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七大设计原则一权利保护

原则:所有权公开透明且可执行。个人自由是可以被承认和尊重的。我们坚持这一不证自明的真理——所有人具有与生俱来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些权利应该也能够受到保护。

有待解决的问题:第一代数字经济主要致力于寻找方法来更有效地行使这些权利。互联网成了新形式的艺术、新闻和娱乐的媒介,供人们进行诗歌、歌曲、故事、照片、音频、视频等版权的创造。我们也能够把现实领域所采用的统一商法典应用到网络上,让其执行在现实世界已经有的功能,目标是消除针对某一物品的交涉及合约创建步骤,不管这个物品价格有多低(比如一支牙膏)。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也不得不依靠一个中介来管理交易,而这些中介有权否认交易,推迟交易,并且把这笔钱存在自己账户上(银行人员把这笔款项叫作“浮款”),或先执行交易但一段时间后就回撤交易。他们预料到了作弊者所占的比例,并接受了一定数量的作弊者的存在确实是无法避免的现状。

区块链原则之权利保护

效率确实大幅提升了,可合法权益却遭到了侵害,这不仅包括隐私权和安全权,还包括名誉权以及平等参与权。人们可以匿名地对我们进行审查、污蔑与妨碍,而他们自己却只要承担很小一部分风险与损失。电影制作者主要依靠企业联合赞助、视频平台点播、后期DVD销售以及有线电视播放权等来赚取收入。但是他们发现,几十年前发行的影片收入变得越来越少。因为粉丝把电影的电子档都上传到了网上,这样大家就能免费下载。

突破性进展:铸币所需的工作量证明还要求交易附上时间戳,这样一来,就只有第一个使用代币的人能够进行清算与结算。这意味着区块链——同公钥基础设施相结合——不仅仅能防止二次使用,还能够证实流通中每一货币的所有权,而且每一笔交易都不可改变、不可撤回。换言之,在区块链中,我们不能用不是我们的东西进行交易,无论是不动产、知识产权、还是人格权利。此外,如果未经授权,我们也不能以机构代理角色,代表他人进行交易,包括律师或公司经理等。

“个人黑盒子”公司的哈洛克·库林说:“人类社会交流几千年来,每次我们剥夺人们的参与权,他们都能回来并破坏这个系统。我们认为,即使是在数字世界,盗窃他们的自主同意权也是不可持续的。”区块链作为涵盖一切的账本,通过存在证明这样的工具能够充当一个公共登记中心,这就是一个站点,用来在区块链创造并注册契约、产权、收据、许可等对象的加密摘要。“存在证明”不会保存任何源文件副本,文件的哈希值是在用户机器上进行运算,而不是在“存在证明”站点内,因此确保了内容的机密性。即使一个中心化的权力机构关闭了“存在证明”,这些证明还在区块链上。这样,区块链提供了证明所有权及在无须审查的情况下保留记录的方法。

在互联网上,我们不能真的执行合约权利或者对其实施进行监督。所以,针对涉及多项权利并有多方参与的复杂交易,就由智能合约——即包含特殊目的的一组代码——来执行区块链上复杂的指令。“软件与法律描述的十字路口是基础,而智能合约就是踏上这条道路的第一步,”自我感知系统(Self-AwareSystems)的智囊团主席史蒂夫·奥莫亨德罗说,“当如何将法律代码数字化的原则变得更容易理解后,那么我认为各个国家都将开始这一工作……每个辖区都能明确地实现法律代码化、数字化,而且法律间会有翻译程序……去除所有法律摩擦问题将会是一个巨大的经济效益。”

智能合约会通过某种途径为另一方提供使用权,就像作曲家把完成了的音乐作品发给唱片公司一样。合约代码会包含期限、版税以及终止合约的相关条款。发行公司要在规定期限内将版税转到作曲家的比特币账户中。例如,如果作曲家的账户连续30天收到的款项都小于四分之一个比特币,那么所有权利就会自动转移回到作曲人手里,发行方则无法再获得作曲家登记在区块链上的作品。这一智能合约的执行,需要作曲家和发行方(以及或许是发行公司的财务和法律团队代表)用它们手中的私钥进行签署。

此外,智能合约还能为资产所有者提供一个渠道,从而在区块链上集合资源、成立公司,其间公司条款都会被编为合约代码,清楚地记录并执行所有者的权利。相关机构的聘用合约会规定管理人的决定权,即通过编码来规定在没有所有权许可的前提下,他们能利用公司资源做什么以及不能做什么。

对于保障合约合规性这一点来说(包括社会契约),智能合约提供了一种史无前例的方法。“如果你能通过一种特殊的控制结构来进行一场大型交易,那么你在任何时期都可以预测出其结果,”安德烈亚斯·安东诺普洛斯说,“如果我有一笔交易完全通过了验证,并且这笔交易的多方签名账户中涵盖了多个签名,那么我就可以预测这笔交易是否能通过网络验证。如果通过了,那么这一交易的金额就可以被领取且不可回撤。所有中心化权力机构或第三方都不可以撤销这一交易,也没有人能绕过网络共识。这在法律和金融领域都是一个新概念。比特币系统为一个合约的执行结果提供了很高程度的确定性。”

这个合约无法被扣押、中止或者重新转到不同的比特币地址。无论发送地址是哪里,无论采用何种媒介,你只需要把签署过的交易传输到任何比特币网络节点中就可以了。安德烈亚斯·安东诺普洛斯说:“就算人们关掉互联网,我仍旧可以通过短波无线电以摩斯代码的形式传输交易。政府机关可能会审查我的通信记录,但我可以在Skype上用一系列表情符号传输交易。只要另一端的人能够解码交易,并记录到区块链上,那我就能让‘智能合约’生效。也就是说,我们把一些法律意义上很难担保的东西,转变成了可以进行验证并且具有数学确定性的东西。”

在考虑实物产权以及知识产权时,BitPay执行总裁斯蒂芬·佩尔表示:“所有权只是政府或某一机构颁发的一种认证,即承认你确实拥有某物,而且他们会捍卫你的所有权。它就是由任意权威机构签署的一纸合约,用来保障你的权利的。机构会根据你的身份进行签署,而你拿到合约后,所有权就被记录在册,之后你有权将其转交给其他人了。这个过程简单明了。”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莉诺·奥斯特罗姆的金字塔形权利关系(按强弱顺序排列)来看,共享资源社区也可以考虑采用这种权利分布。在最底层,是授权用户,他们可能只能访问并提取资源;然后是申请人,他们也有这些权利,但他们还能排除他人访问这些权利;经营者除了上述两个权利,还具有管理权;而所有者享有的权利则更多,能够访问、使用、排除他人、管理和出售这些资源(如转让权)。

下面再来考虑隐私权和宣传权,“个人黑盒子”公司的哈洛克·库林说:“我们的模型就是针对市场权利的。”他们公司采用区块链技术来代表并执行个人权利,从而再从他们个人数据中提取价值。“区块链给我们带来了一大群人,他们因任务和技术聚集到一起,创造各种途径,让企业利用到这些独特的数据库,而不是保护它们的数据孤岛。”简单地说,人们自己创造的数据,比那些公司追踪到的数据还要好,而且在感情色彩上,比起公司,消费者更容易与品牌站一起并影响他们身边的人。

对区块链经济的影响:作为一种经济设计原则,权利的执行始于对这一权利的阐明。在经营管理学领域,全体共治是一个非常有趣(也具有争议性)的行动方案——组织成员会先规定需要完成的工作,再分配权利及职责,然后分头行动,各司其职。那么公司里谁来决定并安排这一系列活动呢?这个问题的答案会编写到智能合约中,然后存放在区块链上,这样整个目标决定、执行过程、奖励机制就能够在达成共识的同时,实现完全透明化。

当然,这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它远远超出实体资产、知识产权或“个人黑盒子”公司为卡戴珊家族将形象权的模块添加到其隐私保护工具的范畴。我们需要增强对权利的了解,需要形成对权利管理系统的最新认识。一些初创公司正在努力开发一套权利仪表板(一览表),从而反映人们的公民参与度,其中一个度量指标是投票,而其他的指标还有投入技能、声誉、时间以及比特币,或者提供实体产权、知识产权的免费访问权等。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玖壹区块链声明

加微信:469649885区块链培训教程
还可免费获取区块链培训班试学名额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区块链评论

玖壹区块链培训

玖壹区块链培训学院简称(玖壹学院http://www.91xiubbs.com/)提供区块链技术培训资料、区块链开发培训视频教程等下载,不过网上自学区块链技术课程必然存在一些缺陷:遇到问题易卡壳、学习周期漫长、无针对性等。区块链培训机构现场面对面的讲授区块链培训课程可以让您和团队在最短时间内掌握正确、系统、高效的区块链实战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