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努力留学派遣到A国,却亲自品尝了一次痒刑的滋味

多年以前,我曾在报纸上看过A国一个少女因违反该国法律而受痒刑的消息,当时的我诧异于挠痒痒这种行为也能成为惩罚人的手段,而且只适用女性,并对此嗤之以鼻。没料到几年后,我也亲自品尝了一次A国痒刑的滋味。

早就听说那里是一个经济发达、环境优美的国家,抱着到那里去体验生活,交流学习的想法,我努力留学派遣到了那里。但是作为一个女大学生,在异国他乡的生活非常艰难,生活费的速度花的远比自己想象的块太多,于是只好找兼职来挣零花钱。在A国,在读留学生是禁止拿着留学签证而从事任何工作的,虽然有老板愿意私下雇佣我,工作却也只能偷偷进行。但无奈A国的警察实在太多了。不到三个月,我就在一次临检中被警察带走了。在法庭上,法官看在我是在读学生,且迫于生活,就没有判徒刑,只是判了一个小时的痒刑略施惩戒。虽说如此,在法庭上我还是害怕得哭了出来。

擦拭着未干的眼泪,两个女法警把我带上警车去刑场行刑。带着点好奇,又带着点恐惧,没多久就到了刑场。说是刑场,实际上是一个类似监狱的惩戒所。下车后,看压我的女警官与惩戒所的警官核对了身份,递交了相关材料后,就完成了转移手续。一个长的五大三粗的女警官就把我带往了候刑室。我才发现,这里是专门惩治的女犯的地方,除了从事安保工作的武警,其他的人员全是女性,也算是方便管理吧,但一路走来,所有的女警都异常的强壮,看来跑路是没门的事情了。
候刑室里站着四个女警,我被带进去之后便又有人核对了一遍我的身份信息,随后就让我除去身上的所有衣物。这下就尴尬了,虽说都是女性,但要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脱衣服,我还是非常害羞的。扭捏了一会儿,只把运动鞋和白色小船袜脱了下来。旁边的女警似乎见惯了这种情况,其中一个说了句我听不懂的什么,然后她们都围了上来。我下意识的护住胸部,结果两只手立马被拉开并高举到头上,同时还有一位警官开始脱我衣服。我尖叫,挣扎,却完全没有用处,根本没人理会我。衣服被脱下后,我干脆认命,不再反抗,任由她们把我的牛仔短裤和黑色内衣裤扒下。

我被扒光后就那么站在那里,房间里静得可怕,谁也没有说话。不一会儿,一个华人警察进来,叫了我的名字,我的心一下了提了起来,不敢答话。她又叫了一遍,我知道这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了,心一横,应了声“这里。”。那个警察示意我跟上,我就只能一手捂着胸部,一手捂着私处,小步小步的跟上去,候刑室里也跟出两位警察走在我后面。

我跟着她走进受刑室。那是一个干净的房间,至今回忆起来仍令我印象深刻。房间的正面的玻璃墙上挂着各种束缚工具,各种型号的绳子手铐不等。透过玻璃还可以看到那边是个医务室,有医生在观察这里的情况。屋子中间是一张类似牙医椅的架子,上面还绑着刚受完刑的一个女人。只见她一样是浑身赤裸,双手向上伸直被椅子上的手铐铐住,手臂上还加了宽宽的束缚带;脚上也是被脚拷锁死,膝盖上方也有束缚带绑住,整个人动弹不得。屋内还站着四个护士打扮的人,带着口罩和手套,虎视眈眈地瞪着我,这目光让我感到恐惧。我当时就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很悲哀也很无助。随行的警察看我脸色苍白的样子,便安慰我说:“别怕,她们都是专业的按摩师,不会受伤的。”听到这里,我的心又凉了一截,很害怕,却只能自我催眠:挠一下痒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刑椅上的女人被解开并架了下来,一路搀扶着走了出去,出门的同时还怜悯的看了我一眼。来不及多想,已经轮到我。询问我是否需要去洗手间后,警官把椅子擦拭了一遍,我自觉的坐上去,还带着余温,这皮质的椅子比想象中还要软,还要舒服。室内的空调开的有点低,我打了个寒颤,旁边的四名行刑官走了过来,示意我躺好,随后就拉开了我护住隐私部位的双手举过了头顶,她们分工有序,两人用力的拉着我的双手,两人按住我的肩膀,直到我痛的大喊出来表示要脱臼了,才给我带上已经调好位置的手铐。接着又是两人拉腿,两人按住胯骨,确保我的膝盖完全不能弯曲,才带上脚拷。此时此刻,我已经疼出了一身汗。尝试着挣扎一下,纹丝不动,手不能扯回一分,脚不能缩回一毫。但是束缚并未结束,我看见她们又拿起那宽宽的束缚带,把手肘和膝盖绑住,这下,左右晃动的机会也被剥夺了,我就像待宰的牲口一样,等待着酷刑的降临。

临刑前,她们最后核对了一次我的身份,并向我明确了一个小时的受刑时间。看着墙上的钟表走向整点,行刑官喊了一声,开始!我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四个行刑官,或者说叫按摩师,都搬来凳子,两个坐在脚边,两个坐在身体两侧,还有一个医生在一旁全程看着,以免发生意外。我感觉到两双手先抚摸上了我的脚,医用手套非常光滑,却不影响手指的灵活性,只是被摸一下,我已经有了痒感,连忙抓紧脚趾。与此同时,腰部也搭上了两只手,这一下我开始不安了,不断的扭动屁股,想摆脱这种轻抚。突然间,腰被戳了一下,“啊!”我立刻尖叫起来,此时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的怕痒。这声尖叫仿佛是个信号,让身上所有的手都活跃了起来。腰上是行刑官不断戳动的手指,时不时戳下去后还振动一下,她们的另一只手则在身上毫无规律的抚,挠,捏,抓,能想象到的动作全都有;脚上则能感觉到她们一只手在挠脚心,另一只手在挠脚背。真是太痒了,我禁不住大笑起来,死命的拉扯那些束缚我四肢的工具,同时腰不自觉的往上拱起。不过五分钟,挣扎与尖叫让我已经大汗淋漓,声嘶力竭,完全没办法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第一次见识到了这种刑罚的威力。

所幸,她们停了下来,一旁的医生过来观察了我的瞳孔,再同时给我喂了水。我喘着粗气,赶紧多喝一点,珍惜这宝贵的休息时间。按照规定,此时是不停止计时的。紧接着,第二波惩罚又来了。比上一次更厉害,她们一边用手在我的脚心上下划动,一边挠着膝盖周围,万万没想到膝盖附近也是这么敏感,而且不同于一般的痒,更像是被挠痒与被蚊子咬后的痒的结合,让人又想抓又想挣扎。上半身也是,一手改戳为揉捏,持续重点攻击腰部,一手爬上了肋骨和侧胸,依稀能感觉到她们用两根手指像小人走路一样,在肋骨和侧胸肆无忌惮的走动。此时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尽全力尖叫,再晃动我的头部,直到嘴巴里都是我的长发。脑子里什么也想不了了,只剩一个字,痒

没多久,我的笑声就变了调,不再有力,而是“唉~~唉~~”的叹气声。此时,整张椅子已被我的汗液打湿,头发则沾满了自己的口水。医生见状,中断了痒刑,重复了检查和喂水的步骤后,拿出了一个口塞,说:“带上这个,可以保护你的喉咙和头部。”我切身体会到了痒刑的威力,开始哀求她们不要挠这么久,而且我也不想带口塞,那让我感觉屈辱。医生告诉我还剩四十分钟后,我都绝望了,任由她们按住我的头,捏开我的嘴塞入口球,并把它和椅子扣在一起。似是不保险,又在我额头上加了一条细的束缚带,彻底剥夺了我抬头扭头的权利。也好,这样不会抢到自己,我自我安慰道。

很快,第三轮挠痒就开始了,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脚边的行刑官一手抓住脚趾往后扳,一手开始轻挠,这里我明白了她们的专业素养不是白来的,平日在宿舍和小伙伴打闹,也曾被按住挠过脚心,但没有那么痒,让我产生了错觉,甚至在受刑前还觉得没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只能说小伙伴的手法太逊了,上来就一通乱抓,力用大了不说,地方还不对。不像现在啊,脚被扳住完全不能动,脚心光滑,加上轻轻的一划,痒已不至于表面,更是沿着腿一直痒到心里,一直到灵魂深处。前两轮被挠脚心时只是条件反射般缩脚,现在是真的整个人都想蜷缩起来。不仅脚上,腰上也是这样的手法,还顺带照顾到了肚子上,原来肚子上的肉也这么敏感。每当挠到肚子时我都会用力收腹,但狡猾的行刑官就会马上挠腰,这时我又会把肚子挺起来,她们就又挠回肚子,几个回合下来,我的腹部已经有了撕裂感,腹肌要这么练出来了?最要命的还是腋窝里的两只手,平时被人碰一下腋窝早就把手夹紧了,此时只能打开两手任人挠痒,还是最痒的那一种手法,真的下辈子都不想来到这个国家!顺带一提,这种挠痒手法不会让人想大笑,但异常难受,我身体每个部位都在扭动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的,想求饶,想忏悔,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在我意识快要模糊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隐约听到旁边的医生说我比较敏感,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为了犯人的生命安全,建议。。。。。。听不清了,这个时候就算把我解开我也没有力气动弹,终于明白我前面那位女犯的遭遇和她怜悯的眼神。突然,两根细细的管子插入了鼻腔,一股清新的空气让我为之一震,tmd居然连呼吸机都上了!吸入特定比例的氧气,一下子整个人都清醒了,看着周围跃跃欲试的四个按摩师,不能说话的我只能向医生投去一个哀求的眼神,医生耸耸肩,向我表示还有二十分钟,然后示意她们可以继续了。

我无力的望着天花板,等待着接下来的折磨,然而下一个瞬间,我直接拱起了身体——牙刷,我感受到了那刺刺的毛就这么刷到了我的大腿上,当然还有脚心。只是没想到这次没有刚刚那么痒了,反而带着一种酸软,本来就没有什么力气挣扎,这一刷,干脆就动不了。如果此时没有口塞在嘴里,我发出的声音一定不是“哈哈”一类,而是“唉哟~~唉哟~~”。真的酸得痒得难受,想绷紧大腿的肌肉都做不到,更何况还有只手时不时揉一下盆骨,那一揉一搓一挖,我完全没有了脾气,只想咒骂发明这痒刑的人和走得太慢的时间。医生这时提醒了一句,“坚持一下,还有五分钟。”我刚想感谢她,下一个瞬间就想爆粗口。听到还有五分钟,四个行刑官不再保留,全力在我胴体上游走施为。这一次,大腿内侧,私处,胸部,小红豆,全部敏感的部位都被照顾到了,真是一下子冲上云霄,又跌入地狱的感觉。没多久,我就笑得意识模糊起来。
在我快要昏迷的时候,一切突然的就结束了。口球被解开,但我仍然在干笑,那渗入灵魂的痒令我不寒而栗。全身的束缚都解开了,我保持着被捆绑的姿势一动不动,躺在那恢复体力,直到下一个不幸的人被带进来,我才被架起,带了出来。当然,出去前我不忘向新来的女犯投去一个怜悯的眼神。在协助下穿好了衣服,警官拿着一张纸要我签字,上面就写着确认我已经接受了惩罚,以后承诺不会再犯云云,我抬起颤抖的手签下了自己的大名。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来这个国家了。越想越觉得屈辱,眼泪夺眶而出,在那惩戒所就这么哭了出来。

这时,一位警官递来纸巾,我不知道是太委屈还是脑子抽了,一个巴掌就甩过去。直到“啪”的一声响起,我才反应过来,天啊,我打了一个警察!
“你被指控袭警罪,刚受完惩戒却不知悔改。念在袭警情节轻微,故本院判处拘留两日,每日接受痒刑两个小时。望你能在惩戒所里认真悔改。。。。。。”后面的话听不见了,因为此时我已经晕倒在了法庭之上。

(完)

版权声明

本文由美缚绳艺网整理于SM绳艺圈,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缚绳艺网立场。
如需转载,请注明美绳艺网http://www.91xiubbs.com和作者信息!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每天前10名加微信免费送视频 15826126760 (←复制)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