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秀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91秀小说 > 大国上医 > 第九十三章 医生的职责(二更)

第九十三章 医生的职责(二更)


  程载明今天不坐门诊,早上查过房,就一路溜达到了急诊科。
“程主任!”
“程主任好!”
程载明进了急诊科,有认识的医生护士都客气的向程载明打招呼。
程载明笑着点头,一路溜达到了急诊科的值班室,还没进门,边上就有声音响起。
“老程你没事来我们急诊干什么,不会是打算来我们急诊上班吧?”
韩胜学正从留观室那边回来。
“我还不能来你们急诊科转一转了?”
程载明背着手:“要是这样,老韩你以后就别请我们中医科过来会诊了。”
“呀,我就问一句,瞧程主任这脾气大的,还不要找你们中医科会诊了?”
韩胜学笑着道:“这知道的人知道老程你是中医科的副主任,不知道的还以为郑主任提前退休了呢。”
程载明笑呵呵的道:“老韩你还别挑拨离间,我们中医科和谐,郑主任不会因为你的挑拨对我有意见的。”
“那是肯定的。”
韩胜学道:“谁不知道程主任你是中医科的太子爷,未来的接班人,等郑主任退休了,要是不返聘,老程你还能干两三年。”
返聘制度的成形,准确的说也是在两千年之后逐渐完善的,不过在两千年之前,一些医院,一些科室也有返聘现象,只不过还没有形成成文的返聘规定。
返聘制度其实也是诞生在各大医院资深医师不足,青年医生成长慢,医院老资历专家少的前提下,六十岁的资深医生、主任、专家,不少身体状况都很好,退休之后医院少了一位专家,而退休的专家有的也适应不了退休之后的清闲,双方你情我愿,最终返聘制度逐渐成型,成为正式条文。
其实仔细去观察,很多制度其实都是由最初的不完善逐渐完善,由最初的幕后转到了前台,特别是一些有利的潜规则。
后世的医疗区域联合体制度,其实也是逐渐把原本上不得台面的飞刀制度逐渐转到了明面上,在医疗区域联合体的区域范围内,三甲医院的专家去小医院做手术,坐诊,都是符合规定的,属于合法行医,而且不能收取飞刀费。
医生的灰色收入减少了,可相对来说风险也减小了。
这样就能让一些小医院的患者也享受到三甲医院专家的待遇,在大医院床位不足的情况下,或者在患者不方便的情况下,在家门口也能享受到三甲医院专家的手术或者治疗。
随着各种制度的完善,便民惠民政策也会越来越多,只不过因为没有经验,很多制度的完善都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甚至在制度完善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影响,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
中医科现在的主任郑高峰也就比程载明大两三岁,韩胜学这明显是笑话程载明。
“没事,到时候郑主任返聘回来,我就能干到退休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当主任操心的事情多,老韩你头发都稀少了。”
“你头发才稀少了呢。”
韩胜学说着话,已经进了值班室,一边走一边问:“老程你不会真的只是过来转转吧?”
“过来转转,顺便说件事,同时恭喜一下老韩你。”
程载明笑着道:“要不今天下班,老韩你请我吃个饭?”
“我请你吃饭?”
韩胜学看了一眼程载明:“你咋长的那么稀呢,你恭喜我个撒,我有撒喜事让你恭喜的?”
“有个好苗子,原本是要进我们中医科的,我推荐到了你们急诊科,这算不算好事?”
程载明笑着道:“还有,我们家星星这两天也会到你们急诊科,老韩你多照顾着点。”
“你把你们家星星送来我们科室?”
韩胜学停下脚步:“老程你没病吧,都说医不自治,要不你回去找郑主任看一看,这事不敢耽搁。”
“你才有病呢。”
程载明没好气的道:“我把我儿子送到你手底下,这是对你的信任和看重,你别不识好歹。”
“得了吧您呐!”
韩胜学道:“我可受不起,你们家不是中医,就是内科,你儿子还是中医学院的,送来我们急诊科干什么,添乱吗,还有,你说的好苗子,不会是你儿子的同学,那个叫方乐的吧?”
“老韩你也听说了?”
程载明笑着道:“不错,就是方乐,我给你......”
“韩主任。”
程载明正说着,急诊科的住院总医师黄晓龙急乎乎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刚才咱们医院一位医生打电话过来,说是省中医学院那边发生了持械伤人事件,伤者是省中医学院的学生,开放性伤口,伤口长度超过十五公分,大出血......”
“省中医学院?”
程载明顿时急了,急忙问:“没说受伤的是谁,咱们医院哪位医生打来的电话?”
“程主任。”
黄晓龙这才注意到程载明,急忙道:“电话是程云星打过来的,伤者是谁倒是没说。”
“这孩子,电话是省中医学院的座机吗?”
程载明问:“打到哪一块了?”
今天程云星和方乐去了省中医学院,程载明听到省中医学院,第一时间自然是担心自己的儿子,听到电话是程云星打来的,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开始担心方乐。
他们家星星就和方乐一块,不是他们家星星,电话又是他们家星星打过来的,那......会不会是方乐?
“老程你先别添乱。”
韩胜学不知道程载明的想法,打断程载明,问:“派车过去了没有?”
“已经过去了,一来一去,至少要一个多小时吧。”
黄晓龙说道。
“开放性伤口,超过十五厘米,大出血,一个多小时,伤者不一定坚持的住啊。”
说着韩胜学皱了皱眉,不过还是马上安排道:“做好接车准备,联系血库,每个血型的血浆都询问一下,确认好,要保证用的时候第一时间把血浆送到现场。”
说着韩胜学又道:“算了,我亲自去打电话。”
现在是九五年初,这个时候的血浆是非常稀缺的,特别是一些特殊血型,所以血浆管理也是非常严的,韩胜学怕黄晓龙人微言轻,那边不重视,他亲自打电话,力度能强一些。
说着话,韩胜学就急匆匆的进去打电话去了。
患者送过来还有一段时间,这个时间段,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好,要务必保证患者送到医院之后,第一时间进行抢救,争分夺秒。
省中医学院。
方乐一边保持止血的姿势,一边听着边上侯主任了解情况。
伤人的学生并没有逃,这会儿就在不远处靠墙坐着,地上还扔了一把带血的菜刀,只不过刚才不少人的注意力都在血泊中的男同学身上,没怎么注意到边上。
了解内情的学生给侯主任说了过程。
有些事真的是......
你看上去的受害者不一定多么无辜,你看上去的伤人者也不一定多么可恶。
通过几位学生的讲述,方乐也大概听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受伤的学生其实算是学校的混子,整天欺负人,砍人的学生已经被欺负了好长时间了。
两个人今年都是大二,可以说被整整欺负了一年,血泊中这位总是抢另一位的钱,抢钱,侮辱,随意打骂,高兴了过去踹一脚,不高兴了也过去踹一脚。
砍人的同学不爱说话,总是默不吭声,受了欺负也不吭声,忍着,忍着,一直忍着。
现在是正月十六,开学没几天,血泊中这位又去找人家要钱,人家没有,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张轩的爸爸好像春节的时候生病去世了.......”
有知道内情的同学还说了缘由。
去年被欺负了一年,春节家里出了事,父亲去世了,本就悲伤,刚开学又被欺负。
张轩同学依旧没吭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身上踹了一把菜刀,趁着课间把血泊中的同学约到了操场这边人少的地方。
血泊中的这位嚣张惯了,张轩又是一个人,压根没害怕,也压根没想到被自己欺负了一年的老实人会暴走。
到了这边之后,张轩同学拿出菜刀照着血泊中这位胸口就劈了下去,菜刀很锋利,一刀下去就把衣服劈开了,在血泊这位同学腹部留下了一道伤口。
连续两三刀,这位就倒地不起了。
好在刚开春,衣服穿得比较多,两三刀下来出血不少,人还有着一口气,这要是夏天,估摸着两三刀下去,这位早就没救了。
“太过分了,要说胡洋这种人就不该救。”
“就是!”
边上不少同学都向着张轩。
有人甚至还看了一眼方乐,虽然方乐很牛逼,可了解内情之后,有人甚至觉的方乐不该多管闲事。
“别忘了你们在哪儿,在什么地方,以后要干什么。”
侯主任冷着脸:“你们是医学生,未来都是要当医生的人,医者眼中所有人一视同仁,医生的职责是救人,至于审判,那是法官的事情,不是你们该操心的。”
“就你们这样,还怎么当医生,刚才多少人站在边上看热闹,回去之后,现场所有人都写一份检查,我会找你们班导师。”
一群人都瞬间不吭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