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七大设计原则一隐私

原则:人们应当控制他们自己的数据。他们可以自主决定哪些身份信息、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透露多少给其他人。尊重别人的隐私权和与尊重别人的意思是有区别的。这两点我们都需要做到。中本聪去除了人们信任他人的需要,也就去除了沟通交流中对他人真正身份了解的需要。安·卡沃基安说:“我已经和多位工程师还有电脑科学家沟通过了,他们每一个人都告诉我——‘当然了,我们可以把隐私嵌入到数据架构和程序设计中。我们当然可以这样做了。”

区块链七大设计原则一隐私

有待解决的问题:隐私是人类的基本权利,也是自由社会的根基。在互联网时代过去的25年时间里,公共和私有领域的中央数据库,已经采集到了个人和机构所有种类的机密信息——有些连他们本人都不知道。各地的人都很担心公司会通过数字世界,采集他们的信息来制造我们所说的“网络克隆”。甚至是一些政府也在建设监视国家,比如最近美国国家安全局就通过互联网进行了不正当监视,这是过分使用其监视权的表现。这种行为对隐私构成了两次冒犯,其一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或未经我们同意,就擅自收集并使用我们的资料;其二是未能保护好这些具有吸引力的信息不受黑客盗取。“这不是零和博弈,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也无关输赢,你可以对一样东西感兴趣,也可以对另一样东西感兴趣。但是这对我来说已经过时了,而且根本达不到预期目标,”安·卡沃基安说,“我们用一种正和模式取代了它,从本质上说,这种模式能够让你拥有隐私,并且填补空白信息。”

突破性进展:中本聪没有为网络层设置身份认证要求,这意味着在下载并使用区块链软件的时候,所有人都不需要提供姓名、电子邮箱地址或其他个人数据。区块链无须了解每个人的身份。(而且中本聪也不需要获取他们的信息来出售其他产品,他的开源软件将意见领导营销的手段发挥到了极致。)全球银行间金融电讯协会(SWIFT)的运行模式是——如果你用现金付款,SWIFT一般不会要求身份验证——但是我们认为许多SWIFT办公室还是有监视的渠道,而且金融机构要加入并使用SWIFT的话,就必需符合反洗钱以及客户识别规定的要求。

此外,身份识别及验证层同交易层是分离的,也就是说,对于比特币从甲方地址转移到乙方地址这个过程,甲方会进行广播,而交易过程中不会提及任何人的身份。之后网络会证实甲方的确控制这一批比特币,而且甲方已经批准这笔交易,之后再把甲方的信息标为“未使用交易输出项”,并与乙方地址关联起来。只有在乙方要使用这一笔比特币时,网络才会确认现在这些比特币由乙方控制。

我们可以将其和信用卡使用做个比较,信用卡的模式是以身份为绝对中心,所以每次数据库资料外泄,就有几百万人的地址和手机号被盗。最近一些数据外泄事件中涉及的记录数目如下:

  • T-Mobile,1500万条记录;摩根大通,7600万;

  • 蓝十字与蓝盾协会,8000万;易趣,1.45亿;联邦人事管理局,3700万;

  • 家得宝(美国家居连锁店),5600万;塔吉特公司,7000万;

  • 索尼,7700万;

  • 还有一些小型资料泄露事件,包括航空公司、大学、天然气和电力公司,还有医院设施公司,这些都是我们最宝贵的基础设施资产。

而在区块链上,参与者可以选择保持一定程度的匿名性,这样他们就不需要附加其他与身份相关的具体信息,或在中央数据库中录入这些细节。这一点有多重要,我们就不再强调了。区块链上不会放置对别人有吸引力的大量个人数据。通过区块链协议,我们可以选择某项交易或某个环境中,我们能接受的隐私级别。这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管理身份信息,并维护我们同世界的交流。

身份识别初创公司“个人黑盒子”(Personal Blackbox)的目标就是帮助大型企业转变其消费者数据关系。个人黑盒子首席市场官哈洛克·库林告诉我们:“像联合利华或保诚集团这样的公司正在联系我们,希望采用我们的平台。他们对建立更好的数据关系很感兴趣,并且非常想减轻现在担负的数据责任。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数据逐渐成为公司内部的有毒资产。”这个平台可以让客户访问匿名数据——就像临床试验中,药剂师只知道与患者健康相关的信息一样——而不用承担任何数据安全风险。一些消费者可能用比特币或公司提供的其他好处而将自己的信息让别人观看。在后台,个人黑盒子平台采用的是公钥基础设施,因此只有消费者能够通过私钥访问到他们的数据。甚至连个人黑盒子自己都无法访问到客户数据。

区块链的平台可以提供相对灵活的选择和匿名证明的形式。奥斯汀·希尔把它比作互联网,他说:“一个TCP/IP(传输控制/网络通信协定)地址并不能视为一个公共ID(身份)。网路层本身并不了解。任何人都能加入互联网,获得IP地址,并且自由地在全世界范围内收发数据包。在社会中,我们已经发现了这样层次的匿名性质所带来的巨大好处……比特币的运行方式就和这个差不多。网络本身不会强制要求身份认证。这对社会和正确的网络设计来说都是好事。”

因此虽然区块链是公共的——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进行浏览,因为它就存在于网络上,而无须由中心机构进行交易审计、数据记录——但是用户身份是匿名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你想知道特定的公钥持有者是谁,你就不得不对数据进行大量三角定位。发送人可以只提供收件人需要了解的元数据。而且,任何人都可以拥有多个公钥/密钥集,就像他们可以拥有多个设备和网络接入点以及各种不同化名的电子邮箱地址一样。

也就是说,类似时代华纳这种负责分配IP地址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确实会保留身份与账户的关联记录。同样的,如果你从比特币交易所Coinbase这类授权在线交易所中获得比特币钱包,那么这个交易所就必需按照客户识别和反洗钱要求进行严格评估。举个例子,这是Coinbase的隐私政策:“我们会收集你们电脑、手机或其他设备传来的信息。这些信息必需包括你的IP地址、设备信息(包含但不局限于标识符)、设备名称及型号、操作系统、位置、移动网络信息以及标准网络日志信息(比如浏览器种类、进出我们站点的渠道和访问我们网站的页面)。”所以,政府能够传讯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并交换这类用户信息,但是他们无法对区块链进行传讯。

还有一点很重要——只要所有利益相关者同意,我们就可以让任意交易、应用程序或者业务模式做到更加透明。我们会在各种情况中,见识到完全透明化后所展现出新性能。公司对消费者、投资者,或者生意伙伴说真话,其实就是在建立信任。而这就是个人隐私的体现,是组织、机构和公职官员工作透明的体现。

对区块链经济的影响:当然,区块链阻止了“监控社会”的蜂拥出现。现在,我们来思考一下每个人所面临的企业大数据问题。如果企业拥有你全部信息将意味着什么?我们进入全球互联网时代已经20多年了,现在企业能够了解到我们个人生活最隐秘的细节——而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很快我们的个人健康和健身数据、日常来往、家居生活等所有你想得到的事,都将被人窥探到。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每天在网上签订“浮士德契约”。消费者通过简单地使用网页,就授权了这些网页的所有者将数字的零散信息汇聚成详细的路线图,从而让它们可以用于商业用途。

除非我们转变到新的范式,否则这不是科幻小说,我们无法预见未来是否会有数亿个体的数亿个替身在数据中心谈笑风生。通过区块链技术,你可以拥有你的个人身份,就像你在《第二人生》虚拟世界里一样。那个虚拟的你会保护你的个人信息,只有在社会或经济交往中得到你同意的前提下才会透露部分所需信息,并确保只要你的数据给别人带去了价值就能收到一定的补偿。这是从大数据到私人数据的转变。可以将这称为“小数据”。

玖壹区块链声明

加微信:469649885区块链培训教程
还可免费获取区块链培训班试学名额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区块链评论

玖壹区块链培训

玖壹区块链培训学院简称(玖壹学院http://www.91xiubbs.com/)提供区块链技术培训资料、区块链开发培训视频教程等下载,不过网上自学区块链技术课程必然存在一些缺陷:遇到问题易卡壳、学习周期漫长、无针对性等。区块链培训机构现场面对面的讲授区块链培训课程可以让您和团队在最短时间内掌握正确、系统、高效的区块链实战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