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绳艺小说《捆爱》第六章 浪漫(上)

微信/QQ 469649885 开通VIP会员,下载海量电影!

是你令我在梦中也会笑

只见龙宠儿在门外等待着,一身清薄的春衣,脸色还是苍白得吓人,但却十分楚楚动人。她身后有两箱行李。她对她微微一笑,说:“巧儿,你今天不用上学吗?”

“我有些不舒服,请假了。堂姐,你来了,快进来吧。”龙巧儿赶紧把龙宠儿身后的两箱行李拉进屋内。

龙宠儿文静地坐在一旁,龙巧儿为她倒了一杯茶,她轻轻说声谢谢后,道:“其实我今天是来这里投宿的……”她眼帘垂下。“……我被爸爸赶了出来,他不准我要孩子,我不肯,就……” 龙巧儿拍拍她的手。“我明白的,堂姐。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来,我和奶奶都很高兴你住在这里。”

龙宠儿温柔地向龙巧儿一笑。“谢谢你,巧儿。”

龙巧儿站起来。“堂姐,你吃了早餐没有?我还没吃了呢,你要不要些?”

龙宠儿摇摇头。“谢了,巧儿,你快点做吧,太晚吃早餐对身体不好的。”

龙巧儿不禁蹙起眉。“你还敢说我,你看看你自己整整瘦了一圈了,不行,你也要吃!”说完她走向厨房。“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啊。我告诉你,我现在的厨艺可是今非昔比,我在厨艺社的日子可不是白待的……”

死啦,她好像说了厨艺社——

“厨艺社?!”龙宠儿不可置信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接着她的手被龙宠儿握着。“是真的吗?你加入了厨艺社吗?”

她只能硬着头皮。“是的,我和邱菊都做了厨艺社的社员。”

只见龙宠儿忧愁地垂下眼,悲伤仿佛又迅速笼罩着她,她低吟着:“巧儿,是为了我吗?你进入厨艺社的目的是为了我吗?”

龙巧儿不语,只是不安地怔看着厨房的门,不敢看着她。

龙宠儿轻轻叹了口气。“巧儿,你真傻……”她轻柔地握着龙巧儿的手,说:“不过这个世上只有你是真心去为我着想的。”

龙巧儿这时才回望她。“堂姐……”

“谢谢你。”龙宠儿对她安慰一笑。“你不是说要煮东西给我吃吗?还发什么呆啊,傻丫头?”

“嗯,我现在就去煮。”说完,龙巧儿就冲入厨房着手准备。

过了一会儿,龙巧儿的包包里传来一阵悦耳的歌声,龙宠儿就向厨房里头的龙巧儿叫:“巧儿,你的手机响了!”

“哦……我现在没空,堂姐,你帮我听一下,好吧?”龙巧儿的声音从厨房里又传过来。

“好。”龙宠儿打开包包,找到了手机,看看手机的彩屏上显示的名字,她眼瞳抽缩,身上不由得抖颤不已。

曲海臣——

她颤抖着打开手机,按下接听的按键,把它贴近耳旁。

“喂?喂?臭丫头,你干嘛不出声啊?你是不是头痛得出不了声,看你昨晚喝得烂醉如泥,今早一定不好受,还不来上学,就知道你不舒服了。”突然手机里的声音语气变得温柔起来。“巧儿,是不是还是很痛?我来看看你吧,好吗?巧儿?巧儿?你出出声,你在不在啊?”

眼泪一滴一滴从龙宠儿哀怨的大眼睛里掉出来,她单手抱着颤抖着的身子,强压快要崩溃出来的情绪,哽咽一声:“我不是巧儿……”

手机里的声音仿佛很焦急。“巧儿她怎么样了?她还好吗?可以让她听听吗?”

龙宠儿清了清声音。“我让她听。”她抹了抹泪水,走进了厨房,把手机递给龙巧儿。

龙巧儿抹了抹手,诧异地看着她红红湿润的双眼。“是谁啊?”她轻声问道。

龙宠儿不语,只是把手机递向她。她疑惑地接过手机,放在耳边:“喂,是谁?”

“是我!”曲海臣笑嘻嘻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臭丫头,你怎么不上学呢?”

龙巧儿登时倒抽了口气。“曲—海—臣?”她看了龙宠儿一眼后,声音由大变小,但是仍然怒火十足。“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

曲海臣但笑不语。

“我知道啦,你一定趁我喝醉的时候,偷偷用我的手机打你的手机,是不是?”她咬牙切齿道。

“我昨晚要送你回家,当然要知道你的地址才行。虽然我可以把你送到我家里,但是你乐然,我可不愿意哦。我只能拿你的学生手册看,才知道你的地址和手机号码。嗯,还有提醒你一下,以你目前的学习成绩想毕业真的有点难度,你要多下功夫很行哦……”他讥笑着。

她要杀了他。“你够了没有?你还懂得什么叫做隐私吗?你有尊重过我吗?”

“看来你的精神挺不错嘛,怎么样?现在头还痛吗?”突然他的语气又变得很温柔。

天啊,这个到底是什么人?前半段还把你气得死去活来,后半段又好像很关心你,真的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喂,我警告你,以后你不要随便打我的手机,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我会时时打你的手机了。”他无赖道。“你现在没这么头痛就好了,我昨晚在你家做了醒酒汤,放在冰箱里包好,你拿出来用微波炉加热喝了。还有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我已经帮你请假了。”

“谁要你鸡婆!”她口气很冲。

“好啦,我不再跟你闲聊了,好好休息吧。”

“谁跟你闲聊……”她话还未说完,手机就传来“嘟嘟”的声音。

岂有此理——

她把手机关上,就看龙宠儿忧怨的大眼睛悠悠地凝看着她。

“曲海臣他……他好像很关心你……”

“那是……这个人奇怪得很,我真弄不懂他……”

龙宠儿垂下头。“他……他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龙巧儿握住她的手说。“堂姐,他真可恶是不?他居然跟我说,他喜欢我!他怎么可以这样下流无耻,骗完一个又一个女孩子,他以为他条件好,就可以把女孩子的感情和肉体玩弄在股掌之中吗……”

龙宠儿这时按住她的手。“巧儿,我有点不舒服,你让我休息一下,好吗?”

“……堂姐,你就睡我房间,我去把你的行李拿来。”

“嗯,麻烦你了。”龙宠儿说完就踉跄地走往龙巧儿的房间。

只见她的背影凄美而怆悢,纤瘦的身驱像被千斤重的石头,把她压得摇摇欲坠。

她不觉握紧了拳头。

曲海臣——

是夜,龙巧儿在床上转过身,感到旁边的位置空了,她赶紧摸摸那里的床单,却已经没有温度。她马上跳下了床,谎乱地寻找龙宠儿起来。

“堂姐,你在那里?堂姐——堂姐——”

只见紧闭的浴室里传来微弱的灯光,她马上拍拍浴室的门。“堂姐——你在里面吗?堂姐——你出出声好吗?堂姐——”但是,门的另一边还是没有声音,她立即跑去卧室拿出钥匙,打开那道门。

在微黄的灯光下,浴室的昏暗一片,浴缸却像有一个人影躺在上面。她近走浴缸,轻轻地叫了一声:“堂姐——”当她看到浴缸的人时,她不由恐慌地尖叫起来。“啊——”

只见龙宠儿赤裸着身子,下体不断地冒着血,已把她的雪白的身子染得一片通红,凄惨而可怕得叫人恐怖。她脸色已呈现紫白色,如死人般一动也不动。

这时龙奶奶源着龙巧儿的尖叫声走了进来,一看见眼前的惨况,顿时晕倒在地上。龙巧儿只能压抑着恐慌的情绪,赶紧把龙奶奶扶到客厅的沙发上面,手忙脚乱地找到药油,在龙奶奶的鼻子下擦拭着,心中不停地劝慰自己。

“不用怕,龙巧儿,不用怕,你一定要镇定,现在只能靠你自己了,要镇定,一定要镇定!”

她错乱地喃喃:“不行,我应该怎样做,快啊,快想啊——是啦,救护车!”她立即颤着手打电话,叫来救护车。接着冲到浴室,轻轻把龙宠儿扶起,将浴衣铺在她身上,轻柔地帮她穿好浴衣。她不敢探她的鼻息,只觉她的身子浑身冰冷得很。

“啊——”这时一声轻弱的叫声从龙宠儿身上叫出,龙巧儿惊喜地看着她,哭泣叫道:“堂姐!”

龙宠儿缓缓张开眼睛,眼睛已没有平时的娇柔光泽,却是空洞一片。她气若轻丝低吟:“巧儿……巧儿,我恨他,我真的恨他……他……他已经把我毁了,但他……

为何还把魔手伸向你……他害得我还不够惨吗……巧儿,他怎么可以这样……我恨死他了……”

“我知道,我知道,堂姐……我也恨死他……”龙巧儿含着泪抽噎。

“巧儿,我……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力气仿佛一点一滴从龙宠儿身上抽走,说了几句话,她已经轻喘起来。

龙巧儿立即点点。“嗯,你说。”

“我要你接着曲海臣的爱……”

海晨学院。

厨艺社。

龙巧儿无精打采地在蛋糕上面铺着奶油,突然曲海臣的脸飘在她眼前,她被吓得退了几步,惊愕地盯着他。

“龙巧儿,我发现你这几日都精神恍惚,做事一塌胡涂,根本没用心思去做,你看看……”曲海臣指指她的蛋糕半成品。“这叫做蛋糕吗?简直像一堆烂泥。”他又拿起一个精致细巧的草莓蛋糕,说:“蛋糕是需要用爱心去造作,吃的人才会吃出那份甜蜜温馨的感觉。否则,像你那样简直在浪费食物。”

有什么了不起的,像你这种人才是浪费社会的食物,糟蹋国家的资源呢!她不在乎地撇撇嘴,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曲海臣咪了咪眼,接着说:“你的蛋糕不用做了,别人吃了也会伤胃,不过这个蛋糕也有它的用处。”说完,他就抬起她的蛋糕半成品,慢腾腾地拿出其中一块,出奇不易地向她的脸扔去。

“卟”的一声,蛋糕吻上她的脸,有些蛋糕碎屑在她的眼睛处缓缓下落,奶油那腻味和粘性令皮肤不好受,她错愕、呆滞、愤怒一一在她粘着奶油蛋糕的脸上涌现。

“岂有此理!曲海臣你这个衰人——我不会放过你的——”她怒吼着,着手又拿起曲海臣的蛋糕,用尽奶力向他飞扔过去。登时曲海臣那俊美无伦的脸上也被草莓蛋糕的色彩和粘稠破坏了美感。

蛋糕大战从此开始爆发。

全社员看得目定口呆,直到一块蛋糕不幸撞上一个正在发呆的社员时,社员们才纷纷躲避那些像原子弹一样的蛋糕。

“我简直不相信眼前那个像顽童一样的人是我那严肃冷漠的社长……”秀气的二年级学长犹如自己身处梦中喃喃自语。

“哦,我那尊敬的社长,你受了什么刺激,为何你会变成这样?闵师弟,你可不可以让我打你一个巴掌,确定我是不是在发梦。”健朗阳光的三年级林学长不可置信地转头向二年级的闵明利说。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狠狠地吻上他的脸上,登时通红起来。“林师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没有在发梦。”闵明利揉了揉打痛的手掌说。

“呜……我不要,你欺负我……邱菊学妹,闵师弟他打我……”林学长呻吟着。

邱菊马上搓搓揉揉林学长的脸,说:“别哭,我揉就不痛了。”

“邱菊学妹,就只有你对我是最好的。”林学长撒娇说。

“恶心!”闵明利不嘲地瞅了他一眼后,才转向旁边一直无语的温学长。

“学长,你怎么了?”温学长看起来有点忧愁伤感。

“哦,我没事。”温翔惋惜地看住龙巧儿,说:“社长应该是喜欢上龙学妹了。”

“学长,你……”闵明利吃惊地看着他。

温翔拍拍闵明利的肩膀。“我们走啊,我才不想参加战场呢!”他转向其他社员说:“走吧,我请大家喝果汁,等一下才回来。”

接着全社员都纷纷走光,留下还身处战场的曲海臣和龙巧儿。

龙巧儿喘着气,低下身躲过飞来的蛋糕,她只能躲藏在厨台下边,因为她已经没有子弹了,无奈曲海臣的蛋糕好像用也用也不完的,现在她只有挨打的份。

忽地她身后伸来一双手,把她牢牢搂入温热的怀中,她还来不及作反应,一碟蛋糕又再一次上吻上她的脸,整整把她整张脸盖住了。她气愤难当,挣扎推开抱住她双手,转过身,只见曲海臣笑嘻嘻地看着她。她觉到自己气得快要爆炸了,完全失去理智抓起地上的蛋糕,疯狂地扑向曲海臣,把手上的蛋糕抹上他的脸。

曲海臣不理会那双疯狂的小手,只是接着扑向他的身子,紧紧地把它抱着。等那双忙碌的小手停下来,才在她耳边轻轻说:“气完没有?”龙巧儿无力地瞅看他一眼,只是喘气不语。曲海臣却突然哈哈地大笑起来:“你乱七八糟的脸很逗人!”

龙巧儿气得拿起拳头不停在他身上狂打着。“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现在才像小丑一样,还笑我,我最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了!”曲海臣根本不把她的拳头放在眼里,抓住她的手,还是不停地笑着。

龙巧儿挣扎着说:“快放开我!我要去洗脸!”

曲海臣还是紧抓住她双手。“不用去了,我帮你洗就可以了。”话声一落,就向她脏乱的脸吻下去。他在她的脸上洒下濡湿的细吻,还不时把她脸上的蛋糕吃掉,再用舌头诱惑地舔起他刚才吃掉蛋糕的位置,引着一阵战栗从她的脊椎尾端窜向她的全身。她不由得惊慌地喊了一声。

“不要……”

“不要怕。”曲海臣低吟,同时把她战栗不已的身躯抱着更紧,舌头仍片刻不离多品尝着她的甜美。终于,她的脸被他舔干净了,但他还没有放过她,反而堂而皇之地吻起的甜甜的双唇来,他轻舔着她的唇,她敏感地惊喘一声,让他乘机将舌头窜入她的嘴里,温柔地探索着。

“好啦,我已经帮你清洁干净你的脸了,现在轮到你为我洗脸了。”曲海臣将唇游移到她耳边。

“我才不要呢!”突然由来的不安与愧疚冲击着她脑袋,她狠狠地推开他,站起身,看着全身又粘又脏,无力感又涌上心头。

“我要洗澡!这里是不是有个浴室?”

激情的红晕尚未在曲海臣的脸上褪去。“我送你去。”语毕,就把她横抱起。

“不要,你告诉,我自己去得了。”她在他怀中挣扎着哇哇大叫。

但曲海臣好像完全听不到她的叫声,仍然把她抱到厨艺社附带的一个小浴室里。

“用不用我帮你洗?”曲海臣诱惑着轻说。

“不要,你快走出去!”她尖叫得几乎把浴室里的玻璃窗都刺破了。

曲海臣刮刮刺痛的双耳,道:“你快点洗,等阵轮到我!”

他终于走出浴室了。

当厨艺社的社员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一身清新干爽蹙眉看着厨艺社的周围一片狼藉。

“社长,看你现在挺愉快嘛!”林学长不知死活地顶顶曲海臣的腰部,一脸暧昧。

曲海臣轻轻一笑。“我是挺愉快的。”他一手搂住龙巧儿的肩膀,说:“这里就靠你们收拾了。”

社员顿时哗然起来。

“有没有搞错?!社长,你自己弄的烂摊子为什么我们收拾?”

曲海臣更加搂紧龙巧儿,笑道:“我现在要同我女朋友去约会,我的终生幸福就靠你们了,谢谢。”

女朋友?!

曲海臣趁着他们还在发呆的时候,便搂着龙巧儿走出厨艺社了。

微信/QQ 469649885 开通VIP会员,下载海量电影!

绳师培训 诚招女模特(坐标深圳)!QQ/WX:469649885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微信/QQ 469649885 开通VIP会员,下载海量电影!

看视频  tyingart.cn (←复制在浏览器中打开)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