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绳艺小说《捆爱》第四章 童真

SM视频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大家看了后,留些评论啦,无论批评好还是灌水好!郁闷!

TO蜜柑:放心好了,虐男是我最爱,你不说,我也会做。你不要看男主现在嚣张得二五百万的,我就是先把他抬着高高的,再狠狠地把他摔下来,呵呵!虐男应该从第六章开始!

TO天宫:谢谢你的留言,你说得很对,许多地方我都没有注意到,我会尽量去修改的。另外女主的性格是我喜欢的类型,是善良的、认真的、有勇气的,但又是冲动的、死心眼的,就是因为他跟男主都是死心眼的人,所以才有以后的虐男发生,这里就不透露太多,希望你可以继续多给些意见给我(提前是你还未被这文闷坏,看不下去。),再次谢谢你。

  是你令我爱上了厨艺。 “美哥哥,你在这里做什么,你这样做小鱼儿会痛的!”

曲海臣转过来头,向那道清脆又带着童稚的声音望去。只见一个洋娃娃打扮的五岁上下的小女孩站在他身后,可笑地叉着腰,一脸正气凛然,十足一个小茶煲。

曲海臣不理会她,继续用力将一块块石头扔落河里。

“美哥哥,小鱼儿会痛的!”

小女孩怕他听不到,干脆冲到他旁边大叫!

曲海臣只觉耳朵一阵刺痛。 呵—这个小女孩嗓子真大。

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报复似拿起一块大石头更加用力向河里一投。

“卟嗵!”水花大起,溅湿了靠近河边的两个小孩。

小女孩呆了呆,看到身上漂亮的洋娃娃装湿透了,于是扁了扁嘴,“哗”的一声,开始大声哭号。

曲海臣吃惊地盯住那个小女孩,立即双手掩耳。

那个小女孩的哭声惊人的响亮,曲海臣就算掩耳,哭声也可以穿透双手,传到他耳里,厌烦地瞪了小女孩一眼后,慌忙逃跑。

他怕了她,他走就是!

小女孩见曲海臣跑走,马上停止哭号,追跑上去,拉着他的衣角,哽咽道:“呜……美哥哥……不要……走……不要走……呜……妈咪……妈咪……不见了,你带……我找妈咪!”

“少烦人!”曲海臣终于骂出声,想抢回衣角。谁知这个小女孩除了哭声惊人,力气也不少,死命拉紧衣角,甚至还将流着鼻涕的鼻子往衣角里擦擦。

这回轮到曲海臣定了型,她竟然……竟然用他的衣服擦鼻涕?!

天啊,真恶心!

就是这样一呆,小女孩趁机双手抱紧他的腰,还肆无忌惮将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脏脸蛋埋入他的胸口里。

他马上僵化成蜡像。

“呜……美哥哥……帮我找妈咪……她不见了……哗……” “别哭,别吵了!”曲海臣恨不得一手推开身上的小屁虫,却狠不下心去推。“好啦,好啦!别哭……我怕你啦!别哭!我叫你别哭,你听到没有?!”沉默寡言的他竟然还有大喊的时候。

“我要找妈咪……”小女孩小声哽咽。

“我带你去找就是啦,我求求你别哭了!”

“真的吗?”小女孩立即停住了哽咽,抬头望着他问。“你带我去找妈咪吗?”

“是啊!”他十分无奈。

“谢谢你,美哥哥!”她向他露出一个雨后荷花盛开般的清甜笑容,两个酒窝像调皮的雨滴在荷花上滑动。

“不要叫我美哥哥!难听死了!”

“但是你好像小芭比哦,好美哦,不过小芭比是女的,你是男的,所以你就是美哥哥!”她羡慕地看着他。 什么定义?

“总之不要叫我美哥哥,还有不要抱我,否则我不带你去找你妈妈!”

“那我叫你什么?”她小声问道。

“这个你不要管,你跟我走就是!”原来恐吓是有效果的。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那我只好叫你喂哥哥了……”

那又是什么理论?

“曲海臣,我叫曲海臣。”他被她烦透了。

“海参哥哥?你的名字好怪哦……”

“不是海参,是海臣!你发音准确些好不好?”想不到这个小女孩声音大,听力却差得很。

“嗯,海参哥哥!”

他怀疑她在玩耍他。

“是海‘臣’!”

“哦—海参哥哥!” 算了,他投降,由她吧,再与她争下去,他定会血管爆裂而死。

“现在你可以放开我吧?”

她好像听不到他的说话似的,双手还是死抱住他。

“你再抱住我,我如何帮你找妈妈?”

“但是我一放手,你好似妈咪那样不见了,怎么办?除非……除非你让我拉住你的手。”

天啊,这个小女孩一定是他的克星。

他无奈地伸出手,让她牵住,她就像看见救命草一样死握住。

“你妈咪在那里?”

“我不知道……”

“你家的地址是什么?”

“什么叫地址?”

天啊,他好想掐死她。

“那你家周围有什么特别的建筑物?”

“嗯……有肯德基老伯伯,还有买冰淇淋叔叔……”

算了,把她带到市区,让德叔带她回家或是带她去警察局都可以,只要不要让他面对她就可以了。 “海参哥哥不要走得那么快,我跟不上了!”她一边小步跑着,一边叫道。曲海臣只能放慢点步速,几乎与乌龟同步了。

“走快点!时间不早!”

“海参哥哥,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

“不可以!”

她扁了扁嘴。“我只是想问你跟小芭比有什么关系嘛?”

“没关系!”他面色沉下来。

“那你为什么可以跟小芭比长得一样漂亮?”

“你闭嘴!你再吵,我就用野草把你的嘴塞住!”他凶凶地瞪了她一眼。

“呜……不要!那些野草不好吃的,我吃过,臭臭的!”

晕~她是白痴吗?

“你……几岁啦?”

她马上自豪地伸出张开的小手,骄傲说:“我已经五岁半!”

他惊异地瞪住她。

现在五岁的小孩不是已经精灵狡猾的很吗?还有这么笨的小孩吗?

他其实都忘了他自己本来也是个小孩。

两个小孩手牵着手越走越远,渐渐离远了小河。

一直走得还好好的小女孩,说话一直没完没了,戛然间,她停住不说,曲海臣本是很享受这份宁静,谁知她又停住不愿再走。

“快走啊,你不是想快点见你妈妈吗?”

她涨红小脸,嘴里吞吐着:“我想嘘嘘……”

“嘘嘘?”

“我想去嘘嘘!”她双手捏住裙子,一幅想要脱裤子的模样。

曲海臣尴尬地搔着头颅,厌烦地说:“你真麻烦,快去快回!”

小女孩别扭说:“妈咪说,女生嘘嘘时不要让男生看到,否则,女生是要嫁给那个男生了。海参哥哥,你会不会偷看的?”

他打了冷颤,然后用十分坚定干脆语气道:“放心,打死我也不会看你。”仿佛要他马上兑现承诺似的,他把头转向与她相反的方向,再不愿意转过来。

她扯了扯他的手说:“我一个人不敢去。我去了,你走了,怎么办?”

所以曲海臣只能牵着她走到粗壮的树干旁边,见四周无人。“你快点儿!”

小女孩蹲下来,白净丰盈的小手不愿放开曲海臣,他的头僵硬在另一边,仿佛只要他一动,凶猛的野兽就会扑来咬他一样。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小女孩又蹲着不愿走,嘴巴不停嚷叫:“我好累,走不动了,脚痛痛的。我不要走,以前我走不动,爸爸都会背着我走。海参哥哥,你背我走,好不好?”

可他不是她爸爸啊——

他不客气打量着她肥短的身子,讥刺说:“不要,你太肥了,我背不起你。”

“哗——我要背背——我不要走——我要背背!”小女孩干脆坐落地上,撒赖地双脚乱蹬,为了达到目的,已经忘记坐在地上会弄脏她的宝贝洋娃娃小裙。

吵死啦——

“好啦,好啦。”曲海臣又一次妥协,他蹲下身子,让她爬上他的背。她双手伸过他的颈背,圈着他的颈子,把头舒舒服服地躺在他背上,闭上乌黑黑的大眼,叹了声喃喃:“海参哥哥,你的背好舒服哦,好温暖,还有一种香香的味道……”

他不发一语,只是默默背着她走。宁静开始在空气中漫延,轻轻透出一种细腻另类的温馨。曲海臣今天的心情是极其愤恨和痛苦的,但他只能偷偷逃开管家德叔,独自来到小河边发泄情绪。却不料被背上的女孩缠上,应付小女孩的精神令他渐渐冲淡那种难以溢发的难受感觉,心情渐渐随着空气流动的温馨变得好起来,忘掉对小女孩的麻烦和讨厌。

“海参哥哥,你为何要把石头扔落水里啊?如果石子撞伤小鱼儿怎办?它们会痛痛的,就似我的脚脚那样,老师说,动物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要爱护小动物,不要去伤害它们的。”

“石头是不会打到那些鱼的。”他的声音不自觉放轻。

“海参哥哥,你刚才是不是不开心啊,我见你扔石子时,眼睛有眼泪啊——”

他身子定了定,随即又淡然地说:“嗯,我刚才是很不开心。”他不相信他自己竟然轻易就把自己的情感向别人透露,就算她是个小孩子。他一向都是把自己的情绪掩饰起来,收藏得一丝不露。

小女孩突然把头伸向前,在他完美无瑕的脸上印上一吻。

吻是湿湿的,暖暖的。

唇是柔柔的,软软的。

这时一阵清风悠悠吹过来,令留在脸上的湿润掀起一阵凉快感,渐渐随着血液侵入了心窝无名炽热起来。

耳边轻轻传来她童稚又带着模糊的喃喃声:“海参哥哥,你不要不开心。我已经把我的快乐输送给你了……妈咪不高兴时,我都会把我的快乐印送给她,然后……她就不会不开心了,还会抱着我,说我是小傻猪……我做傻猪不紧要,只要她开心就好。海参哥哥,你收到我的快乐没有?”

平静无波的心湖,像被小小轻巧的叶子飘落在上面,掀起了一圈圈笛韵般涟漪。他海水般清澈眼眸冒出一片轻雾,令视线里的景物都一片朦胧隐约,眼睛的周围变得湿润起来。他轻轻回答:“我收到了,我很快乐。”

“那就好了……”她的喃喃变得更模糊轻细,渐渐听不见她那柔柔绵绵的童稚声音,她迷迷糊糊地睡着,发出轻轻淡淡的呼噜声。

他眼里溢洋出温暖的笑意,步伐变得轻轻的,有节奏的,还有小心翼翼,像身后背着是一件珍贵但又容易破碎的稀世珍宝。

时间不惊不觉地流动着。两人从僻静的小郊区,来到了热闹的市区。小女孩好像没有受到周围的环境变得吵闹影响,还是睡着恬静安稳,可爱柔和的呼噜声不曾间断,轻轻地呼在他已湿成一片的颈背间,不断带出一阵阵的清凉爽快。街道上各式各样的商店很多,人群来来往往流动,欢笑祥和的气氛涌现在人们的脸上。

“嗯……”小女孩悠悠醒来,她揉揉眼睛,擦擦嘴角的口水,便向四周东张西望。她一时间还记不起睡觉前发生的事,还嘟嘟嚷嚷:“这里是那里?妈咪呢?”

“我现在不是带你去找你妈咪吗?你睡糊涂吗?”曲海臣话中带着笑意。

“啊—是喔!那找到妈咪没有?”

“还没……”

“哦……”她显然很失望,他只能安慰道:“你看,我们不是到市区了吗?你快看看四周的店铺,还有超市有没有你认识的,你知道这里怎样去你家吗?”

“不认识……”

看来只能找德叔帮忙才行。

“海参哥哥,我想自己走。”

奇怪了,她不是很喜欢别人背她吗?

“好。”他把她放下,谁知她一下来,就马上冲到街上的一间蛋糕店的玻璃展窗前面。曲海臣只能紧跟着她,只见她把脸蛋和小手都贴在玻璃上,可爱的五官立即变形扭曲,引起蛋糕店里的职员和顾客诧异的侧目。

“你是不是很想吃蛋糕?”

她听到后,马上将脸蛋从玻璃展窗上拔回来,展窗上顿时多了几处白色的印痕。“每次妈咪带我去街时,经过蛋糕店都会买一个草莓蛋糕给我吃。因为我最喜欢吃就是草莓蛋糕了!”

一会儿后,小女孩手上就多了一个精致的草莓蛋糕,她急不及待打开蛋糕盒,拿起蛋糕上面的大草莓放在嘴边咬了一口,突然想起曲海臣还在旁边,说:“多谢海参哥哥!”她扭着小脑袋痛苦地想了想才道:“草莓好好吃,海参哥哥你也咬一口!一小口就好啦!”

她可真大方得很嘛!

曲海臣突然涌起了戏弄她的兴趣,他张大嘴巴迅速向草莓含过去,被咬了小口的草莓整个含在他的嘴里,包括她的手指头,他吐出她的手指头,把草莓咬碎吞了下去。她又扁了扁嘴,故作不在乎地低下头吃着剩下的蛋糕,不再抬头看他。他肚子笑翻了,当他觉得戏弄够她,他才拖着她的小手,走向蛋糕店再重新买一块草莓蛋糕给她,怕她现在吃多会坏肚子,叮嘱她只可以在睌上才能吃。

终于,他找到了德叔的停在路边显得过分豪华的黑色跑车。德叔见到他,几乎要泪眼满眶,呼天谢地。

“少爷,你跑去那里了?你足足失踪一个下午了,我又不敢擅自离开去找你。如果给老爷知道这件事,老爷一定会训得我很惨……”

“够了!德叔,我不是回来了吗?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我现在要你立即帮我办一件事。”曲海臣的精美但带着稚气的脸上散发出与年龄不符的威严和冷漠。

“是,少爷!请吩咐。”德叔瞬间恢复平时严肃冷静的管家模样。 曲海臣指指身边的小女孩。“她跟她母亲走失了,你快查出她家的地址,我们要亲自把她送到她母亲身边。”

这时德叔才发现少爷一直拉着一个五岁左右洋娃娃般的小女孩,他虽然很好奇少爷孤僻冷漠的性格也会为一个走失的小女孩找母亲?但是专业的工作职责令他将好奇心吞下,马上完成少爷吩咐的事情,他开始打电话……

曲海臣拉着小女孩上了车,她兴奋地在车上跳来跳去,左边摸摸右边拍拍。

“海参哥哥,你竟然有‘大卟卟’,好厉害哦!”

(^-^译:‘大卟卟’是指大型汽车)

“你喜欢吗?你喜欢我以为还会用它载你上学,好不好?”

“嗯!”她用力地点点头。“好啊!海参哥哥你对我真好,帮我找妈咪,又背着我走,还买草莓蛋糕给我吃,还让我坐你的大卟卟,我喜欢你哦!我决定了——我要做你的新娘!不过,我曾经发过誓,我将来长大要嫁给一个大厨师,因为妈咪煮的东西很难吃,我要大厨师为我家煮饭,我就不用吃妈咪煮的东西!海参哥哥,你一定要煮好吃的才行哦!”

她一口气把她的伟大理想说出来,一边说还一边吃着她剩下没吃完的蛋糕,没注意到惊愕、难以至信、无可奈何、哭笑不得等等表情都从他脸上一一闪过。

他正要对她说的时候,德叔打开车的前门,钻了进来,向后面的曲海臣说:“少爷,我知道了。东区的警察局说曾经在两个小时前有一个女人来报警,说她五岁的女儿不见了,她形容她女儿的容貌与特征跟她差不多一样,我想她就是那个女人的女儿了。”

曲海臣点点头。“那女人现在在那里?“

“她还在东区的警察局里面等消息呢!”

“德叔,你干得好!现在你就开去东区的警察局吧。”

“谢谢少爷,我现在就开去。”

终于小女孩跟她母亲重逢了。这个女孩在他最痛苦愤世的时候出现了,扫走了他的难以溢发的难受感,让他第一次注入温馨柔情的血脉,在他的心底里划出一个重要的位置。之后几天,由于他的家庭关系,他不得不离开那个城市,到德国的一间贵族学校留学,直到高中毕业才回来,但那个城市已经变化很大,月转星移,人事变迁。有时候想那段回忆,心底都感叹过可惜,但到底可惜些什么,自己也说不上来。而那段回忆藏在心里,最清晰明确莫过于是小女孩回到自己母亲身边,露出的幸福笑容,与他依依不舍的告别,两个顽皮跳动的小酒窝,还有他那时候最后说的一句话和她甜甜娇羞的回答。

“再见了,我的小新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龙巧儿!”

“我叫龙巧儿!”

回忆中童稚的声音与现实中清脆的声音重叠,小小胖胖的身形也拉长起来,变得苗条秀丽。

曲海臣缓缓伸出右手。“欢迎你,龙巧儿!”

版权声明

本文由美缚绳艺网整理于SM绳艺圈,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缚绳艺网立场。
如需转载,请注明美绳艺网http://www.91xiubbs.com和作者信息!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SM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