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三国之大汉再起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巴郡失守

第九百三十九章 巴郡失守


  吴懿吴班见己方军队连番猛攻都不能击败对手,又急又怒。
糜竺这时对两人道:“敌军战力虽强,但毕竟兵力有限,不如分兵沿城墙从两翼发动猛攻,应当可击破敌军!”
吴懿当即采纳了糜竺的建议,令吴班率领麾下军队分兵两路从两侧城墙发起猛攻!
高顺看见对手分兵从两侧城墙杀来,感到难以抵挡了,只得下令放弃东城门,全军退出巴郡,直朝东边的黄石撤退。
吴懿吴班试图全歼高顺这一部,率军追击,然而覆盖在大地上的积雪却阻挡住了他们追击的脚步。
两人率军追出十余里,见难以追上对手,只得率军返回了巴郡!
巴郡之战落下帷幕,被刘闲占领的巴郡再次回到了刘备的手中。
高顺率领军队一路退到黄石,随即退到黄石东边三十里外的平都县停下来休整,同时向各方发去急报。
洛阳,上将军府,孙仁的卧房内,刘闲搂着孙仁,房间中灯火晦暗,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气氛。
就在这时,房门呯呯呯呯大响了起来。
两个人培养起来的气氛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冲得几乎荡然无存了!
刘闲懊恼地道:“这是谁啊?难道不知道我在办特别重要的事情吗?”
孙仁红着脸颊推了推刘闲,央求道:“大哥快去看看是什么事吧!”
刘闲俯下头,重重地吻了一下孙仁的红唇,扬声对外面叫道:“来了!……”随即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只见娇美无限的貂蝉正盈盈立在门口,禁不住眼睛一翻,没好气地小声道:“我说蝉儿,我就来了这一会儿,你就吃醋了?”
貂蝉横了刘闲千娇百媚的一眼,嗔道:“若无紧急事务,妾身怎会如此不知趣来打扰夫君的好事!”
随即将一卷飞鸽传书呈上,道:“刚刚高顺发来的紧急传书!巴郡失守了!”
刘闲吃了一惊,连忙接过飞鸽传书展开来看了一遍,忍不住怒骂道:“吴懿吴班这两个白养狼!竟然给我来了这么一手!?”
貂蝉调侃道:“想必是夫君没有把那位吴家小姐收入房中,所以才会招来这场叛乱了!”
刘闲苦笑道:“我说蝉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开玩笑?”随即心头一动,问道:“蝉儿,你是不是在提醒我要注意这个吴家的小姐吴苋?”
貂蝉笑道:“妾身可什么都没说。”
刘闲摸着下巴思忖道:“吴懿吴班虽然反叛,不过吴苋就是一个女孩子,量她也翻不出什么大浪,不必去管她!……”
貂蝉调侃道:“夫君就是如此!对待女子总是如此宽大温柔!”
刘闲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拜托!这话的味道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貂蝉正色道:“吴苋确实翻不起什么大浪,可是她的父亲吴凯却是蜀郡太守,若他也参与叛乱,说不定成都都危险了!”
刘闲感到貂蝉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疾步来到了书房之中,提笔写了两份飞鸽传书交给貂蝉,道:“立刻发给文和和士元!”
貂蝉接下飞鸽传书,应了一声,快步出去了。
刘闲走到地图前,目光落在了巴郡的位置上,眉头紧紧地皱着。
成都,吴府,吴凯听说贾诩突然带兵来到,吃了一惊,赶紧出迎。
眼见贾诩带着众多的甲士涌进了大门,心里只感到不知所措,赶紧上前抱拳拜道:“大人,您,您这是何意啊?”
贾诩打量了吴凯一眼,淡淡地反问道:“难道吴老爷子竟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凯一脸茫然地看着贾诩,道:“下官,下官实不知究竟做错了何事,竟然惹得大人如此兴师动众?”
贾诩眯着眼看了吴凯片刻,把手一挥,喝道:“都给我退下!”一众官兵立刻退出了大门。
贾诩走到吴凯面前,拿出刚刚收到的高顺发来的飞鸽传书递给吴凯,道:“你自己看看吧。”
吴凯连忙接过传书看了一遍,面色瞬间煞白了,浑身颤抖愤怒不已地骂道:“逆子!这两个逆子怎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随即朝贾诩拜道;“大人明鉴!下官,下官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此事,此事,下官实不知情啊!……”
贾诩扶起了吴凯,道:“我相信你,你若与他们同谋,此刻怎会还在成都城内?”
吴凯感激不已,拜道:“多谢大人明察秋毫!”
贾诩思忖道:“吴懿吴班两人十有八九是中了对方的离间之计了!”
吴凯立刻道:“下官立刻休书,叫这两个逆子立刻弃暗投明!下官非好好教训他们不可!”
贾诩道:“此时此刻,你的书信恐怕也不好使了,但也可以一试。”
洛阳,上将军府大门口。
守门的卫士看见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来到了大门口停下,随即一个容貌美艳却面色苍白的女子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下马车,直到大门口的台阶前跪了下来。
卫士大感意外,一人立刻上前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跪在此处?”
女子一脸悲戚地道:“民女吴苋,乃是蜀中吴家的女儿,特来向上将军请罪!”
卫士闻言,立刻奔进府中禀报刘闲。
刘闲听到卫士的报告,当即命卫士将吴苋带了进来。
吴苋见到刘闲,立刻跪下,悲声道:“奴家兄长犯上作乱罪该万死,奴家特来向上将军请罪!”
刘闲只感到一个头两个大,道:“你不用这个样子,起来说话。”
吴苋却倔强地道:“请上将军治罪!”
刘闲有点恼火,走上前,硬将她扶了起来,没好气地道:“要你起来就起来,怎么不听话呢?”
吴苋不知所措地看着刘闲,那模样就像是受惊了的兔子一般,实在惹人怜爱至极。
刘闲最看不得女人这个样子,看到这样的景象,心肠顿时软化下来,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放开了吴苋,道:“这是你们兄长做出来的事情,跟你们吴家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你完全不必请罪。……”
随即开玩笑似的道:“我要是迁怒到你们的身上,不早就派人把你抓起来了吗?所以你什么都不必担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的父亲也没有事,我连他的官都没有免,只是为了避嫌,暂时必须留在成都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