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彼岸远征 > 第十三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十三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唐李两家的恩怨一直是唐老爷子心中的逆鳞,刘云如今竟敢用手去揭开它,唐老爷子气极反笑:“好,好,很好,你长了本事,唐李两家的多年的恩怨你也敢管了!”

  唐家众人皆战战兢兢,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口,刘云从容自若道:“老爷子经常教导我们医者仁心,对垂死敌人尚要医冶,却为何对曾经的故人过错耿耿于怀呢,放不下这份执念呢?”

  “砰!”一声大响,唐家老爷子重重把手杖往茶几上一拍,须发怒张,勃然变色,喝道:“我还要你来说教?你莫要以为成了赌石界的少年宗师,我就舍不得惩罚你!来人,把他带到先祖祠堂去面壁七天。”

  “是,少爷这边走。”私人保镖把刘云请了出去。看到刘云被罚去先祖祠堂面壁,唐家晚辈皆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老爷,药王谷孙家有急事登门拜访。”唐家老管家神色慌张的走过来说道。

  唐家众人皆感诧异,药王谷孙家是回春堂最大药材供应商,回春堂四成的药材都来自药王谷孙家,以前登门拜访药王谷孙家都会提前打个招呼,不似这次匆匆而来。

  “快请。”唐老爷子带着唐家众人迎了出去,只见孙家家主孙承宗一行十来人走进唐府。

  “老孙,这天寒地冻的,过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快进来喝杯酒水暖和暖和。”唐老爷子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大笑着招呼。

  “老唐,咱们几十年老交情了,这事你给我个说法。”孙承宗脸色难看之极,冷然道:“把他们押过来。”两位中年男子被五花大绑的从外面推了进来。

  “蒋小强?”唐静怡带着惊疑之色看着其中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感觉要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贵堂暗中收买我谷中药师,伺机盗取秘方,昨晚人赃并获,你们有没有什么话要说?”孙家大儿子孙有德沉着脸说道。

  “回春堂和贵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唐静怡冷静地回答。

  孙有德冷哼了一声,对着另一个西服中年男子厉声喝道:“混账,把你和回春堂勾结盗取秘方的事从实招来。”

  中年男子一阵哆嗦,缓缓地低下头道:“回春堂蒋经理几次三番找到我,承诺重金求购药材培植秘方,我利欲熏心偷了几张秘方,不料交易时被二少孙有才抓个正着。我罪该万死……”中年男子狠狠甩了自己几巴掌,脸登时肿了起来。

  孙有才站出来摇头叹道:“静怡姐,回春堂这边业务一直都是我和你对接,我相信你的为人,但这人证物证俱在......”

  蒋小强身子轻颤了一下,他沉默片刻,扑通跪在地上,朝着唐静怡磕了三个响头,咬了咬牙道:“唐总,属于该死,辜负了你的期望,没能完成你的任务……”

  “你,你……”唐静怡脸色剧变,饶是她修养再好,突遭诬蔑也是情绪失控,她深呼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老爷子脸上神色复杂之极,皱起眉头道:“老孙,我唐家和许家断绝生意往来的事你应也有所听闻,如今再因此事和你孙家断交,这不正是自掘坟墓么!”

  “这事出反常必有妖,你给我些时日,我自会给你个交代,如果确是我回春堂所为,我绝不轻饶!”

  孙承宗若有所思,脸色稍微缓和下来道:“看在你老唐面子上,一个月内给我个满意答复,否则以后唐孙两家断交。”说罢率着众人拂袖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节日喜庆的气氛,一时间,凝重和不安笼罩着唐家每个角落。药王谷如果掐断药材供应,对回春堂来说将是致命一击。短期间无法找到替代供应商供详药材。

  唐家众人大多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就算不能确定自已心中的猜想,亦知道这是许氏药业开始出手了。

  只是未曾料到,许氏药业出手快准狠,唐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被动应对。在接下来数天内,坏消息像雪花一样纷至沓来。

  大年初五,回春堂被上京市药监局立案调查,据说是上京市药监局接到不少群众举报电话,突击检查回春堂产品,发现数项产品不符合规定,被勒令停止销售不合格产品并配合调查。

  大年初六,药王谷孙承宗回到药山谷后忽染重疾,昏迷不醒,大儿子暂代家主一职,宣布即日起停止供给回春堂药材,唐家不少药材库存告急。

  大年初七,美国客户要求回春堂按时交货,若交货延时将面临巨额罚款乃至解除合同。许氏药业被据说已私下接触美国客户,大部分产品报价比回春堂少五个百分点。

  大年初八,华夏国各地出现神秘人员疯狂采购药材,回春堂不少药材被采购一空。

  大年初九,唐家老爷子探望药王谷孙承宗回来后亦昏迷不醒,回春堂六神无主,有大厦将倾之势。

  ……

  唐家先祖祠堂建在唐家后院,诺大一块空地上耸立着一座气势雄伟的古殿堂,四角飞檐,琉璃瓦顶,古色古香的门牌朱柱,充满着肃穆庄严的气息。

  正殿前面是一座半人多高,炉身两人方可环抱的丹炉,丹炉是用青铜铸成,炉身正面刻着一条龙状图案,侧面各嵌着一个太极八卦图,炉顶为八角尖塔。

  这丹炉叫龙纹丹炉,传说唐家先祖曾用龙纹丹炉炼制出肉白骨,活死人的救命神药。后来唐家后人陆续用此丹炉试炼了几次,不是没能凝丹便是炸丹,时间一久,龙纹丹炉便被废弃在此地。

  刘云来到龙纹丹炉前仔细探查了一遍,发现是个普通的丹炉,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没有多作停留,朝着祠堂里面走去。

  正殿里面灯火通明,正梁中间悬挂着不少八角大灯,两旁更是挂满各种各样小灯。

  正殿正中呈金字塔形摆放着唐家先祖神位,最顶端神位有两个,一个叫善,另一个叫猿公。

  猿公并非人类,是只得道白猿。据唐家族史记载,先祖善乃乡野郎中,有次入山采药时救了只身受重伤的白猿,白猿修行数百年,有通天彻地之能,白天白猿和善济世救人,夜晚则教导善仙术,善与白猿亦师亦友生活十数年。

  直至有一天,人间瘟疫横行,善和白猿面对瘟疫束手无策,看到大量病人染病身亡,善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白猿见状秘密潜入龙虎仙山,成功盗走龙纹丹炉和‘回春丸’等丹方,却也被打成重伤,命悬一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