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冥道戌天 > 第十九章:离奇真相

第十九章:离奇真相


祝小红还未满头七,残魂与身躯的羁绊无法斩断,陈小天依照祝小红指引的路,飘往祝家庄。

两里路对于鬼来说,距离不算远,飘着飘着就到了。

祝家庄算是这一带比较大的村子,两百年前中州紫微国与北地玄武国争战不休,祝家先祖为避战乱,一路南迁,来到承平日久的炎凰国,在碧带江边定居,渐渐枝繁叶茂。庄子大约一百多户人家,祝小红的家就在村口左边靠山的大屋。

既然要寻找真相,那自然要先去案发现场看一看,陈小天相信记忆中那些从电视上看来的办案经历与思路多少会起一点作用。

陈小天穿墙入室,进入大屋。

幸亏神州没有贴门神这习俗,要不然,今儿这门估计还进不了。

由于家中死了人,祝小红的爹娘并没有住在此地,偌大的房子空荡冷清。进得大门就是院子,院中有一口井,井边是做豆腐的工具。正对院落的是大堂。

陈小天先进寝室,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毕竟神州这里普遍没有什么反侦察意识。

按祝小红所说,她爹娘对梁少平视若亲子,既非为利杀人,也非怒而杀人,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情杀了,假若那个梁少平当真在外头有女人,那房中肯定有蛛丝马迹。

凭着鬼身能够穿墙的手段,陈小天就连内墙墙板连带着地下三尺都翻了个遍,出乎意料之外,留下来的好多东西都表明这个梁少平确实很爱祝小红。

那就……奇了!

梁少平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当真别有隐情?

莫非不是蛇毒,而是溶毒?

这种案例在陈家洛的记忆中有过,大体是妻子误把一些彼此混和就会产生剧毒的野菜混一起,导致一家悲剧。

厨房水缸边的篮子还放着一些野菜,已有些蔫了。作为同样生活在碧带河沿岸的人,陈小天对于山间能吃的野菜那是门清。这堆菜里并没有超出认知之外的奇怪野菜。

就在此时,头顶房梁传来轻微窸窣声,倏然,窸窣声就变成老鼠的吱吱惨叫,伴随着爪子拼命抓挠房梁的声音传来,陈小天下意识抬头看去,不禁吃了一惊。

但见一条黯灰色长蛇垂出房梁一小半,嘴里咬着一只兀自不停挣扎的老鼠,老鼠爪子抓挠房梁,木屑残灰簌簌而落,不过短短三息时间,老鼠就停止了挣扎,爪子微微抽搐。于是,那条蛇叼着老鼠慢慢地缩了回去。

啊这……

陈小天看着那条缓缓缩回房梁上的蛇,又看了看那些飘落的木屑残灰,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脑海。

难道……事实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若当真如此,那梁少平可就真的冤枉了啊!

心下想着,陈小天飘上房梁,只一眼,陈小天就认出这蛇的名字。

烙铁头!

这玩意毒性极烈!比绰号五步倒的三角菱还要毒上几分!壮年汉子被烙铁头咬到后,半盏茶时间就可前往地府了。此蛇性子极懒,绝大部分时间都蜷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除非受惊,才会挪动。

对于毒蛇跑到人类居住的房子来,陈小天是半点都不惊奇。因为他就曾经经历过。

那是一年夏天,打完渔回家美美地做上一碗剁花鱼,正准备干饭之际,就看到正对着自己的墙缝一角陡然掉出一截五步菱的蛇尾,当场把他吓得把碗都扔了,拿着劈山刀一刀将之劈断,后来将那条蛇从墙缝中扯出,足有三指粗细!

陈小天飘在空中细细观察了一番,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厨房房顶横梁横过下方的灶台,恰巧在灶台的位置,两根横椽一左一右楔于其中,这个楔口有些粗糙,留了很大一条缝,然后又被那种喜欢咬木料用来筑巢的木蜂给扩大了不少,居然弄出个椭圆的缝隙。

看着缝隙入口那光滑的表面,又看了看这缝隙出口正对着的那口锅……陈小天张了张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这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谁会想到厨房头顶的横梁缝隙里趴着一条毒蛇?

十有八九,梁少平在做菜的时候,这条蛇恰好探出脑袋,蛇毒就落入了锅里。

不过,这也有些说不过去啊。

看这出入口的痕迹,这条蛇呆在这的时间肯定不短了,如果要出事,早就出事了吧?更何况,就算蛇毒落入锅里,经过高温的作用,毒性恐怕也被破坏完了吧?而且,为什么好端端的,蛇会张嘴分泌出毒液呢?

看了眼肚子隆起一个大大弧度的烙铁头,陈小天打了个寒噤,因为他想到了陈家洛记忆中的一部电影。

狂蟒之灾。

嘶……这玩意可真……

嗯?等一下,我记得第二部的狂蟒之灾里,那些蛇之所以变得那么大是因为吃了血兰的缘故,那……会不会问题还是出在这些野菜上?

陈小天飘下房梁,站在那堆野菜旁边,皱眉打量。

想要得到答案,只能现场还原!

估摸了一下天色,陈小天决定天亮了再过来。

==============

祝家老爹原本不过有些灰白的头发在这五天内就已白了许多,人生三大悲之一,便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果说日子本就过得不和睦,子不合,女不孝,那他们两口子也不至于伤心至此。

但偏偏,自家女儿又懂事又能干,聪明伶俐,入赘的梁少平,为人憨厚稳重,有担当又孝顺……原本一家子和睦美满,再过两三年,待孙儿降临,尽可安享天伦之乐。

谁料,转眼之间,女儿身亡,女婿打入死牢,徒留空荡荡的一个家……

家……哪来的家啊……

祝家老爹默默地坐在家门口,像往常一样,搬了一张木椅子倚在门边抽着旱烟,抽着抽着,那憔悴通红满是皱褶的眼睛,就溢出泪来。

老伴一病不起,这家……眼见就要散了……

至今,他都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是女婿害死的自家女儿。

老人的眼,看遍了红尘,人情练达,世事洞明,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一对夫妻是相敬如宾还是同床异梦,能看不出来?

这好端端地,少平怎么就……

“这好端端的……好端端的……”

喃喃低语着,祝家老爹就说不下去了,原本就佝偻着的背,越发佝偻了些许,旱烟弥漫了他的脸。

烟雾弥漫中,从小道上走来一位少年。

一袭白衣,撑着一把油纸伞,眉清目秀,略显稚气的眉眼间满满的天真纯良,搭着那身气度不凡的白色文衣,若非那张脸苍白得没有什么血色,见到的人恐怕都会暗赞一声,好一个少年郎。

祝老爹淡淡地看着这少年越走越近,按往常,他肯定会一脸笑地迎上去,问一声少年来祝家庄是有何要事。

现在,他已没有心思。

哀大莫过于心死。

不过,他没迎上去,那撑伞少年却迎着他缓步走来了。

看着少年郎那一身洁白文衣,祝老爹还是缓缓站起。

这身文衣,代表着眼前这少年郎是读书人,读书人都很有本事,甚至能和县尊同席吃饭。

可以不敬重读书人,但一定要敬重书。

这是祝老爹的想法。

所以,他还是站了起来。

===========

PS:(有关于农村家中进蛇,这是笔者亲身经历,农村老家晚上看电视的时候,从电视背后的墙上掉出长长的一截五步蛇蛇尾。农村的墙是夯土墙,二楼和一楼中间横着厚板隔开,那条五步蛇就藏在二楼和一楼的夹缝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