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男朋友的SM倾向,我开始迷失在SM的世界里

杰,我男友,我知道他有SM的倾向,不过我没什么兴趣,想不到那一天,他竟然在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对我做了这样的事!

(第一天)

晚上十点过后,跟往常一样,我从上班的地方走出来,那是一家大型的百货公司,我在三楼的少女服饰柜工作,他每晚都来接我下班,今晚当然也一样,我远远就看到他的车停在对面。

公司的制服穿在身上还未换下,白色公主袖衬衫、粉红色的短背心、窄裙,双腿套着米色透明丝袜,蹬着一双白色高跟凉鞋,穿过来来往往的车阵,我进入了车内。

跟往常一样,闲聊了几句话,他便加足油门往前驶去,车子很快的就穿过闹市,进入产业道路。

「妮!

今晚我想来点不一样的,好吗?」我还没意会出他的意思,他就将车子停在路边,这儿车子不多,而且在昏暗的路灯下,一股不愉快的感觉油然而生。

「杰,我不懂你这句话的意思耶,你想做什么?」「很好玩的,来!

你先跟我到后座你就知道了......」一脸茫然的我,不知道他倒底想干什么?反正平常也是他拿主意,就依他吧!

我到了后座。

他见我低身进了车子,突然用力从背后抓住我的双手,把我推倒在座椅上!

「妮!

从现在起,你就当不认识我,我们玩点特别的罗!

」一阵淫笑声......

「你要对我怎么样?我......」

他不待我把话讲完,就拿了一块白布塞入我的嘴,并把我的双手扭到背后,拿出一堆麻绳,挑出一条较长的,把我的双手反绑起来,随后并在手臂与身子上绕了几圈,紧紧缚住我的手臂与身体,接下来他又挑一条短一点的,把我的双脚并拢捆起来,为了避免口中的布条松落,他又拿出一块长的白布条,绕的双唇,让我咬在嘴里,用力拉往颈后结起,把口中的布块固定住,我只感到喉咙一阵阵的难受,但叫不出声来......

「好了,你现在逃也逃不了,叫也叫不出来,我们就好好度过这几天吧!

」我最后一次看了他那奇怪的眼神,之后我的眼睛也被他用布蒙了起来,我拼命摇着头抵抗,但还是没有用,只能任由他摆布。

在一片漆黑中,大约行驶了半小时,沿路上收音机一直播着歌曲,我也听不见车外的声音,只隐约听的到他口中不时哼呀哼的,最后有一阵铁门拉动的声音,他把车停了进去!

我被反绑的双手和双脚,已经麻木的不听指挥,他打开车门,把我拉出来时,我的双脚不知觉的跪了下去,他索性把我扛在肩上,一阵开门、关门声,我被放在地毯上。

不知道是紧张、害怕还是不安,我竟觉得疲惫,意志渐渐模糊,终于我昏了过去。

被一阵讲话声唤醒,睁开双眼,我眼睛的布已被解开,环顾四周,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侧耳一听,杰正在隔壁房间打电话。

「是这样的,她身体不太舒服,要连续请三天病假,不能上班了!

」啊?原来他私自帮我跟公司请了三天假,还假造我生病的理由,他到底要做什么?我扭动着身驱,浑身的麻绳,已经紧缚在我身上一整夜了,我的手脚,麻木的似乎没有感觉。

「喔!

妮,你醒了呀,睡的好吗?」杰从门外走进来。

「呜~~~唔~~~呜嗯!

」我想说话,但嘴巴被布块塞着,另外咬在双唇间,还绑着布条。

「喔!

我差点忘了,你不能讲话,来!

我帮你解开,透透气,我的乖宝贝儿!

」我嘴上的布条被解开,口中塞着的布块也被拿出来,早被口水浸的湿透了。

「杰!

你想要干什么?不要这样,快把我手脚解开,求求你......」我哀求着。

「嘿,你错了,你身上的东西可要陪你度过这三天喔,还是早点习惯它吧!

」「什么?你要我这样过三天?手脚被绑着过三天?」「当然罗,很好玩的,来!

我给你弄吃的东西,你等会儿!

」望着他转身的背影,我意会到我往后三天的情形,我泪流满面。

他用一只大盘子,盛了一点淀粉类的东西,和着一些流质的汁液,感觉上像是狗食。

放在远远的地上,然后对我招换着。

「来!

这是你这三天的进食方式,自己想办法爬过来吃,不吃可会饿死喔!

」又是一阵淫笑声。

随着他扬长而去的身影,我不禁低声啜泣,想像自己被当狗一样的喂食,虽不想如此被糟蹋,但难忍饥渴,又不得不吃,我扭动着身子,缓缓的向那盘狗食爬去,吃了起来,再也顾不得形像了。

由于手脚被反绑,只能用嘴贴近盘子进食,那个样子,连狗都不如。

突然,我想到早上他在打电话,对了!

电话不就在房间外吗?我赶紧放开盘子,奋不顾身的往房门外爬去,只要我能拨出电话,给任何人都行,只要有人知道我不是生病请假,自然有人会来救我的。

但是手脚被绑着,实在无法站起来,勉强挣扎着站了起来,跳不到几步又跌倒在地,只有匍伏前进,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刹那间像无法到达般的远,不过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费了大半天的功夫,我终于爬到电话桌的前面,我用脚拌住电话线,用力扯了下来,电话机摔到地板上,我扭动身驱向后转,用反绑着的双手,按了熟记的朋友玲的电话号码。

「铃~~~~~铃~~~~~」随着对方电话的震铃声,我心跳越来越快!

「快呀!

快来接呀,任何人都好,只要有人知道我被绑在这儿。

」忽然,一只大手从背后抱住我,同时一个圆圆像球一样的东西塞入我的嘴中,随即用皮扣固定在颈后,在那同时,对方电话有人接听了。

「喂,请问找哪位?」

我听出那是玲的声音,当然,杰也知道那是玲。

「喂,玲呀,我是杰,妮妮生病请假了,身体不太舒服,这三天公司就偏劳你了,不好意思!

」(天呀!

连玲也被骗了,救命呀!

玲!

)当然这几句话玲是听不到的,那球塞住我的嘴巴,根本说不出话。

「啊!

那要不要紧,她现在能说话吗?我跟她讲几句话。

」「呜~~~~嗯~~~~」我拼命想大声叫!

「喔!

不太方便喔!

她现在不方便说话!

」杰说这几话的同时,一边从颈后用力拉着皮带,我嘴里的球深陷入喉咙中。

「喔!

那不勉强罗!

记得去看医生,还有,今晚我去看她,你来接我好了!

」(啊~~~玲,你千万不要来,你上当了!

)「好啊!

那今晚我在你们公司前等你,再一起来看妮妮!

」听到玲允诺的答覆,我眼泪流了出来,我害了她!

「嘿嘿!

不错嘛,帮你找个伴儿,我也省的麻烦,呵......想打电话求救,看我怎么修理你!

」啪啪啪!

几下耳光,杰没从骂过我,更别说把我手脚捆绑起来打我,这是第一遭。

「给你一点惩罚,中午没饭吃,也不给水喝,看你还敢不听话。

」我又被带回房间,眼睛再度被蒙上,不同的,只是嘴里的布变成了硬球,口水不停的自球上的洞流出来,乾的难受的喉咙、麻痹无知觉的手脚,我无力的瘫在地毯上。

再次被惊醒,是小腹内尿胀的感觉,遭糕,想小便,怎么办?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如厕,终于无法忍耐想上厕所,可是现在怎么解?手脚被麻绳捆绑着,杰到哪儿去了,我缩着身子,强忍着!

「唔~~~~~~呜~~~~~呜!

」我尽力自喉咙深处发出最大的呻吟声,想让杰听到。

可是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杰丝毫不见踪迹,你到底去哪里了?强忍着尿胀的压力,我在地板上翻来覆去,急欲小便,却无法挣脱绳索束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救命呀!

谁来帮我解开绳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上厕所!

)我仰着身子,企图减轻那股肿胀的感觉,双腿用力夹紧,下体私处也想尽办法用力,我甚至把被捆绑的双腿往胸前紧缩起来,我不要尿出来!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尿液像泄洪般的喷洒而出,湿湿热热的感觉,从小裤底透过裤袜,经由双臀间倾泄而出,随着大腿内侧,湿透短裙,流到地板上,大约流了近一分钟,第一次感受到那种无地自容的羞愧,我竟然尿裤裤,而且是在这个模样下,真是羞死了!

啪!

啪!

几声,虽然眼睛被蒙住,但我也感觉得出来那是相机闪光灯的声响,有人拿着相机对着我拍照,那是谁?是杰吗?「哈....终于受不了尿出来!

我就是故意要让你尿在这里,怎样,好不好玩?」扯下蒙着我眼睛的布条,杰无情的继续拍着照片,我拼命摇头抵抗,可是无法阻挡他,只能任由他拍下我狼狈的样子。

原来这一切他早有预谋,刚刚我在地上翻覆、挣扎,他一定躲在角落看得一清二楚,杰!

你为何要这样折磨我?为何要这样对待我?「呵....真可爱,尿裤裤唷,来!

我来帮你洗乾净,乖喔!

呵....」穿过长廊,我被抱到浴室,杰把我放在浴室地板上,用力把我的上衣、短裙、凉鞋都脱了下来,上衣由于手臂被紧缚着,所以杰用剪刀剪破,,现在我身上只剩小裤裤、裤袜,当然还有那捆得像粽子般的绳、以及塞在口中的球。

拉下我的裤袜,接下来,杰用剪刀慢慢把我的小裤裤剪开,那被尿液湿透的小裤裤,拿起来还可见到尿液如雨般的滴下,转过身,我口中的球被解开拿出来,正想清清喉咙时,没想到却马上又被塞入一团布块,天呀!

我的小裤裤塞进我的嘴巴,那尿液的味道直呛到我的喉咙中,随即被固定住,这回用的是我的裤袜,我难受的闭上眼睛,不过杰没有就此放过我,他拿出水管往我身上冲,我全身湿透。

「呵....洗乾净点,不然会有味道的!

」接下来是更残酷的,杰拿出一架电扇,打开电源,冷风往我身上直灌,湿透的身体,在强风吹袭下,令我冷的直发抖,我全身蜷缩着,挣扎着躲到角落,无情的风不停的往我身上吹,我却连喊叫也没办法,我一直流着眼泪。

在一阵残酷的凌虐后,我的手脚终于被解开,不过我并没有因此得到自由,是晚餐时间到了,我被带到房间,安置在一张有靠背的木椅上,双手没有麻绳束缚,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手铐,将我的双手反铐在椅背,双脚并拢绑在椅脚的横杆上,嘴里的小裤被拿出来,我连忙吐了几口,那股刺鼻、恶心感真难受,杰跟早上一样,拿了一只盘子,装了点食物,一口一口的喂我,我这时的心情,哪吃的下?「啊!

时间差不多了,吃完后,我该去接你的好朋友来陪你了,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

」「杰!

我求你,放过玲,我随便你怎样都可以,只求你放过玲....」他像没听见一样,转过身,整理整理麻绳,随手又拿出那个球,抓住我的下巴,用力的把球塞入我的嘴,仍旧用皮带扣住,然后拿一条麻绳将我的上半身紧缚在椅背,胸乳被勒得更肿胀尖挺。

「玲也是个漂亮的女孩,我会好好待她的,待会儿你最好乖一点,不要随便发出声音,否则要你好看!

」接着是重重的一掌,打在我的后颈部,我觉得眼前一片昏眩,我又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逐渐恢复意识,朦胧胧的睁开双眼,眼前一位漂亮的女孩,熟悉的身影,是玲!

我顿时像获救一般,顾不了塞在嘴里的球,拼命想发出声音!

「呜嗯~~~~呜!

呜~~~~~~」(玲,快救我,快帮我解开!

)我心里想着。

可是出乎意料的,玲并没有马上将我解开,她只是望着我,露出浅浅的微笑。

她走近我的身边,看了看我,又绕到我的背后,抚弄着我的长发,挑逗般的说。

「妮!

你好漂亮,我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

」又是一阵甜甜的微笑。

(玲,你疯了,我们快一起逃吧!

待会儿杰回来了我们都走不了。

)玲听不到我的话,只看到我流着泪、摇着头,挣扎着摆动身子,自喉咙深处发出呜咽的声音。

接下来的情景,几乎让我完全绝望,我万万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事!

玲缓缓走到我面前,我从头到脚看着她,她穿着一袭白色无袖连身窄裙,紧紧的裹住那傲人的曲线,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左胸前,脸蛋上着淡淡的妆,水汪汪的大眼,甜甜的酒窝,带着挑逗般的微笑;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细根的高根鞋,修长匀称的双腿,透过一层薄薄的肤色裤袜,更吸引人。

她缓缓的把双手放到背后,展露出模特儿般的身影。

在那同时,杰出现在我的身后,手里拿着麻绳,往玲走过去,毫不费力的把玲的双手反绑起来,同样的绳子绕过胸前,在胸乳上下两侧捆紧,接下来开始捆绑玲的双脚,绑好脚后玲被推着跪在我前面。

「呵....比起你来,玲听话多了,本以为她也会奋力抵抗,打算在车上就想将她绑起来,没想到她却十分配合,还要求在你面前绑给你看,原来玲跟我一样,有SM的倾向,呵....真是巧遇呀!

」「妮!

我真的希望有个男人来捆绑我、折磨我,我好喜欢!

」玲笑着说。

到此我抱着逃走的希望,已完全幻灭,把玲的眼睛用布条蒙上后,杰在玲的浪叫声中,度过我的第二个夜晚。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我感觉虚弱无力的身体,整个人瘫在椅子上,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去思考。

玲躺在地板上过了一夜,在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但此时却觉得异常的陌生。

杰从房间走了出来,裸露着上半身,手里拿着一根皮鞭,看着我,也看着玲,他用脚踢着玲,玲发出几声呻吟,杰叱喝着,挥动手中的鞭子,无情的落在玲的身上,玲发出几声痛苦的哀嚎,扭动着身子,蜷缩起来。

「起来了,今天还有不同的游戏等着你们玩呢!

」我身上的麻绳被解开,只剩手铐还有嘴里的球。

我首先被带到另一个房间,那应该算是一个仓库,只不过多放了张床,接着我的双手还有一只脚被高高的吊起,身上一丝不挂,吊着的疼痛令我难受,我因只靠一只脚站着而不平衡,彷佛一个玩偶,在空中荡来荡去。

接着玲也被带进来,杰推着她往前走,但并没有解开她手脚上的绳子,所以玲就一跳一跳的进到房间里,折腾了半天,玲被推倒在床上,这才被解开手脚,嘴巴的内裤、眼睛的布也被拿下来。

我嘴里的球此时也被拿出,用同样的方式吃过早餐后,玲的衣服、鞋袜被脱个精光,光溜溜的身子,又被五花大绑起来,这次杰用好几条麻绳,在玲的身上捆绑出像龟甲般的花样,连下体也用麻绳紧紧勒住,靠近私处敏感带还将麻绳打了结,玲俯卧在床上,脚则被弯屈到背后,跟反绑的双手紧缚在一起,动弹不得,接着口中一样被塞了个球,用皮带扣在脑后,口水马上不停的流出来。

接着残忍的游戏开始了,杰点了两根蜡烛,火红的烛光,蜡油一滴滴的落在玲的背后、臀部,转过身,尖挺的乳房一样不放过,滴在身上的蜡油就像刺青般一样,玲受不了高热而哀嚎着,我则不忍心看下去。

「杰!

我求你放过玲,不要再折磨她了,她已经痛苦的无法忍受了....」杰转过头来瞪着我,将蜡烛夹在玲的两腿间,走近我,狠狠给我两个巴掌,随手拿起玲的小裤,塞进我的嘴中,再用玲的裤袜在我嘴上绕了几圈,把小裤固定在我嘴巴,令我不能说话。

「你最好给我安份点,怎样?是不是也想来点惩罚,好!

」顿时令我全身酥软,我不停的扭动着,第一次体验到那种被虐的愉悦,从未有的特殊感觉,逐渐的,我失去反抗的力量,在这种奇特的感觉中,茫然的失去自我,一点也不想抗拒它。

未待蜡烛烧尽,玲的身上已布满油蜡痕迹,满脸的泪水,却显露出一种满足的感觉。

杰开始用皮鞭抽打着,每一鞭落在玲的身上,就打落了几个油蜡的痕迹,玲也跟着嚎叫起来,绕着床边,皮鞭不停的挥动,玲的身体也不断的抽搐着,连抽数十鞭,打得玲全身红肿,油蜡的痕迹也因此脱落。

整个上午就在一片哀嚎声中度过,玲也虚脱了,整个人瘫倒在床上。

下午,我仍然一丝不挂,所幸全身的束缚都被除下,不过为了防止我逃走,杰用一个大型的铁笼子把我关起来,他还命令我不得大声喊叫,否则又要把我绑起来、塞住嘴,所以为了不想被捆绑,我也就乖乖听话。

另一方面玲则被关在另一个铁笼子,不过她就没我幸运,除了全身的衣物被剥光之外,双手依然反绑在背后,双脚也并拢绑紧,嘴巴塞着球,动弹不得的躺在铁笼子里,全身红肿未消,虚弱的身体,惹人爱怜。

大约傍晚时分,杰拿了一堆东西进来,看来像是医院用来浣肠的工具,一支特大的注射筒、一个便盆、一些不知名的器具,全部摆开放在玲的笼子前,接着玲被带出笼子,像一条狗般的趴在地上,屁股翘的高高的,那支注射筒吸满了液体,大约有几百西西吧!

一筒又一筒的从玲的后门灌进去,玲皱着眉头,忍受着不自在的痛苦,一连灌了几次,杰放下注射筒,把便盆拿来,放在地上,一只手抓着玲的头发,另一只手则用力拍打着玲的臀部,我看到玲用力咬着嘴里的球,紧闭着双眼,不消几分钟,感觉玲的腹部声声作响,刚才灌进的液体,连同一些排泄物,全部倾泄而出,满满的一个便盆,杰看了看,得意的笑着,玲则面露虚脱的倦容,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杰还不放过,硬将玲的头抓过来压向便盆,几乎近的可以接触到那令人作恶的排泄物,玲反抗着摇着头,嘴里一阵阵怒吼,但却叫不出声音。

「呵....看看你自己泻出来的东西,味道如何呀?哈....」玲瞪着他看,不料反被打了一耳光,摔倒在地上,便盆也翻个精光,整个房间充满难闻的异味。

「好吧!

今晚你们就在这房间忍受一夜的臭味吧!

敢不听话,修理你们!

」刚转身要离开时,杰突然回头看着我,淫笑的说着。

「啊!

差点便宜你了,还好!

否则不让你太好过了。

」结果不难想像,我的手脚又被紧紧的捆绑起来,塞住嘴,关在铁笼子,随后杰扬长而去。

就这样,度过这一个夜晚。

(第三天)被绑来这儿已经整整三天了,受尽前所未有的凌虐与委屈,身体的拘束不自由,心理的羞愧与无助,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好像到了一个新的世界,接触到一些全新的事物。

玲是我共事的好友,从以前深深的情谊,突然间,我感觉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爱怜,发现她原来不是我想像的那样,觉得她被绑起来,真的好美好美。

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我真的热爱,对于身上的束缚,我已经能够接受,甚至已经爱上它,我发现,我逐渐喜欢这样的束缚,我喜欢被绑、被紧紧的捆绑。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一大早,杰把我们俩人的身体都清洗乾净,我们俩一点都没有反抗,洗澡时,还互相泼着水花。

洗完澡后杰把我们带到房间,床上摆着两套衣服、内衣裤、化妆箱、高跟鞋、裤袜等,分别要我们穿上,首先打粉底化妆,涂上紫色的眼影与口红,穿上内衣裤、裤袜,接着穿上衣服,那是一件极短的黑色皮衣紧身窄裙,穿在身上真是惹火,然后配上那双极性感的高跟鞋,看着镜中的我们,忍不住都要被吸引,杰告诉我们,今天要带我们去见SM界的「女王」,玲高兴的叫了起来,我则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据玲后来告诉我,女王是不轻易见人的,能见到她是我们的福气,所以机会难得,一定要好好表现。

我们俩人的手都被手铐反铐,嘴里也塞着球,不一会儿,女王的车来接我们,坐进车里,眼睛还要被蒙上,据说是不让我们知道女王的住所,真是神秘。

车子行驶约一个小时后,停了下来,我跟玲被带出来,走进室内,蒙着眼睛的布才被解开。

那是一个非常富丽的大厅,宽敞的几乎可以停几十部车,两旁站着西装笔挺的男士,杰带着我们向前走去,最后到了一座圆抬前面停了下来,有位女士坐在上头,约莫四十至五十岁左右,两旁女侍随从,在脚跟前躺着两位浓妆的美女,全身光溜溜的,手脚紧缚着麻绳,口里同样塞着球,流下来的口水已弄湿地毯,杰有礼貌的鞠了个躬后,单脚跪了下来。

「女王陛下,我把您要看的人带过来了。

」原来她就是女王,她上下仔细的看了看我跟玲。

「都长得不错嘛!

挺可爱的,身材也很好!

」女王满意的说着,随后示意身边的女侍,女侍点点头,往我们走下来。

我们的手铐被打开,这时另一位女侍托着盘子走过来,盘子上面放着几条麻绳。

两个女侍一人拉一个,把我们的双手反绑起来,她们熟练的动作令人称奇,不消几分钟,我跟玲已经全身被五花大绑,押着跪在女王前面,低着头,口水不停的流出,接着一位大汉走来,手里拿着皮鞭,往我们身上抽了数十下,我跟玲都发出痛苦的哀嚎声,眼泪不禁流下。

接着我们平躺在地上,双脚被另一条麻绳捆绑后,缓缓的被拉起,逐渐变成倒吊的姿态,觉得脑部充血得难受,我们倒吊在空中,稍一挣扎晃动,皮鞭就不留情的落在身上,满厅都是我们的叫声,杰则在一旁观赏。

「你们两个不错,我喜欢你们,欢迎加入SM界,今后你们将被赋予任务,让我们SM界更发扬光大!

」随后女王进去休息,我跟玲又被带出来,同样戴上手铐、嘴球,蒙上眼睛,车子又将我们带离开,往我们原来的地方回去。

往后的几天,我跟玲像平常一样,继续回到公司上班,这段不平凡的经历,我们从没跟别的女孩提起,偶尔跟玲在公司碰面,俩人有默契般的微笑着,这三天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我一些看法,我将公司制服的窄裙改得更短更窄,穿上丝袜,走起路来两腿间的磨擦,产生无比的快感。

我跟玲,除了友谊外,更添了分色彩,有时我们相约在家里、或甚至中午休息外出至宾馆,俩人互相捆绑、凌虐对方,一起享受那愉悦的感觉!

杰越来越爱我了,我下班后,杰都直接将我接到他的住所,进行我们的SM游戏,有时甚至就将车停在路边,在车上玩了起来,就在他善长的绳索捆绑下,我迷失在SM的世界里....。

我喜欢,我喜欢被绑,在寂寞的夜里,捆绑我、折磨我,让我享受被虐的愉悦!

(全文完)

后记:谢谢各位读者,我只是个小女子,很高兴能在此留下我的足迹,这是我第一次的创作,不管您是不是对SM有兴趣,但愿都能与我分享您的感觉!

我很早就发现我有被虐倾向,曾找过心理医生,可是后来我坦然面对它,在网路上也认识不少同好,我不避讳跟朋友谈这些,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

故事中有部份是真实的,我是专柜小姐,杰真的是我的男友,也真的有玲这位女孩,杰也曾绑过我,当然有的情节是虚构夸张了些,但不会偏离真实情节太远,每次写一部份就跟杰讨论,故事中一些口吻会男性化些,那就是杰的手笔,请不要怀疑!

好了,看完这几千个字,相信您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最后记得提醒您,在中国,掳人监禁是触犯刑法妨害自由,乃公诉罪,依法均判重刑,故事只能欣赏,可不能照着去做喔!

版权声明

本文由美缚绳艺网整理于SM绳艺圈,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缚绳艺网立场。
如需转载,请注明美绳艺网http://www.91xiubbs.com和作者信息!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每天前10名加微信免费送视频 15826126760 (←复制)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