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屈辱调教长篇小说 地下十九层(sm文)第一回

免费 绳艺视频 点击进入

  【书名】地下十九层 长篇小说 

  【作者】Nicotine

  【简介】炼狱,十八层,底层的人,永不超脱。

  这里,第十九层sm屈辱调教游戏,

  我已经不再想得到救赎。

  我逃不掉,天罚我。

  活着就是恶心的作者的另一部sm屈辱调教长篇小说

  内有人兽,雷者绕路~

  序


 

  金瓦辉壁,气灌山河,这里是他用命,用血,用屈辱泯灭换来的国度,这里,原本就该属于他,从他生下来的那天,就注定了——天之娇子,他的呼吸,他的脉搏,他的鼓动,他一切的一切都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他,要胜利,要做人之枭雄,要为鬼之桀骜,要君临天下,率群龙于首,霸豪气于天,要持鸿鹄之志,傲视朝野,权倾四方。绳艺网客服QQ52800679 备注:美缚网,否则不添加

  挂着一丝笑,习惯的冷漠,习惯的不肖,但却已没有年少时的任性妄为,多了一份稳重,少了一份浮躁,贯穿了一屡薄冰,削皴了一切炙热。立在盘龙的红毯之上,身着华服锦披,环顾着左右群臣,他笑,又笑,有一天,这里,终于属于他了,他等这天已经等了很久,等得已经不耐烦了。

  “陛下,登基的时辰到了。”红衣的内阁总理浅身提示着,卑躬屈膝——这人曾是他的老师,曾说过他朽木不雕,而现在,一样要对自己俯首称臣,他喜欢这感觉。

  “知道了。”寒冷的声音犹如极川之冰,整了整领口的宝石颈扣,转身,挥开华盖绛红色的幔帐,卧坐在龙塌之上的是个一袭白色的男孩,狭长的凤眼微闭着,俏丽的睫上沼雾着水气,小巧的唇是淡淡的粉红,轻轻抿着,更像颗汁嫩的樱桃,浅色的发丝轻扬着让他看上去更加皙白,素色的裘皮下是他凝脂的肌肤,洒了花瓣,轻轻点点,纷纷繁繁,看上去就让人更想咬一口。

  “恩……”男孩轻轻的哼了一声,轻颤的身子从掉落的裘皮中缓缓滑出,裸露的不加一丝掩饰,本应羞涩的禾幺.处无可避祸的现出其的蛊惑,轻盈纤细的双腿间是佩玉的流苏,而那块玉却已在他温软的内壁中折磨了他两天,前端的硬挺渗着甜蜜的汁液却无法喷薄,是他的主人为他带来了新的玩具,肿胀的小丸薄得透明,让嵌在上面的钻饰都显得格外惊艳,璀璨的金丝穿着细珠缠住了他高耸的欲望,箍在根部的白金茎环更是让他惹人心怜,想要叫出声音,但他知道,他的主人不会喜欢他在众人面前放肆他的银荡,所以他必须忍,忍得唇失了血色,泪湿了清瘦的颊——为什么要对他如此?为什么要让别人看到他这副样子?他只想把这些留给他的主宰,难道一点都不稀罕吗?呵,他这副被不知多少人玩弄得已经除了银荡的邀乞他人的摧残再没有其他用处的身子,还有谁会稀罕?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值,真的不值。

  “竺晓,别哭哦,今天是个该笑的日子。”他主人的声音格外温柔,这让竺晓觉得塌实了很多,被那双宽实的臂膀轻轻抱起来,白色皮毛掩住他的羞涩,却露出了他依然被用银色的镣铐锁住的细腕,这也是他主人的爱好,其实那双手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但他的主人说——它很美,这就够了。

  “风崭……我冷……”睁开一双清透的眼,泪溅了拥他的胸膛,嘤嘤的叫着,他根本就弄不清这里到底是哪里,竺晓只是能依稀看见环抱他的人,朦朦胧胧,再分不清那俊朗的眉目,这双眼睛已经让他的泪毁了,而风崭告诉他——这双眼只需要流着泪并美丽,因为它的主人喜欢。

  “冷?呵,那块极品血玉果然满足不了你,下次我该涂点媚药在那里。”轻咬着竺晓的耳朵呢喃着嘲弄,却还是为怀中的宝贝扯扯衣领,触触微烫的额头,都是那场该死的秋雨带来的风寒让他已经两天不能亲近他的宝贝了,虽然已是储君的风崭并不缺美妾脔童,但他却只钟情于竺晓,就那么看着也好,连忍受这致命的诱惑都是种极质的享乐,已经很久了,他没再碰过别人的人,只是这件事他不想让竺晓知道。

  “呜……”将头埋在领前的皮毛里,风崭呼出的热气引来了体内的欲望更凶猛的咆哮,竺晓压抑着无法排解的欲望带来的颤栗,有时他会因这过度的摧残很昏厥,体内的异物凹凸的棱角常常折磨着他敏感的甬道,但他知道这已是风崭给他的宽容,如果不是他生病,那埋入他体内的很可能是一柄大唐时的玉如意,他习惯了,习惯了这种在屈辱调教虐痛中欲死欲仙的日子,就为了风崭,他可以付出一切,当然,即使他不想,那个冷酷的人也会毫不留情的把他的一切抢走。

  “咳——风崭陛下。”身后的大臣轻声提醒着,但却不敢近身,风崭王子的脾气是从他还是个孩子起就出了名的,这个王子,就连最宠他的皇后都说过——他就是只喂不熟的狼,根本不是人。

  “竺晓,我们走。”扫兴的慢出了口气,风崭昂起头,看着红毯尽头的宝座,露出一个征服者的笑容,拍拍怀中颤抖的竺晓,傲然的迈向他处心积虑的尽头,这一天,他为这一天已经付出了太多……轻吻了怀中垂泪的竺晓——他只是自己的一样性玩具吗?是吧?这是自己想要的吗?可除了这样,怀中的他又能是什么呢?现在连自己坐起来都办不到的竺晓……他差一点就险些失去的宝。

  站在高高的露台之上,礼炮的轰鸣,振臂的高呼,所有的一切都踩在脚下,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然而,现在他时常长了双翅膀的心中却没有任何跌宕,甚至连那些微的兴奋都没有,他只是想笑,突然……他不知道自己为的到底是什么,想要的又是什么,就为了今天他可以称王拜相听听这震颤天宇的激荡吗?无趣……他突然觉得毫无意义,就像曾经竺晓说的那样——凌风崭,就是喜欢追他永远也追不到的东西。是这样吗?呵呵。

  “陛下,落座吧。”司仪大臣的提示,让风崭回头望了眼那象征权利的至尊之位,以前,他站在下面仰望时,总是觉得这宝座很华丽,很耀眼,而现在……也不过如此,没什么好稀罕的。

  “风崭,我怕……”被喧天的振颤与咆哮吓到的竺晓贴着风崭慌张的颤着,他怕,害怕嘈杂的声音,这会让他记起他们的分离,他不要,那样的噩梦,一生一次他已承受不起,哽咽的他极力想要抓紧风崭,可他忘记了,现在已经陷入几乎全身瘫痪的他根本无能为力,慌了,乱了,像个孩子般的哭闹着:“风……风崭……我不要离开你……别让他们……不……”

  “怕什么?没有人可以让你离开我,再也没有了。乖……”宠昵的一笑,风崭转过身,在众臣的一片愕然之下,将竺晓抱了上王位——那个象征着他所最爱的权利之位。

  “痛……”坐直的姿势让竺晓无法忍受,体内的美玉又再次深深没入,血,顺着白皙的腿慢慢下滑,无法抑制的呻吟破口即出,想掩住口,沉重的手却只是推去了身上的皮毛,班驳着吻痕的侗体瞬间暴露在万人之前,下体的“装饰”与调教褥虐的尴尬使得竺晓羞愧的别过头,但被SM调教得异常霪乿的身体却鼓惑着竺晓嘶摩出诱人的轻叫:“啊……”

  “……”不以为意的笑笑,风崭握着竺晓一双带着调教枷锁的手臂让他的宝贝尽量安心——竺晓,除了我,你不会再属于任何人,我是这么爱我的王位,而现在,我把它交给了你,我用我的一切换你的泪、换对你一世的肆意涂炭——倏地跪在哭个不停的竺晓面前,风崭回头看了看惶恐的群臣,低头轻吻了那双漂亮的手,接住摇摇欲坠的消瘦身体落座,将不停颤抖的宝贝抱在腿上,恶意的抚着竺晓高耸的欲望,强迫他在众人之前分开腿露出嵌着装饰的禾幺.处,撑开的花蕾已经吐出了红玉的尖端,当然,风崭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坏心的抬高竺晓垂在身前的手,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将玉石慢慢推入,轻轻的啃着削薄的肩是危险的讯号,生怕惹怒他的竺晓本能的竭力收紧着被血润湿的蜜蕾,这更让风崭魔性的乐趣渐渐复苏,用一只手抬高竺晓的腿,让那被金属锁死的前端与嵌着钻饰的两枚小丸不知羞耻的霪乿屈辱地展现在人前,对着屈辱得咬破美丽唇瓣的竺晓习惯的命令着:“叫出来,让你的臣子们看看他们银荡的皇帝……”

  “啊……恩……啊……啊……饶了我……风……”根本就不知道风崭在说什么的竺晓,只能乖乖的按着风崭所说的去做,屈辱,他早就不在意了,只是有种百蚁穿心的痛在掠夺他的男人怀中被融化。

  “这个银荡的小东西……以后就是你们的皇帝……竺晓陛下,呵呵,三呼万岁吧。”懒洋洋的趴在竺晓的肩上,享受着耳边的美妙声音,风崭的眼睛却满是杀机,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啊……恩……风……风崭……啊……”

  万人,一片寂静,除了竺晓放纵的抽泣与纵欲的呻吟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这让风崭觉得调教有趣极了——

  “为你们的新皇下跪!不然的话……就给我调教死!”难道他的宝贝表现不够好吗?风崭有些恼火,他本就是个没耐性的人……

  万岁——万岁——万万岁——

  “恩……啊……恩……”

  万岁——万岁——万万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紧怀中被自己弄得霪乿不已的竺晓,在气势磅礴的朝拜声中,风崭狂笑着,却留下热泪,没有人看到,只有竺晓赤裸的香肩默默承受——

  上

    听起来这实在不像个国家的名字不是吗?但它的确算是个国家,只是在所有的地图中,你都不会找到它的位置——这是一座隐匿于“百慕达神秘三角”深海之下的又一个世界,有人说这是玛雅人遗留下来的调教文化,谁知道呢?这里的人不愿意去思考这些,在这个比地表的人类文明发达尽千年的次元空间里,空中飞的可以是雕龙玉壁的古战船,在灰暗的钢筋水泥中钻营的是早该灭绝的三叶虫,总之一切都是混沌的,一切都是颠倒的,一切都保有着这里的人引以为傲的超然……超然……呵,有人的地方可能存在这样的词汇吗?真是糟蹋。

  扶着水晶的雕阑,风崭很喜欢从第一层城市往下看的感觉,这个国度跟他的名字一般,由十九层组成,有时他总是觉得,为什么要有十九层呢?一本叫做《圣经》的书上说过,在关押恶魔的地狱有十八层,而创造这里的人却偏偏多建了一层……第十九层,呵呵,他所在的城,今天,他的父亲在十九层称王,立了他那个据说是大智若愚的白痴哥哥当太子,真是无聊,只是十九又分之一的占领,有什么好值得庆幸的?要是他……他就要这整座城池。

  饮尽杯子中的美酒,高高的举起杯,放了手,散着淡蓝色光辉的高角杯翻转着一落千丈,消失不见,在由十九座城池垒起的颠峰之上,逐彩纷至的雍容璀璨燃了他一双墨玉般深邃的眸,这飞流直下的异彩流华让他感到舒服极了,他……最喜欢俯视一切。

  “父亲说要给大家一个惊喜,让我一定叫王子殿下进去。”身后,一双柔软的红酥玉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光是嗅着这浓烈的象气,他就知道是谁——

  “小碧,不用这么叫,我可没时间陪我那个白痴的父亲玩什么皇帝sm调教游戏,屈曲一个第十九层,一城与一国,没区别。”嘲弄羞辱着现在那个皇帝老子的无知,风崭温柔的揽过身后美得像朵怒放的紫罗兰般娇艳的丽人,轻佻的手指有意无意的调教着女子薄若透明的黑色轻纱下挺立乳尖,耳边娇嗲的媚笑引来他一个淡淡的笑——这个叫碧的女人是第一层的主人老乔治的掌上明珠,也是我的未婚妻,人儿长得很漂亮,但就是太漂亮了一点,所以喜好风月的她绝非是我一人的,第一层常被纸醉金迷的豪客称做“极乐”,在这里,所谓的纯洁与操守根本没有调教纵欲的快感来得重要。

  “走嘛,想要的话晚上住下来了啦,别让父亲大人没面子。”碧体贴的说着,酥软的胸还是贴上风崭厚实的胸膛,在他所有的男伴中,风崭是最好的——十九层是在这个世界中最强盛的一层,如果不是风崭的父亲极为的满足现状,恐怕就算他想吞了这里一切也不是件很难的事,而风崭,这样显赫的地位,又是这样少有的俊朗,哪个女人不想要调教呢?

  “呵,小碧,你记住,我来,是我

绳师培训 诚招女模特(坐标深圳)!QQ/WX:469649885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看片  www.tyingart.cn (←猛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