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炮灰反派为所欲为[快穿] > 第3章 1.3

第3章 1.3


与此同时,郁向文正在洗手间抽烟,表情阴郁。

在秦以疏跟着程国洪上楼以后,众人对郁向文的态度便有些许不同。

程国洪助理的那番话让他们醍醐灌顶。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秦家到底是a市世家,保不齐哪天人脉复苏拉他一把,到那时秦以疏若想报复,自己未必能承受的起。

所以头脑清醒的人在与郁向文的交际中刻意保持了点距离。

倒也谈不上疏远,只是不如刚开始时热络而已。

就连孙成那种喜欢捧高踩低的家伙,也快速地找了个理由和他告别。

思索间香烟已燃至指尖,郁向文被烫了一下,终于回过神来。

“该死!”他低声咒骂,而掉落在地的烟头成了发泄对象,将其碾灭后才觉解气。

好在自己还留了一手。

郁向文脑海里刚升起一个念头,兜里的手机就开始震动。他掏出手机,在看见来电显示后忍不住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

二楼包间内。

贺渊将秦以疏的神态转变看在眼里。

他先是一愣,随即有些玩味地勾起嘴角,率先伸出右手道:“你好,我是贺渊。”

见状,程国洪心中又惊又喜。

毕竟和自己有交情的是贺家老爷子,以贺渊今时今日的地位,不仅前来赴宴,而且主动交好,属实给足了面子。

站在不远处的人们暗含羡慕。

秦以疏则回握过去,“我是秦以疏。”

他面带浅笑,语气不卑不亢,恰到好处的分寸感让贺渊升起几分欣赏。

等两人互相交换完联系方式,众人再次聚在一起闲聊起来。贺渊还是之前那副淡淡的模样,偶尔发言却一针见血。

有心思活络的人察觉到,贺渊几次开口都是在接秦以疏的话茬,便有意无意地将话题抛给对方。

秦以疏不明其中深意,却也不曾露怯。他来自文明程度更高的星际纪元,见识和谈吐都很不凡,和他聊天可以说是一种享受。

原本打算牵线的程国洪更是乐得自在,捧着茶杯笑开了花。

正在宾主尽欢的时候,秦以疏的表情忽然凝滞了一瞬,只是不等旁人察觉,就已恢复了平静。

他一边面不改色地同人交谈,一边解除了脑海中的警报声。

不知是不是该夸赞系统666的体贴,为了配合宿主完成任务,它在去修复前留下了一个简易的智能工具,用来追踪主角动态和预知危险。

只是这个警报声实在太过尖锐,秦以疏感觉自己快聋了。

关闭警报后,他眼前再次弹出了那张悬浮面板,只是上面的文字变成了视频画面,其主人公正是郁向文。

秦以疏看着郁向文上了二楼,在打听到自己所在的位置后,便收买了服务生,将一包粉末倒进了推车上的酒水里,让对方送过来,却被包间外的几个彪形大汉拦住。

郁向文无奈,只得让服务生在附近徘徊,伺机而动,他自己则走到角落里拨了一通电话。

看见对方的通讯备注,秦以疏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视频播放完毕,面板也随之消失,它按照主人的意念落在手腕上,俨然幻化成只有秦以疏才能看见的智能手环。

而这边贺渊接完电话回来,发现众人的话题已经从政治聊到了美食。

他心念一动,低沉优美的嗓音自秦以疏身边响起,“明天晚上有个饭局,不知秦总是否愿意同我一起参加?”

此话一出,在座皆瞪大了眼睛。

别看他们在外风光无限,但比起贺家还是差了一大截。

若能融入贺渊的圈子,就相当于爬上了登云梯。

“嗡嗡——”

秦以疏还来不及回答,手机率先发出邀请。

看见上面显示的林曼曼三个字,他想都没想就摁掉了。

但对方显然没受过这种委屈,以至于几秒后他便受到电话的狂轰滥炸。

秦以疏只好抱歉地冲贺渊笑笑,“不好意思,我先去接个电话。”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包间。

秦以疏心中默数,在铃声即将挂断的最后一秒点了接听。

果不其然,手机那头传来一道尖锐的女声——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语气中的质问和暴躁都快溢出屏幕,很难想象对方是原主心中那个温柔体贴的女神。

秦以疏很有先见之明地远离听筒,等到林曼曼一顿疯狂输出以后,才将手机收了回来。

他不是原主,对女主自然没有什么耐心,于是问:“说完了吗?”

冷淡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将林曼曼的火气完全浇灭。

她难得迟疑,“你,你怎么了?”

自己以前也时常发脾气,但秦以疏从没有任何怨言。今天态度如此反常,难不成——

他已经发觉了?!

林曼曼心中惊疑不定。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那几个项目不用跟了,我会把它们交给专业人士。”

秦以疏平静地扔下一颗惊雷。

“为什么?!”

她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催促追加资金,对方却说要将项目转移,岂不是很快就会发现其中端倪。

想到这,林曼曼缓和了语气,“以疏,刚才发脾气是我不对,你不要说气话好不好?”

“况且在投资这件事上你一窍不通,那些所谓的专业人士也未必可靠……”

正在她喋喋不休的时候,一位服务生推着车路过,不小心崴了一下,撞进秦以疏怀里,车上的酒水却半点没洒。

看着对方拙劣的演技,秦以疏心里觉得好笑,但他还是十分绅士地扶了一把。

服务生从美颜暴击中抽离出来,站稳后向秦以疏道了谢。

“对不起,刚刚我不是故意的。”她勉强维持住五星级服务的专业素养,似想起了什么,从推车中拿出了一杯酒。

“这是我自制的鸡尾酒,味道很不错的,您别投诉我可以吗?”

服务生长的不错,算是清纯温婉挂的,脸颊因紧张浮起俩团红云,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过来时,很难让人不心生好感。

察觉到秦以疏打量的目光,她装作不经意地微微颔首,露出和林曼曼有八分相似的侧脸。

郁向文的心思昭然若揭。

另一头的正牌林曼曼听见声响,立刻警觉起来,“是谁在说话?”

秦以疏漫不经心道:“是个服务生,刚刚不小心撞了我一下,正想用酒赔罪。”

他怕我误会,所以愿意解释;他愿意解释,所以还爱着我。

得出这个结论的林曼曼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十分“善良”地劝秦以疏接受对方的歉意。

一大串道理听得秦以疏心中冷笑不已。

看来林曼曼不仅和郁向文藕断丝连,而且还是致使原主坠入深渊的幕后推手。

秦以疏有着十足的恶趣味,他最喜欢在敌人以为大获全胜时,给上致命的一刀。

所以现在他还不打算拆穿他们,反而佯装成二十四孝好男友,接过了那杯酒后才挂断电话。

这一举动却让服务生以为自己有戏,眼看着她就要纠缠上来,不知从哪冲出来的沈维救了他一命。

“你怎么出来了?”

当时程国洪见秦以疏在社交场上应付自如,就放心地拉着沈维一起和好友打麻将去了。

见保镖带走了服务生,沈维将被抓皱的衣摆一一捋平,闻言一愣,“贺总不是说您找我有事吗?”

贺渊?

似心有所感,秦以疏一抬头正好看见贺渊站在窗边对他举了举杯。

他静静看了几秒,忽而扯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躲在两人身后的郁向文看见这一幕,原本阴云满布的脸瞬间放晴。

再次确定计划万无一失后,他就下了楼,准备等着看好戏。

鉴于天色已晚,秦以疏让沈维先回去,并叮嘱对方不用征求林曼曼的意见,明天一上班就将项目停止,亏空的地方自己会想办法来补。

沈维自然连连应是。

待人走后,秦以疏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

刚刚那酒度数不高,但酒劲上来后,身体里涌出一股奇特的燥热。按这个趋势发展,恐怕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神志不清。

【叮,系统修复成功。】

【叮,编号666系统为你服务。】

【叮,系统自动检测宿主身体状况。】

系统666:【叮!宿主你中春!药了!】

一连串的叮叮声让秦以疏更加头昏脑胀。

他难得将情绪全表现在脸上,不耐烦道:“闭嘴!”

秦以疏从不打没把握的胜仗,既然他敢将酒喝下,自然不惧后果。

其实系统有化解功能,但666刚被他吼完,目前还处于懵逼状态,半点没反应过来。

然后它就发现秦以疏精神力极高,竟然能够顺着经脉压制住体内的药性。

不过这也是系统666当初绑定他的原因。只有强大的精神力才能保护灵魂在穿过多维隧道时不受损害。

但是……

系统666:【叮,这是饮鸩止渴。】

一旦压制不住,药性便会成倍增长。

“我知道——”

秦以疏话说到一半,便突然撤去压制,药性的发作速度顿时如同火箭一般迅速。

即便是他,也忍不住闷哼出声,浑身发软地向后倒去,随后落入一个炙热宽厚的胸膛。

只听那人调笑一声,“方才和美女说话不是挺有精神吗?”

秦以疏手上推拒,眼中却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向系统补上了后半句话,“但我有解药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