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绳艺小说《捆爱》第九章 幻灭(下)

SM视频

那一年,安扬高三,龙巧儿高二。

就在他临近高考的一个星期前,她来到他家。

“扬,你别再念了,以你现在的成绩一定能考上国大的。看你的样子好像书呆子哦,轻松一下嘛,太紧的皮筋也会断啊!可能你去玩玩,高考会发挥的更好啊!所谓学习中不忘娱乐嘛……”她不断游说。

安扬皱皱眉头。“小丫头,这就是你的座右铭吗?你说得也没有错,但做事情要在当中找个平衡点,太过紧张不是好事,太过轻松也不行。虽然你现在只是高二,但你想考到比较好的大学,你现在就要开始努力才行哦……”

“好啦,好啦,像个老夫子一样,我才不想考大学呢!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成绩好多差,就算考到也是那些野鸡大学,读了也是浪费光阴——”

“你怎样可以这样说话呢……”

“而且,我家是什么经济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有什么空闲钱让我读大学,奶奶老了,凤来食店的生意又不好,顶多勉强可以维持而已。”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将心思放在学业上就可以了……”

她不禁蹙起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自己不想想,你现在已经要半工半读了,安妈妈的情况又不好,我怎么可以让你负担我的学费呢……我才不干呢……”

安扬摘下眼镜,按了按太阳穴。“好吧,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他然后宠爱地笑了笑。“……你说吧,今次想我带你去那里玩……”

龙巧儿得意地笑道:“隔壁的王伯伯给了我两张游乐场的门票,机会难得哦,你就先抛下你的书包,跟我去游乐场好好的玩一遍……”

终于,她得偿所愿去到了游乐场,与安扬乘坐上她最喜欢的过山车。

在过山车上,她尽情地欢叫,兴奋地高举着手,感受着过山车带来的那份刺激与快感。

突然,她感到过山车的安全带松了,她吃惊地向下望。

安全带竟然断了!

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她立即双手抓住前面的钢架。但没有安全带的扶助,过山车的冲击力实在太大,她一定会被抛去的,眼看过山车就要翻转了,她惊得脸色煞白,连惊叫声都无法破过口来。

她死定了——

这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敏捷地圈着她的腰,她诧异地将头扭过左边,只见安扬脸如死灰,但由于太用力的原故,他两边脸颊涨红,苍白的嘴唇被他咬得有些血丝渗出,他的右臂牢牢紧紧地揽住她的腰,青筋已在他白皙手臂上尽现。

过山车很快地向后翻转,又极速向前翻了个身。但单单这样,安扬和龙巧儿都觉得在生死徘徊了一遍,每一次冲击,安扬的手就会向一边撞去,但他不能因为吃疼了,而揽着龙巧儿身子的手臂有一丝放松。他知道不管在思想和行动上,只要他稍一放松,后果不堪设想。

当过山车完全倒立在轨道上,安扬要用尽力量去将龙巧儿抬起,他除了要承受龙巧儿的体重,还要受着冲击气压的压力,冷汗已湿透他的身子,手臂上的青筋像要爆炸出来。过山车在圆形的轨道冲下来时,他的手又重重地撞到了龙巧儿前面的钢架上,他忍不住痛苦地哼了一声,但很快痛苦的表情就在他的脸上迅速逝去,他不敢叫出声,因为龙巧儿泪水汪汪的眼睛正在一眨也不眨地紧盯着他。

对于在过山车上的其他客人来说,短短的几分钟游戏,根本是玩得不够尽兴,但是没有人知道,这短短的几分钟,对于安扬和龙巧儿来说,实在是太漫长,太难熬了,两人像是在地狱的大门徘徊了一转。

过山车终于缓缓地停上来了。

但两人还是停顿在刚才的惊险中,恢复不来。龙巧儿身体不停地颤抖,泪眼死盯着安扬那只右臂,说不出话来。

这已是一只密密麻麻布满青青黑黑的手臂……

而安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冷汗不断地在他额上渗出,脸苍白得透明,他紧闭着嘴唇,不让那不断涌来的疼痛感觉,溢出声来。

直到工作人员到来询问,才知道刚才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马上连声道歉,还不停游说他们会送他们去医院检查身体,而游乐场会赔偿他们的身体上和精神上的损失,希望此事可以不要闹大,双方可以私底下友好解决此事,完全达成共识。

但是有许多事情不是用金钱就可以补偿过来的……

“医生,你……你说什么?”龙巧儿无法置信她刚才所听的。

那个头发花白的医生,推了推快从鼻梁掉下的眼镜,面无表情地慢慢道来:“他的右手由于用力过度,并且受了多次的强烈的碰撞,以致手臂上的神经、筋骨伤损严重,手臂大量积聚淤血,情况好的话,手臂起码都要包扎半个月,才可以渐渐消肿去淤。而在拆绷带后,要多做物理治疗,才可渐渐恢复。不过由于你右臂损伤了神经,特别是你的右手腕的筋骨更是伤得严重,日后不可以再提重物了,也不可以让右手过分劳累……”

“那他可不可再拿笔写字……”龙巧儿两片苍白的嘴唇轻轻地颤动。

“可以……不过就算是这些轻微的运动也不可以长时间去做,最好只要运动十五分钟就停下来休息半个钟以上,特别是提重物,更不可以去做……如果你想把右手废掉的话,你可以不照我的话去做,我不会阻挠你!”医生的口气十分严肃强硬。

上天,求求您,不要这样对待扬,一切都是她的错,一切的痛苦应由她承担才是。

她慢慢抬起泪眼,望着安扬同是苍白的脸愣住了。

然后,安扬用左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脸,对她温和地笑起来。“怎么呢,傻丫头,是不是我太帅了,你看傻眼了……”

“扬,你的手……”她呜咽道。

“小傻瓜,我还有左手好好的,它不是正在抚摸着你吗?”

她猛然摇着头。“不是,不是的。你又不是左撇子,右手对你来说,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啦……天啊……扬,你的高考怎么办?只有五天,你就要考试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她焦急地叫道,突然她静下来,垂下头,两边的肩膊不断地颤动。“都是我,都是我害了你……呜……”

安扬轻轻把她揽住,把她的头按在他的胸口前,柔声说:“不是的,不关你的事,巧巧,看来上天要考验我了,或者他在指示我走不同的道路。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绝望的,只是在判断事情时,就在乎个人的看法而已。在你的眼中看来这件是很不幸的事,但我在眼中看来,这可能是我新起跑道。所以你不会伤心和担忧,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没有任何事是令我害怕的。巧巧,我十分重视你的感受,你快乐,我快乐,你悲伤,我悲伤。如果你都不想我伤心难过的话,你就不要难过了,好吗?”

龙巧儿哭道:“你就是这样……把难受的事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独自吞下去,然后装着平静安然的样子,去和解别人的难过痛苦……扬,我不要你这样子,你这样子令我更加难受,我不要总是躲在你的羽翼下,明明是我害了你,你反而去安慰鼓励我……我都想保护你啊……”

安扬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吻吻她的耳根。“巧巧,谢谢你,听到你这样说,我已经得到最大的安慰与支持了,我真的很高兴……”

“哼哼!”这时,那个老医生很不客气地打断他们的哀怨缠绵,还是面无表情地道:“你们带着这张诊卡去外面取药,记得每天要定时来医院检查和换药。”

安扬跟龙巧儿都站起身,安扬伸手拿走诊卡,然后在龙巧儿的耳边轻说:“答应我,不要再难过,好不好?”

龙巧儿只能茫然地点点头。

结果,安扬没有去参加高考,他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一条充满荆刺却星光灿烂的道路。

他的学校知道他不去参加考试,几乎惊得人仰马翻,因为安扬是他们升大率的最大希望,他是学校的光荣之柱,但他却在临考前说不参加,虽然他的手是这样,但是学校方面可以向教育办商量,看看有什么解决办法,他是多么优秀的学生,如果他不升学的话,对于社会、学校,他自己都是十分可惜的。但是安扬的态度十分决绝,学校方面都奈何不了他。

然后,她还记得,那个黄昏,他告诉她决定的黄昏,一轮红黄的残阳半挂在天空,一片微黄映着大地,映着他清俊圣洁的脸孔,庄洁清丽。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是不是?你不是因为你的右手有伤,而不去参加考试,而是为了我……我知道的,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想让我念大学,所以你自己就放弃你自己,放弃你自己的前途……”两行清泪已挂在她白皙的脸上,她紧盯着他,质问。

他没有立即回答,只是默默地温柔地看着她,然后轻轻地说:“巧巧,你知道我是很喜欢唱歌的,我也很喜欢创作。你也不是说,我很有音乐天分,唱歌很好听,甚至比现时的歌手还好听吗?你不是说,听我唱歌也是一种幸福吗?你不认为让这种幸福可以令更多人感受到,这也是一件好事吗?况且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我前面,我不应该把握这个机会吗?做歌手即是我的兴趣,又可以让你让其他人幸福,也是解决我现时的困扰的方法,我不应该去做吗?难道你也不支持我吗?”

她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他。“你就是这么能言善道,有许多许多的理由说服我,令我放心高兴……扬,我尊重你的决定,因为你是最棒的,你做的决定也是最明智最完善的,我一直都没有怀疑过……所以,扬,你放心放开手去走你的路吧,我会永远支持你,保护你……”

他也抱紧她,在她耳边低吟:“谢谢你,巧巧,你也是最棒的女孩子,最勇敢坚强的女孩子。”

“扬,答应我一件事……”她轻轻在口袋里掏出一个蓝色的手腕护套。“当你拆包扎时,把它带上你的右手……我知道你现在学用左手做事,但是我还是怕你的右手劳累时而忘记休息了,所以然后你看到这个手护套时,你就要好好的爱惜你的手好吗?”

安扬温柔地看着她,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护套放好。“好,巧巧,我答应你。但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龙巧儿忙着点头。

“你不是曾经想念海晨学园吗?”

龙巧儿又点头。

“就当为了我,你去试考海晨学园吧,连我的份一起去考吧,好吗?”

龙巧儿咬着唇。“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凤来食店的隔壁是龙巧儿的家。在她家前停泊了一辆银色漂亮的奔驰车,车门旁边挨着一个身材修长,俊美无伦的男子,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让龙奶奶也不时地伸头去望他。

这个俊美的小子在四个钟头前,在门口问她巧儿曾经回来过没有,她答没有,然后失望与孤寂在他美丽的脸上涌现,看得她虽一把年纪但心脏却莫明急速跳动。然后他就一直在门口等着,不停地打电话。

多俊美的年轻小子啊!想不到巧儿也有这种福气,不过巧儿已有安扬这个温柔清俊的小子了,看来这是一份无望的爱啊,如果她年轻五十岁就好了……呵呵……

曲海臣第N次在手机上按重拔键,然后手机还是传来那把甜美却毫无感情的女声—— 对不起,你打的电话已关机,如果你需要留言的话,请按#字键。

他听到后,又一次按下#字键。

“巧儿,你在那里,你还好吗?你忘记今晚我们一起吃饭的事了,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等你,你听到后,打个电话给我好吗?我很担心你……”

时间不断地流逝,又过了一个钟头,曲海臣放下手机,顺眼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

天啊,已经十二点了——巧儿,你去那里了?还好吗?

曲海臣曾经想开车周围找找龙巧儿,但他很快打消这个念头,怕是他一走开,巧儿就回来,所以他叫管家德叔周围去找找,却一无所获。

他再一次拿起电话,又再一次听到同样的消息,失望担忧地把手机放下,就在这时,一道耀眼的强光刺入眼中,他眯起眼,只见一辆出租车迎面而来,他立即惊喜地看着这车。出租车缓缓在他前面停下,门打开了,龙巧儿正从车上下来,他兴奋得正要跑上前,突然车上也下来了一人。

他僵住了,只是愣住看着他们。

龙巧儿牵着安扬的手下了出租车。她完全没有发现曲海臣正站在她家的阴暗处,摇着安扬的左手道:“扬,我好舍不得你,你现在这么忙,我不知道要待多久才可以见到你……“ 安扬捏了捏她的鼻。“再过几天,我的巡回演唱会就会结束了,那时我会尽量抽时间陪你,好不好?嗯,这几天……这几天你就在晚上六点半打开电视机,转到TVE-3台,我有一个音乐专辑,我就会出现你的面前……而且,我会打电话给你的嘛,小傻瓜!”他低下头在她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曲海臣不敢相信他眼前所看的,血色速度在他脸上褪去,心脏像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顿,抽痛得厉害,他身子开始冷颤,一步一步地走向龙巧儿。

他伸手迅速把龙巧儿从那男子的怀里拉出,紧紧地抱着她,却控制不住咆哮:“他是谁?”

安扬与龙巧儿两人都呆了一下,安扬奇怪的看了曲海臣一眼后,疑惑地看着龙巧儿。龙巧儿脸色苍白,不敢看安扬,只是立即挣开曲海臣的手,跑回安扬身边。

这时曲海臣像受了莫大打击,步伐不稳地后退了几步,眼睛仍然死盯住龙巧儿不放,怒吼:“巧儿,你怎么了?他是谁?”

安扬疑惑地侧侧头,然后在龙巧儿耳边说:“巧巧,发生什么事?他是谁?”

龙巧儿咬了咬唇,然后抬起头望住曲海臣的眼睛。

“他是我的男朋友——安扬!”

曲海臣脸色煞白,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呢喃:

“他是你的男朋友?那……那我是什么?”

龙巧儿低下头不语。

曲海臣狠狠地瞅住她,颤抖着咆哮:“他是你的男朋友?那我究竟是什么?”

龙巧儿依然没有回答。

曲海臣冲到她身旁,两手紧紧地握住她的肩膊,狂摇着她的身子,双眼通红地怒问:“回答我,他是你的男朋友!那我究竟是什么?快告诉我啊——”

安扬被这个场面搞糊涂了,他见曲海臣摇着龙巧儿,立即伸手去阻止他。但曲海臣完全不理会安扬,愤怒的眼睛从不离开龙巧儿的脸,一手就拍开安扬的手。

龙巧儿立即护着安扬,用力地把曲海臣推开,冷然道:“你是对不起我堂姐的人,是我要报复的对象。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我接近你只是想报复你而已……”

曲海臣这时身体已颤抖不已,他的眼睛像要滴出血来,一眨也不眨地盯住龙巧儿,摇着头轻喃:“骗人!我不相信!你骗我,不是这样子的……”

龙巧儿这时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把还在发呆的安扬拉进她家。

曲海臣见到她的动作,立即冲到门前,但“啪”的一声,门无情地在曲海臣脸前狠狠地关上,他僵住了,但很快他死命的拍打着门,痛彻心扉的吼叫:“巧儿,你快出来!巧儿,你快跟我说清楚,巧儿…………你不可以这样子对我……巧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巧儿……你出来啊……我求求你出来啊……巧儿……我求求你……巧儿……”

但门里的人却全无反应。

夜,还是十分的黑暗,还是透彻的寂静,只是幽静的空气中不断传来曲海臣的哀叫请求。

良久,良久……

版权声明

本文由美缚绳艺网整理于SM绳艺圈,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缚绳艺网立场。
如需转载,请注明美绳艺网http://www.91xiubbs.com和作者信息!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SM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