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411 两个样本之间的确是祖孙关系

411 两个样本之间的确是祖孙关系


  这是温黎到了K国王城之后在王宫之外吃的第一顿饭,不得不说皇家酒店的厨师的确是没得挑的。
  石易吃了半天想起来,在哈塔斯的寿宴上碰到的事情。
  “BOSS,那寿宴上的事情?”
  温黎后来处理的怎么样。
  “小事儿,只不过是想用其他手段的宵小之徒而已,不用过多在意。”温黎毫不介意的说了句。
  南宫野握着酒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你还记得你在帝都遇袭的事情吗?”
  温黎握着叉子切牛排的动作停下来,倒是苏婧婧跟着问了句,“你说的是哪次?”
  “傅家帝豪酒店那次。”南宫野跟着说。
  温黎想起来了在帝豪酒店那次,席沫浅和黎漓都在。
  “这次接受了K国内部成员委托的雇佣兵组织,就是那次袭击你们的主谋。”
  苏婧婧想起来了那次的经历,原本只当作是有人盯上了席沫浅和黎漓了。
  而对方的目的是带走黎漓,后来头领被抓,被傅禹衡的人带走,傅禹修又从傅家直接将人给温黎拎过来了。
  “毕竟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大多数的组织都不会选择接下这个委托,但是他们接了,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到了这里。”
  苏婧婧听了这样的话轻笑出声,“现在局势这么混乱,他们可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一般雇佣兵也不是没有受雇各国派系斗争的例子,只不过如今洲际局势不同,所有人也不是不知道如今K国洲际战争所起到的那份作用。”
  尤其这几天洲际联盟总元帅和三大组织首领都应邀到了王城会谈,如今整个王城都属于戒严状态。
  所以大部分的组织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避开K国这块土地,如果轻易在这里发动袭击,一旦失败,得罪的可不光光是整个K国了。
  还有可能是整个洲际联盟。
  温黎忽然想到了在帝都进行审讯的时候,那个男人说的话。
  如今她忽然明白过来,当时没想通的事情,现在也算是有了答案。
  “人现在已经到了距离王城四百公里的地方,我们的人保持了全程监控,当然对方也发来了提前报备。”
  虽然每个组织之间都同时是竞争关系,但是Evans如今是行业龙头,南宫野都在王城,腾蛇那边的人十分懂规矩,提前将发来了行踪报备。
  也是害怕会冲撞了Evans,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这么说来,这次腾蛇很有可能是倪昌委托的?”苏婧婧猜测道。
  “倒是有这个可能,只不过有一点,如果倪昌是想要名正言顺的继位的话,借助雇佣兵的兵力无疑会在以后的历史上留下耻辱的一笔。”南宫野说了句。
  温黎倒是被这句话逗笑了,一个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打算兵变篡位,不惜利用颖然的人,还能有什么耻辱感。
  “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不过他以旁系的身份,哪怕能成功的坐上王位,也不免会有后来者诟病的,想坐上这个位置,就得付出相应的东西。”苏婧婧见怪不怪的回了句。
  温黎低头,手指在桌面上轻敲,明天三大组织的首领和权宴凌都会启程离开王城。
  这么算起来,如果真的要发生动乱的话,最好的时机就是在明晚。
  “珈彤长公主和颖然公主失踪,只怕现在宫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听说希伯来亲王和珈彤长公主的夫妻感情很好,先乱人心智。”石易说了句。
  温黎刚刚切好牛排,头顶忽然笼罩了一块阴影下来,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
  她仰头,视线中是男人逆光刺眼的那张脸。
  “好吃吗?”傅禹修拉开椅子在她身边坐下。
  忽然出现的男人让整个餐桌的氛围倒是变了些,石易轻轻的瞥了眼对面坐着的南宫野。
  他们BOSS都已经被这男人给娶回家了,他们这些娘家人怎么额都得硬气点。
  不过在他们的眼中,最硬气的就是指挥官了,每次碰上,指挥官对着傅禹修都没什么好说的。
  两人你一眼我一眼的,也互相不说话,但是那股暗流涌动,看的人心里总是莫名的有些紧张。
  “还行。”温黎回了句。
  男人莞尔一笑,修长的手指取了一旁的餐巾,轻轻的给她擦了擦嘴角。
  “我以为你背着老公偷吃,这味道应该是最好的。”
  这么冷淡的一句话,石易却忽然像是感觉背后有冷风吹过,他整个后背都透着丝丝凉意。
  温黎挑眉,怎么感觉这话中有话呢。
  “我们也吃饱了,你们慢用。”南宫野起身,动作优雅的将膝上的餐巾放在桌上。
  “南宫先生这是吃饱了。”傅禹修抬眸扫过对面的男人。
  “是傅先生来晚了,我们聊的也差不多了,两位请自便。”南宫野带着人起身。
  苏婧婧咬了口白松露,有些忍不住笑出来。
  这两个男人之间是将分寸拿捏的最好的,既然互相都看不惯,就没必要委屈坐在一起互相添堵了。
  鹿闵和夏宸在外面找了个小桌子,看着走出去的一行人,鹿闵眨眨眼睛。
  “你们指挥官是不是喜欢夫人啊?”
  夏宸忙着喝汤,头也没抬的回了句,“瞎子都看得出来吧。”
  他当初在S洲战场上第一次见到老大的时候,老大身边的人就是指挥官。
  他们是很多年出生入死的伙伴了,男女之间有这样的感情也是正常的吧。
  毕竟优秀的人肯定是互相吸引的。
  “哦。”鹿闵转而看向离开的南宫野,难怪每次跟当家见面的时候,南宫野看上去脸都是硬邦邦的。
  摆明了是不喜欢他们当家啊。
  “你要吃点吗?”温黎将盘子往男人身边推了推,“这牛排还不错。”
  “过来不先来找你老公,反倒是在这里吃起了午餐。”傅禹修挑眉看着她。
  “这是有原因的。”温黎说着继续吃了口饭,“我是被王宫里的人送出来的。”
  “倪昌动手了。”傅禹修肯定道。
  “不光动手了,还请了雇佣兵组织过来,如今珈彤和颖然都落在了他们手上,希伯来除非早有解决方法,否则的话这次真是被遏住了喉咙。”苏婧婧说了句。
  夫妻俩同时转过头来看向了她,动作和眼神都整齐划一。
  苏婧婧咽下最后一口沙拉,动作迅速的起身,“我吃饱了,我先走了,你们慢用。”
  她怎么觉得这俩人越来越像了,尤其是挑眉的动作,那种不屑一顾的冷然,真的是像极了。
  刚才还算是坐得满满当当的桌子边上,几分钟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他们看样子都挺怕你的。”温黎抬手戳戳他的手臂。
  温黎想了想,还是把到口的不喜欢三个字收了回去。
  傅禹修握着她的手动作利落的将人提到膝上坐下,“吃饱了吗。”
  “还差一点。”
  男人动作自然的接过了她手里餐具开始喂食,“这么说是哈塔斯将你送出来的。”
  哪怕不是哈塔斯亲自将人送过来,也会是他授意别人送回来的。
  “你为什么会知道。”温黎侧目。
  傅禹修将切好的牛排送到她嘴边,“哈塔斯询问过权宴凌,你的丈夫是谁。”
  “我丈夫?”温黎咀嚼着口中的牛肉,“那权宴凌说了?”
  “没有。”傅禹修给她喂了口蔬菜。
  这么说来,哈塔斯是询问过了权宴凌,她丈夫到底是谁了。
  “他担心你的安危,所以在预料之中的危机之前,将你送了出来。”傅禹修说着揉了揉温黎的脑袋。
  他对陌生人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情感,纵使对方是温黎的亲人,在他眼中,只有将这丫头放在心上的人,才有资格称之为亲人。
  “你要不要也吃点。”温黎将叉子接过来喂过去。
  “现在才想起来你还有老公呢。”男人眉头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温黎十分义正言辞的说,“我们之前已经约定过了,两天过来找你一次,今天可是额外的恩赐,你还不跪着迎接。”
  看着小姑娘眉飞色舞的小样子,男人眸中带笑的凑过去,轻轻的咬了口她细白的耳垂。
  “放心,我肯定是会心甘情愿跪的……不过不是在这里。”
  听明白他的意思,小姑娘耳后泛红的伸出手指掐了掐他的耳尖,“你可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只对你一个人这样。”
  男人笑着抱着人起身,“老公带你去看星星。”
  “天还没黑呢就看星星。”
  “一会儿就出来了……”
  ……
  入夜,漆黑寂静的山间一片安宁,晚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在漆黑冷寂的山间显的有些恐怖如斯。
  原本寂静漆黑的山间忽然亮起了一道道的手电筒灯光,沿着蜿蜒的山路一步步往上。
  K国是典型的海岛国家,这里的山脉不会很高,典型的平原地带。
  这里是距离王城一百七十公里的山中,鲜有人至,早些年这里是典型的土葬国家。
  每一年下葬在山间的棺椁数不胜数,这些年开始实行火葬,人们都将骨灰撒入大海,渐渐的也就很少有人埋葬棺木。
  据不完全统计,这山里大大小小的坟墓就有几百处,属于现代的乱葬岗,没有人管理的墓园。
  也因此这里入了夜之后总是有种阴森恐怖的氛围,附近居住的人晚上也绝对不会到这里来瞎溜达。
  山下居住的最近的一户人家抬头就看到了山上一道道的灯光交错。
  “老头子,你来看看山上那是什么!!”
  正在整理渔网的老人家走到老太太身边,看清楚了山上的光亮之后手里的东西一丢急忙拖着老太太回了屋里。
  门被从里面锁上,灯光很快熄灭下去。
  满山握着手电筒的黑衣人往来,在一座座墓碑之前探寻,这些坟墓有一半是没有人祭拜的,年代久远,变色的石碑上大部分都缠绕了很多的绿色藤曼。
  一座座墓碑前被沿着字迹搜寻,最后在远处的人叫了声。
  “找到了!!”
  站在人群中间的裴亲王抬眸,在一道道灯光的指引下去到了发出叫声的人面前。
  只见他面前是一座已经被藤曼缠绕起来的墓碑,因为时间久远的缘故。
  现在墓碑上刻着的字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亲王殿下,您来看看。”
  裴亲王往前一步,手指接过了手下人递给的手绢擦拭干净了墓碑上的蜘蛛网和灰尘。
  上面只刻了两个字的名字,乐珈。
  “就是这里。”
  手下的人四处观察,墓碑前还放着已经枯萎的花束。
  “应该前段时间才有人过来祭拜过的吧,这花是前不久的。”
  乐珈公主当年的追寻者也不少,哪怕她死了被扔在这里,也还是会有记住她的人会来祭拜。
  “动手。”
  随着裴亲王的一声令下,带了工具的手下人开始动作迅速的挖掘开坟。
  不过短短半个小时,这座沉积了多年的坟墓,一朝被人打开,露出了黑色的棺椁。
  “殿下?”众人手搭在棺椁上不敢动。
  是真的要开馆吗。
  裴亲王对着棺椁的方向闭了闭眼睛,弯腰鞠了个躬,显示对亡灵的尊重。
  “开棺。”
  黑色的棺椁打开,里面的尸体经过了多年的腐化,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
  身边的人动作利落的抖开了塑料袋,小心翼翼的采了骷髅头身边的头发装进去。
  “殿下,DNA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上面显示两个样本之间的确有亲子关系,且是祖孙关系。”
  裴亲王预料之中的答案,可是光凭借这么一点,不足以证明什么。
  “您难道是怀疑,温黎是乐珈公主的?”
  后半句话他没敢说出来,这简直太过天方夜谭了。
  乐珈公主可是十八岁就死了,这么算起来温黎的年龄也对不上啊。
  “她有没有可能是珈彤公主的女儿?”
  只能是这个可能啊。
  “把这里躺着的这个采样回去调查,不就清楚了。”
  裴亲王心底越来越沉,如今只有这么一个合理的怀疑,就是温黎是乐珈的女儿。
  当初的乐珈没死,如果棺椁里的尸骨不是乐珈,便坐实了他的猜测。
  这又该如何是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