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小白公子纠 > 第八十二章 九霄环佩二

第八十二章 九霄环佩二


  昏昏沉沉从睡梦中醒来,已是第二日中午了。昨日雨停后,两人就近找了一间客栈,要了两间房各自去休息了。
九凝醒来时,只感到脑袋十分沉重,房中沉寂无声,入眼皆是一片灰暗。九凝往后摸住枕头,拉倒腰下垫住,撑着床沿坐起,缓了缓神,眼睛才能看的清楚一些。
原来已是旬日高升的时候了,昨日才暴雨倾盆,今日又是万里晴空,虽只从窗栏花纹里漏进来几点太阳光,也觉得滚烫异常了,昨日一场雨,好似错觉一般,全都灼干在这金灿灿的光里了。
这样靠着坐了许久,原以为是睡昏了头,才有些不舒服,现下连眼睛懒得睁开了,方才觉得热,并不是因为外头的太阳光,是她自己浑身滚烫,连呼吸都有些灼人。
定是昨日淋雨了的缘故,竟是真一语成谶,成了头一个得了凡人病症的神仙。
她应该要尽快就医,可声音卡在喉咙,推它一推的力气都没有,房里又只她一人,如何是好呢?
又过了些时候,她意识越发模糊,脑中就记得一个念头——寻医。
好在她意识快要尽数模糊的时候,有人敲了敲门,她便安心睡去了。
脚步声匆匆来,缓缓去,拧水的声音,额上冰冷的凉意,一点一点,又安静了下来。
再睁开眼,素白的纱账上渡着一层暖黄色的光,八仙桌上,红色蜡烛上的火光正安静的跃动着,那有一个人一身白衣手持书卷,面目清冷。
九凝刚一瞧过去,他正侧目望来,面露喜色,匆匆放了手中书卷。
为何有些不对?
九凝扭回头,闭上了双眼。为何不对?那里不对?是了,那人永远都是清冷自持的,那里会这样,他从来都没有对她笑过的。
“怎么了,可还有什么不适。”桌旁那人已坐到了床旁,见她醒来自是开心的,可不一会儿,又好似要重新睡下,面容痛苦。
“没事,”九凝摇了摇头,想起昨天一场大雨,才记起是昨天送了他伞,又替她找了住处的那名男子,已经麻烦她许多,也想着让他放心,又说:“大概是才睡醒的缘故,能扶我起来吗?”
江城点头,扶她坐起,拿了软枕塞在她背后,又拖了拖被子,才问:“要喝点水吗?”
“嗯。”方才倒也没觉得,他这一提起,她才发现她渴得很,连嘴唇也有些发干。
江城起身去倒水,水入杯中,落在那石瓦做到小杯里,似在她心中激起了千层浪,江城说了什么,她也一句没听进去了。
为什么总是想起九灵呢?他和她并没有多少交集才是,只有见过寥寥几面,连日常通信,都是精灵传达。
想起九灵的,是九凝,还是凝珠?那么她是谁,或者说她该是什么样子的?九凝那般还是凝珠那般?
“九凝?九凝?”江城拍了拍她肩膀。
“啊,”九凝才成恍惚中醒来,拿过他手中的一杯水一饮而尽,擦了擦嘴问:“你刚才说什么?”
江城拿走她手里的杯子,转身道:“我说你昨天受了寒,大夫已经来看过,留了几服药,你既然醒了,我便先去让小二给你把药热上。”
“哦,好,麻烦你了。”九凝呆愣愣的点了点头,药?她大概用不着吃凡人的药了,自她醒来,她便有感觉,她已经完全好了,好歹她也是个神仙。
只是为了避免怀疑,她这个药还是要喝了好。
“不麻烦的。”江城笑了笑,轻轻推门下楼去了。
照顾一个不相干的人也能如此尽心尽力,九凝不禁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除了是个正人君子,还有着菩萨心肠,渡人渡己,若是有修仙之意,定会位列仙班。
九凝躺了一天,此时精神大好,便想下床活动活动,来回走了几步,忽瞅见江城放在桌上的书。
书这种东西,她看的极少,哪怕书中写的东西再有趣,只要一看到绿豆大小的字一列一列排在她眼前,半刻钟不到,她便能熟睡过去。
好在她是天生神灵,道法仙法都是生来具备,若要同一些仙家子弟一般拜师学艺,就是学个十来万年,怕还只是个庸才。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
“你也喜欢这话本?”九凝才只念了这么一句诗出来,江城已经端着药回来了。
被这么一问,九凝反射性便是三字:“不喜欢。”说着放下了书,在桌旁坐了下来。又想想他定是喜欢这本书的,若是能有一个同好可以同他讨论讨论,抒发一下心中所感,可她一开口就给人泼了盆冷水,实在是对不住他对她的照顾。
只好试着挽救道:“我虽不喜欢这话本,方才我念的这句诗却是很喜欢的。”
江城放下食案,端起药用勺子来回搅了几圈,待温度合适,才递到九凝面前,拿过话本在她对面坐下。
“我也最是喜欢这句诗。”他道。
这药一被端近房间,她便有闻到那股子浓浓的苦味,此时凑在鼻子底下,味道更胜,哪里有心去管他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可她现下是个病人,只好鼻子一捏,一碗咕咚下肚。
江城就这么瞧着他,还是淡淡的笑:“在天愿为比翼双飞鸟,在地愿为并生连理枝,多美好的爱情。”
九凝满嘴都是药味,连喝了好几杯水,口中的味道才慢慢减淡,见他说到兴起,只好迎合道:“是啊,很美好。”
“你也这么觉得,看来九凝姑娘也是个多情之人。”他显得有些喜悦,似是找到知音能一畅心中所想。
九凝这下可没法随着他的话走了,她生在九重天崖,从来无欲无情,情爱两字之于她,如同天方夜谭。
“不瞒江公子,我生来薄凉,不知情爱为何物。”
他也不见失望,映在火光下仍是满目笑意,反而不知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道:“我却不是。”
“我从前有一喜爱的女子,那时我也是这般想,只要她愿意,我便能做她永远的比翼鸟,连理枝,不离不弃,生死不移。”
“听公子这话,她不愿意?”九凝奇道。
“她不愿意。”江城谈起这事,也不见什么伤心样子,反而像是这事过了许久,已经能看得明白了一般。
九凝也不怕惹他难过,即是已经看开,便已然无所谓了。
又问:“为何?公子这般英俊非凡。”
“她说‘生来薄凉,不知情爱’,”他望向九凝,“和九凝姑娘所说一样。”
“真是巧了。”怪不得他刚刚在那怪笑。
“可我却知道她是有喜欢的人,”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我从前喜爱她,现在也一如既往的喜爱她。”
九凝不再说话,从前喜爱,现在也喜爱,是她问的多了,须知凡人七情六欲极为复杂,一句话中其意万千,理解不透。
从前也有听说过情爱是穿肠烂肚的毒药,最是碰不得,说来告诉她这些的,还是朱泉那小老头,现在倒也明白朱泉为何要这般说了。
这白净有礼的书生,正是尝了那穿肠烂肚的毒药,一杯水快速饮完,有倒了第二杯,想是要以水代酒,一醉方休。
他好似也真的醉了一般,再也保持不住嘴角淡淡的笑意,火光照映在脸上,连眼角细如灰尘的泪珠也看得一清二楚。他就这样,被情爱二字压垮了脊梁,潦倒颓废。
“江公子,”九凝喊了他一声,见他抬头,才继续道:“是我多言了,抱歉,你,可还好?”
她小心翼翼的,一字一句落入他耳,良久,他才渐渐清醒,迅速别开了头,好似在为在一个陌生女子面前不小心出了糗态而自责。
“让姑娘见笑,”江城不好意思的拱了拱手,“是江某情不自禁了。”
“哪里。”倘若是她做了这样的是,大概也是会觉得难为情的,只是这份单相思,也不知是他太傻,还是那被爱着的女子没福气,这样好的翩翩公子。
“我知情爱两字最易困人,江公子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是世间的好男儿,只是那女子没有福气,公子别太难过。”
江城抿唇一笑,又变回到原来那份模样,眼角的泪总有的一两滴没有拭净。
他对她来说,算是个恩人,她一个倒霉神仙,也晓得知恩图报,凡人一生不过区区百年,百年里七情六欲侵扰,纵然最后是皆大欢喜,一生里也是喜忧参半,待九霄环佩一事终结,她便提了他做神仙,这一辈子再不用受七情之苦,也好让那女子看看她当初如何瞎了眼。
只是要让他做神仙这事,不知要从何开口,如今她法力受制,空口无凭,说出来怕是会被当做是疯子。
她思来想去,现下她是没有一点可以让人相信由头,莫不是要先忽悠他去修仙,日后再允他当神仙的承若?
江城忽然说话了:“倘若是姑娘,日后会喜欢我吗?”
“啊?”九凝愣了一会,又仔细想了想,取了个折中的回答:“倘若我非薄凉无情之人,大抵心中会有公子一席之位。”
“是吗?”他笑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