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恋痛的被缚者可采用一些可控的痛感项目达到情绪愉悦点

现实中喜欢被绑的人绝大多数都有受虐偏好,当遇到在捆绑过程中要求绳师鞭打的被缚者,美缚绳艺网小编都会很为难,对我来说有以下几个问题: 我本身没有这个偏好,而且比较怜香惜玉。 这是一个比捆绑危险性更大的项目。 很费力气,绑完已经一身汗了,还要抡鞭子。 力量不好控制,力量小对方不满意,力量大又担心受伤。 捆绑所用的绳子 总之,美缚绳艺网小编愿意轻微的来几下,超过情趣的范畴会有压力,而且相关的技术还没有掌握,曾经打断过藤条,对方却没有感觉很疼,因为用力点不对,小编属于B,而实在没有DSM这些部分,但有恋痛倾向的被缚者很多,我相信她们中起码会有一些人,有足够的经验,尝试过其他手段之后,还是很喜欢被打,也许让她们更容易的进入subspace,幻想空间,所以我不会以一个仿佛什么都懂的姿态来告诉她们保护自己;只是现实中即使对方要求,并明确表示出喜悦,我也会因为看到对方身体上疼痛感到不适,我意识中还是更希望看到愉快的方式,我相信交流不会仅是给对方身体施加疼痛这种方式来实现的。 那么前辈灯塔们会怎样处理这样的问题呢? When someone asks for pain——by barkas 当有人要求痛感-作者巴尔卡斯是雪村老师的学生,生活在温哥华的绳师。 雪村老师曾经和我这样讲,当有人向你要求痛感,那么就在她身上多绑一根绳子,如果她再要求痛感,就在她身上再绑一根绳子,如果她仍然要求痛感那么就绑更多的绳子,直到她不再要求了,而此时她已经非常享受了。 绳艺道具鞭子 比较浅显的解释是,雪村流如此的重视爱抚形式,因此痛感并不适合,而且我从未见过哪位绳师像他一样使用如此多的言责。 我想我从自己的观察中找到了一种解释: 痛感很简单并不是微妙的,要求很容易,满足也很容易,比较单调比较空洞。要求痛感的人,要么用它来掩盖内心深处的某种痛苦,要么就是因为她们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可以要求。我近期的一些经验是:当玩伴要求我打她们时,我拒绝配合,没有一个例外,她们后来都感激我没有听从她们把交流局限在表面,而是增加一根又一根的绳子,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对于人性的探索找到了另一个根据。 也许很多人喜欢疼痛是因为,她们曾经通过疼痛(鞭打等)到达过情绪愉悦点,而认为这是唯一的途径,是因和果;她们的目的是情绪愉悦点,而不一定是疼痛,也许有很多方式可以到达。 我认为和玩伴交流时必须警惕被缚者的一种心理,“大多数人应该是这样”双方都应该享受而不是某一方有特权。——英国绳师Malbon 英国绳师Malbon 小编的理解是,有些被缚者会有一种观念,绳师一定有S的倾向,S&M之间最主要的交流就是打,而献出自己给对方打是一种很受虐的心理和情境。以为这是受虐方应该做到的行为,而其实受虐方应该享受。 多年来,我认识不少人,他们都渴望得到疼痛,当然,这并不是他们所承受的痛苦,而是这些疼痛可以把他们带到哪里。我指的不是想要某种高潮释放,我谈论一些深层的情感和回到人最原始情绪。 有一个人我一直记得,他想要在极度束缚时被重重的鞭打。他会用他所有仅剩的能力来反抗束缚,挣扎,咆哮,最后当他到达他期望的那一点时,他会大哭,真的很伤心。这是他需要宣泄方式,这是他旅程的一部分。 这真的是一段心理和情绪的旅行,不过,像这样的人,你不能只是把他们绑到十字架。他们需要的是你能带他们到达的地方,他们知道你会努力直到达成目标。如果你要捆绑他们,他们要的是真正严酷的拘束,这不仅仅是玩。你所面对的是信任、同情和成就对方——澳大利亚女DomMistressHuntress 如果对方(受虐方)真诚的表达出意愿,那么要相信他们对自己的判断,无法做到就明确说明,请他们去继续寻找合适的人,不能降低标准应付,这样是对玩伴的不尊重。 终结一下我的理解,不能做到一定要事先说明,避免低于预期,尽可能通过绳艺来弥补一些兴奋感,让被缚者多体验一些其他的项目,比如坠上鹅卵石的夹子、低温蜡烛、竹筷等等,更可控的痛感项目,来丰富被缚者感受,到达情绪愉悦点。 美缚绳艺网广告招商
版权声明

本文由美缚绳艺网整理于SM绳艺圈,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缚绳艺网立场。
如需转载,请注明美绳艺网http://www.91xiubbs.com和作者信息!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美缚绳艺网

【BDSM美缚绳艺网】 提供免费绳艺小说,绳艺图片,绳艺视频教程! 对于BDSM的爱好者这里能够互相交流经验,提供最新绳艺咨询、绳艺捆绑技术、法律安全等相关咨询服务!

搜索

领取_绳艺视频教程请加_微信469649885  (←长按复制)   
(警示: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入内)