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绳艺小说《捆爱》第七章 浪漫(下)

昏暗的电影院里,恐怖的尖叫声彼起此落。当画面里恐怖阴森的恶鬼突然转过身时,吓得在场许多的女士惊叫不止,扑向旁边勇猛的男士们,男士们趁机紧紧把她们抱着,轻声安慰,心里暗爽享受着美人恩,曲海臣就是其中一个。

“以前都不知道那些社员为何那么喜欢带女朋友来电影院,原来是有此原因。”他朗笑,手轻轻拍着龙巧儿,以示安慰。

龙巧儿怒瞪了他一眼。“我都说我不要看鬼怪片,你还是要卖,你是不是故意的?”

“是啊,我是故意的。”他一点也不隐瞒。“我早就知道你最怕看鬼怪片,所以才带你来电影院,我以前是从来不会来电影院看戏的。”

龙巧儿疑惑地眇了他一眼。“你早就知道我怕看鬼怪片?”

曲海臣好笑了看了她一眼,背诵似的说:“龙巧儿,19岁。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最讨厌的颜色是黑色;最喜欢的动物是小狗,最讨厌的动物是蛇;最喜欢做的事是睡觉,最怕做的事是看鬼怪片;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演唱会,最讨厌去的地方是游乐场;最喜欢的国家是荷兰和德国,最讨厌的国家是日本和美国。我说得对吗?”听完后,龙巧儿倏地站起身,气得全身震动,她怒吼:

“你调查我?!”

“是你自己说的。”他摇摇头。“在学生手册上。”

“曲海臣,你会不会过太份,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隐私?你到底偷看了我多少资料?”她大声狂吼。

“嘘——”登时周围的人都向她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上。

她气得要命却难以发泄,只可用力地坐下来,死也不看曲海臣那里,抬头却无意看到一只恶鬼正对着她阴森森地怪叫。她僵了僵,然后尖叫起来,扑向旁边活生生的温暖怀抱中。曲海臣赶紧抱着她,吃吃笑,又假装着安慰她,气得她喘起气来,却只能无可奈何寄身在他怀里。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厌的人?

在这一片黑暗中,在这一片惊叫声中,她躲在他怀里,鼻子闻到他身上沐浴过后留下的香皂味道,不觉安心很多,她闭上眼,突然一张温热的嘴唇向她袭来,辗转激情地吸吮着。她意识迷惑起来,茫然地咪开眼,却见画面里的一张俊俏的脸孔哀伤地看着她。她顿时惊谎急躁地推开他,说:“我们走,我看不下去。”她不等他有反应,就自己跑了出去。

夜晚的清风吹来,使她浑然全身都凉快许多。这时,曲海臣已追上来,从后面把她抱着,在她耳朵轻轻沉吟:“对不起!我想不到你会这么怕,不要再生我气好吗?我带去一个很宁静适息的地方,你一定会很喜欢的,好不好?”

她无气地瞪他一眼。“我才不上当呢!”

他拉住她就跑。“真的,我保证那里你一定会喜欢的。”

在幽暗恬静的湖面上,渔船一条条整齐地停泊着。月光朦胧而清远的光线投影在湖面上,犹如少女光滑乌黑却闪闪发光的秀发,温婉而动人。

曲海臣把车在湖畔停下来,他把龙巧儿拖到湖边停泊的一条渔船上,他使开了渔夫,独自拿起竹竿用力在湖撑起来,渐渐船身旁边的湖水掀起一道道漂亮的波纹,渔船开始缓缓地向前行走。

曲海臣衣着高档文雅,气质高贵,跟渔船格格不入,但他似乎撑船撑得很开心。龙巧儿不由惊奇地问他:“你时时来这里撑船做运动的?”曲海臣白了她一眼:“有谁会喜欢撑渔船做运动那么白痴?我以前曾经来过这里一次,觉得这里的环境很清新舒服,但是我都是让渔夫撑船,谁喜欢留得满身都是臭汗?我只是想跟你独处,不想让他打扰到我们而已。”

龙巧儿斜睨着他。“你不安好心!”

曲海臣好笑的瞅着她。“你未免想得太多了!”

渔船渐渐远离湖口,已望不到边了。这时曲海臣已经停止撑船,任着船顺意飘荡。

只见渔船身宽敞,只有两个人更显得宽松,在船的周围都摆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曲海臣在其中拿来一个铁网,放在一个小巧的炭炉上面,接着开始点火投炉。她忍不住好奇问:“你在干什么?”

曲海臣向她咧嘴一笑。“小傻猪应该肚子饿了,我要喂猪。”

他是不是在说她啊?如果她傻傻的问他,那不是承认自己是猪,让他取笑,哼,混蛋!她才不会这么傻呢!

曲海臣起好火,用扇子轻轻向炭炉煽着,渐渐炭炉的火旺盛起来。他就从盘里拿出一条已腌好味道的鱼肉出来,轻轻地放在铁网上面,用刷子沾染酱油,涂抹在鱼肉上面,不时又将鱼肉翻转过来,再又在上面涂抹酱油。很快一阵扑鼻的鱼肉香味传来,龙巧儿的肚子不自觉叫起来,她想起她还没有吃晚饭呢,怪不得她那么饿了,她不禁吞了吞唾沫。

曲海臣将已烤好的鱼肉,放在嘴边轻轻吹着。龙巧儿渴望地盯着他,他向她微微一笑,便将烤鱼递到她嘴边。她想也没有想,就向烤鱼咬下来。谁知曲海臣在她快要咬下的刹那,他突然缩手,将烤鱼收回,她顿时扑了个空,只见他的大嘴已咬下了一口烤鱼,津津有味地咀嚼着,眼里含笑地看着她。

“我忘记试味了。

衰人!>_<

他见她狠狠地盯住他,又再将咬了一口的烤鱼递到她嘴边,说:“我试好味了,味道不错!你可以吃了。”

她瞪了他一眼,用力地将烤鱼拍开。

“我才不希罕你烤的,我自己会烤。”

她就决定自力更生了,自己找食物烤。她找来一对鸡翅膀,学着曲海臣烤鱼的模样认真的烤起来。这边的曲海臣吃完鱼后,就不安份地从她背后抱住她,嘴巴贴着她的耳朵。

“你的烤得怎么样?让我看看……嗯……烤得不错嘛,不过再抹点这种酱油会更香浓……”

她立即板起脸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的吃完了,就装着关心我的样子,等我的鸡翅膀好了,就想偷吃,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快滚开。”

“错了。”曲海臣伸出一根手指在她脸面摇摇。“我不想吃你的鸡翅膀,我想吃的……是你!”语毕,他就把她拥入怀中,用他那温暖性感的嘴唇堵住她的骂语,在她的唇上碾过,他的舌尖在她的齿间游动,她一直处于被动,在这情意缱绻间,她忘记挣扎,任他温柔宠爱地吻着。

良久之后,他才放开气喘吁吁的她,轻笑低语:“我想你应该去看看你的鸡翅膀了。”她这时才想起她正在烧烤的鸡翅膀,她赶紧向炭炉望去。

“烧焦了,都是你害的。”她皱着一张脸。

“好啦,好啦,我帮你烤许多许多的给你吃,可以吧?”他安抚说。

终于两人吃得饱饱的心满意足地躺在船板上,曲海臣搂着她,让她睡在他的胸口上。两人都不发一语,宁静的空气在流动着,气氛显得温祥甜蜜。曲海臣温柔地凝望着天空上的星星,觉得今晚的星星就像一颗颗璀璨耀目的钻石,乖巧安静地躺在一匹黑幽幽的丝绸上面,闪闪发光,令人迷醉。

他扭头看着旁边正在闭目养神的龙巧儿。她浓密的眼睫毛在微微的光线下,形成两道可爱的弧形阴影,娇巧而不高挺的小圆鼻,淡红俏皮的小嘴,细看她虽不美丽,但却俏皮可爱。他忍不住用脸温柔地摸挲着她的小脸。“如果我们可以永远这样在一起就好,你一直在我怀里,对我不离不弃,而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没有任何事可以阻绕我们,也没有任何事可以把我们分开。”她轻轻一颤,抬头望向他光滑白皙的下巴,他低下头再用鼻子碰擦着她的鼻子。“我真想把竹竿扔了,那我们就可以在这里呆久一些。”

她皱皱鼻头,顿时坐起身,斜眇了他一眼。“你不会真的把竹竿扔了吧,我才不想在这里过夜了,更不想陪你在这里喂蚊子了。”

“你真会煞风景。”他蹙起眉,也坐起身来。“在幽静迷人的地方,我只想对你情话绵绵,你却大煞风景的,你听了我说了这么多,你有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曲海臣轻声道说。“如果你说不出口,你可以在它写在这些卡纸上面。”

他不知道从那里拿一堆卡纸,五颜六色的。他抽出其中一张蓝色的卡纸,神神秘秘的不知在上面写什么,接着他把卡纸折成一个精巧细致的纸船。然后就在纸船上插上一根彩色的小蜡烛,把蜡烛点燃后,走到船尾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将小纸船放在湖面上,让它顺波而动。

看着小纸船轻轻地飘走,那如星光般的烛光,在黑夜中在闪动着,耀目动人。那点星光随着水的流动,越飘越小。这时候曲海臣已经放下另一条小纸船了,渐渐他放的小纸船越来越多。渔船的周围都飘满了这些载着小烛光的小纸船。

龙巧儿看地呆了,她从来都没有见到那么浪漫美丽的情景,那些小小的纸船,那些小小的烛光,在黑夜里的湖面轻轻地闪动着,这却是令人多么的迷醉,让人觉得温馨满足。她忍不住在曲海臣的身旁蹲下,拿了些卡纸,轻轻的问他:“你在卡纸上写些什么啊?”

“曾经有人说,只要在卡纸上写上你的愿望,或者是你想对一个人说却说不出的话,把它折成小船,点上烛光,放在河中或湖中,让它顺波而流,你的愿望就会实现,想说的话就会飘流到那个人的身边。”

他向她微微一笑。“虽然那不一定是真的,但却是个美丽动人的传说。可以让心中一直郁瞒着的话可以释放出来……也是一件好事。”

“你也有想说却想不出口的话吗?”她睨了他一眼。“你才不像那么闷搔的人呢?”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每一个人都会有他想说却说不出来的话,只能当它成秘密摆在心中。其实他们害怕如果把话说出来,将要面对沉重的后果,或者是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而痛苦。你明白吗?”

她看着他的双眼,轻轻说道。“那你写了些什么?”

他古怪地瞅了她一眼,微笑的嘴唇缓缓来到她的耳边,悄悄地贴在她耳边说。

“不告诉你——”

她顿时白了他一眼。“哼,我才不希罕听呢!”她再也不理会他,独自做小船,点上烛光,把它放在湖上。

此时,他突然飘过来,想抢她的小纸船看,她立即推开他的手。他嬉笑着说。“你在上面写了些什么?”

哼!她终于到她以牙还牙了。

“不告诉你!”

她等他正在卡纸上写字时,假装把小船放在水上,迅速把曲海臣其中一只飘放的纸船捞回来,把烛光灭了,再小心翼翼地把纸船打开,虽然纸上的字已经湿透了,但清晰可见。

巧儿:你不要再对我若即若离了,我真害怕你会离开我!—— 她又再捞了一只上来,打开看。

巧儿:你喜欢我吗?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

她看完,赶紧将小纸船毁尸灭迹。一股无力哀伤感又涌上心中……

厨艺社。

“啪”的一声,林学长用力桌面上一拍,气愤说道:“每天都是这样,社长他实在太过分了。他是社长啊,但每天一放学,只会吩咐我们做什么做什么的,自己就跟龙学妹跑去约会,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他外面风流快乐的,留下我们在这里干死干活的。今天更离谱,连人影都不见一个。想当初社长是多么的严厉和重责啊,现在就……难道爱情的魔力真是那么厉害……”

闵明利拍拍他的肩头。“社长现在也不错啊,我看他真的很开心,他以前把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直到遇到龙学妹,他才把心扉打开,你看他现在不是笑容多了许多吗?

“我看他啊,时时在傻笑才是。”

“好啊,这个巧儿,原本海神会长是我看上的,她一声不吭就把会长抢走了,还她见色忘友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她说过话啦!”邱菊抱怨说。

“什么?”林学长瞪住邱菊,怒道:“你喜欢的不是我吗?”

“我当然喜欢你啦,只不过是我当初入社时,会长是我仰慕的对象,以后我才知道,我喜欢的就是你!”邱菊赶紧解释。

“我就知道我这么有魅力,你是不会舍弃我的。”林学长捏了捏邱菊的小胖脸,满意说道。

闵明利翻了个白眼。“恶心——”

“你要带我去那里?”龙巧儿望着正在开车的曲海臣说。

他扭过头,望了她一眼。“我要带你去一个充满欢笑与快乐,可以编织梦想,犹如童话世界般梦幻的地方。”

“有这样的地方吗?它到底是那里啊?”她疑惑地问。 “ 有,当然有啦!不过——”他神秘地向她笑笑。“不过,先不告诉你,等你去到就会知道了。”

车子停下来了。

龙巧儿呆若木鸡地望着“那个地方”。

这就是那个充满欢笑与快乐,可以编织梦想,犹如童话世界般梦幻的地方?

然后,她黑着脸转身离去。曲海臣立即捉住她的手。“你做什么?”

“混蛋!我问你想做什么才是!你明知我最讨厌这种地方,你还来?还说什么充满欢笑与快乐,可以编织梦想,犹如童话世界般梦幻的地方?骗人!”她瞪大眼狂吼。

“这里不像童话世界吗?”他指指里面的童话人物,又指指这里的城堡。“这里不可以令人充满欢笑与快乐吗?”他向她挑挑眉。“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来这里——哦,我知道啦,一定是你胆子小!”

“什么胆子小啊?谁怕谁啊?”她涨红了脸。“我才不怕呢!”

“那就好!”语毕他拉起她的手就向里面冲了进去。

经过门口时,一个西装中年人毕恭毕敬地向曲海臣点了点头,恭敬地说道:“少爷,一切都准备好了。”

曲海臣点点头,便拉着龙巧儿继续前进。

此时已到华灯初起的时候了,游乐场已点起五彩缤纷的灯,把整个游乐场都梦幻起来。游乐场以童话为主题,周围都有许多城堡建筑物,走进游乐场就像堕入童话世界里面一样。游乐场十分广阔,一望无际,却除了刚才的中年人,龙巧儿就再也见不到其他人了。天啊——整个游乐场就得她跟曲海臣两个人?曲海臣看出她的疑惑,便道:“这个游乐场是海晨集团旗下的一个娱乐公司。今晚它就只为我们两人而开。”他说着说着,就在一座巨大的翻滚过山车停下。

她颤着嘴唇,脸色苍白地盯着过山车前面的牌——尖叫惊魂过山车,再抬头望望过山车的高度,还有那这个几个翻滚,虽然是黑夜,看得模糊不清的,但却有一种恐惧的压逼扑来。她顿时感到脚软了,全身僵硬。这时曲海臣已经拖着她走上过山车的入口了,她马上惊谎尖叫。

“不要……我不要去!快放开我——不要拉我,不要拉我,我说不要拉我……你这个人怎么都说不听啦!大混蛋,大王八,快放开我啊!救命啊——不要……救命啊……不要啦——”她双手不停地拍打着他,但他像没有感觉似的,完全不理她,只是默默地将她拖上过山车的前座,帮她扣好安全带,自己则坐在她旁边。

“不要,快放我下来!救命啊!我不要坐啦,你这个混蛋,快把我放开——呜——”她开始惊慌过度,哭泣起来。

曲海臣顿时慌忙,他伸手摸摸她的眼泪,安慰说道:“你不要怕,这些都是心理障碍问题,你只要对自己说,我不会害怕的,那你就不会感到害怕了。”

“呜——骗子!我才不相信你呢,你最讨厌了,放把我放下,我不要玩啦,你听到没有?”她边哭边骂。

“但是过山车已经开动了。”曲海臣无奈地说。

“我不管你怎样,总之你快点把我放下!”她已经感到车子在缓缓向前行走了。

曲海臣摊了摊手。“我没办法了。最多在你害怕的时候,我可以让你抱抱!”

“混蛋——啊——”她正要骂他,突然车子开始变快起来,她害怕得马上闭上眼睛。只觉得烈风在耳边不停呼呼的叫,突然心猛烈一抽,身子不由自主向左边急速撞去,不到几秒,心又强烈一缩,身子又向右边撞去。她还来不及定神,身子又向上缓缓倾上去。

“救命——我不要玩了,我求求……你,快放我下去……呜……不要玩了……啊——”她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话,最后变成尖叫声,因为车子突然急速向下堕,心脏一下子剧烈抽离,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忙着按着胸口,突然感到整个人被翻转,她惊得马上流起眼泪来。短短的几分钟,她就觉得堕进地狱煎熬一样,难过得要命。终于车子渐渐停下来,她还是僵硬坐着,脑中的神经已经像短路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眼泪像崩提的江水,滔滔不绝。

“好啦,我们要下去啦!”

她突然扑过来,狠狠地在他的手背上咬了一口,疼得他叫了一声。

“混蛋!我最讨厌你了!”她愤愤地打开安全带,跳下过山车。曲海臣摸着手背,在后面追上来。“你现在不是安然无恙吗?其实也不是那么令人害怕的。”

她向前走了几步,就觉得一阵昏眩袭来,摇摇欲坠地又走了几步后,曲海臣赶紧扶着她。

“你怎样了?”曲海臣紧张地问。

她顿时瞪了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了你。”

“你先休息一下吧。”曲海臣扶着她在一旁的坐下,拿了一支水给她喝,她喝下后感动舒服凉快很多,她闭上眼睛,觉得昏眩也没有那么厉害了。打开眼后,却不见曲海臣,不知道他去了那里。

在宁静的夜里,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声音渐渐越来越清楚,只见曲海臣骑着一只雪白漂亮的白马从远处奔来,在月光底下,他俊美无瑕的脸孔,高贵的气质,令他仿如从童话世界走出来的王子一样。他在她面前停下来,跳下马,向她作了个欧洲宫廷礼仪。

“我的公主,我可以请你同我乘马畅游这里一翻吗?”

她忍不住摸了摸白马,赞叹:“好美的马哦!”

这时曲海臣已经敏捷地上马,向她做出邀请的手势,她伸出了手,曲海臣立即把她拉上马坐在他的前面。他轻轻的鞭策了马一下,白马开始慢慢地向前跑,清风轻柔地吹向她的脸颊,她叹了一声。“好舒服哦!”曲海臣等她适应马的速度后,渐渐把速度加快。

“我都不知道你会骑马的,你骑的好好哦。”

他微笑。“我在德国念书时,马术是我们其中一样必考的课程。”

游乐场的周围的环境,在五彩色灯的映照下,显得醉人浪漫,这一切都一一从她身边飞过,她正陶醉在这一片美境中,忽见前面,她惊叫起来:“不要再向前走了,前面是喷泉!”但他好像听不见似的,继续挥马前行,她惊得再叫:“你听到没有?前面是喷泉!”他拍拍她的手,叫她不要害怕。

当他们正要撞向泉水时,他拉紧了马僵绳,从两个紧密的喷泉之间跨越过,跨过的时候,他们没有被喷泉溢出的水弄湿,只是感到轻轻的湿气喷雾在他们脸上,白马于喷泉围绕的一片空地之间停落,顿时四周的喷泉喷射得更高,在喷泉的周围倏地有无数盏彩色的激光灯向天空照耀,然后天空缓缓地出显了一条美丽的七色彩虹。她看得目瞪口呆了,只觉自己身处梦幻之中,渐渐被脸上感到一片凉快惊醒,原本在七色彩虹下面轻轻柔柔的飘着一片白茫茫的雪花,缓缓地一片片旋转飘荡下来。

“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如果我不是身处在现场,我还以为自己在发梦呢?”她喃喃低吟。

曲海臣低下头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喜欢吗?这就是激光喷泉的魅力所在了。”

“喜欢!我太喜欢了!”她急忙点点头。“我好像到了彩虹天堂——”

他低声轻笑。“我带你去一个比这里更接近天堂,更像天堂的地方,好不好?”他不等她回答,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一条黑丝巾,绑上她的眼睛。“不过,先保持一点神秘感,不准拿下来偷看哦!”

她只感到马儿再奔跑一阵就停下来了,他把她从马上抱下来,便直接抱着她向前走了一阵,然后将她放坐在一张柔软的椅子上面。

“可以把丝巾除下来没有?”

“不行,等一阵。”

她的心无名一阵不安,突然身子向上升起来,她惊慌地把丝巾拉下来,只见她身处在一个可以容纳十来人的宽敞的空间里,天啊——是摩天轮!而曲海臣在她旁边微笑。她满脸谎恐扑向他,拉住他的手,颤抖着说:“快放我下去,我有畏高症!”

“你又有畏高症?”他不可思议地摇摇头。“不行,你害怕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放心,我会帮你克服畏高症的——”

“不要——快放我下去——不要——”她看着离地面已经越来越远了,她脸色就越来越苍白,她的心抽离得越来越厉害。她不停地颤抖,渐渐把身子蹲下来,抱着自己,希望这样可以给自己一点力量,但恐惧感还不停地涌上心中,她又开始呜咽着。曲海臣也蹲下来,抱住她安慰说道:“只要你不看下面,就不会害怕的,不觉得这里很平稳安全吗?”

她狂摇头。“不觉得,我只知我在上空,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

“那么你不要去想着它,就不会害怕了。”他抱着她缓缓把她扶起身。“来!来!我教你一种方法,会让你忘掉恐惧。”

他把手放在她的腰间,将她的手搭上他的肩上,身体开始轻轻摆动,口里哼着不知名的曲名,他示意她跟随着他的步伐,跟他翩翩起舞来。一开始她像抱着救生圈地抱住他,渐渐身体开始放松起来,情绪在他感性悦耳的哼声中也慢慢安稳下来。她渐渐开始跟随着他的步伐,身子也跟摆动。 他在她耳边轻轻笑说:“现在是不是没有那么害怕呢?”

她微微点点头。

在他们升在最高点时,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她吓了一跳,抬头向响声望去,只见天空猛然绽开着一朵朵大大小小的烟花,在这寂寞的幽黑夜里繁华绚丽地绽放,烟花过处的明亮照得夜间一片光亮,当那瞬间的美丽化作烟圈幻灭时,另一朵绚丽多姿的烟花又再补上,华丽得令人目不暇接。

她感动得已经无法说出话来,只感到曲海臣在她耳边轻吻着,深情地一遍又一遍说着同一句话。

“我爱你——请你不要离开我!”

她倚靠在他胸膛,痛苦地闭上眼,苦笑在她的嘴角掠过。

我该怎么办?——

管家德叔轻轻打开门,轻着脚步走到曲海臣床前,小心翼翼把少爷握紧的相框拿出,他忍不住眇了眇相中之人。

哦……多可爱的女孩子啊,那个俏皮的酒窝更是讨人喜欢。

他安慰地笑了笑,便把相框放好在床前的柜子上,然后将被子盖到少爷的颈下。这时正见曲海臣甜蜜微笑着,耳边朦胧听到他的一句梦话:“傻丫头……”德叔又笑了笑,便安掉电灯开关,轻轻带上了房门。

他走下楼梯,便见到宋玲玉坐在客厅看着书,他立即恭候一旁。“夫人,这么晚还看书吗?”

“嗯。”宋玲玉抬头看了他一眼,问:“少爷这段时间还好吧?”

他恭敬地说:“少爷这段时间很好,他开朗了很多,他应该交了女朋友,所以这段时间他都很快乐。刚才我还见到少爷在梦中甜笑呢。”

“哦,他交了女朋友?”宋玲玉惊奇地叫了声。

“是啊,对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他快乐就好了……”她安慰地点点头。“我知道他一直都不快乐,都是我们害了他……德叔,一直都多得你照顾他。”

“别这样说,这是应该的,少爷我是从小看到大的,我一直都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儿子一样。”

“多谢你,德叔!”她柔柔地说。“希望他可以打开心扉,永远开朗快乐地生活……”

版权声明

本文由美缚绳艺网整理于SM绳艺圈,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缚绳艺网立场。
如需转载,请注明美绳艺网http://www.91xiubbs.com和作者信息!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每天前10名加微信免费送视频 15826126760 (←复制)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