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缚绳艺[小说 故事] 美女白领被浪子捆绑成驷马倒攒蹄

丁璇把我下半身解除了武装捆绑,没有顾得上休息,又把我捆成了驷马倒攒蹄,还在我的私处放入一个跳蛋,在我下体绑了个丁字裤以防止跳蛋掉出,然后把穿过数日的棉袜塞入我的口中,外面用她前日换下的丝袜绕头圈了两圈勒紧,又用从我身上脱下的连裤袜蒙住了我的眼睛,打开了跳蛋的开关后,出门去了。

我趴在丁璇的床上,手足不能动,有眼不能视物,有口不能言语,大家知道,一个人被捆成驷马倒攒蹄后,移动基本是没什么可能的,唯一脱缚的机会是双手能从绳索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但是可悲的是,我的双手是被自己用手铐铐住的,还穿过脖子后面的绳圈,而且因为是自缚,所以绳结都在我身体的正面,于是,我唯一脱缚的机会也被自己扼杀了……

私处的跳蛋尽职的把电能转化为动能,肆无忌惮的用酥麻和快感向我宣示它的存在,逼迫我用一声声低沉的呜呜声来回应它,经过一天工作后的疲惫乏力,自缚后碰到丁璇的提心吊胆,被丁璇强硬堵嘴时的震惊失措,被她的丝袜脚肆意玩弄时的屈辱羞惭,再加上如今跳蛋不住送来的阵阵快感,我竟然高潮了……

高潮后的我不顾跳蛋的震动,疲惫的昏昏睡去,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惊醒了我,随着进入卧室的脚步声,蒙住我眼睛的丝袜被拿去了,是丁璇回来了,我看到她脚边放着的包,大吃一惊,这不是我放在我公寓衣橱里用来放自我奴役的工具的包吗?

丁璇看到我观察包的视线,笑道:“想不到我们宁小美人的装备倒是很齐全啊,倒是省了我的事了。”

然后,她解开了连结我双脚和背后绳圈的绳子,但是并没有解开我双脚的束缚,反而一抬腿骑到了我的大腿上,她要干什么?

答案很快揭晓,她竟然解开了我上身自己捆绑的绳索,并且喀嚓一声打开了铐住我的手铐,然后双手摸到我身前,开始解我的上身套装和衬衣的扣子,我惊愕的反应过来她想脱我的衣服,连嘴里的袜子都没想到拉出来就开始挣扎起来,但是我被捆绑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而且之前刚来过一次高潮,我的挣扎绵软无力,很快我上身的装束连同胸罩也被解除得一干二净。

这时候,丁璇又拿起绳子从我脖子后方向前绕过双肩从腋下穿过在我的上臂上各绕了3 ,4 圈然后把绳子在我背后收紧又从胸部下方绕到我的身前在胸口正中打了2 个结,这样我的双臂被紧紧的向后捆绑还和身体固定在一起,不得不尽力向前挺胸,而又在胸口下方的绳子的助纣为虐下,胸部显得非常突出,我羞的双郏滚烫,只觉得一种深深的羞惭与屈辱。

但是丁璇还未结束她的动作,她又把我的双手拉到背后,呈现w型紧贴背部,在交叉的地方横竖各捆了3 ,4 道,又把绳子和捆双臂的绳子捆在一起,这样,我的双手仿佛紧紧的生在背后一样,他用的力气很大,但是我唯一的反抗也就是只能用呜呜声对她做低沉的控诉,她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接着,她又用绳子在我身前捆出几个菱形,把我突出的胸部勒得更加挺拔。丁璇停下了手,把我拉起来站好,绕着我转了两圈,口中啧啧有声,这次她并没有捆我的下体,但我却不知道,这是为了等下对我更大的折磨啊~~~~~

这时,她从大厅里把我之前穿的风衣拿进来,给我穿上,她要干什么?难道还要让我这样赤身裸体,全身被束缚着出去吗?

天啊,不!

丁璇看到我露出惊慌的面容,得意的笑道:“你也猜到啦?就象你来我家前说的,我们都坐一天了,多走走就当稍微锻炼一下啦!”

接着她解开了我脚踝和膝盖下方的绳子,就要拉我望外走,我岂能让她得逞?于是拼命的向后退,两人来回拉扯了一会,望门靠近了不到2米。

丁璇生气了:“看来不给小妮子上点手段就敢不听话了?”

接着,她从从我家带来的包里拿了个东西出来,是乳夹!两个夹子延伸出来的细链连结在一起形成一条比较长的细链,是我平时给自缚增加难度的,没想到今天被他人用来对付自己,多么的可悲!

丁璇把夹子夹在我的胸部上,链子从风衣纽扣的缝隙中穿出,挂在胸前直到腹部下方,倒象是风衣自身的装饰,旁人岂能知道它在风衣下的厉害?丁璇拉了一下链子,我的胸部一阵吃痛,不由得发出一阵呜呜声,只好向前走,因为膝盖上方还绑着绳子,所以一只能一小步一小步跟着她来到玄关。

这时候,丁璇道:“小妮子,还得给你加点装备,不然堵着袜子的嘴就被人发现喽!”

不是吧?她带着这样的我出去还不够糟糕吗?还要继续剥夺我嘴巴的权利吗?

但是我的意见是没有用的,丁璇拿了条围巾,把我的脖子和嘴一起围上,勒住我嘴巴的丝袜在围巾的掩护下暂时不怕被人发现了,然后丁璇又把跳蛋拿了出来,把电线绑在我腹部,把跳蛋塞入我的私处,又道:“小妮子别怪我没提醒你啊,等下走路时可得夹紧点,若是掉了出来被人看到你拖了个跳蛋在街上走,会有什么结果不用我说吧?”

我心中一阵气苦,但是现在全身赤裸被绑,连说话的权利都被两双袜子剥夺了,又能怎么样呢?丁璇帮我穿上我来时穿的高跟鞋,拉着链子带我出了门,随着门的关闭,一个穿着风衣和黑色高跟鞋的女孩,跟随着一个穿着黑色ol套装,黑色丝袜和黑色及膝皮靴的女人,慢慢向夜幕走去,有谁又能知道,这风衣下的秘密呢?……

丁璇带着我,缓缓的走下楼梯,手中牵着的细链子连接着我风衣下的乳夹,我就如同她的宠物被她牵着出来散步。

下楼梯的时候,因为膝盖上方还捆着绳子,私处还塞着个跳蛋,我不得不极力夹着双腿慢慢的望下挪,脖子上的围巾虽然掩饰了被堵的嘴,但是也把鼻子也围住了,勒在我嘴上,防止我把堵嘴的棉袜吐出的丝袜,是丁璇穿了数日,前日才换下没有洗的,这时鼻子一被围巾围上,一股股微咸的脚汗味直往我鼻子里钻,引起我一阵阵的晕眩与恶心,但是现在我是丁璇毡板上的鱼肉,不要说反抗了,连提意见的权利都被袜子剥夺了。

至于说逃跑,先不论我敢不敢跑和跑后怎么办,光是膝盖上方的绳子就让我只能小步小步的移动,何况我胸部前面的乳夹的链子还在丁璇的手中,现在的我,简直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好不容易下了楼,丁璇放开了手中的链子,让链子垂在我身前的风衣上,就仿佛衣服上的装饰左右轻轻的摇摆,然后继续向前走去,我到了如此地步,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也只能慢慢的跟着她走了,幸好丁璇走的速度不快,我虽然被束缚了膝盖,还需要用力夹住双腿以防止私处的跳蛋掉出,但还是能勉强跟上她。

慢慢的,我们拐过了几栋楼,走到了门口,门口处有2 个保安!丁璇她难道还要把我带出小区到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吗?天啊?我不由得呆在原地,丁璇发现我停了,转过头来不满的看了我一眼,带着命令的口吻道:“快跟上,不然风衣我就带走了!”

我大吃一惊,也只能继续的跟她向小区的门口走去,幸好我身体的柔韧性比较好,双臂被极力束缚在背后,双手和双臂都贴着背部紧紧的绑住,从外面看来也就是好象背稍微躬着在走路,光是看应该是不会被发现风衣下我被绳缠索绕的身躯,我不安的跟着丁璇向外走,冷不防一个保安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我觉得自己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他道:“丁小姐,和朋友一起去散步啊!” 丁璇笑者答道:“是啊,出来散个步,放松一下。”才反应过来的我心中暗自松了一小口气,原来是跟丁璇寒暄啊,也顾不上担心到了街上会如何了,赶忙跟着丁璇出了小区。

丁璇住的小区门口的步行街人不是很多,因为这个小区临街的店面才租出去3成左右。只有这条街道的路口那边比较热闹,因为那边的店面开张的比较多,比较热闹那段大概有100米长,而那个路段离这个小区的入口大概有200多米。

我看着不多的行人,又松了口气,但是却马上吃惊的发现丁璇向热闹的那个街口走去,还来不及反应,胸部一吃痛,就跟着丁璇走了,还好现在是晚上,而且路边的人行道和路之间隔着半人高的绿化带,而且这边只有路灯,倒是不用担心被人看见丁璇是牵着跟连着我的细链子。

丁璇跟我走到了那个路口,之前她已经松开了链子,反正我现在也只能跟她走,毕竟她还是我认识的人,我现在可不敢落单了,这时候,丁璇贴着我的耳朵说道:“看见前面那个站牌了吗?”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看见了前面大概50米有个公交站,站旁边有个公交站牌,那边还有不少人在等车,便“呜”了一声算是回答她。

她继续道:“我带你走了这么远,现在你走前面,我们到了那就回家,只剩下这一段路了哦,你说好不好?”

我还能说不好吗?只能不情愿的“恩”了一声,迈开双脚,缓缓的向那个站牌走去。这边这段路跟刚才走的只有路灯的那一段不一样,还有旁边的店铺的灯光,把整个路段照得恍如白昼,我平时虽然也有自缚从公司走回家,但是都是在晚上,灯光不是太强烈的情况下,而且现在我是被别人绑着,被别人逼着来走这样的一段路啊。

我的风衣长度只到膝盖下方一些,万一现在来一阵风,我膝盖上方绑着的绳子就要被发现啊,但是还算幸运,我脑中一片空白的无惊无险走到了那站牌处,但是更令我惊骇莫名的是,我往旁边看的时候,丁璇不见了!!

天啊!!丁璇哪去了?虽然今天我自缚被她撞破,虽然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但是起码被她绑着从她家中到这边,起码有个认识的人在我身边,心中有个起码的心理安慰,但是,就在这边,这个路段人最多的地方,这条街灯光最亮的地方,丁璇不在我身边!!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现在双手被绑在背后,嘴被袜子堵着,全身赤裸,被人发现的话,不要说跑,就是喊都没办法喊,我仿佛看见自己被人拉进昏暗的巷子……

不行,不行,要冷静,先想想怎么办,我强迫自己压下快从喉咙口蹦出的心,安慰自己“宁琳,你行的,你都自缚回家多少次了,不一样没出事,先冷静,先冷静!”

我开始考虑自己的退路,现在回公司再回我家是不可能的,我先否定了这条,不说路程的远近,我家的钥匙还在丁璇那,找个地方脱缚也是不行的,手是吊绑在背后的,解缚并不容易,而且还要脱掉风衣,我无法想象在室外赤身裸体……

对了,丁璇,虽然今天是被她撞破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她给我的一种折磨吧,不管怎么样,先回到丁璇家门口再说。

我下定决心,便开始慢慢望回走,从丁璇家中走到这边,私处的跳蛋虽然没开,但是走路的时候不断的刺激我,我私处的水都流了不少,顺着腿流到了我穿的高跟鞋里,鞋底滑滑腻腻的,而且因为我今天准备自缚,一些工作需要用脚来完成,为了方便穿和脱,我穿的高跟鞋比我的脚稍微大了些。

这时候,我就感觉我的鞋子随时要离我的脚而去,而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一个女孩的高跟鞋突然脱落会是多么招人眼光的事情,而我现在全身被丁璇脱光紧绑堵嘴,仅有风衣和围巾遮羞,因此为了防止鞋子脱落,我就只能鞋子不离开地面太高的走,看起来就象是在挪动了,这样的姿势,有些怪异,会不会被人怀疑,万一被人怀疑上来问怎么办…… 我不断的胡思乱想着慢慢望丁璇所在的小区的路口挪着,幸好一路平安无事的来到了小区的入口,这时,一个保安突然开口对我道:“小姐!”

我吓了一跳,他想干什么?难道,他发现了?

幸好这也只是我的疑神疑鬼,他继续道:“丁小姐让我转告你,说她已经先回家了,让我碰到你就让你直接去她家。”

原来如此!该死的丁璇,你最好祈祷不要落在我手里,不然……唉,貌似现在是我落在她手里,该祈祷的人是我才对,我现在嘴被堵着,没法回答,只能“恩”一声表示我明白了,赶快挪着进了小区,耳边还传来保安之间的对话“这女的真奇怪,今天又不冷,晚上了还打围巾”我心中一凛,却苦于无法加快脚步,也只能这么不紧不慢的拐过了一栋楼。

这个小区是个新小区,入住的人还不是很多,绿化搞得不错,楼和楼之间有半人高的植物隔着,进了小区我松了口气,毕竟小区里比外面要安全点,我贴着绿化带又走过了几栋楼,看到了丁璇停在楼下的车,6楼她家的灯是亮着的,附近也没有人,终于稍微放了下提着的心,现在只能先去她家了,至于她还要怎么炮制我,就由她吧。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个声音,从绿化带半人高的植物中出来个人!!我反应过来想转身,但是这人已经到了我背后,一手隔着围巾捂住了我的嘴,一手绕过我身前搂住了我的胸部,然后把我望树丛中拖去!! 我大惊失色,想要挣扎,但是全身被绑,哪有挣扎的份,想要呼救,嘴又被丁璇的臭袜子堵着,何况那人还捂着我的嘴,随着“呜呜”的几声,我被拖进了树丛中!一路的担惊受怕,如今的落入魔手,绳索的束缚,私处的跳蛋,一系列的刺激下,我,我竟然此时达到了高潮……

就在我气喘吁吁,全身绵软无力,要自暴自弃时,这人又把我拉了起来,面对着我道:“小妮子,这样是不是觉得很刺激啊?”是丁璇!!

我的天啊,我整个人彻底的松了下来,也顾不上其他了,呜呜了两声就瘫软到了她怀中,丁璇搂着我,伸手到我下身摸了下,道:“啧啧,夹的这么紧啊,我这样偷袭你跳蛋都没掉下来,还流了这么多水,真是个放荡的小蹄子啊!”

我感觉到脸在发烧,很不好意思,也只能把头望她怀里埋,接下来,丁璇扶着全身无力的我,回到了她的公寓,这个我今晚担惊受怕开始的地方。

进了丁璇家,一脱掉高跟鞋,我全身象垮了一样倒在地板上,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丁璇换好拖鞋,把我扶成坐姿,把我的风衣脱掉,乳夹也松开,皱着眉头道:“出了这么多汗,全身都脏兮兮,帮你整理下啦!”

然后她解下我脖子上的围巾,松开我身上的束缚,但是却没把我嘴里的袜子也拿出来,我的双手终于从背上解脱了,掉了这么久,早就麻木了,现在全身上下只有手腕还被绑着,丁璇也把自己身上的黑色套装和黑色连裤袜脱掉,押着我进了卫生间,然后拿起莲蓬头开始帮我清洗身体。

我现在全身无力,而且双手也被绑着,也就由着她了,莲蓬头里喷出的细细的水流冲刷着我疲惫的身躯,可恶的丁璇故意拿着莲蓬头对着我的胸部和私处进行特殊照顾,搞的我在水流的冲击下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呻吟,不上不下的,真是可恶……

接着她自己也洗了个澡,然后把我们2个人的身体擦干,又押着我进了她的卧室,让我俯卧在她床上,虽然手腕还被绑着,但是现在全身其他地方已经没有束缚了,全身被绑的地方也松弛了下来,传来又麻又痛的感觉,丁璇还仔细的帮我按摩了一下被绑的地方,说实在话,赤身裸体被一个漂亮同性按摩,这感觉怪怪的,我还忍不住舒服的发出呜呜声。

大概半个多小时吧,这时候丁璇松开了我嘴上勒着的丝袜,然后转身出了卧室,我趁机把镇压了我舌头一个晚上的臭棉袜吐在了地上,棉袜都已经被我的口水湿透了,害得我都不知道咽了丁璇多少的脚汗,我干呕了一阵,觉得一阵口渴。

这时丁璇拿了杯水进来,道:“出了这么多汗,渴了吧,把这杯盐水喝了。”

我顺从的让她把水喂我喝掉,躺在床上,小心的问道:“璇姐,你什么时候放了我啊,已经绑了一个晚上了,不要再玩我了啊。”

丁璇微笑道:“急什么,俘虏没资格提要求。”这时她手上又拿起一团东西,晕啊,是她穿了2天,刚刚才脱下的那双黑色的连裤袜,我没办法,刚恢复自由不到5分钟的嘴,就又被塞进了一团臭丝袜。

然后,她有从我的袋子里拿了个黑色的塞口球,勒住我的嘴在脑后扣住,然后又拿起绳子,把我的双肘在背后捆好,用用绳子绕着我的腰部把我的手腕和腰部捆在一起,然后又用绳子把我的脚踝和膝盖上方捆好,然后把脚弯起来和腰部的绳子捆在一起,我又成了驷马倒攒蹄的被绑起来了,然后她又塞了个跳蛋进我的私处,然后又出了卧室。

我不知道丁璇想做什么,但是现如今已经由不得我也,也只能在床上等着,过了大概10来分钟,我听到丁璇一蹦一蹦的又进了卧室,一转头,看见她已经到了床边,身上穿了件风衣,但是看不到脚,因为被床挡住了。

这时丁璇看着我,笑着柔声道:“今天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所以我也把自己的秘密让你知道,不然我们怎么和好呀!”

她这是干什么,我都被她这样了,她又要来什么花样啊,苍天啊!这时让我吃惊的是,她拿起之前她帮我脱掉的那双她说味道重的肉色连裤袜,团成团塞进了自己嘴里!这是???

然后她又从我的袋子里拿起一个蓝色的塞口球,把自己的嘴勒住,然后把风衣解开了,天啊,她的身躯被绳索牢牢的束缚着,这时她爬上床,我才发现她的双脚也被绑着,原来,她也……

接着,丁璇拿起拿起2个遥控器,按了一下,我感觉到下体的跳蛋一阵震动,忍不住的呜了一声,想不到丁璇也呜的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她把遥控器扔到床底,拿起一副手铐,穿过她背后的绳子,喀嚓一声把双手铐了起来,然后把自己扔到了我旁边,这时,她看着我,笑了,眉毛弯弯的好似两道新月,我明白了过来,不由得也向她笑了……

寂静的夜里,在这个单身的小公寓的卧室的床上,两个被绳索束缚的年轻女孩,在跳蛋的努力和袜子口球的镇压下,不时的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呜呜声……

从此,我与丁璇之间的误会冰消云散,我们成了密友,我们有着彼此的秘密,我们一起徘徊在这刺激与堕落的边缘……

美缚绳艺网广告招商
版权声明

本文由美缚绳艺网整理于SM绳艺圈,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缚绳艺网立场。
如需转载,请注明美绳艺网http://www.91xiubbs.com和作者信息!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领取_绳艺视频教程请加_微信469649885  (←长按复制)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