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从偷渡界域开始反攻怪异 > 第六章:恶客

第六章:恶客


  此时,李崇景和张珂泉他们几个人正在慢慢地向着操场的位置移动,他们贴着墙根谨慎地前行,不时神经质地迅速摆头打量四周。突然,那个瘦高个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轻声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二教里边好像有人在走路??”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因为他们都听得到,二教里边有一阵“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有人光着脚在用力地踏地行走。

  咚,咚,咚。

  他们彼此交换一下眼神,都读出了彼此眼中的恐惧。

  正常人谁现在脱了鞋在楼里瞎晃荡啊!

  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然而,那个咚咚的走路声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李崇景心跳也加快了几分,偏偏还只能压着步子慢慢地走尽量不发出声音,那感觉就像身后有凶徒在追赶你却只能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动一般。

  张珂泉甚至已经满头大汗了,喉结上下动了几下,好像在竭力咽下什么东西。

  突然,脚步声消失了。

  就在他们的不远处。李崇景心中一松,里边的东西可算是停下了。

  但马上,新的变故又出现了。

  “崇景!”头顶上传来一声清晰的喊声。

  李崇景先是愣了一下,谁在喊我?心中涌出一个模糊的念头,是,是……

  可他之后的想法却似乎凭空断掉了,就好像阿特波罗斯剪断的命运之线一般,不知所踪。

  就在这愣神的一瞬间,他看到原本在自己前面低伏着身子向前走动的那个人猛然僵住了身子,随后抬头望着漆黑一片的窗户,矫健地不似人类,一个蹦跳就要攀上有些生锈的防盗窗。

  还没等李崇景对这场景做出反应,他只是感觉一蹦这么高应该不太符合常理。然后他就看到一截干枯黑瘦的手臂猛然闪电般从漆黑的窗户中弹出,抓住了那人的肩膀又或者是脖颈的位置,将他拖拽了进去。

  “卧!………槽。”

  李崇景背后陡然传来一声虎头蛇尾的惊呼,极大声的叫喊后又意识到了这是在什么情景之下又抓紧压低了声音。

  远处爆出一声巨响,随后是接连的哗啦哗啦声。

  妈的。李崇景在心里骂了一句,那声巨响让他的内心愈发不安,直直地跑出灌木丛,他此时只能祈祷那个楼里的怪东西被声音吸引的时候不会先注意到自己。这个时候考虑会不会暴露自己已经没有意义了,要是再傻站着在那里恐怕一点渣子都不会剩下。

  然而在奔跑中他没有注意,他的皮肤上慢慢泛起了淡淡的青色,如同神秘的符文爬向了他的全身。

  在撕裂迷雾的那一刻,李姜已经撞向了刚刚李崇景路过的宿舍楼,整个人变作了一条细长的黑影,此时他的速度就连子弹估计也望尘莫及,尖锐至极的声音在空中炸响,而楼旁的灌木丛偏偏没有一丝的晃动。

  所有的影响都被限定在了他的目的地——那栋楼的顶层甚至在李姜还没接触到它的时候就已经自行被掀翻。

  楼中钻出了数量繁多的青黑色滑腻触手,它们如同神话里暴怒的蛇群一般狂舞着迎向正面轰来的炮弹,几乎将整栋楼都拆掉。触手的表面有着一个个鼓包,那是一双双没有眼白只有血红颜色的眼睛,随着触手的舞动一张一合。

  低沉的、嗡嗡作响的喃喃低语逸散在空气当中。

  “深海的……杂碎。”

  一声说不上包含着什么情绪的叹息响起,随后又打着旋弥散在空中。

  李姜与“巨蛇们”的接触只有短短一瞬,暴怒的蛇群在一瞬间好像同时被击中了七寸,除了有三条在与李姜接触的刹那就化为了齑粉以外,全都无力地砸到了地面——至于为什么是地面,因为整栋楼在两个怪物接触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垮塌。

  李姜站在废墟中,待得漫天飞扬的灰尘都沉静下来,才能看得清他那棕色的眸子在此刻已经变成了苍青的颜色,整片天空都被他装进了眼睛。

  他静立在原地,偏头看向一个方向,直到此刻他的眼中才带上了一丝情绪——混杂着不明意义的愤怒和愧疚。

  “诶?怎么回事,已经过去一刻钟了?”之前抽烟的青年已经又点了第二支烟,他踩在学校外边街道的马路牙子上,活脱脱一个游手好闲的街溜子形象。

  “娘的,连僵都要耗这么久的任务?那帮特侦部的老爷搞什么鬼!”一个新加入的中年人愤愤地将手中的烟屁股摔在地上然后用力地碾上两脚,他就是任务中的另一个人员【镜中人】李其,不过他此时恶狠狠的动作怎么看都带着一丝慌乱已经外强中干的意味。

  特侦部,是负责完成任务等级评定并且派发任务给执行部的,据说特侦部只有寥寥不到二十人,但凡有资格被招进去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造出的东西能够迅速地将全国发生的异常现象进行近乎精准的定位——误差不超过一公里。

  他妈的,这群老爷们也有出错的时候么?

  连僵都没能快速解决掉的任务,居然把他加了进来,要是他离现场近了那么一点,脚程再快一点,怕是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吧?或者全尸都不一定留得。李其在心中又补了一句。

  之前一直在摆弄仪器的青年皱了皱眉,似乎也对眼前发生的情况很不解,他又重新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可是得出的结论貌似令他更困惑了,两道好看的眉毛几乎绞到了一起:“特侦部没有搞错,里边的指数并没有超出A级任务的上限,现在也已经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数值,但是……这几分钟内数值一直没再发生太大的变化。”

  里面发生了什么?

  三人此刻都选择了缄口不言,紧张地看向了那片覆盖范围极广的迷雾,里面潜藏着什么棘手的怪异么?可明明数值已经降得很低了……

  “呼……呼……嘿……嘿嘿……唔嘿嘿……”

  李崇景此时窝在一颗树下,树上有几个清晰可见的拳印,肮脏的泥土混杂着鲜血沾染在洁净的黑色校服上,在平时有着轻微洁癖的李崇景绝对是无法接受的,但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多少了。

  李崇景的嘴角已经勾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说不清是沉重的喘息亦或者是死死压在喉咙中的狂笑使他的面庞变得紫黑,让人担心下一秒他就会因为窒息而死。

  然而李崇景却明明白白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从自己的身体内抽身离去,他的身体越来越轻松,就好像有一条无形的锁链束在他的身上,然而这条锁链正在抽离,断裂。

  被格莱普尼尔锁住的少年跌坐在树下,狰狞的獠牙已经显露出来,薄薄的一层血液将他绛紫色的脸沾湿——他脸上有些细小的毛细血管已经爆掉了。

  淡青色的符文在少年的身体上游走,如同欢脱的猎犬在庆祝主人的归来。

  “回去!”

  李崇景听到一个模糊而宏大的声音,那声音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却又意外地显得年轻。

  那是……谁?

  彻底失去意识前,他似乎看到了几个身穿黑衣的身影快速地冲了过来。

  告死者。

  一个名词突兀地从他脑海中蹦了出来,他无力再去思考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含义又为何在此时突然被自己回想起来,李崇景终于干脆地晕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