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屈辱调教长篇小说 暴力调教虐女

免费 绳艺视频 点击进入

 

  sm屈辱调教长篇小说:谢主人鞭打(绳艺网客服QQ52800679 备注:美缚网,否则不添加

展冽爬进了调教室,然后他看见了齐凌。

  他坐在王椅上,腿随意地交叠着,显得慵懒而尊贵。他的眸子微微眯起,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神情也是那么倨傲,眉眼间流露出毫不掩饰的不屑和逼视……但,他真的好俊朗,好迷人,伟岸如同天神一般——即使他怀得像恶魔。

  “过来。”齐凌勾勾手。

  展冽回过神,顺从地爬过去。

  “再靠近点,嗯,看你的身子真是一种享受,不过,你爬得很难看,我会从头教你的。现在,告诉我,你是什么?”

  “……我是一个奴隶。”展冽咬咬唇,眉间露出痛苦之色。

  “谁的奴隶?”

  “你的奴隶!”

  “嗯?”齐凌不悦地皱起眉,“这是你的态度吗?冽。”

  “……我是您的奴隶,主人。”

  “我拥有你的什么,我的小奴隶?”

  “一切的一切,”展冽努力回忆着齐凌的话,“你、您拥有我的身体,我的尊严,我的人格,我的思想……”

  “那么你活着的唯一目的是什么?”

  “取悦您,我的主人。”

  “嗯,虽然说得很敷衍,不太诚恳,但念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不追究了。我会很频繁地问你这些,你要记住这些,并去实践——这不仅仅只是规矩,你明白吗?”

  展冽点点头。

  “你要回答,‘是,主人’。”

  “是,主人。”展冽再次咬咬唇。

  齐凌不是很满意地看他一眼:“冽,你是一个很糟糕的奴隶。算了,这才是第一个晚上。今晚我会好好调教你的,这是你的第一次调教。你要好好听话,好好配合,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会额外奖励你一顿晚饭,明白吗?”

  “是,主人。”展冽想到刚刚吃的,感觉胃又是一阵翻滚。他现在几乎提不起一点力气。

  “跪直来,冽,我要求我的奴隶无论何时都谨记自己的身份,我没有允许你放松,我也没有教过你这样懒散无力的跪姿!”齐凌严厉地说。

  展冽便挺起腰,背手,抬头,低眉,做出奴隶接受主人调教的基本姿势。

  “很好,我现在再教你一条,当奴隶见到主人的时候,要亲吻主人的脚表示尊敬和顺从。”

  展冽立即弯下腰去,在齐凌的脚面上亲了一下。

  “你很聪明,”齐凌露出一抹笑容,“但是不够虔诚。”

  “是,主人。”展冽身后的手在齐凌看不到的地方,紧紧握成拳。

  “还有,我的小奴隶,你的一切都属于我,yuwang也自然,”齐凌说着把一个yingjin环套到展冽垂下的rou+bang上,纯金的,与颈环一样重,“这个环可以供你排泄,但是无法shejing,我绝对禁止你触碰自己的rou+bang,或者是取下这个环!当然,如果你表现得好,我可以允许你高氵朝,但是你要明白,奴隶绝大部分时间是被禁止的,因为你的义务是取悦主人,而不是自己舒爽。”

  “是,主人。”展冽咬咬唇,他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齐凌把手按到展冽的唇上,命令到:“嘴张开!”

  展冽挣扎了一下,还是启口hangzhu齐凌的手指,顺从地舔弄起来。

  齐凌眸光闪了闪,狮子不可怕,沉睡的狮子才可怕,而会伪装的狮子,更可怕!

  展冽很明显属于最后者,因此齐凌提醒自己每时每刻都要保持高度警惕。

  齐凌伸入了四指,展冽感到嘴已经撑到了极限。齐凌在展冽的口腔中搅动,指腹描摹那牙齿的形状,不断地逗弄那条舌头,或是摩挲或是按压。

  展冽配合着,品尝到齐凌手指淡淡的咸味。

  良久,齐凌满意地收回手,用丝绢擦干净,淡淡地说:“很好。我还要要求你,每日早晨起来后——我现在还不吩咐你唤我起床,用浴室的灌肠工具把自己下面洗干净,这个你会吧?今天纪管家应该给你做过了。”

  “……是的,主人。”展冽脸上红晕更甚,难堪羞耻居多。

  “一开始我会让人帮你,但后面你要自己清洗,然后你要自己润滑。一个好的奴隶会时刻准备好自己,等着用身体服侍自己的主人,——这是荣幸,冽,别不以为然,能被主人干是荣幸,是恩赐。我要求你时刻保持润滑,不然吃亏的会是你自己,我yuwang来时绝不会想到要帮你扩张润滑什么的,我会直接按倒你,然后狠狠地把你贯穿。哦,我忘了,你还没有过男人,但也应该你明白吧?”齐凌淡淡地睇向展冽。

  “我明白的,主人。”展冽咬咬唇,他不知怎么,下身竟对齐凌的话有了极微小的反应。

  “不要要唇,冽,那是我的,我不允许你伤害我的所有物!”

  “是,主人。”展冽欲哭无泪地说。

  “其次,我要求你一天中除了排泄和被操的时候,都要被按摩棒插入,把持扩张对你没有坏处,这可以避免你在承受时过多的疼痛。”

  “是……主人。”展冽苦涩地笑笑,他无法想象自己居然跪在一个比自己小四岁的男子脚下,叫他主人,并要学着这样做一个奴隶……真是荒诞啊,可笑的是,自己无力反抗……

  “我说了这么多,你对奴隶应该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你我们要开始正式的调教了,”齐凌看看展冽,眼里露出一抹兴奋,“我想先从调整你的爬姿开始——这很重要,爬,是一个奴隶基本的行为方式,任何一个主人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奴隶爬得很难看。”

  “是,主人。”

  “那么,冽,你记得你欠我多少鞭子吗?”

  “……五十鞭子,主人。”

  “为什么是五十鞭子?”

  “因为我犯了五次错误……主人。”

  “不,你不止犯五次错误,只是我原谅了你很多次,”齐凌摇摇头,“以后也一样,一次犯错的惩罚是十下,当然,我会根据心情决定要用什么道具来惩罚你,藤条、浆、皮带等等,你都有机会尝试,因为我是一个很苛刻的主人。在练习完爬姿后,我会和你来结算,然后对你进行惩罚。在练习过程中,你做得好,可以减免,做得不好,会增加,而且还会得到额外的鞭子。我的奴隶,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主人。”展冽深吸了一口气,他不自觉地被齐凌话语间的霸气、狂傲吸引。

  “好。现在你去后面那个柜子左手边第一个抽屉里取一条鞭子来,我要红色手柄的那条,你可以用手拉开抽屉,但你必须咬着鞭子拿给我。”齐凌不由得勾勾嘴角,他感到愉快。

  “是,主人。”展冽爬过去取出鞭子,咬在嘴里再爬回来,他感到齐凌的目光紧紧盯在他的身体上,使得他莫名地一阵激动和羞耻。

  “很好,”齐凌接过鞭子放到一边,然后把盘在展冽脖子上的颈链绕下来,让他咬在嘴里,然后用力地在那手感极佳的tunbu上揉了一下再拍了一下,“我的奴隶,来回的爬吧,我要看看你是如何地性感!”

  展冽顺从了,他侧面对着齐凌,开始爬动。

  齐凌拿起了鞭子,着鞭子比较硬,因此大半部分是挺直的,他不满地轻轻打了展冽的臀一下,说:“腰要下沉,屁股倔高,对,很好,这个姿势很诱人!”

  被打的时候展冽身子一颤,虽然很轻,却是从未有过的感觉。一道红痕在他雪白tunbu上显现,格外seqing。

  “冽,其实你本质里是有受虐性的吧,我才一鞭子,你就表现得这么敏感。”齐凌轻轻勾起嘴角,显得邪肆而危险。

  展冽身子一僵。

  “别停,继续爬。保持刚才的姿势,屁股再抬高点,嗯,步子大小要一致。”当展冽走近的时候,齐凌笑着用鞭子打了他几下,力道很轻,对于展冽来说却是很强的刺激,他颤抖得更加厉害,下身也开始抬头。

  “冽,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齐凌用鞭子在展冽身上挑逗地刮过,“像一条欠操的母狗!”

  展冽羞耻地闭上眼,他绝望地发现齐凌羞辱性的话语令他更加兴奋。

  “真没想到,你外表看上去道貌岸然的,一副清高禁欲的模样,脱掉西装后会是这么yindang。”

  展冽狠狠地掐着地毯,这么多年来自己yuwang并不旺盛,床伴也曾说过自己是性冷感,原来,只是因为自己有受虐倾向,所以无法对普通的xingai感兴趣……

  “好了,这个今天先练到这里,我不想花更多时间了,你过来,我们开始惩罚。”

  展冽感到深深的自我厌恶,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恢复平静,顺从地跪到齐凌面前,双腿向外分开,挺胸,抬头,垂眼。

  “刚才你表现不错,可以减二十鞭子,”齐凌微笑着,,用鞭子柄按了按展冽微微抬头的yuwang,“在S+M中,鞭打是很基本的,适当的是情趣,过度的是惩罚,决定于主人的心情和奴隶的表现。如果你乖乖听话,我会让你喜欢上这项运动,可是反之,我会让你一听到鞭子就害怕得全身发抖。”

  展冽粗粗地喘着气,额上渗出几颗汗珠:“是,主人。”

  “这是最普通的鞭子,不会很痛,而且我会控制得很好,你要满怀感激地接受,明白?”

  “是,主人。”展冽听着那高高在上的声音,仿佛自己真的只是一只狗,能受到鞭打、得到主人的惩罚是天大的赏赐——展冽更加唾弃自己。

  “我打的时候,你需要大声报数,并说‘谢主人鞭打’,明白?”

  “明白,主人。”展冽回答着,等待第一鞭的落下。

  齐凌眯起眸子,手起,不算重地打在了展冽的胸前,立即地,展冽从左肩到右ru下方,出现了一道鲜明的鞭痕。

  展冽浑身一震,伴随着不算强烈的疼痛的,是电击一般的酥麻快感,这种感觉太奇异,以至于他一时愣住了。

  “为什么不报数?发什么呆!”齐凌不悦地皱起眉。

  “我……我忘了。”对上齐凌冷冽的目光,展冽打了个寒颤。

  “不道歉吗?”齐凌沉沉地说。

  “对不起,主人……”展冽立即说。

  “刚才那一下不算,重新来!”齐凌说着扬高鞭子,利落地挥出,“刷”的一声,一道鞭痕落于原来那道的下方,完全平行的两条线,可以看出挥鞭者手法之熟练高超。

  “一……谢主人鞭打……”展冽颤栗着说,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声音太小,这下不算!”齐凌加大了一点力道。

  “啊~二,谢主人鞭打!”滴滴汗水冒出。

  下一鞭,齐凌打在了展冽的右ru上,那rutou立即yindang地挺立起来。

  电击一般的快感蹿过,继而是火辣辣的疼痛,这种又痛又爽的感觉折磨着毫无经验的展冽。

  “三……谢主人鞭打……”

  齐凌时刻注意着展冽的面部表情,第一次,度一定要把握好,不够的话无法树立威信,过了的话会让奴隶产生畏惧,影响日后的调教。

  又是一鞭,平行于上一条,条于条之间的距离也是几乎一模一样的。

  “四、谢主人鞭、鞭打……五,谢主人鞭打……六……”

  鞭痕不断向下移,一道道像是古筝的琴弦,泛红,肿起,然后来到了小腹,那里因为定时去健身房而长着八块腹肌,排列均匀却并不夸张,是充满力感的紧致。齐凌一鞭下去,那里便出现一道红痕,在白皙的皮肤上对比强烈,格外惑人。

  齐凌难以抑制地更加兴奋,展冽也同样。

  “十五……谢主人鞭打……”展冽已经很喘了,他的目光变得迷离,下身已然勃起。

  齐凌肆意地欣赏着自己奴隶美丽的身体,上面遍布着鞭痕,一道道排列整齐,像尺子画出的平行线,那原本白皙健壮的胸腹变得红肿,还在微微地颤栗着——这样的画面,会让每一个热爱S+M的人热血沸腾。

  展冽承受了主人齐凌chiluo的目光,他感到被鞭打的地方rela辣的,那种感觉,是痛,是爽,是刺激,是……反正很奇妙。

  齐凌伸手抚上展冽的胸,展冽低低地shenyin了声,身子颤栗了下。手下的皮肤,是滚烫的,因为鞭痕变得凹凸不平,用一根手指,从上至下呈一条直线划过,像是在拨弄竖琴的弦,那感觉,美好得让人激动不已。

  “休息好了吗?冽,我要继续了。”齐凌低低地说,性感的声线带着一丝兴奋。

  “好了,主人。”展冽喘着气说,他站得更直,心底隐隐有一丝期待——他因此惩罚性地咬咬唇,收到齐凌警告的一瞥后立即松开。

  齐凌拿起鞭子,毫不犹豫地一鞭落下,与刚才是相反的方向,和第一鞭呈十字交叉,却重叠上其他的鞭痕,那种感觉,更是疼痛。

  展冽浑身一颤:“十六、谢主人鞭打……”

  “别乱动!”齐凌喝道,又是一鞭挥出。鞭子打在routi上,发出很大的响声,挥动时带着咻咻的声音,继而又是撞击routi,留下整齐的平行线。

  展冽剧烈chuanxi着,汗水湿了头发,他尽量保持直立迎接齐凌的鞭打,尽管快感夹杂在痛感之中,他还是很敏感地感受到了,下身因此更加坚硬,却被yingjin环紧紧箍着,非常难受,然而在鞭打中,那种难受暂时是被忽略的。

  “二十一……谢主人鞭打……”

  在兴奋与疼痛中,三十鞭打完了。

  “冽,低头看看你自己。”

  展冽低头,看到自己胸腹上像是绘了一张红色立体的网,由细细的鞭痕织成,每一个网眼大小都相同,像是电脑制作的一般完美。

  “很漂亮,也很诱人,对不对?”齐凌笑着问。

  “对,主人……”展冽不可抑制地更加兴奋,他脸上红晕更甚,胸前的疼痛没有消失,下身的yuwang被遏制,叫嚣着抗议。

  “呵呵~”齐凌把鞭子伸到展冽嘴边,展冽顺从地咬住。

  “放到柜子上,会有仆人拿去消毒的。”

  展冽立刻照做,很快地回来了。

  “嗯,很好,但是你要注意你的爬姿,一直要保持好,不要忘了!”

  “是,主人。”

  “嗯,你的表现我还算满意,因为是第一天,你做到这样就可以了,但是明天开始,你这种态度、眼神就完全不合格了。”齐凌高高在上地说。

  “是,主人。”展冽深吸一口气,齐凌S的风范令他更加激动,他无法解释自己的反应,他更加无法想象,昨日还是展氏总裁的他,现在却跪在一个比自己小四岁的男人脚边……昨日还像往常一样对xingai冷淡不敢兴趣的他,现在却兴奋莫名……

  “去把那边的药箱拿过来。”齐凌命令道。

  “是,主人。”展冽很快地完成了。

  齐凌打开药箱,取出一盒软膏:“现在我要给你上些药,这样你就不会痛了,明日,这些鞭痕也会完全消散。”他拍拍展冽,命令:“在地毯上平躺好!”

  展冽照做了,有些兴奋,箍在yingjin环里的rou+bang难受地微微跳动着。

  齐凌半蹲着,沾满软膏的手心覆上展冽的胸。

  “啊~”展冽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shenyin,然后他被自己的反应吓到。

  “呵呵,怎么敏感啊……”齐凌打趣道。

  展冽不好意思地闭紧了嘴。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本来鞭痕是烫而痛的,齐凌的手心同样灼热,被抚摸的时候感觉更加强烈,痛和快感加倍,而软膏是冰冰凉凉的,一涂上,痛感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凉爽的感觉,非常微妙……齐凌的手四处游走,指腹描摹每一道鞭痕,带给人seqing而美好的感觉,或是用手掌抚摸,感受网状鞭痕的凹凸不平……

  展冽已经分辨不清是什么感觉了,是痛是爽也无法得知,只觉得强烈的、从未有过的感觉如同潮水一般,几乎将他淹没,他有些迷惘地看向齐凌。

  齐凌低着头,神情专注,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碎发遮住了他的些许眉眼,俊美高傲得如同天神一般。

  展冽心中一震——他眼里那柔柔的,暖暖的,像阳光一般耀眼的,是人们称之为温柔的神色吗?……真的好迷人,好醉人,好致命……有一瞬间,展冽生出了那样的想法,他愿意为了齐凌眼中这抹温柔,付出所有代价……

  “疼吗?”齐凌问,抬眼的瞬间眸子又恢复了惯常的冷傲。

  “不疼了,谢谢主人。”展冽心底失望了一下。

  “嗯,”齐凌看看自己手上全球限量版的碎钻手表,已经九点半了,“鉴于你今晚表现不错,我可以让你再吃一顿。”

  “谢谢主人。”

  “好了,我的奴隶,跟我来吧!”齐凌牵起颈链,走出调教室,展冽在他后面爬着,注意保持着优美的爬姿。

绳师培训 诚招女模特(坐标深圳)!QQ/WX:469649885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看片  www.tyingart.cn (←猛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