的小姑娘拎过来,倒是十分认真的说,“你自己要做保镖的,最后一次提醒你,不能任性。”
  “知道了哥哥,你很烦啊,话多的像个老头子。”
  “要听话。”顾霁渊吩咐妹妹。
  顾柠溪不满的走到温黎身边,挽着她的手臂不放,这丫头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半点不会怯场。
  “傅大哥,我有点事情要告诉你。”顾霁渊看着傅禹修道。
  两人视线对接,走到一旁站定,傅禹修听着面前的少年说了几句话,面色也越来越凝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