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繁荣悖论:区块链的经济包容性

一头猪不是一个存钱罐 尼加拉瓜的太平洋海岸是美洲最美丽的景色之一,在那里翠绿的森林和蓝色的海水交汇在一起,直至无尽的远方。此起彼伏的山峦和令人炫目的海滩,使得那里成了背包客、日光浴者和生态旅游者们等等的首选目的地。但尼加拉瓜也是那个地区最穷和最欠发达的国家之一。60%的人口生活水准在贫困线以下。当地旅游业从业人员以外的人口靠着仅能勉强维持生计的农业和渔业谋生。尼加拉瓜有着美洲第二低的名义国民生产总值,而其整个GDP中有10%源自于汇款,即尼加拉瓜外侨在海外赚得并汇回的钱。19%的尼加拉瓜人拥有一个正式的银行账户,但其中仅有14%的人能够借款,而仅8%的人有正式的储蓄。但93%的人已申请有移动电话,通常以预付费的形式入网。 那就是乔伊丝·金把她的团队带去尼加拉瓜时所面对的现实。乔伊丝·金是恒星币开发基金会(一家区块链技术的非营利组织,别把它和一个名叫Stelar的大型建筑和建设公司混淆起来)的执行董事。一个尼加拉瓜的小微金融运营商曾想要进一步了解恒星币的金融平台的情况。尼加拉瓜那悲催薄弱的银行业把大多数人困留在了无法脱身的贫穷循环之中,也加剧了那些未来企业家们的困境。他们努力创立新的企业,注册土地和其他资产的产权,并解决桑蒂尼斯塔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的大规模土地征收的遗留索赔问题。恒星币的平台将帮助尼加拉瓜对于金钱的转移、储蓄、投资、借款和放贷。 对于当地致力于小微贷款的专注程度,乔伊丝·金既感触颇深又惊讶。她知道,能够获得贷款对于经济包容性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但她也相信储蓄(即可靠安全地存储价值的能力)是几乎所有其他金融服务的一项前提条件。当乔伊丝·金问到储蓄时,她被告知“哦,储蓄在这里不是个问题。人们有猪”。 在很多农业经济体中,家畜构成了农民的绝大部分资产净值,因为金融服务并未广泛可及,个人也对财产和土地产权没有扎实的权利。这在尼加拉瓜意味着人们拥有猪,而且有很多。乔伊丝·金起初很惊讶,但很快看到了这其中久经考验的逻辑。“你从一个会议中出来,环顾四周然后发现到处是猪。”家畜长期以来一直是一种被公认的且相对有用的储蓄形式。对于那些被排除在数字经济以外的人们来说,动物几乎就是你能拥有的最具流动性的资产了,尤其是如果它们能够产奶以及能提供猪仔、鸡蛋、羊羔、牛犊以及有时候是奶酪这样的“分红”。 富裕是个相对概念。在肯尼亚,马萨伊部落中拥有400~500只山羊的人就被视为富裕了,但他们的生活可能是粗糙、野蛮和短寿的。基于家畜的财富是“高度本地化的,以至于你实际上无法与任何其他人进行交易,除非对方就在你面前”,乔伊丝·金这么说道。“你面临着巨大风险,诸如动物逃跑、生病或一些可能会让你所有的积蓄化为乌有的疫情时有发生”。 信贷是一个甚至比储蓄更麻烦的难题。金认识了个当地渔民,也是一个合作组织的成员,他解释说:没有哪个渔民能借到足够的贷款来给船只配上成套完整的帆装。按乔伊丝·金的说法,“人们是这么组成捕鱼队的:一个人拿到贷款买网,另一个人拿到贷款买鱼饵,另一个人拿到贷款买船,再一个人拿到贷款买马达,然后他们就一起出发,组成了一个捕鱼船员的团队”。没有谁能够独自筹资让他或她的事业起航,因为贷款是如此紧张。前述那个模式有用,但它牵扯到和渔民数量一样多的中间人。 尼加拉瓜渔民和农民们一生的融资困境就是大部分缺乏银行服务的人们的故事,今天在世界上大约有20亿成年人属于这种人。他们所缺乏的是不会得疯牛病或老死的价值储存方式,或是能够延伸至本村之外的支付手段,而我们将这些条件视之为理所当然。 金融包容性是经济包容性的一个前提。其影响延伸至金融以外。乔伊丝·金说:“我并不认为融资渠道和金融包容性是终极目的。这只是一条通向更好教育、更好医疗服务和妇女平权和经济发展的道路,我们必需走过这条道路。”简而言之,金融包容性是一项根本性权利。 本段内容考察了移动通信和金融服务提供商和其他企业使用区块链激发出处于金字塔底部的经济潜能的机会。我们讨论的是百万计的新增用户、企业和资产持有人,他们准备就绪随时待发。记住:区块链交易可以是十分微小的,是一个便士的几分之一,且几乎不需要成本即可完成。任何拥有最小资产的人,比如在刺绣或音乐方面的天赋、多余的水桶、生蛋的鸡和能记录数据、音频和图像的手机,都可能交换价值。新的平台也消除了访问节点的障碍。如果你能够用移动设备访问互联网,则你就可以存取资产,既无须填写任何表格也几乎不需要什么识字水平。这是些看上去很小、但具有不可思议的重要性的突破。如果我们做得对,区块链技术能够释放出史上最大的尚未被开发利用的人力资本池,把数十亿计已投身于蓬勃发展的事业之中的企业家们带入到全球经济之中。 新的繁荣悖论 有史以来第一次,全球经济虽然增长但却几乎无人受益。一方面,数字时代正在给创新和经济发展带来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公司的利润犹如气球一样膨胀。另一方面,繁荣程度却停下了脚步。发达国家的生活标准甚至下降了。在现代历史上,经济水平位于统计学的第51百分位的个人和家庭的数量一直有所提升。尽管出现过萧条和动乱,对这些人及社会整体来说,繁荣的程度还是在稳定提升的。但现在已经不是这个情况了。即使在发达国家,生活标准也出现了下降。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工资中位数增长正在停滞。此外,根据国际劳工组织,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年轻人失业率维持在20%左右。世界劳工组织曾报道:“年轻人的失业率几乎是成年人的三倍”。在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这些数字则又要高得多。这些失业对所有社会都是腐蚀性的,无论社会的发展程度如何。大部分公民想要对他们的社区做出贡献。任何曾经丧失过工作的人都知道失业会如何侵蚀任何的自尊和幸福。拥有权力和财富的人跑在了前面,而没有权力和财富的人则落在了后面。 这种新的繁荣悖论——不要把它和吉尔伯特·莫里斯等经济学家们所创造的代际间“繁荣悖论”相混淆起来——已经让西方世界的所有政策制定者们困惑了。2014年的最畅销商业书籍,托马斯·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是一本学术界的代表大作,它解释了为什么不平等在加速产生,并且只要资本回报超出长期经济发展,这种趋势很可能会持续下去。富人更富,是因为他们的钱能够产生比工作收入更多的钱。因此,新的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正在不断产生。但对于如何阻止社会不平等加剧,他的解决方案是对拥有世界上大部分财富的人们进行征税,这个方案并不那么鼓舞人心,因为我们曾经听到过。的确,只要资本主义仍是生产的根本模式,关于如何分享成果的争论就从未实质性超越于财富再分配,这种再分配通常是通过富人征税和对穷人提供公共服务的方式。我们当前经济模式的鼓吹者们言必称发展中国家数以亿计的已从悲苦贫困中脱离了出来的人口(大部分在亚洲),但却经常性地忽视了富人们所被赋予的不均等的利益以及超级富豪与本国其余人之间正在扩大的鸿沟。今天,全世界1%的人口拥有全世界一半的财富,而有35亿人的每天收入低于两美元。 现状的维护者们迅速指出:世界上大部分超级富豪都是通过开立公司而发财致富的,而不是通过继承。但是在一些成功案例的背后,却是一些十分复杂的统计。新企业的开办率正在下降。在美国,历史短于一年的公司占比在1978到2011年间下降了接近一半,从15%下降到了8%。千禧一代经常被描绘为具有企业家精神的风险承担者,他们却几乎没做什么来反抗这种趋势,相反却可能在促进这种趋势。美联储近期的一项分析数据发现,户主年龄低于30岁的美国家庭中只有3.6%的家庭才在私人公司中持有权益,低于1989年的10.6%。 在发展中国家,数字革命几乎没能帮助企业家扫清充满着种种障碍的道路。在OECD国家需要花费仅3.4%的人均收入来开办企业,在拉美则需要花费31.4%,而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则令人震惊得高达56.2%。在巴西,一个企业家要等几乎103天才能注册成立公司,相比之下在美国只要4天,而在新西兰只要半天。出于对政府的膨胀和低效的反感,发展中国家的很多潜在企业家改为选择在所谓的非正式经济中经营业务。赫尔南多·德索托说过,“在西方世界有很多事物你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例如财产记录是遵循规矩的。而在南半球,企业家宁可政府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我们需要把正式身份变成一个有利可图的东西”。目前,躲藏在阴影中能够使这些企业家避开那些雁过拔毛的官员,但这也深远地限制了他们发展壮大事业的能力,限制了权利,也使得原本可以可被更高效利用起来的金钱成了“死的资本”。此外,即使对于那些在公开环境下经营公司的人们,很多国家的法律并不提供有限责任。如果你的公司倒闭,你将掉进入个人需承担所有债务的坑里。在有些国家,如果你的一份商业支票被退回,你会直接被抓进监狱。“拘票-立刻坐牢,不会经过‘由此去’”,也不会经由任何其他机构采取正当的审判程序。 好吧,那么这个世界总是有得有失。现在饿死、因疟疾或暴力冲突致死的人减少了。相比起1990年,现在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人口也减少了。某些新兴经济体从制造业外包和经济政策自由化之中受益了,中国是最主要的例子,而大部分发达国家的公民平均收入也增加了。总而言之,人们的日子比过去更好,对吗?所以富人只不过碰巧拥有更多得多的财产那又如何呢?难道他们不该享有努力挣来的钱吗?这到底有什么问题? 皮凯蒂指向了资本主义。但是资本主义作为组织经济活动的一个体系,并不是问题本身。事实上资本主义对于那些知道如何利用它的人们而言,是一条创造财富和繁荣的伟大道路。问题在于大部分人们从未成功看到这个体系的好处,因为现代金融这种(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鲁布·戈德堡机械,如同用高射炮打蚊子),使得很多人无法接触到这个体系。 金融和经济的排斥性就是问题所在。OECD总人口中的15%与任何金融机构都没有发生过业务关系,而墨西哥等国则有73%的人未获得银行服务。在美国,15岁以上人口中有15%没有获得银行服务,这等于3700万美国人。 金融不平等是一种会快速演变成社会危机的经济状态。2014年,在世界经济论坛(它是一个多股东的组织,其成员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和最有权力的政府)上曾主张:愈发严重的不平等已造成了全球最大(没有之一)的风险,它已经超过了全球气候变暖、战争、疾病和其他灾难。区块链可能是解决方案。通过降低金融包容性的壁垒以及催生出企业家精神的新型模式,市场的兴奋剂可能被拿来激活数百万缺乏银行服务的人的梦想和想法。

玖壹区块链声明

加微信:469649885区块链培训教程
还可免费获取区块链培训班试学名额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区块链评论

玖壹区块链培训

玖壹区块链培训学院简称(玖壹学院http://www.91xiubbs.com/)提供区块链技术培训资料、区块链开发培训视频教程等下载,不过网上自学区块链技术课程必然存在一些缺陷:遇到问题易卡壳、学习周期漫长、无针对性等。区块链培训机构现场面对面的讲授区块链培训课程可以让您和团队在最短时间内掌握正确、系统、高效的区块链实战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